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九十二篇

 

享受神(九十二1-15

这篇诗篇成为诗九十一篇很好的延续。它的作者曾按着诗九十一篇的劝告而行,他以神为他的家。现在,在安息日,就是大众礼拜至高者的日子,他透露了他的思想。安息日是一个‘圣礼’的日子,它每星期提醒我们有关安息日的快乐,这是神在永琱予猁器D的(创二3),祂盼望在这时刻与我们一同分享这满足的快乐。

第一至四节,召集一同来崇拜。我们今日有些时候会用这些文字来开始公众的礼拜。这是可以明白的。因为神的满足是永琲滿A所以我们对崇拜的观念也毋须改变,无论这崇拜是在主前一千年或是主后二千年进行的。崇拜是以一个承认神的爱的行动,和为此而向祂称谢的行动开始。诗九十一篇已向我们显明,为什么我们应该有这样的渴望。在那里,我们看见这个道理,这是神的工作,将我带回‘家’去,归到祂那处(诗九十一19)。所以,我要因你手的工作欢呼。我们注意到,这篇诗篇以神来开始。我们将会看到,它也是以神来结束。

第五至九节,祂工作的奇妙,粗鲁的人(标准修订本作‘呆笨的人’;和合本译作‘畜类人’)不能看见生命中有任何意义。愚顽的R子(标准修订本只译作愚顽人)不能从人类错综复杂的社会生活中看见神的工作,这些工作是从主极其深的心思发出来的。因此,他不能在围绕着他的人类批体生活和交往中,获得追寻神之工作的‘享受’。他不甘仅仅看见恶人的兴旺,只得永远灭亡的结果。惟你耶和华是至高,直至永远。那即是说,祂是超越的和永琲滿C

第十至十五节。我怎知这真是这样?这是出乎我个人经验的!我感到欢喜若狂,我能够抬起我的头,有一种力量和充满着神的灵的感觉。这是因为你,神,为此拣选了我(!)你膏立我,好像你膏立一位君王一样。我也曾作这样的见证,那些攻击我的人得到相反的结果,因为我为你的爱而作见证。

第十二节提及两种树。(甲)棕树长得很高,它是‘直立的’。它是有用的,因为它能供应人食物。它也能供应所需要的物料,使人类能制造绳索、席和屋顶。它有特别的能力,能在飓风吹袭下弯身,在最恶劣的风暴中仍能生存。(乙)利巴嫩的香柏树是近东一带众多树木中最壮丽的。它能生长高达一百二十呎,周粗四十呎。今日在那里,有些香柏树有二千年那么古老。香柏树有这样的特权,它提供所罗门圣殿的内墙和装饰的材料。我们的诗人说,这样,义人就好像这些树的感觉一样,当神学家巴特(Karl Barth)八十岁的时候,他给另一位年老的神学家写了一句说话:‘甚至是一棵老树也能感到欢喜若狂,这是奇妙的事情!’巴特是引用林后九章七节中乐意这一个词语,它应该译作‘狂欢’,他正是这样翻译的。巴特知道,虽然在年老的时候,他仍然能够毫不吝啬和令人震惊地给予世上的人读到他最好的作品,就是他为这个时代的人阐释神奇妙的作为。

现在我们跳到在第十三节所用的众数动词。棕树和香柏树已经栽种了,周围长出很多幼嫩的新树。甚至在树最成熟,以至年老的时候,仍然要结出果子(比较约十五16),显明爱的恩典和活力。但是,这种显明,并不是它的终结。甚至是一棵老树也必须告诉人,神是何等仁爱,生命是何等美好。当他引用简明要理问答中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时,他能肯定地宣告说:‘人类主要的目标是荣耀神和永远地享受祂。’──《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