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九十九篇

 

圣哉!圣哉!圣哉!(九十九1-9

祂本为圣是这篇诗篇的要旨。特别当我们发现我们自己是那么不圣洁的时候,我们会极想知道圣洁这个词语的内容。然而我们可以明白这个词语的方法,就是因为神与我们不同呢!祂与我们有罪的本性完全不同。就是这个缘故,当诗人想及神圣洁的奥秘时,他要呼唤全世界的罪人当战抖,甚至无生命的大自然在祂面前动摇。换句话说,人类和大自然两者,都要回想他们是‘堕落的’(参看罗八20-23)。在圣洁神的面前,他们不应期望可以靠自己而站立得住。

第一至三节,第一段圣咏,我们记得基路伯不是天使。天使乃是神的使者。基路伯代表那个时代的异教神灵。假若我们要想象他们的形像,我们可以看看埃及的狮身人面像。现在,假若神坐在基路伯上作王,这字面的意思就是祂坐在他们上面(参看撒上四4,六2;王下十九15)。祂已将列邦的神灵放在‘它们的位置上’,也就是在祂的脚下成为祂的脚凳。我们曾看见这几件事情:(一)人类要宣告神的圣洁;(二)大自然也要如此行;现在(三)列邦的神灵也做同样的事情!

有关神灵放置‘在它们的位置上’的观念,在列王纪上第六章廿九节已很清楚了,在那处,我们看到所罗门在圣殿的墙上刻上代表着(一)大自然和(二)神灵的图案。第二诫禁止一切愚昧的人类尝试为绝对圣洁的那一位创造出任何形像,因为有罪的人怎可以想象得出无罪的神可以有的形像呢?同样的道理,甚至最敬虔的图画或是电影,当它们要表达基督的外表时,都是注定失败的。事实上,任何描写基督的荷理活电影都失去其可信性,虽然它可能是真诚的,但是它事实上要证明基督的无罪性。所罗门只能创造一些奇形怪状的雕刻像,并且称呼它们为基路伯,或是一些他能想象的神灵。他就是这样做了。然而这是何等吊诡的道理,在这个圣殿中,人们可以找到绝对圣洁的那一位:祂本为圣,耶和华在锡安为大!

第四至五节,第二段圣咏。神为王本身就是一种能力,但是这能力喜爱公平。在中世纪的时候,神学家喜欢辩论这个问题:一位全能的神能否是全能而同时会容许邪恶泛滥?但是在这里,我们的诗人看不出任何问题来,因为从历史的事实看,全能的神已在历史中采取行动,在雅各中,即是在以色列祂子民的生活中间,祂创造了祂在世上所启示生命的法则(即是祂的mishpat,公平)。在立约子民的生活中,神已启示了Shalom(平安)的意思。神的计划是要他们现实地面对世上的邪恶,并且用那创造性和再创造的爱(tsedaqah,公义)来克服邪恶。这爱显明了,当神将这爱给予祂救赎的子民的时候,这行动本身就是神的能力或是力量。所以,圣洁的意思就是那仁爱和创造性的爱(赛五16)。以色列要敬拜这样的一位神,在祂脚凳前下拜(赛六十13),在这地方,那圣洁者向我们启示祂自己,祂是我们的神。

在丰恩(Berkeley Vaughan)所写巴布亚的医生(一九七四)一书中,他描述了他与康尼加人(Kunikas)的接触,他们是在欧文斯坦利山脉(Owen Stanley)中一支山地居民。在这些居民中,没有一个女孩子会下嫁向她求婚的男士,除非他曾有谋杀的行为。他要杀一个男人,才算是成熟的男士。结果这些村落的男士会潜近他从未见过的陌生人身边,并且将他杀死。人怎样可以改革在这山地上偷偷摸摸和破坏生命的行径呢?明显地,这不能靠用观念、教义或道德教训、或是写下若干规条可以做得到。只有一种方法,就是将这些野蛮人与那伟大的心灵连在一起,这伟大的心灵就是被他们称为神的观念。这是丰恩提出的挑战。在他们的言语中,没有任何词语表达爱或真诚或无私。但是宣教士能讲及友谊和合一,因为他们懂得这些词语,并且在他们自己的生活中活出这些词语的意义来。日子慢慢地经过,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出现在这些村落中,因为无论男士或是女士,他们都不再鞭打他们的孩子,并且开始将食物给予他们世袭的敌人,甚至为他们从前恶毒、激烈和狂暴的行为而恳求他人饶恕。丰恩所用的短语‘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正好译作misphat(标准修订本译作公平),而乞求饶恕和将食物给予敌人,正好表达了tsedaqah(标准修订本译作公义)这个词语的意思。诗人在这里宣告,这些都是为圣的神的行动。

第六至九节,第三段圣咏。很久以前,当以色列的祖先求告耶和华的时候,神已听见了,因为祂曾应允他们。他们的崇拜是用一种代求的方式来进行的,他们不是为自己代求,乃是为他人祈求。(在民十四13-19,摩西祈求;20节,神应允。)撒母耳的例子也是一样(撒上十二16-25)。这些人热切地呼求,神也热切地应允他们。祂在云柱中对他们说话(出十三21;民十二5,十四14;申卅一15),表达了祂对这批朝圣的子民仁爱的关怀。为了回报祂的关怀,这些人谦虚地寻求实践神的旨意。

他们发现了(一)圣洁这个词语另一值得注意的层面,就是神作为一位饶恕的神,已经‘适合他们’了(希伯来文的原意),虽然(二)祂仍然继续因他们的恶行(译者注:和合本译作所行的)审判他们。面对这个奥秘,诗人邀请我们去赞美神,不单是因为我们的神本为圣,与有罪的人全然不同,也是因为祂的圣洁,具有祂的爱和赦免的意思。

世人都知道波利尼西亚的一个词语‘禁忌’(taboo)。它藉着这个或那个的不同拼字形式来到西方。我们知道这词语的意思是‘圣洁’。用斐济批岛的语言,圣经被称为Ai vola Tabu,‘禁忌’的书!‘不要触摸,它太神圣了!’我们可以看到,要向那些人解释基督教的信仰是何等困难的事情,他们没有想到要有新的生活方式(神的misphat),和祂的公平有任何接触。人类的语言不能完全表达福音的内容,首先和最重要的,必须让他人在传道者的生活方式中看见丰盛的生活意义。正如赛四十九章六节所说的,神向祂仆人以色列说:‘我还要使你(有如从祂来的礼物)作(属于,为了)外邦人的光,以致“在人类生活中我那分创造性的爱”可以在你身上,甚至直到地极,被人看见。’神的圣洁,可以藉着我们传给全人类,因此(再回到1节)发生在锡安神脚凳前的事,也会使新畿内亚和斐济批岛的人战抖,他们会以惊讶和感恩的心向神俯伏跪拜。──《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