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一百零一篇

 

皇室的誓约(一○一1-8

这篇诗篇读起来,好像是由一位君王所作的信仰宣告,他可能是大·本人,或是后来几个世纪‘大·的后裔’(撒下七12-16)。或许在公开的典礼上,或许在君王加冕或后来再加冕的节日中,宫廷的牧者邀请这位君王重复念着他的说话。正如我们在这里所看到的,这一位君王宣布了有关他自己和他子民的事,但是他所用的文字现在已变成一篇诗篇,并由全体会众颂唱出来!这表明了以色列意识到她的君王是以色列‘全体的头’,所以他所表白的信仰,亦是全以色列与他一同表白的信仰。

第一至四节。这首歌用以色列之约的神学术语来开始。在这里,忠诚(和合本作‘慈爱’)就是希伯来文hesed,我们在以前的诗篇中经常遇到这个词语。诗人尝试用这个词语来描述自从撒下第七章那伟大的日子以来,神不变和诚实的爱。在诗歌中,他强调这是神的hesed和神‘全新的生活方式’(misphat,标准修订本译作公平),祂将之赐给以色列人。他宣告说:它的源头不在于人,也不在于作为君王的他;因此他说:我要用智慧(即是学习它的意思)行完全的道,就是神曾藉着摩西向以色列人和向我所启示的道路。但是这位君王是一个谦逊的人,他好像新约圣经中那位来到耶稣面前说‘我信,但我信不足,求主帮助’的人。所以在他的应许上,他加上了这恳求的誓言:‘主啊,请你不要停止帮助我。’

跟着是四项应许:

(一)他应许他会成为一位好丈夫和他孩子的好父亲。我们怀疑有多少站在高位的人能意识到很多选民期望候选人有他完美的家庭生活,作为任何公共职务的当选条件呢?因为这样,他就会与神同行,好像古时以诺和挪亚一样(创五22-24,六9;弥六8)。

(二)保罗告诉我们,要将任何可爱的、清洁的、可敬的、真实的事情填满我们的心思(腓四8),因此我们的心思便没有空间容纳邪僻的事。换句话说,这位君王的第二项应许,有一种‘要求高尚品格’(noblesse oblige)的意思。

(三)他宣告说:‘我恨恶那些偏离(道路)的行为’,‘我会将它除掉,好像除掉蝎子一样。’这与第二项应许相似,因为与神同行,会防止各种试探对我们的攻击,使我们不致行恶。

(四)他说:‘我不会与弯曲的心思有任何关系。’对他而言,这是可能的,因为他说:‘我不会容让自己与邪恶勾结。’

第五至八节。现在这位君王作了七项与他的百姓有关的承诺:

(一)正如我向神誓言,要忠于神的道路,我也要求我的子民如此行。

(二)我会阻止我的子民在人背后说人坏话。

(三)在宫廷中,必定有很多谄媚的人行这种谄媚的事。正如有人在背后说人坏话,那里肯定有人‘奉承’君王,同时又轻视在社会等级比他们低的人。在莎士比亚一些宫廷历史剧中,他刻画了这类可恶的行为。但是我们发现在一些现代的社交俱乐部里、工厂里,甚至在国会中,也有同样的事情。这位君王决定在他的宫廷中必定要有shalom,这是一种温暖、仁爱的团契生活,没有背后说人坏话、谄媚上级、欺负下属、或是分成社会等级的事情。

(四)他跟着说:我必会留意在这批体中那些稳重和可信赖的成员,以致他们与我可以共同合作。

(五)神藉着摩西赐给我们一条道路,那些走在这道路上的人,其实在服事我(就好像我,作为一位君王,也在尝试去服事神)。他的意思就是那些忠于神的人是最好的市民。

(六)我不会容让任何在我宫廷中的雇员,用欺骗的手法行事(否则在他们以下的人会永远得不到公正的待遇)。

(七)这位君王最后的承诺,就是‘在每日早晨,我会首先召集宫廷的人。凡被我发现是行恶的,我都禁止他们在耶路撒冷,在耶和华的城中出现。’

这篇诗篇清楚指出,道德并不是由社会习惯而来,今日的社会学家却经常讲授这样的道理。道德之由来,其实是由于对hesed,神的爱和诚实作出的回应。

这篇诗篇,是用一种怀缅大·的‘日子’的心情来写的,它教导后世的以色列人,在神的带领下,怎样在重建的耶路撒冷中,重新树立他们的社会组织。──《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