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一百十三篇

 

谁像耶和华呢?(一一三1-9

诗一百一十三篇至一百一十八篇成为了第五卷中的一组,在犹太的传统中被称为哈利(Hallel),因为它们其中有多处都有哈利路亚这个词语。哈利的意思是‘赞美’。在新约时代,直至今日,犹太会堂在大节日都会唱出这些诗篇。逾越节当然是其中一个节期。在吃过最后晚餐后,耶稣带领祂的门徒离开守逾越节的地方,下山来到客西马尼园,祂对他们说:‘让我们一同来唱诗。’(可十四26)很可能现在这篇诗篇是他们当时唱的。要注意这是一篇有普世异象的诗篇。

第一至四节,耶和华的仆人。仆人应当顺服他的主人。作为神的臣民,称颂祂是我们的本分(有关臣民这个名词,请参看路二章廿九节的希腊文,和路一章四十八节它阴性的形式)。神的名告诉我们神是怎样的,正如祂藉着仁爱而大能的作为启示了自己。所以,要赞美祂,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

第五至八节,神是超越的,旧约圣经常用图画形式表达真理(我们却用抽象的词句来表达),神坐在至高之处,超过一切的受造物,因此,祂要自己谦卑,观看天上的事!但是这个事实不会使祂远离一切。我们会想到一些描述太空的词语,但这个观念是不合乎圣经的。当耶稣‘望着’瞎子巴底买的时候,祂从与父合而为一的高处向下望,直至一个失丧的灵魂的深处。‘望着’是行动前的第一步。可惜的是我们很多的人在观看他人,却没有看见他们和他们的需要。以色列人常常感到惊奇,神不但俯首望见人类的苦难,祂甚至‘下来’,进到祂子民受击打的生活中。因此,诗人向我们显示了‘升高’这词语使用在神身上时的意义。当人被升高的时候,他会很骄傲,不会存着谦卑的心。但是神‘看见深处’,看到我们思想表面之下的事情。祂倒空自己那高过诸王的荣耀,而且成为贫寒人和穷乏人的兄弟,和不能生育妇人的医生,使她可以成为男婴和女婴快乐的母亲。我们得知:只因为祂被‘提升’,所以祂能够成为至高和至低之间的‘桥梁’。

顺便一提,因为神似升实降和似降实升的吊诡性,诗篇中常常把家庭‘升高’。哈拿唱出了一首诗(撒上二1):我的心因耶和华快乐,我的角因耶和华高举──因为神刚给她一位婴孩。

为什么神要做这一切事情?是为荣耀祂自己吗?不是,只是因为祂爱我们。神为了拯救我们,祂愿意与我们认同,成为我们中一个人,学习‘说我们的言语’。神要做普世性的事情,而不是宗教性的事情。假若我们用宗教的语言来讲论神的事情,我们便是对祂做了假的见证。因为在永琲这一边,就是在这个时间和空间之内,神与我们在一起(比较出三12,和赛七14,八8以马内利的意思)。我们也要注意到,从这篇诗篇中,我们可以更了解新约圣经的尊主颂,因为它引用了这首诗。因此,我们谈论神,绝不应该单单用哲学的言语,或是用‘属灵’的言语,而要常常用人性和负责任的说话。

勃洛姆汤姆斯(Sir Thomas Browne)曾如此写下:‘“博爱要从家中开始”是世界的声音,而不是圣经的声音。’不少报章的文人作家,引用了他整个命题的最初的几个字,并且认为他们已说出了爱的真谛。但是在这里,我们看到神并没有‘留在家中’,祂‘从天降下’,从粪堆中提拔穷乏人。

我们要称颂耶和华的名(2节),这名就是祂所启示的本性。谁真正像耶和华呢?肯定地,我们不单用嘴唇,还要藉着我们的生活来称颂祂,就是藉着爱我们的兄弟,正如仁爱的神向我们所行的。──《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