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一百十四篇

 

世界吃惊了!(一一四1-8

我们可以将这篇诗篇分成四章。

第一章:第一至二节。神在地上的历史从以色列的诞生开始,因为他们离开埃及的时候,神‘下来’(出三8;比较诗一一三6),并且使犹大为主的圣所,以色列为祂所治理的国度。意思是从这地方,神管理世人的事务。

第二章:第三至四节。在这巧妙的一小章中,旷野漂荡的整个四十年都间接提及了。它所说的,就是神的行动,远超过纯粹的以色列历史;这实在是一个神迹,因为它是神的历史,神愿意住在以色列人中间!所以我们得知:(甲)沧海(芦苇海)看见就奔跑。在诗七十八篇十三节,我们已注意到,横过红海(希伯来原文是芦苇海)是神所做的事情,不能用科学的词句来解释(参看该段经文的注释──画像神学(Ⅱ){\LinkToBook:TopicID=238,Name=畫像神學(Ⅱ)(七十八9-31})。(乙)当约书亚带领他的子民进入应许之地的时候,约但河也倒流。在他们的经验中,这是一个感情奔放的时刻,所以它只能用感情奔放的言语来表达。(丙)根据人类历史的记录,西乃山曾在火山爆发和地震中动摇(出十九18),但是在神的历史中,大山踊跃如公羊。

第三章:第五至六节。诗人用同一种迷人的诗体言语来问芦苇海、约但河和西乃山,为什么要做这一切的事情呢。

第四章:第七至八节。它们没有回答,他们也毋须回答。反之,诗人凭自己的想象,从远古的时代跳到他自己的时代。他说:大地啊,要震动,不单说约但河和西乃山了,现在是说整个的自然界。事实上,所用的动词比起震动还要强一点。它实在的意思是‘旋转’,‘辗转不安’。好像是说:大自然因见主的面,必须以敬畏和惊奇的态度,蜿蜒向后退下,离开那位与祂子民雅各立约的神。

诗人提出的论点如下──这一切的事件都发生在神的历史之中,而不只是以色列历史中的片断,因为所发生的一切都被神看见!在出埃及的日子,祂看见在以色列发生的一切事情。对于现在的我们,祂看见在我们所经历过的一切事情。我们知道这是诗人的意思,因为在这些经文中,他用的动词全是现在式的。由此推论: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情,也必然在神身上!

神使盘石变为水池(出十七6;民二十11),坚石变成泉源──祂在古时和现在都是一样的。即是说,祂是使死的石头变成水池,和赐给人喝生命之水的神。

我们说:‘我们只需要知道神是这样的!’这篇诗篇实在使世界吃惊了。诗人回答说:是的,我们都有这种感觉,全世界也是如此。所以,在我们的地方现在所能做的,就是在主的面前敬拜祂。耶稣曾这样解释这诗篇,祂肯定在此时此地也与我们同在。祂说:‘我所赐的水,要在他里头成为泉源,直涌到永生’,那就是从现在进到永琚]约四14)。由于这篇诗篇和其它相类似的诗篇(例如,诗一一三),保罗能够说神是绝对超越的,祂甚至会‘在基督里’,从远方俯视在祂以下的诸天。

按照犹太人会堂的传统,他们会在逾越节中诵读这篇诗篇,教会的传统则在复活节中读它。我们现在明白其中的道理了。──《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