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一百二十篇

 

朝圣诗歌集(一二○1-7

诗一百一十九篇告诉我们有关朝圣之路的意义。诗篇一百二十至一百卅四篇(共十五篇)被称为上行之诗,那即是说往耶路撒冷‘攀登的诗歌’。这些诗歌是由立约子民的成员所唱的。在他们中间,有些人盼望‘登上’位于海拔二千三百呎的耶路撒冷,参加一个立约子民的节期。有些人是朝圣者,他们或已在登山的路上,或者已抵达圣殿前那道大门(参看赛三十29)。

因此,这小小的诗歌集是为那些如拉二章一节所称是‘回归(aliyah)’的人的灵修书。这一个名词今天也用在犹太人身上,他们聚集在一起,‘归回’现代的以色列国。而诗一百卅十四篇便成为敬拜者‘登上’朝见神的高潮,因为这些诗篇的每一篇都可以有个人化和灵意化的解释,作为虔诚的朝圣者在每一天向天上的城前进时的指引。

战争与和平。在他走往目的地的途中,这位朝圣者在第一首诗歌中感觉到他必须求告耶和华,寻求祂的帮助,抗拒下流的和诡诈的人。他是一个缺乏自信的人,这位男士或女士,是那种对于任何讨厌的行为都有强烈反应的人。他常常意识到他是不配来到神面前。他的思想混乱,混合着兴奋、感到不配和悲痛。‘你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是否在向他的舌头发问?抑或是向那些在路途中取笑他的人的舌头说话呢?雅各书提醒我们,舌头是何等难以控制的肢体。这位害羞的人有否转变了,他是否给予了一个嘲讽的回复,然后他为他所做的事感到羞伒呢?他曾否想到自己是神的战士,由他的口中向折磨他的人射出利箭,或是将他燃烧的怒火泼向他们所嘲笑的说话上呢?(罗腾木是用来制造炭,燃烧的时候会产生烈焰。)或许,更有可能的,这不是他的那些外邦邻居曾向他所做的事吗?

米设是在那处呢?传统来说,它实在在很遥远的地方,因为这是给予在黑海以外,今日被称为格鲁吉亚(Georgia)的地方。或者,这会否是用来代替巴比伦的一个名称,正如在启示录中,巴比伦被用作代替罗马一样呢?此外,基达位于耶路撒冷东南面遥远的地方,与米设的方向相反。在那处,住在帐棚里的人过着盗贼和抢掠的生活,向一些定居的地方抢劫,然后很快返回沙漠的安全地带。有这一个可能,我们须要这样了解这首诗浓缩的言语:‘无论我流浪……或是定居’,我与那恨恶和睦的人,许久同住。

假若我们曾读过一些关于在西伯利亚监狱内生活的描述,我们会何等真诚地同情这位朝圣者。他说:我愿和睦。虽然我常常被憎恨所环绕。耶路撒冷是和睦之城,是我的目标。即使在‘巴比伦’,我也会这样说,我会尝试解释‘和睦’这个词语的意思。但是,他们轻视我和干扰我,因为他们要争战!他所说的,就是异教徒憎恶shalom(和平)。他们甚至不知道shalom的意思,正如赛四十八章廿二节所说的。他们的生活方式是满有暴力、自私和贪婪。我如何能够向他们解释和睦的意思呢?然而,我们要注意这一点,在希伯来原文完全没有说我愿和睦。和睦并不会无缘无故存有:和睦须要由人活出来,在他的生活方式中显示出来。诗人要说的是我就是和睦。当所有和平运动的追随者强烈地宣讲他们的观点时,他们会否说同样的话呢?这是新约圣经论及基督所说的。在那处,我们知道祂并不是和睦的教师或是例子;反之,正如保罗所说:‘祂是我们的和睦。’(弗二14)──《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