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一百廿二篇

 

耶路撒冷的平安(一二二1-9

诗篇一百二十篇讲述一个人,他正在盼望着耶路撒冷的‘平安’,Jeru-shalom。在这里,我们看见一些已来到这座城的朝圣者,他们十分了解这城名字的意思。

希伯来原文这样说:‘在那些说话的人中,我就欢喜。’英文译本令我们以为这位诗人表现出一种自私的快乐。但是这一批人正符合耶稣所讲的:‘那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决定,他们要作aliyah(回归者)。他们彼此说:我们往耶和华的殿去。现在,他们已到达了。他们以惊讶的心情周围察看。他们说:耶路撒冷啊,我们的脚已实在站在你的门内!他们将要带回家的,是何等美好的回忆!他们有何等大的权利,能够将他们一切的罪恶和忧愁带到献祭的地方,就是永生神创造天地的主宰的脚凳那里。当他们加入节期的行列,在献祭之前追随在祭司和利未人的后面,一同在‘耶和华面前’叫喊、跳舞,登上祭坛,他们全部的生命现在已找到意义和目的。

圣殿崇拜的礼仪,是根据我们称为利未记的这本‘教会秩序的书’,这些礼仪已不适用于今日。然而,它向我们启示,我们的信心必须不单是一件‘灵性’的事情。我们人类的心灵需要某些形式的运动或行动,好像步操、音乐、诗歌等形式,使我们对神的‘灵性’进路得以表达,这是我们所期望的。虽然现在献祭事实上已不再用牛羊,这完全不是灵性的事情,而是一种有形的事情。基督在十字架上的牺牲,实在是在历史中发生的事情。所以,当耶稣说:‘你们这样行,以记念我’,他正在吩咐我们做一些有形的事情。

但是在他参加崇拜前,我们的发言人回头望他。这是一个何等美丽的城,‘城中的屋宇靠拢在一起’。但是还有更多的,对他来说,它的合一象征着‘教会’的合一。以色列是由十二支派所组成,但是所有十二支派的代表,按着以色列的常例,一同来到这里敬拜神,好像一个整体一样。新约的教会也是一样,她由十二支派延伸出来的‘后裔’所组成,由十二个使徒为代表。耶稣对他们说:‘你们要合而为一’,但是这种合一是来自我留下给你们的平安(shalom)(约十四27)。这就是我们这一批人感到惊讶的事:一种人不能建造的平安,它来自神那处。

神圣,也是完全的公义,是完备shalom的一部分。它可以在耶路撒冷Jeru-shalom那处找到!所以,我们看到整个家族在耶路撒冷中找到它的需要。这些节期的‘节令’包括了这些项目:(一)一次法庭的会期;(二)在街市上售卖家乡的出产,和买入耕种用的新物资;(三)儿童在那处有‘游艺会’,和(四)有献祭的敬拜。这四方面所表现的‘平安’,它的源头和力量是来自神的平安。

这些朝圣者现在被一位祭司的宣召吸引着,他请他们为耶路撒冷求平安。耶路撒冷怎可以有这四方的平安,使它从其它充满着争闹、不和、贪婪和欲望的东方城市中分别出来呢?所以他们所有的人,用一致的说话互相祝贺:‘爱你的人必然兴旺(一个与shalom的音相似的希伯来双关词)’;或者,我们可以简单地说:‘我的朋友,爱这城的人啊,幸福临到你身上!’然后,他们再回望它美丽的建筑,说:‘愿城中得平安(shalom),和妳宫内兴旺(shalwah,与shalom成为另一个双关词)。’

我们从这项古老的礼仪所得到的教训,就是在私祷中我们不应该自私。我们要记着,只是耶路撒冷兴旺,我们所做的才是为我弟兄和同伴长久的好处,惟有这样,我们的朋友才会经历神所计划的丰盛生命,这可以在城中找到。圣保罗曾说过,一批由普通人组成的本地信众,仍然有奇妙的市民身分,因为一批当地的信众,一个当地的‘锡安’,在神眼中就是‘天堂的殖民地’(腓三20;摩法特本(Moffatt)的翻译)。

最后,正如我们从前看过的,‘福’的意思可以是‘求福’。所以,我们的诗人补充了这一句说话,让这些朝圣者一同来说:和平的城啊,因耶和华──我们神殿的缘故,我要为你求福。这殿是神的教会,有下列的特点:(一)它是在地上一个特别的地方;(二)它是人的团契;(三)它是遵行神所定之命令的团契;(四)它是藉着爱和忠诚表达公义的居所;(五)它是一个地方众多家庭的结合;(六)它在任何时间都代表着全体神的子民;(七)它是神与人同在的地方。因此,我们要祈求的平安,必须是创造性的(和平是我们创造出来的──参看太五9),是为人类生命有四方面的好处,这四方面是(一)我们的教会生活;(二)我们的政治生活;(三)我们的社交生活;(四)我们的家庭生活;因为惟有透过这些生活和在这些生活之中,我们才会发现自己秘密的和个人的生命和信仰。

苏格兰教会年会结束时,会颂唱这篇配了音乐的伟大诗篇。唱毕后,‘神父和修士’便准备离开爱丁堡,前往他们遍布各地的牧区。再没有更适合的音乐,可以表达这种离别的印象。──《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