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一百廿四篇

 

我永远不会离弃你(一二四1-8

在这篇诗篇中,我们看到一些赞美神的说话,这些说话与我们所想象的不同,它们是一连串的呼喊。无论如何,这里没有任何序言。我们处身于一批朝圣者之中,他们刚从被迫劳役的巴比伦回到家中(参看标准修订本赛四十2注解中所说的回归)。当他们接近圣城的时候,他们的心情十分激动。他们兴奋地呼喊,是对自有永有的神的感恩,祂是爱他们的救主。正如在这里的谚语所说的:‘若不是耶和华为我们。’他们就是用这些说话来回答那位出来迎接他们的长老的问题。他必须问他们:‘你们为什么会在这处呢?’他们的回答是:‘因为耶和华的缘故,我们在这里。’因为人起来攻击我们,他们把我们活活地吞了。请注意,这批良善的民众并没有因为战争和人类的邪恶、残暴和受奴役而埋怨神,反之,他们现在欢欣呼喊,神就是那位保护他们的,祂来到世界,处于软弱、贫穷和世上受苦的位置上,体谅那些生活在危险和经常受歧视的人。

耶五十一章卅四节述说巴比伦王尼布革尼撒好像一只怪兽一样,将‘我’(以色列吞了,然后又如何将‘我’活活地(参看3节)吐出来。这段经文最低限度给予我们一个指引,让我们明白约拿的故事。赛四十三章二节是另一段经文,它是在被掳时期说的。‘当你经过大水(波涛,参看4节)的时候,我会与你同在。’‘大水’当然是可怕的,它较这些人在刚被掳时受到的苦楚更可怕。在创一章二节,‘大水’代表着一切宇宙邪恶的力量(参看创世记一1-2注释──混乱{\LinkToBook:BookID=132,TopicID=125,Name=混亂……(一1-2)(續)})。所以,神也在波涛之中,神在怪兽的肚腹中,神在被掳的恐怖之中,祂与祂的子民同在。除此之外,祂在那里是救主和救赎主,是拯救他们的。但祂不是‘从高高之上’拯救人,而是在那处境之中,祂甚至与我们一起共同承担这痛苦和伒辱。

这一切都是耶和华的作为,朝圣者发出另一句信心的呼喊。网罗破裂,我们怎样?对了,我们逃脱了!(希伯来原文的意思。)这是一句何等兴奋的呼喊!所以,用了一种粗犷和混杂的措辞,这些朝圣者直接地喊出他们的欢欣和向神的感谢,因为他们已从当野食交给牙齿和(如苏格兰的音调所加上的)在血腥的暴行中被祂拯救出来。

神已做了这一切的事情。因为神是这样的一位,祂会继续如此行,一次又一次地这样行。

在苏格兰,每当神除去一些国家的和当地的历史性危机,他们就会用音乐来唱这篇诗篇,这种做法已有很久的传统。因为神已经如此行,正如人民所指出的一样,所以,创造者神也必定是那重新创造者,祂一次又一次地重新创造、更新、使万物复活。正如改革家加尔文如此说:‘教会的故事是很多复活的故事。’当这篇诗篇结束的时候,诗人用了下列一句伟大的宣言,这并不奇怪:

我们得帮助,是在乎造天地之耶和华的名。

有这可能,我们发现不知如何开始我们个人的灵修。这篇诗篇向我们显示,我们可以常常感谢神为我们所做的,作为灵修的开始。就如在我们个人的情况里,神怎样使我们从邪恶的控制中复活过来?祂又怎样重新创造我们,使我们有基督的形像?两位十九世纪圣公会的圣品人,摩里斯(F. D. Maurice)和魏斯科(B. F. Westcott),都肯定神学不应从人的堕落和他的罪恶开始,却应该从神按着祂的形像创造来开始。李察胡克(Richard Hooker)也强调创造的教义。所以,当我们在私祷中,我们肯定地宣告说:‘我的帮助是……那位创造……和再造我的……’,这是合宜的。──《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