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一百廿五篇

 

永不动摇(一二五1-5

对于正在登山的朝圣者来说,锡安山是何等稳固呢,因为它是基层岩石突出地面的一部分。古时的大·一看见它,便称神为‘我的岩石’和‘我的堡垒’(诗十八2;撒下廿二2)。他的意思是那些倚靠耶和华的人,他们拥有一种坚固不动摇的信心(参看诗四十六5)。永不这句短语的意思,并不是指‘直至世界的终结’。这是一种‘希腊’的哲学思想。它的意思是锡安山冥冥中有一个属于永琲锚。

跟着,我们有两个象征,可以强化我们人类的信心。

(一)希伯来文是如此写的:耶路撒冷?众山围绕着她。耶和华?祂环绕祂的子民。或者,好像亚二章五节(一段同时间的经文)所表达的同样象征:‘耶和华说:我要作耶路撒冷四围的火城,并要作其中的荣耀。’我们要记着,在撒迦利亚的日子,人没有看见什么,没有重建的圣殿,也没有城墙的保障,除了颓垣败瓦和光滑的大石,什么也没有。

(二)这位诗人继续说出他第二个象征;我不相信神会容许恶人的杖,就是邪恶的权势,落在神在以前分给义人的地上。但是,神的‘义人’并不知道什么才是应当做的正确的行动。

这位诗人所认识的,就是在人类生命中,有些时候前面的路并不完美。这是哈姆雷特Hamlet,莎士比亚悲剧)著名独白的论点:‘生存抑或死去,这是问题。’我们这批可怜的凡人尝试做的任何事情,必然都是错误的,或最低限度只是次好,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邪恶的处境中。我们不知道首先要做什么事情。例如,要处理通货膨胀,或是首先解决核子战争的威胁。这种情形就是耶稣所说的‘不义的玛门’(路十六9)。即使信徒也知道他受困于这种生活的逻辑中,然而他要保持他的信心。对于一个未信的人,他所遭遇的是何等可怜呢!他只能用失望和完全悲观的态度来面对。但是这位诗人向我们保证,假若我们承认我们正在一个没有出路的网罗中,我们就可以确实地相信神,并且继续行走我们看不见的前路,在地上建立祂的国度,‘如同在天上’。因此,他能这样总结他的诗篇:愿平安‘临到’以色列。因为他正在向神祈求平安,所以平安不是来自人类的,而是从上降下‘临到’神子民身上,那即是说,平安从神那处而来。(参看加六16)。──《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