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一百廿六篇

 

笑口常开(一二六1-6

今天我们会在重要事情的周年举行纪念崇拜。在这里,这批信众也正在用欢欣和感谢的心,纪念神曾在主前五三八年(那年古列王征服巴比伦,并将被掳的人释放)藉着古列的胜利,将锡安的福乐带回来,或者更清楚地说,‘重建’祂的子民(译者注:和合本直译为将那些被掳的带回锡安)。这事情到现在已发生多年了。

但是,对他们来说,他们所经历极度的兴奋,想起来并不是一件久远的事情。这实在是一个神迹。即使在巴比伦陷落前的一个星期,谁会知道这有力量的国家会在一夜间败亡呢,或者,有谁会想到波斯帝国的古列,可以‘不废一兵一卒’便将它的首都侵占呢?事实正是如此。(同样的道理,为什么神不能够‘不废一兵一卒’,将这个世界从核子战争的恐惧中拯救出来呢?)所以,一切都好像梦一样;我们为欢乐而呼喊。我们满口喜笑,这一句有感染力的话,是这个世界永不会忘记的。我们应该认识到,曾看过耶路撒冷从前光荣的,只有很少人仍然存活,因为事情已经过五十年以上了。但是耶路撒冷不只是一座城──它是一个观念,它是一个应许,它是神同在的象征。因为这个缘故,虽然被掳的人中年轻一代远在巴比伦,但自始至终他们也接受了这样的教导,神曾带领祂的子民,自亚伯拉罕的日子起,直到古列来到的时候。祂这样行,乃是要实践祂在申六章七节,十一章十九节中自己的命令。因此今天当父母将他们的孩童带来接受洗礼,我们便将教导孩童明白信仰的责任交给父母。

异教徒看到了!可能他们没有看见真实的情况。但是以色列人确信他们确曾看见过神所做的事;在这里,他们甚至将赞美以色列神的说话放在他们的口中!这个信仰与第二以赛亚的信仰是有同等价值的。古列王可以被称为神的弥赛亚,虽然他并不知道弥赛亚是什么(赛四十五4)。这里的重点是:伟大的神学家的预言现在已在他们眼前应验了,他们已真实地回到他们的家乡,可爱的耶路撒冷城。很可惜的一件事情,标准修订本翻译这句外邦人的说话时漏了这点,只说:耶和华为他们行了大事,但是希伯来原文不是说为,而是说‘与他们一同’。正如我们在诗一百廿四篇看到的,当神的子民被巴比伦的怪兽吞吃的时候,神与他们在一起。神就是在这个处境之中,将祂的子民释放出来。诗人用了一整行的诗句来描述他们的欢乐,这一句很简单,我们就欢喜。

在第四节,我们可以这样说,我们来到周年崇拜之中。神的子民仍在困难之中。他们仍在尝试在这古城的废墟中重建他们的生活。所以,在纪念主前五三八年的日子中,我们听到他们呼喊:‘耶和华啊,带领我们被掳的人回去吧!’这是很清楚的事,不是所有的以色列人都想设法从巴比伦归回故乡。那些人可能由于已失却了异象;在那大城市中,他们已有丰裕的经济能力,现在,他们宁可选择在巴比伦生活,不愿与那些在锡安过着‘艰苦生活’的人,分享重建的喜乐。

我们在这里的一批人祈求丰收将会出现。明显地,在他们批体生活中,必定曾出现一些不幸的事情,以致令他们感到挫败。或许他们需要雨水,正如我们从该一章十一节中看到的,这事情发生在主前五二○年左右。或许他们现正盼望迎接那些落伍的人返回‘家’中,因他们改变了留在巴比伦的思想,现正回来耶路撒冷。但是无论情形如何,这位诗人坚持相信神会从邪恶中生出美好来,因此,在事情过后,美好的会变成双倍的美好。神是有盼望的神,将来的一切都在祂手上,在任何时间,祂都能使过去的复活过来,使祂忠信的子民得到恢复和新生命(比较约十二24-25,十六20;林前十五36-38)。

我们可以用一句今天很熟悉的说话来说出这篇诗篇的论点:‘耶和华和我们行了大事,我们就欢喜。’我们记得在圣经中在最后的部分,我们看见这肯定的呼喊:‘看啊,我将一切都更新了。’(启廿一5)──《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