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一百廿八篇

 

快乐家庭(一二八1-6

这篇诗篇的信息与诗一百廿七篇是相连的。它在开始时的言语,就是伟大的智慧诗篇第一百一十九篇和耶稣论八福的言语:有福。凡敬畏耶和华的,就是完全顺服神和忠于祂的约的人。他是有福的,因为他没有其它要效忠的事、担忧的事和欲望的事,这些都会使他分心,以致得不到平安的心境。他已得到释放,离开一切竞争的压力,现在可以顺从和遵行祂的道。正如约翰但恩(John Donne)所说,没有一个人是孤岛,可以完全独立。特别在旧约圣经的思想里,他是家庭的父亲,不纯粹是一个个人,而是一个对其他人负责任的人,他必须遵行祂的道。

他所得之福气的其中一方面,是他寻找到工作中的满足──当然,他必须真正去工作,而不是懒惰!另一方面,快乐是从他供养妻子和维持家庭而得到的。但是我们注意到这篇诗篇在第二节时再不用‘他’,而采用‘你’,单数的‘你’,因为这篇诗篇正在向每一个家庭每一处的单独的父亲说话!

你的妻子。整本圣经葡萄树是用来象征果实丰富。一棵葡萄树能生产出无数的分枝,每一枝都能生出很多葡萄来。有些葡萄树靠着围墙生长,蔓延至数百码之远。神的理想是要这个人的妻子在养育儿女的时候非常快乐。中世纪一位著名的拉比如此写下:‘我永不称我的妻子为“我的妻”,我称她为“我的家”,因她为我的儿女建造了一个家。’

你的儿女。橄榄栽子被视为柔弱的植物,需要小心栽培。它们美丽好看,而且生产丰富。所以,我们有一幅仁爱和关顾的家庭的图画。

围绕你的桌子不单是仁爱和关顾的象征,也是家庭团契的象征。我们看见每一个儿女在晚膳的时候快乐地召唤其它人下来,每一个人都细说他当日所发生的事情。快乐的家庭是有福的家庭,神圣的家庭。我们记得,新约圣经开始的时候,是描述那个神圣的家庭。我们应当注意,旧约圣经也是如此。在创一章,我们看到神按着祂的形像和祂的样式创造了亚当,人类,但是他没有‘遇上帮助他的人’(helpmeet,配偶)。在创二章,神创造了夏娃。神将人类放在家庭之中。我们甚至可以大胆地说(正如我们讲说三位一体的教义一样),神本身就是一个家庭。甚至在旧约圣经,在伯卅八章七节,我们听到神这样问约伯:‘我立大地根基的时候,你在哪里?……那时晨星一同歌唱,神的众子也都欢呼。肯定地说,‘欢呼’的声音与不信家庭中自私、脾气乖戾、贪婪和闷闷不乐的声音刚刚相反。然而,它是任何‘属于神的家庭’的标记,即是任何神圣家庭的标记,这样的福乐就是敬畏耶和华的重要组成部分。

文学家格林(Graham Greene),在一次伦敦受到突袭的时刻,他强烈地感到家庭的神圣。他如此写下:

一个人的家有一种纯洁。当屋前受到炸弹袭击,铁床、椅子、丑陋的图画和便壶都给人看见了,你有一种受强暴的感觉;闯进一个陌生人的家是一种贪欲的行动。

然而,第四节所说的,比起标准修订本所翻译出来的还多。后者并没有将一个好奇细小的词语ken译出来。这一行的意思可以这样翻译:‘那信实的祂会赐福给他,使他成为一个可信的人,因为他敬畏耶和华。’除此以外,‘人’这一个字是指有力量的人,无论是指身体的力量,还是他在世上所占的位置所代表的力量。

第三节上半节的结束是‘内室’这个词语(和合本将此置于句首),然后第三节下半节中有‘儿女’这个词语。我们在诗一百廿七篇看见,有儿女的意思就是建立一所房屋。他说:这样,属于你的这一所房屋,便是神子民中立约的家庭的一部分。祭司应该对你说:愿耶和华从锡安赐福给你!当然,今天我们为婴孩洗礼,使他加入神家庭时会使用这些文字,这些文字原是在亚伦的祝福(民六24-26之中的。这位作者然后补充说:‘愿你看见为什么在你一生一世的日子,耶路撒冷适合(和合本作“好处”)神的目的!’这明显是将希伯来原文意译出来。但是它的意思是说,家庭不是它的终点。我们不应只为我们的家庭而生活。所有信徒的家庭都应欢喜快乐地分担神救赎世界的计划。好处并不是指物质的丰盛。在我们今天来说,它的意思是‘分担教会对世界宣教的使命,永远不要气馁!’这样描述一个家庭,与我们这个混乱和迷失的社会所持的观念,是何等不同的呢!

最后,这位诗人说:愿你看见你儿女的儿女。当然,它的意思可以是这样:‘愿你长寿,成为祖父’,但是它有更多的意思。艾略特(T. S. Eliot)曾如此写下:‘当我说及一个家庭的时候,我会想起一个将活人连在一起的关系,一种对已死的人的敬意、和一份为未出生的人的担忧,无论他们离我多远。’所以,对于我们来说,它的意思可以是:‘要记得约翰但恩所说的,他邀请我成为一个大洲整体的半岛,它有连于天上的根基,我们不要仅仅成为孤岛。’或者,我们可以这样说:‘当你望着你这世代的婴孩,请记住在他受洗时所颂唱亚伦的祝福有“末世的意义”,因为它对第三代、第四代(和所有世代),都是有效的。’

这篇诗篇被包括在上行诗篇之中。我们可以因此得出这个结论,全体家庭成员都一同上去,敬拜在锡安的神。但这位父亲将他的手放在祭牲头上的时候,他的家人站在他背后,他们知道他正在代表他们所有的人。他参与了这只动物的死,与这股再次‘升起’(或译作‘复活’)归向神的烟。对于我们今日来说,这种家庭的团结有很多意义:(一)它告诉我们有关神的福气临到敬拜祂的家庭中。(二)它告诉我们父亲在家庭中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我们常常将教养孩子的责任交与母亲),他要服从神,教导他的儿女生命的意义。(三)它告诉我们这个事实,围绕你的桌子,一同吃饭,是完美的爱情和欢乐的团契的表示和象征,这也是神的旨意,它实在反映了三位一体的神那种家庭的本性。──《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