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一百廿九篇

 

人生的遭遇(一二九1-8

在这篇诗篇,全以色列,神的子民,异口同声地说话,好像是神的一位儿子(出四22)。我们可以将之比较现代人的做法,即用约翰布勒(John Bull─英国佬)、法国美女(La Belle France)、山姆叔叔(Uncle Sam─美国佬)来代表一个国家。所以,以色列宣告说:

我生在巴比伦,是在被掳的人中的第二代,我在那处受到很大的痛苦。但是他们没有使我气馁。他们逼使我当劳工。我必须在他们的土地上工作,在那处,他们剥削我直至我筋疲力尽。如同扶D的在我背上扶D而耕,耕的D沟甚长。或许,只有一位东方的人才能用这有力的言语来描写他痛楚的肌肉!

但耶和华是公义的,祂砍断了恶人的绳索,就是那些残暴的巴比伦人的绳索。因此,我以色列必不致断绝。我回忆起在数个世纪前,在摩西的日子,神将我从埃及为奴之地领出来。现在祂再做同样的事情。祂使埃及王法老蒙羞;现在祂使巴比伦君王的力量退后。但愿情形会常常如此:压迫人的人将不会享受长寿,好像芦苇生在平滑的屋顶上,没有收割的人会想到将它们割下,制成丱粉。

当我们阅读这篇诗篇,我们得问自己,当以色列从前的主人站在旁边,看见以色列得到古列王的准许,男男女女和孩童一同开步前进,以色列会有什么感觉呢?在那时刻,那些巴比伦人又有什么感觉呢──他们会否感到自己实在是恨恶锡安的人呢?

以色列说:当我开步前进的时候,我没有得到友善的问候或是告别的话,如愿耶和华赐福与你(Gru/ss Gott)。但是一切的苦难和羞辱,现在都成过去了,那只是一种可怕的回忆。现在,我终于回到家了。在这里,我正在登上耶和华的山。我等待着在耶路撒冷的祭司用神的欢迎词来欢欣我:我们奉耶和华的名,给你们祝福。──《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