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一百卅一篇

 

安息在神的怀中(一三一1-3

在这篇小诗中,我们有一段优美而简短的反思祷文,使我们进入了一个倚赖仁爱之神的人的心中。它是那么短,因此很容易不为人所注意。明显地,一些‘登上’耶路撒冷去敬拜的人重复朗诵着这篇诗。这位作者相信,他向神边想边说的情形,与大·一样。大·虽然犯了大罪,但他仍得到赦免。当然,我们今日的大罪也一样得到赦免。

经过他脑海的思想是这样的:耶和华啊,我一次又一次地背叛了生命的奥秘。那些时候,我在妥拉(Torah)中所找到的有关你是爱的信仰,看来与世界上在每一处存在着的痛苦和忧愁不符合。我不能明白,你受苦的爱如何胜过邪恶的暴行,如何使它的力量成为有创造性的能力。我不是一个好的神学家,所以重大和测不透的事,我也不敢行。(在这时刻,我们回忆起测不透这个词语的意思,是指超过人能够明白的事,因为它启示了神性的爱的奥秘。)这里有一个故事,可能是假的,有一个人向约翰加尔文发问,在神创造天地之前,祂在做什么。对于这个问题,据说加尔文这样回答:‘祂正在为那些问这些问题的人,增加地狱的热度’!

明显地,我们的朝圣者有他的挣扎,无论是灵性的、道德的、理智的,都像我们有的一样。但是现在,他对神说,我的心平稳(字面的意思是‘平坦’,好像是准备了一块平地,让神撒种在其上)、安静;将我那情绪的、怀疑的和不安的风暴,静静地压止下来。结果是这样:我已得到了三岁的小孩子在他母亲怀中所得到的安全和平安。(在古时的世界,只有当一个小孩长大至三岁的时候,他才断奶。)最后,那位准备这首信心之歌给公众使用──也给我们所用!──的编辑,他在结束的时候加上一节。藉着这一节经文,他表达了个人的委身,也使它适用于一批有信仰的人。

我们在这篇短小的诗中看到什么特别之处呢?苏格兰的政府和苏格兰的军队以这些文字作为座右铭:Nemo me impunelacessit,‘没有人会干扰我而不受惩罚’。但是在这里有一个人,他发现另一方的人不是一个侵略者,而是一个按着神形像被造的人。假若后者也是在这个世界中有困难的人,他是神‘细小的人’中的一个成员,他所要的,不但是神的爱和照顾,当然也是我们的爱和照顾,而不是我们的敌意。用这种方式,藉着他对神的信靠,他已学会了如何在这个充满冲突和痛苦的世界中,彰显神的本性,和对那些需要安慰和照顾的人,显示‘母爱’。──《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