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一百卅三篇

 

家庭之爱(一三三1-3

这篇诗篇赞颂弟兄之爱。我们曾看过,神立约之爱是‘排他性的’,那即是说,神将祂的爱固定在某一个子民身上,在某一个地方某一个时间,用一个特别的方法和为一个特别的目的。在此以后,他们的责任是用那特别的方法爱其它的人,而不是宣告爱的说话,例如‘我爱人类’,或是‘我爱爱斯基摩人’,因为那些说话只是愚昧的说话。马克思主义者就是这样的人,无论他喜欢与否,他都称呼对方为‘同志’。那并不是一种爱的表达,这是令人伤感的。在另一方面,神所使用,要我们摹仿的模范是那快乐的家庭,正如我们在诗一百廿七篇和一百廿八篇所看到的一样。

弟兄是指在一个大家庭中全部有内在关系的人,正如今日我们在第三世界中所看到的一样,我们也这样了解创十三章八节和申廿五章五节。但是弟兄也是‘兄弟’,正如我们今日所用的一样,那即是任何一个‘独特’批体中的成员,例如在公司中工作的同事,或是在办公室一同工作的人,或是我们参加比赛的同一队人。只有当这一批人和睦合作,这才会使神喜悦。和睦的意思,一方面是没有人爱说闲话或背后说人坏话,也没有恶毒的g人的话;另一方面是对批体中其它的人有积极的兴趣、照顾和关怀。一个外来的人走到那间公司,或是那个办事处,他会立刻感到友善的气氛,大家彼此关怀和照顾。

这好比那贵重的油浇在头上!今日,我们会完全抗拒让人将油倒在我们头上,让油流到我们的胡子和颈项,然后流到我们的内衣之中!当然,我们的社会环境与古时以色列的生活方式非常不同,但在这里的重点在于贵重这一个形容词,就好像有一个女人,为了表达她的爱,将一玉瓶‘极贵的香膏’倾倒在耶稣的头上(太廿六7)。假若一个板球会,或是一个邻舍互助会的所有成员都不付出时间、忍耐、爱心,甚至是金钱,他们永远不会真知道快乐的‘家庭’是怎样的。因为他们没有真正的团契。诗人再一次用一种‘独特’的方式来描述人努力创造出这样团契生活的结果。这对于一眼就望到美丽的黑门山的居民来说,是明显的事。这些独特的批众,在漫长炎热和干旱的夏季中,站在巴勒斯坦一处独特的地方,经历了黑门早晨的甘露所带来有生命力的特质。这位诗人说,这种特质要把我们的思想转到锡安山上去!

在这篇诗篇中,我们三次看到落到这个词语(在3节的降在,希伯来文与2节的流到是相同的)。这种描述是要我们想到神赐福给那快乐的家庭的情景。所以,我们看到几个重点:(一)合一的精神是有代价的。(二)好像露水一样,合一的精神是清新的,有生命力的、温柔的。(三)合一给予我们真正的生命,因为这是与人一起生活,并不是鲁宾逊那样过着孤独的生活。(四)惟有和谐的地方,才有这种真正的生命,因为在其中我们看到神爱的祝福。我们记得耶稣所讲的话:‘凡两三个人奉我的名(那即是奉我爱的精神)一起聚会,我就在其中。’(五)耶和华实在已将所命定的福降在锡安,那即是说,降在教会的生活和团契之中;因为在那处,神‘安息的地方’,神已命令我们一起生活,如同神真正的家庭一般。(六)除非这个信徒的批体实在是这样的家庭,否则,可以这样说,向神的赞美并不会得到共鸣。没有真正的赞美,结果就是这个批体不能建立秩序和整体的中心点。最后便像普通的人类社批一样,我们看到批体受到破坏、解体和陷入混乱与无秩序的情况之中。

在很多个世纪前,俄罗斯的圣巴西尔(St. Basil)曾如此宣告:‘左手需要右手,同样,教会需要与她的神学家有和谐的生活。’当我们也‘上耶路撒冷’敬拜这位永生神的时候,我们要记得耶稣在太五章廿三至廿四节所说的警告,在我们胆敢进入耶和华的殿之前,要先与我们的弟兄和好。──《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