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一百卅四篇

 

等待黎明(一三四1-3

我们正在等待太阳‘升起’,等待耶和华的出现。在这种情况下,这篇简短的诗篇成为了上行之诗,是由那些‘上去’锡安敬拜的人唱出来──或者,我们可以这样宣称,是由我们今日本地的教会敬拜中唱出来。这是最后一首朝圣的诗歌。

我们可以尝试‘找出’这篇诗篇的用途。来自乡村的人已上到耶路撒冷。这是在那伟大的秋季节期结束前的一晚,空气中充满着欢乐,灯光闪耀,男士、女士和儿童,所有出席的人都热切地在等待着。不过,他们不是等待太阳升起,好像是等待那给予世界光明和生命的神一样。反之,他们正在等待称颂神,因为祂赐人阳光,这是祂医治和创造力量的象征。

第一节,召唤来敬拜。希伯来文并没有来啊这样的词语(英文有,而和合本没有)。我们有的是hinneh这个词语,通常而言,它被译作‘看哪’。在这里,它邀请在场的人使用他们的想象力,在脑海中构想一幅将要发生的事情的图画。就是称颂耶和华的奇妙和奥秘的观念。这位诗人说,试想想这是什么意思,必会朽坏的人被邀请将他的手放在永痧囿头上!这实在是称颂这个动词的意思。

站立是经常用来描述祭司和利未人的事奉。他们已准备好了,可以立刻响应耶和华的旨意。所以,不单是人民受到召唤来敬拜,祭司也受到这项召唤。祭司不会认为自己纯粹只是担任职务,而是像服事人的人一样,因为他们都是罪人,蒙呼召分享这个等待神的时刻。

在第二圣殿的日子,看守城门的长官在午夜拿着内殿门户的大串锁匙,陪同他的还有一些祭司,他们低下身穿过大门旁细小的窄门。在门外,他们分成两队在院中巡逻,使所有的人都准备好了,一当太阳升起来,他们就可以敬拜神。他们的工作是要收拾屠房混乱的杂物,准备好破晓的第一个祭牲之后,他们要将足够数目的羊赶进羊栏之中。然后,这些祭司继续收拾好烘饼的房子,‘大祭司的饼’便是在这里烘出来的。那些接班工作的人从睡梦中被人唤醒了。这些人现在需要洗濯自洁,并且穿上‘教士的’外袍,预备迎接第一道曙光。他们一同走进了石室,祭司们便是在这里掣签,决定祭司当日的工作分配(参看路一8-9)。

第二节,‘讲章’。在上面所有祭司的班次和进入圣殿的人现在都要述说一篇祷文(即是举起你们的手)称颂耶和华。这是因为他们不能担任他们不同的工作,除非他们记得‘若不是耶和华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警醒。’(诗一二七1)。所以,假若我们在开始一天的工作前,有称颂神的话,祂会将倍计的福气回报给我们。

第三节,祝福。这是说:(一)因为神的福是在全宇宙的广阔之中。但是(二)祂从锡安赐福给你们,即是从教会的团契中赐福给你们,你们在这里学习到认识和信赖神。所以,在每天开始工作之前,你能够很自然地向祂祷告。

今天我们会感到奇怪,在第二圣殿期间要遵守的规例是那么繁复、嘈吵和有气味。但是为什么需要这一切?这问题的答案是神看这些为重要。我们应当用祷告来开始每一天的生活,应当考虑周全地和认真地准备参与公共的崇拜。我们要学习,视崇拜为生命中基本的要素。──《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