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一百卅八篇

 

耶和华在我身上工作(一三八1-8

第一至三节。在巴比伦城,有一条宽阔的大道,贯穿城的中央。在这条大道的一端,屹立着一座供奉彼勒神(旧约圣经通常称他为巴力神)的殿,而另一端则有尼波神的殿。在每年一次盛大的仪式中,巴比伦人会将这些神灵的位置转换。他们将庞大的像载在马车上,然后颠簸不停地在那砌上圆石的大街上运送它们,直到放在新的位置上。那位我们称他为第二以赛亚的,他在被掳的人中,在那天,他也会得到一天的假期。他必定是站在路旁,看着这个行列,听着与他一同被掳的人说一些肮脏的议论。

‘彼勒的膝盖坍塌了!’‘看,尼波倒下了!’‘他们实在已将雕刻的偶像载上由公牛拉的木头车了!’‘你的货物多重啊!’‘他们只是载运笨重疲乏的野兽!’‘看,那些人跌倒了;它们的膝盖坍塌了。’‘他们不能挽救他们的货物!’‘这些神灵自己也被掳去!’(赛四十六1-2的意译)。

但是,现在这些被掳者已归回耶路撒冷,新的圣殿已建成和使用了。自然地,这位诗人要一心(那即是用我的思想和智慧)称谢神,因祂是那位自有永有的神,祂并不像那些镀了金的巴比伦神灵。他们甚至不能拯救自己,免至从马车上跌下来!所以,他称谢神,因祂启示了祂自己(名称),就是慈爱和信实的神。他说:事实上,你显示你自己的慈爱,比我们所知道的还多(参看标准修订本,2节下半节注脚,和比较弗三20)。与彼勒和尼波不同,他们只能从运货车上跌下来,神却用行动启示自己,带领祂的子民(赛四十六3-4),拯救他们;而彼勒则不能拯救巴比伦人。祂已经用说话来启示祂自己。(这位诗人对神说)我单独地向你这样说,我现在正经历着你对我的hesed,这样的结果是因你在我心中赐下新的力量,使我能爱其它的人。

第四至六节。他继续说:这个日子将要来临,在那时,耶和华啊,地上的君王都要称谢你,他们会放弃敬拜彼勒和尼波、丢斯和密忴瓦(智慧女神)、丘比特和他们的幸运星,他们会视这些只是迷信无意思的事情,因他们将会听见了你口中的言语。发生这种情况,当然只是因为神的子民记得他们被拣选的原因。神没有拯救他们离开这个邪恶的世界。祂拣选了他们,使他们成为神向世界的宣道者,成为照亮外邦人的光,向外邦人显明神放在他们心中的爱。他们将要告诉列国,神是怎样的神:耶和华虽高,因祂是那位创造万有的超越的神,然而祂仍看顾低微的人,就是世上简单的民众,祂下来,与他们分享他们的生活。神拣选以色列,靠着祂的力量,以色列要做的事情,就是与无权势的人认同。同时,祂看出骄傲的人,那即是说,祂直接看到他们的内心和思想,那些人轻视‘社会中最低层的人’,并且尝试用贫穷人的生命来‘捉弄神’。

第七至八节,我的宣言。第七节是一句真实的圣经信仰的宣言。它响应了赛四十三章一至四节的内容,可能这位诗人在被掳的时候听过第二以赛亚讲道。然而,在第八节,他作出另一句非常基本的认信:耶和华必成全关乎我的事。他的意思是这样:虽然他是立约批体中一位贫穷和简单的成员──我们知道他强调这点,因为他继续用hesed这个立约的用语──然而,神对他个人有一个计划。这个计划现已确实在进行当中。由于他谦卑地接纳神的说话指引他的生活(正如诗一一九详细解释的),他发现他的生命有了意义和目的。这目的的意识将会继续下去,从现在‘直至’永琚]不只是标准修订本所说的永远长存)。所以,他用这句个人对神的伟大的呼喊来总结:‘你已在我身上开始了你伟大的工作──所以,求你不要离弃你手所造的。我知道,毫无疑问,我将会遇到死亡的事情,但这对我并没有任何分别。请继续用你的慈爱加在我身上,也透过我彰显你的慈爱,直到永琚C’──《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