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一百四十篇

 

面对强暴,神仍照顾我(一四○1-13

第一至五节。这篇诗篇说出了诗一百卅九篇十至廿二节的作者勇敢地抑制要说的话。经过了一段长的时间,我们再一次有一篇诗篇,是按着大·的诗歌而写的,因这里所记载的与大·所经历的相同。甚至今日,我们的世代亦受到凶恶的人所折磨。在每一处,大多数的人都盼望和平的生活。我们都恨恶在黑夜中强暴的行为潜进我们的街道,或是绑架公众人物索取赎金的强暴行为。赫细黎(Aldous Huxley)曾这样写下:‘强暴使人变坏,和平使人变好。暴力常是为了怒恼、恨恶和恐惧而出现,或是与疯狂的恶意和故意的残暴在一起。’强暴的人,正如这位诗人在这里所指的一样,他们要与社会作战,不只是坦克车和鎗炮的战争,而是与家庭为敌,甚至与老人弱者为敌,或者,在强奸的例子中,是与无助的女性为敌。第三节暗指伊甸园中蛇的狡猾,牠称和平和慈爱的神为说谎者。然而,夏娃并不留意到牠用这方式所说的话的重要意义。蛇有一条分叉的舌头,牠是‘两舌的’,如在人类中这样态度被称为‘双面’人。蛇可以用牠的舌头向牠的猎物注射毒液。举例来说,那就是强奸的行为基本可怖之处。它毒害人的心灵和身体。然而,好像夏娃一样,今日有无数的人看来并没有留意到强暴行为是十分可恨的。

骄傲是自我主义的罪外在的横行表现,所以它也是一种自我的敬拜。因此,它是违反了第一诫。我们的诗人说,结果是强暴的人不把我当一个人看待,他们只是将我当作一只野生羚羊,无情地将我猎取(5节)。

第六至十一节。他宣告说,耶和华啊,让邪恶猎取他们,好像他们猎取我一样。因此,我们的诗人求神为他设立选举投票箱,而不是武力,好像在一个民主的社会中所有的。你是我的神,‘所以,请为我完成我想你做的事情!’在这个向神的命令中,可以发现到一种颇为现代的语调,因为今日有不少人认为神是天空上的能力,人只有在危急的时候才转向祂。

第八至九节的希伯来文在传递的过程中受到损害,但是这并不重要,因为我们很容易掌握到讨论的基本中心。这是向神的一项申诉,祈求神粉碎一切发生在诗人身上的强暴事情。除此以外,他认为诽谤的罪是一项十分流行的强暴行为。诽谤是一种强暴的方式,好像现代人热切地要‘揭穿’公众人物的秘密一样。这是一项用舌头或是笔所做成的强暴,而不是由拳头所做的,所以,即使身体孱弱的人,事实上,甚至卧病在床的人,也可以做这样的事。

祸患必猎取强暴的人,将他打倒,这句子非常有趣,因为这位诗人表示,他相信他毋须祈求神为他的缘故攻击强暴。神所要做的一切事情,就是容让邪恶发展下去,临到强暴的人身上。

第十二至十三节,然而神看顾。我知道……。正如我们在其它诗篇看到的一样,在这里是一种说话的形式,用作对信仰的宣告。所以,他是说:我知道耶和华看顾受强暴和诽谤所害的人。我们应该记得这篇诗篇是为所有世代的人而写的,所以,现在它也包括‘我’在内了!跟着是一句强烈的呼喊:义人是神立约子民的成员,必会常常称赞神的属性(祂并不像以色列人现在所知道的希腊神灵,他们常常打雷!),因此,正直的人会继续住在你面前。无论什么事情临到,诽谤也好,受强暴侵害也好,在世界上发生的任何事情,对于住在你面前的人都是没有分别的。──《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