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一百四十一篇

 

晚祷(一四一1-10

第一至二节。当我们记得,在这么多的世纪中,有无数的男女,在晚间、在教堂内、在修道院、在学校和私底下背诵这篇诗篇的时候,或许在古时常常用拉丁语来背的,我们可以正确地看我们自己微少和毫不重要的信仰生活。

香是用在耶路撒冷的祭坛上,作为一个祷告的行动。来敬拜的人可以看见烟柱向上升,好像往神那处似的。他们相信,它馨香的气味,是神用祂的鼻孔可以欣赏到的东西。但是,这位诗人看来是在家中作这篇祷告的。他祈求神使这篇祷告能上达到祂所在之处,因为在这个时刻,他不能在圣殿中出现。他也盼望神能接纳我举手(这是旧约时代一种祷告的方式),等同于他献上一只羔羊(参看出廿九38-39)。晚祭是需要时间和小心预备的。它是极昂贵的,献祭的每一项行动都是非常清楚想过和按着次序进行的。因此,我们这位朋友的晚祷并不是两分钟的事情,表面地说出一句短祷文或是主祷文,好像我们今日会做的事情那样。他也不只是把第一次出现在脑海中的一些思想说出来。

第三至四节。他知道,我们能够正确地祷告,因为我们人类的灵需要神的灵的指引。唯有这样,我们才能有‘清洁的手和纯洁的心’。没有神的帮助,人不能敬拜神。在他的祷告中,我们看到一句(4节)可以在主祷文中找到的,就是‘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我们不但不应该错误地祷告,我们也不应该错误地行事。其中一种错误的行动就是与那些以肚腹为重的人在一起;或更普遍地说,与享乐主义的人妥协,他们将个人的快乐放在属灵的事之前。

第五至七节。跟着是三个不寻常的要求:(一)他继续说:‘让我们温顺地接纳一个良善的人发出的指责’(比较箴廿七6)。‘这好比那浇在我头上的油,我的头不会拒绝它的’(参看诗一三三2)。(二)‘让我的祷告继续是反对恶人作为的祷告。’很有趣,那即是说他继续为他的敌人祷告,正如耶稣要求我们做的一样。我们必须承认,这处的希伯来文是不大清楚的。但是,最低限度,他祷告中的第二句可能是说,祷告是一个有信仰的人唯一应该使用的武器。肯定他永远不应该使用强暴。(三)这样(希伯来文再一次是不清楚的),邪恶的人要学到(从我对爱的回应?)耶和华的话是真实的。假若我小心查看钦定本有关这节经文的翻译,了解这节经文的问题,会更加打动我们:‘他们的审判官被扔在岩下,众人要听我的话,因为这话甘甜’(译者注:这也是和合本的翻译)。第七节也是不清楚的。戴学教授(Professor Dahood)在他的诗篇释经书中,充分运用了圣经的希伯来文和迦南的语言之间的关系,翻译第六节为:‘他们的审判官,被扔在岩石的手中,这样,他们便会听到我的话是何等的甘甜。’他对第七节的翻译很接近标准修订本。这节经文的第一部分可以指在撒种之前的开垦土地。因此,第七节可能指神用破坏性和满有创造性的方式,来处理邪恶人的骨头或是身体。祂又宣告祂会继续如此做,直至他们到达生命终结的时刻,他们要下到阴间(Sheol),那就是死亡。神这样对待他们刚硬的心,是盼望最低限度有一些种子可以在这种没有响应的土壤中生长起来。

第八至十节。这位诗人继续说:‘但是,请不要用这方法来破坏和弄垮我的生命。主耶和华啊,与那些邪恶的人不同,我的眼目仰望你;求你保护我脱离那为我而设的网罗。’

对于最后这几节经文,我们应该注意两点:(一)正如其它诗人在他以前说过的一样,敬拜的人知道邪恶会自行毁灭的,因此神毋须刑罚作恶的人。他们自己做了抉择,结果是他们冲向灭亡。(二)他与神经过了这次颇为含糊的辩论和讨论后,他发出了一项生动和勇敢的个人挑战,结束他的晚祷;他实在是向全能的神发出这项挑战!──《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