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一百四十八篇

 

宇宙的赞美(Ⅰ)(一四八1-14

我们用要赞美耶和华来开始,在第十四节也用要赞美耶和华来结束。在这中间,我们看见整个神的创造。神不单是万物的创造者,祂也是万物的救赎者,祂不单救赎人类。否则,我们怎可以盼望‘新天新地’的来临呢?就是这个缘故,再一次不单是人类,连万物都要赞美祂。

亚西西的圣弗朗西斯(St. Francis of Assisi)(主后一一八二至一二二六年)用这篇诗篇为基础,写了他的太阳颂。我们也可以比较在但三章廿三节之后所加插的万物颂,就是次经的‘三童歌’,这首诗歌也在公祷书中可以找到。‘上主所造寰宇批生,高声赞美,同心同声:哈利路亚!哈利路亚!’这首诗歌,是根据诗一百四十八篇的内容而写成的现代诗歌中的一首。

与很多其它诗篇一样,它没有‘寻找神’的内容。反之,它是人与神的交谈,这个人肯定神爱顾祂所造的宇宙。当然,他可以唱出他所行的,因为他知道他已被神所救赎。被掳归回的后代认识到他们经历从巴比伦被掳得到释放,只是事情的一方面,另一面则是圣礼的象征,神将祂所爱的,从所有邪恶势力中完全拯救出来。甚至包括这个宇宙。正如后来约三章十六节用基督徒的术语这样说:‘神爱这个世界……’(不只是人类)。所以,现在,在这篇诗篇中,这个世界用荣耀的赞美来回应。

这篇诗是从灵界的世界与所有的天使开始。他们应该是第一批唱出‘哈利路亚’的。然后是在天上,日间的太阳、晚上的月亮和星星,它们也要加入,用希伯来话唱哈利路亚,‘赞美耶和华’。它们能够这样行,因为它们超越我们今天的物质概念,它们是‘活’的,可以响应神的仁爱。我们的心听到这声音,中世纪的神秘主义称之为天体的音乐。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英国广播公司赞助了一连串的电台节目,节目名称为‘人的重要’(People Matter)。这个节目公开反对战争武器,因它吞没了当兵的和在兵工厂之中的男女。当这连串的节目结束的时候,那伟大的人物汤朴大主教请求加多一次的节目,名称为‘事物的重要’(Things Matter)。

但是在上面的天并不是没有邪恶的。对于希伯来人来说,天上的水,或是‘天空’(创一6-7),不只是一样物质或是科学的现象。这种言语就是我们所说的‘神学图画’。因为它与‘地下的水’(出二十4)一同存在的,这是混沌的水、邪恶力量的水,或者正如初期教会称它们为原生诸灵的水。但是,在起初的时候,当神说‘要有光’的时候,祂已战胜这些力量。然而,祂仍然容许它们以它们被征服的情况而存在。否则,人不可能成为一个有道德的受造物,有自由去选择善恶。

在以后的世纪,这两面的邪恶在人类的上面和下面出现,即以魔鬼在天上的天使的形像,和居住在地上邪恶的人心中的执政掌权者的形像出现。事实上,它甚至在良善的事物中,在神所启示的旨意中出现。因为人对神旨意的解释不能完全清楚无误。就是这个缘故,保罗有些时候能视摩西的律法为敌人;然而,虽然是敌人,它能指向基督。这些势力;无论在上面和在下面的,都要赞美耶和华!因为祂一吩咐,便都造成,包括大自然的力量、混沌的势力和命运。神都给予它们自由,在它们已定的界限内追求它们不同的方向。然而,祂定了命,不能废去。

宇宙的赞美(Ⅱ)(一四八1-14)(续)

第七节以下。这首伟大的赞美诗继续从所有的时代中和所有的地方里,进入人的意识中,藉着火与冰雹、雪和雾气,透过狂风成就祂的命,而不是成就它自己的意愿!透过众山──因为没有山便没有雨,如果没有那些对人有益的结果的树木和香柏树,也是一样。也是透过了在创世记第一章中所列的全部的动物。再一次令人想起邪恶,因为在这份名单上,和在创一章所找到的大鱼和一切深洋,这些都是祂的‘使者’(比较诗一○三21),代表着隐藏在宇宙中邪恶的势力,这也包括了神自己所造的蛇,牠与人一起生活在伊甸园中(创三1)。他们都被命令要唱出‘哈利路亚’。但是,那深渊,创一章二节所说的tehom,和与它一起的怪物,称为海怪(Leviathan)、查马特神(Tiamat)、古龙,无论你怎样称它的名字,它们怎会唱出赞美神的歌呢?再看,正如我们以前注意到的,我们需要解释的旧约圣经给予我们的神学(图画),就是当神在基督里被钉死在加略山上的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邪恶的力量,就是神容许它们存在于它们的范围之中的,实在是允准它们战胜神自己的力量。它们这样做,实在是赞美神,因为它们正在彰显神可怕和不能说出来的爱,这是旧约和新约圣经不停地见证的事。

藉着整个受造的世界,和从中发出的道,就是赞美,这就是福音。在每个时间,它都会穿破遮盖的幕。它就是在伯利琝v到的天使歌声(路二10-14)。在太初的时候,这言语已存在了,‘那时晨星一同歌唱,神的众子也都欢呼’(伯卅八7)。

这福音同样到达君王和普通百姓的耳朵(11-12节),少年人和老年人也都听到。旧约圣经永远不会忘记神给予人类最基本的单位是家庭、批体。小说家普里斯特利(J. B. Priestley)如此写下:‘有些事情在我早年是永远不知道的,就如受到祝福的感觉,它有时好像从天上传来诗歌的片断。这就是被有意识的爱所祝福的感受。对于一个拙手笨脚和胡涂的老年人来说,这是何等的奖赏!’

大自然有巨大的力量藏在原子和光体之中,我们可以想象它能管治和命令宇宙的生命。人类有思想和发明的力量,所以相信会有更大的能力。但是,不──因为独有祂的名被尊崇,祂的荣耀在天地之上,在大自然、在人类、甚至在灵的世界之上。

但是这篇诗篇的结束是自相矛盾的。祂将祂百姓的角──牛的角,高举。在圣经的时代,人看牛是野蛮力量的最终代表。迦南人是以色列的邻舍,多个世纪以来都敬拜他们的神巴力,他们假借牛在战争中的力量和强壮的性能力,能在天空的云中行走。但是,以色列的神将祂百姓的角高举。现在他们已被拯救,神已给予他们生命的力量,是与大自然的力量和人类理智的能力不同的,这是在世上遵行神旨意的力量,藉着爱所有的人,进入神国的团契中。

这句句子被另一句同样奇妙的句子所遮盖:祂使(译者注:参看和合本注脚)一切圣民都赞美祂。透过祂那不能完全明白的全然的恩典(参看一四七5),神不但接纳赞美,因祂的名被尊崇(一四八13),祂实在尊崇祂的子民以色列,而且转过来给他们赞美的话!当然,祂的圣民的意思是祂救赎的子民,就是在立约的联系中与祂相近的百姓。在出十九章五节,神称以色列为我的产业。这项宣告随即有这几个词语跟着,祭司的国度。他们这批子民,是被召、被拣选、被培养、受教育,并且被命定要为世上万国担任祭司之职的。这种功能在被掳的事上好像受到干扰,甚至受到破坏。但是,现在以色列已归回耶路撒冷,有关‘救赎’、‘救恩’、‘复活’、‘再创造’的完整的意义,不能在此停止。以色列需要再一次得到装备,去应付她要承担有关yeshuah(救恩)的工作。她要发挥、活出拯救的爱,正如我们在诗一百四十七篇一至六节所描述的一样。当然,那首先是神的工作,但这也是以色列的工作。所以,这并不是值得奇怪的事,这位诗人邀请会众响应那伟大的特权,欢呼一句‘哈利路亚!’──《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