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一百四十九篇

 

赞美是两刃的刀(一四九1-9

我们的文化生活,与在旧约后期耶路撒冷人民的文化生活是很不相同的。所以,我们一定会用一首新歌来赞美耶和华,这首新歌是对二十世纪要唱‘哈利路亚’的人来说是有意义的。在我们这位诗人的日子,一些大·的旧歌已再不能切合第二圣殿的人的需要了,因为以色列在被掳的可怖情况中经历了她的‘死亡’,然而她从死亡中‘复活’过来,跟着是她的‘升上’,升上神的圣山。因此,在这篇诗篇中,没有提及大·是以色列的王的事。以‘上行诗’(诗一二○-一三四)的神学意义来说,以色列现在已‘升上高处’,在那处只有神是王。但是这位诗人还说,只有神是造以色列的主。

但是赞美是一把两刃的刀(6节),一把两边都能切的刀。首先,它代表一种用歌声和灵的狂欢形式,直接的欢欣和向神的感谢,有时甚至用跳舞的方式表达,这与在基督以前几个世纪的时代的文化是相合的。然而,每一个新的时代都要有一首新歌,配合在新的社会情况中神永不止息的启示。在今日,那些西方化、都市化和满脑子科学的会众,他们所用的‘歌’或宗教礼仪,可能与从古代以色列遗留下来的完全不同。然而,它必定是欢欣地感谢耶和华仍然喜爱祂的百姓,仍然妆饰谦卑的人(使他们更荣耀),不是授予胜利(标准修订本,参现代中文译文),乃是授予能力(诗一四八14用‘角’),去爱其它进入神救恩的人,可惜的是:标准修订本在这里因直译的关系错误地引导了我们。

在这里所描述的能力是多么使人感到温暖的呢!在新约圣经,它可以被称为圣灵,有力量去爱,是一切神的恩赐中最大的,胜过其它所有的恩赐(林前十二31,十三13)。神的圣民,希伯来文是hasidim(是从我们常常遇到的hesed而来),就是那些属于神立约子民的人,他们因荣耀而高兴。然而,荣耀只属于神!他们晚上在床上想起了这事,就会很自然地高声唱歌(5节,参现代中文译本)。

但是,我们来到这把刀的另一面。第一面是从被救赎之人的口滔滔不绝地说出直接的赞美,另一方面,第二面有一个这样的意思,是从神放在祂圣民手中之‘角的力量’而引伸而来的。这力量现在被描述为刀的力量。

因为他们从被掳的怒气中得到重生的经验,得到赦免和更新的经验,神的子民现在已装备好为耶和华而争战。神攻击在世上的邪恶,在这里是用战争的词语来描述,在旧约常常是这样的,因为以色列被称为祂的军队。引用茱莉亚豪(Julia ward Howe)一首伟大的诗歌来说,神就是这位‘踹踏那贮满忿怒葡萄的地方,使它流出美酒的’神,她是从赛六十三章一至六节找到灵感的。那里指出,只有藉着神流出祂自己的血,才能拯救列国。

但是现在,按着逻辑次序,这篇诗篇采取了第二个步骤。首先,神已宣告,众民的有生命的血溅在祂的衣服上,好像那些踹踏‘忿怒的葡萄’的人一样(赛六十三3)。这些说话是向大约在主前五二○年的人说的,他们刚从巴比伦被掳的情况中得到救赎。换句话说,祂已用祂自己的血作为代价拯救了他们。因为我们可以这样说,在报仇的日子,巴比伦人所带来的残暴的行为,‘已使神的心碎了’。然而,那一‘天’是必需的,因为它成就了以色列得救赎的‘年日’。只有藉着他人的痛楚和苦难,就是神和人的痛楚和苦难,以色列才得到救赎。

第二,正如我们在诗二篇,一百一十篇及其它诗篇所看到的一样,神所行的,是放在弥赛亚君王身上伟大的工作。后者会在某一天成为神的工具,挥动这把两刃的刀,带来祂的国度。

但是第三方面,正如我们在研读弥赛亚诗篇时所看到的,这君王是他子民的头一块房角石。意思是神呼召要他去行的,也要君王的子民与他和靠着他一起去行,好像一把‘刀’与神的手在一起一样。我们今天或许不会留意这种战争的比喻,但是让我们细心考虑下列这些例子所说明的道理:

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都能刺入,剖开……。(来四12

我来并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动刀兵。(太十34

请给我一把火炼金子的弓!

给我欲望的箭!

给我矛吧!云啊,请不要遮住!

给我火的战车!

我不会停止思想的战争,

我的刀也不会在我手上睡着,

直等到我们在英伦的绿草地上

建立了耶路撒冷。

(威廉布莱克William Blake

生活的绳索捆绑

王子、祭司和奴隶

将我们的生命连在一起

击打我们,又一同拯救我们;

怒火和狂欢

信心和自由的烈焰,

将一个活泼的国家兴起,

成为你的一把刀。

(蔡斯透顿Gilbert Keith Chesterton

这是一项有记录的审判,写在圣经启示的中心(参看申三十15-19)。这个绝对和不会改变的审判会临到万国,甚至包括以色列,神自己特选的子民身上(摩三1-2,八2)!神审判的说话不可以收回,否则祂便对自己不诚实。但是神的认识是不能测度的(诗一四七5)。因此,只有神能够行人所不能行的事情,就是将那必需的审判变成救赎的途径。因为这个目的,以色列成为祂的仆人!

这就成为了以色列新歌的内容,它不但在圣殿中被人颂唱,也要人们在街市上活出来。不单在耶路撒冷城活出来,也要在雅典、罗马、伦敦、纽约、加尔各答的城市活出来。──《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