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一篇  拣选主作牧人

诗篇第二十三篇

大卫的诗。“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祂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祂使我的灵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在我敌人面前,你为我摆设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头,使我的福杯满溢。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

前 言

我每一次读诗篇,读到第二十三篇诗的时候,里面的感觉总是非常的甘甜。这首诗是大卫所写的。我们都知道,大卫乃是一个牧者,当他年轻的时候,曾牧养他父亲的羊群。因着牧养羊群,他学了许多功课,不但体会到作牧人的光景,也深深的懂得羊的性格和羊的需要。所以当他长大以后,作了以色列的王,回顾他自己的一生,就发现一件事:他从前如何牧养羊群,神也如何牧养他。所以你要看见,这一篇诗不是神在那里告诉我们:祂是怎样怎样的。换句话说:这一篇诗并不是牧人所写的诗,乃是羊所写的诗;不是把牧人的感觉告诉我们,乃是把羊对牧人的感觉交通给我们。

对于这一点,我们必须要清楚。在神的话语里,许多时候是神把祂的感觉告诉我们:这一个就是道。但是当我们把我们的感觉对神来发表的时候,这一个就是经历。诗篇里虽然有道、有真理;但是并不重在道理的传递,乃是重在经历的交通。诗篇第二十三篇便是这样。大卫经历了这一位神在各方面的带领,他像一只羊在牧人的率领之下,经过了各种各样的情形。他在这里就是把他的感觉告诉我们。

我不知道这首诗是大卫在什么时候写的。很可能是在他中年的时候写的。因为这一首诗一面重在他的回顾,一面还是往前看;他在那里想到神各种的恩典,叫他更放心的把自己交托给祂。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诗二十三1

主寻迷羊

这首诗一开始就说:“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这里不是牧人拣选羊的问题,乃是羊拣选牧人的问题,本诗是从这里开始出发的。

我们世界上的人都是神的羊,都是属于神的,都是神的产业,也是神所爱的;但是现在我们却都迷失了。以赛亚书第五十三章说:“我们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主耶稣也说:“一个人若有一百只羊,一只走迷了路,你们的意思如何?他岂不撇下这九十九只,去找那只迷路的羊么?”这话的意思给我们看见,在神的感觉里,即使其它的人都在羊圈中,如果缺少了我这一个人,祂也要到旷野来寻找我。祂要一直寻找,直到把我找到;然后祂要把我扛在肩上,带回家去。祂要请许多邻舍来说:“我这一只羊是失而复得的,是死而复活的,所以我们理当欢喜快乐。”(路十五3-6)照着弟兄姊妹我们过去的经历,实在看见神在我们身上作了这样的工作。因此,我愿意在这里讲一点我这只迷失的羊,主怎样把我带回来。这个就是我蒙恩的经过。

义人的后裔

神在我身上的恩典,实在是丰富的;因为当我生下来的时候,就是生在一个基督徒的家庭中。我们的家是个大家庭,本来没有一个人信主,大家都拜佛。感谢神!神的恩典先临到我父亲的身上。那个时候还是前清的时候,有西国的宣教士来传道,他们办学校,教外文。我的祖父因为要他的儿子受一点英文教育,所以就把我父亲,就是他的长子,送到一所外国人办的学校去读书。

当时我的祖父与外国人作生意,常与外国人有来往,所以他想叫他儿子学点英文,将来作生意比较方便。这是我祖父的意思,但是神的意思却高过我祖父的意思,当我父亲去读书时,那一位办学校的宣教士是位很爱主的人,他把主的福音传扬给他的学生。

有一天当他带着学生祷告的时候,我的父亲得救了。我父亲得救之后,在他里面就有一个感觉,要把这事告诉他的父母。你知道在那个时候,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是感谢神!当他一信主之后,他感觉必须把这件事告诉他父母,他不愿意作一个隐藏的基督徒。

我的祖父母听了这件事,就觉得非常羞耻。因为在那个时候,“吃洋教”的人都是没有钱、没有受教育、没有地位的人,他们想靠外国人的势力来打官司、来得点利益。所以在那个时候,一个人信了基督教是再羞耻也没有的。因此,我的祖父看见他的一个儿子信了洋教,就非常的反对,他那时认为,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断绝他与外国人来往。所以我的祖父就停止我父亲的学业,把他锁在家里。另外一面,我的祖父更在外面接洽了,要把我的父亲送出去学生意。你知道当时一个人一送出去学做生意,就等于卖掉了,三年之中没有一点自由的时间。他想这样一来,大概什么问题都可以解决了。

我的父亲处在这种光景中,心里自然非常着急,他只有祷告。虽然他是个初蒙恩的人,但是他在神面前知道怎样的祷告。那一些外国的宣教士,看见我的父亲不来了,知道里面有故事,所以也为他祷告。但是神好像不听祷告。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了,到了最后一天,我的祖父已经与人订好了合同,预备在第二天早晨就把我的父亲送出去。

那一天晚上,我的祖父、祖母、和父亲都没有睡觉,大家都很伤心。我的父亲信心坚定,怎样都不摇动。你叫我与外国人断绝来往可以,把我送出去学做生意也可以,但是我信了主是没有办法改的,我已经信了怎么都不能摇动。就这样等到天快亮的时候,我的祖母心软下来了,她忽然说:既然他要这样,就随他罢!这样一来,问题解决了,祖父又把他送回学校去。这样,等我父亲把预备学校读完,要进大学的时候,我的祖父完全不供给他。所以别人念大学是四年毕业,而我的父亲却念了八年才毕业,因为他是一半教书一半读书。在我的祖父的眼中,他这个人吃了洋教,是不值得培养的了。

但是感谢神!我的父亲蒙了主的保守,他信心坚定。当他大学毕业,我的祖父想要他来帮忙作生意,但是神已经跑在我祖父的前面,拣选了我的父亲。从那个时候起,我的父亲就撇下一切所有的来服事主。我感谢赞美神!给我这样一位父亲。每一次想到父亲的时候,我就感谢我的神。当我生下来的时候,就是生在这样的一个家庭里。

我的父亲非常敬畏主,在他的一生中,所给我的印象太深了。在我们家里,每一天无论怎样忙,他总是把孩子们聚集在一起,一同祷告。一直到今天,我的印象还很清楚,我们围坐客厅里面,在吃饭之前,全家人都在一起,我的父亲打开一本很大的圣经,读了一段,然后带我们跪下来祷告。那种的情景在我的脑海里是不能磨灭的。我的父亲每天生活非常有规律,他不必看钟,他每天早晨,冬天天气最冷的时候,六点就起来了,夏天五点就起来了。他一起来,其它的事情都不作,总先有一小时的工夫在主面前。在我们孩子们的印象里,总是看见他起来之后,就跪在主面前,在那里亲近主。他这一个印象在我的里面非常深切。

遗传的基督徒

感谢神!在这样的背景里,我逐渐长大。等我上了学,自然也是上基督教的学校。所以我从小对神的话,对圣经的故事都是很熟的,我对主没有怀疑、对圣经没有疑惑。但是虽然如此,我在积极方面还没有真实的信心。我不过是跟着父亲,跟着家中的人这样作罢了。

当我作婴孩,被抱在手里的时候就受洗了。等我到了十六岁的时候也入了教,作了正式的教友。照着一般看来,我是一个规规矩矩的基督教徒,常常作礼拜,一切情形都很正常,但是在我里面,没有真的信心。虽然我每天祷告,但是我的祷告不过是一种遗传的,如同背书一样。在我的感觉里,神是有的,不过不晓得在那里。我也读圣经,好像表面上也懂了,但是却说不上叫我得到什么益处。所以我的基督徒生活,全部是在遗传里,没有真实的东西。

我像一般的孩子一样,也有许许多多的过错,但是在我里面还是非常的自傲。我认为虽然我这个人有错,最少比一般人是高尚得多。我的抱负也很大,盼望将来为国家社会作一番的改革。我总是认为自己是个佼佼者,众人皆浊,惟我独清。所以实在说来,我那时在主面前还是一只迷失的羊。

宗教的热心

到我上高中二年级的时候,我病了。我病得很重,几乎快要死了。在我病的时候,当然我的父亲,我家里的人都为我祷告。在那个时候,我所生的那种病,是没有医药可以治的,我面对死亡,心里当然惧怕,所以我也常常祷告,求神医治我。后来莫名其妙的过了几个月,慢慢的我的病好了。好了之后,在我的里面,就有一个天然的思想,认为我今天还能活在世界上,那是神医治了我,那是神救了我的命;祂既然这样爱我,我也要报答祂。所以在我的里面就有报答的观念,我要报答这一位神。

那么用什么方法来报答祂呢?很希奇,等到正好学校开学的时候,有一个同班同学(以后也成了我的同工,就是周行义弟兄)忽然来找我,他说:“我们好不好在学校里头查考圣经,有一个聚会?”这个提议正中我的心怀,现在回报神有路了;所以我说:“这非常好,我们一定要在学校里有一个聚会,我们要来读经祷告,为神作一点事。”结果我们就拉着几位同事,趁着晚饭之后,上夜课之前,中间的一段时间,借了学校的图书馆来聚会。每次在聚会之前,我们到宿舍一个一个的请同学来聚会,非常热心。

我记得很清楚,头一次我领祷告聚会的情形。我原本是有祷告的,我天天祷告;但是实在说来,祷告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也不大懂。那一次,他们指定当天晚上由我带聚会。我怎么带法呢?那个时候,我根本不懂。幸好在属灵的假冒很方便,在我父亲的图书室里有非常多的书,我也能读懂一点英文,所以我就去翻他的书,找到一本小册子是讲祷告的,我就把它背得很熟。这本书告诉我们要怎样祷告,以及许多神听祷告的例子。那一天我就照着讲,还讲得不错,讲完了我说:“大家跪下来祷告。”但是毛病出来了,大家刚刚跪下来祷告,忽然有人笑起来了,因为大家不知道这是作什么。那么我是一个领祷告的人,我就很严肃的责备他,我说:“我们是在神的面前,不可以这样笑。”现在我回想起来,也觉得好笑。

那晚我不但领祷告还讲道。你知道我讲道是怎样讲法?也很方便。我父亲的书房里,也有很多讲道的书。直到今天还能记得我第一篇的讲道,并且每一次想起来,里面还是很骄傲。我那一次所讲的道就是挪亚的方舟,这是美国一位很有名的传道人所讲的。我预先把它完全翻出来,写在四张小纸上,一直读它,直到背熟了。那一天我就把它从头到尾讲了一遍。讲完了之后,我觉得非常得意,但是没有一个人受感动。这就是当时我们这些人作的胡涂事。

蒙恩得救

亲爱的弟兄姊妹!神的工作非常奇妙,当我在外表上好像要报答神的恩典,有许多活动的时候,神在我里面也开始作工。莫名其妙的,并没有人告诉我,在我里面就有一个很深的感觉,觉得我是个罪人。

在那个时候,按着外表来讲,我比从前是进步多了,有许多的罪我也已丢弃了。但是很希奇,当我要接近神的时候,里面开始觉得我是罪人。我说不出我的罪在那里,但就是觉得,我这个人浑身都是罪,从我的头顶到脚底没有一个地方是完全的。虽然那时我不过是十几岁,但是有的时候一个人坐在那里,想到我的罪,我心里就觉得难过。所以我里面就有一个追求的心,觉得需要救主。原来救恩的道理我都懂得,我知道耶稣是救主,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祂就是不救我。我当时的感觉就是祂不肯救我,我一定要祂救我。那个时候,任何的奋兴会我都到,大考也不管,因为在我的里面实在过不去。我觉得如果这样下去,我死了怎么办?我一定是下地狱的,毫无疑问,像我这样的罪人不下地狱要到那里去?我里面的感觉非常的重。

这样过了一年,实在痛苦,我就是看见自己的罪非常深。多次的奋兴会,讲道人要人悔改,到台前去祷告,我总跑去跪在那里。我也痛哭流泪、也认罪,但是回到家里,就什么都没有了,觉得罪还在身上,还没有得救。

但是感谢赞美神!祂实在是我的牧人。到了一九三○年的一个夏天,在上海有一个夏令会,我就和周行义弟兄,还有一位老师,三个人同去赴会。在聚会中,因为对有些讲员,语言很难懂,内容也听不懂,感觉很乏味。虽然这样,我里面追求的心还是有的。看见有的人,跑到台前悔改了,快乐得很,我心里真是羡慕,但是我没有这种经历。有一天我在房间里,在那里想着,为什么许多人都得救了,但是我这个人无论怎样追、怎么求,还是不行,罪还在我身上?不错,耶稣是救主,但好像祂就是不要我,那怎么办呢?那一天我坐在那里想,大概原因是这样:别人是从来没有听过福音的,所以听一下就行;我这个人从小就听福音,并且听到一个地步,自己也讲了福音,大概这就是难得救的原因了。所以那一天我就下了一个决心说:“神阿!这一次你要我,就救我,不救我就算了!我要往世界去了,我不要得救了,那是没有希望了!”

亲爱的弟兄姊妹!我们的神实在是奇妙,祂逼我到一个地步,里头实在是饥渴慕义;到了这一个程度,神的恩典就临到我了身上。就在那一天,有一位传道人在那里讲一篇道,根据约翰福音第三章十六节讲到信心问题。他说:“你只要相信,不要感觉,也不要你作什么。”那篇道很浅,就着道来讲是不会救我的。不过我听完了之后,觉得那些话还是对的,我相信就是了。

所以等到讲完了要人跪下来祷告,还叫人到台前去,我因为觉得去也没有用,所以就自己跪在椅子旁边祷告。但是祷告了一下,我的一个老师,他早我一天得救,他很关心我,就叫一个传道人到我这里,跪在我旁边,带领我祷告。祷告完了,他说:“你还是到台前去。”他既劝我,那我就去了。我到了台前,就跟着人祷告,人叫我悔改我就悔改,人叫我认罪我就认罪,我认罪的眼泪也落下来了,但是还没有得救。过了一下,祷告的话也说完了,眼泪也停了,我就张开眼睛来看看,还是和以前一样。

散了会,人都走了。另外有一个传道人在那里注意到我,他想:这个少年人看样子已经得救了。所以他就跑过来了,说:“某人!你得救了没有?”我说:“我盼望得救,但是我还没有得救。”他就问我说:“你信不信圣经?”我说:“我从小就信了,从来没有疑惑过。”

那么,他就打开圣经叫我读约翰一书第一章九节:“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他就问我,这些圣经你信不信?我说:“当然信。”他说:“好的,现在你把这一节圣经里的‘我们’两个字拿掉,把你的名字换进去再读一读。”我就读了:“江某人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江某人的罪,洗净江某人一切的不义。”我就这样读了两遍。他说:“好的,现在你祷告。这里说:你要认你的罪,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祂必定赦免,你信不信?”我说:“当然信。”我就跪下去祷告。

亲爱的弟兄姊妹!很希奇,当我跪下去向主承认我的罪的时候,我里面只有一个思想说:主阿!我今天到你的面前认我的罪,接受你作我的救主,我相信你一定赦免。当时我里面的感觉是,我死也死在你的身上,倒也倒在你的身上;我就是样相信,什么都不管了。感谢主!当我这样一祷告,不过几分钟,我的里面完全改变了。感谢赞美主!我一年当中身上那个背不动的罪担,忽然脱落下来了,里面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平安。

哦!那一天当我站起来的时候,我的里面实在是平安。那个传道人问我说:“你得救了没有?”我说:“我得救了。”他说:“你怎么知道你得救了?”我说:“在我里面平安。”他说:“你再想一想看。”我一想,对了,神说:“我得救了。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这是祂的话。我的感觉会改变,祂的话永远不改变。”哦!亲爱的弟兄姊妹!那一天我像一只迷失的羊,回到牧人的怀抱里了。祂实在是好牧人,好牧人为羊舍命。在那一天,我尝到了好牧人的慈爱。

羊拣选牧人

一只羊被牧人从旷野里带回来之后,如果牠有感觉,牠定规有诗篇第二十三篇第一节的感觉:“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亲爱的弟兄姊妹!从前我走自己的道路,我是个迷失的羊,但是当我的主把我从旷野里,从罪恶死亡里,把我救回来的时候,在我里面只有一个感觉,不但我的牧人为我舍命,祂救了我,祂拣选了我,我今天也拣选了祂。

弟兄姊妹!在这里你要看见,如果我们被祂的爱所感动,里面很自然的会有一个反应,牧人阿!你既然这样的爱我,我也爱你。从今以后,我把自己完全交在你的手中。从前我走自己的道路,那条道路是罪恶死亡;从前我凭着自己活着,那种生活是痛苦的。但是今天你既然把我拯救回家,你的爱在我身上是这样的丰满,从今以后我要把我这个人放在你这牧人的手下,让你来引导我、让你来管理我、让你来带领我,我一生是属于你的。

亲爱的弟兄姊妹!羊在那里说:“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心不至缺乏。”这个意思就是说:从今以后不再作愚昧的羊,再凭着自己活着。从今以后,我把这一个人完全放在主的手里,让祂来牧养我、让祂来带领我。在属灵生活的起点上,一面是神的爱摸着我们、得着我们;另外一面是我们的奉献,是我们把自己献给祂。不错!祂在创世之前拣选了我,又在时间里面寻找了我、得着了我,但这是祂的一面。在我们这一面,当祂的爱摸着我们的时候,我们要拣选祂作我们的牧人。如果我们要走前面的道路,要过正常的基督徒生活,这一面必须解决。

弟兄姊妹!我们的主牺牲了祂的一切,来作你的牧人,今天你有没有也摆上你的一切来作祂的羊?什么叫作“奉献”?“奉献”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把我整个人摆在祂的率领之下,从今以后完全为着祂、凭着祂,不再有自己的意思、不再走自己的道路。我已经拣选祂作我的主,我已经拣选祂作我的牧人,从今以后是祂的事情,不是我的事情。亲爱的弟兄姊妹!我们在神面前,这样的感觉愈深,我们前面的道路就愈正直。如果我们在神面前这样的感觉浮浅,我们就会走弯曲的道路,有一天还会跑出羊圈。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这是我的信心,这是我的见证。我在信心里,把我自己完全交给我的牧人。我深信说:我一生不会有缺乏。弟兄姊妹!你肯这样信靠祂吗?多少时候我们不敢奉献,我们不敢没有保留的放在祂的手里,为什么?因为怕缺乏。我这样的交给牧人,恐怕要缺乏,还是相信自己好一点。弟兄姊妹!但是,如果你能看见这一位爱的神,是你的牧人的话,你就能说:“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我盼望每一位青年弟兄姊妹!要在神面前因着祂的爱,把自己没有条件、没有保留的摆在祂的脚前,说:“主阿!你是我的牧人,我今天拣选你。”

我很喜欢读传记,我也读了许多的传记。我一直注意:一个人在神面前蒙恩的原因在什么地方。为什么有的人信主之后,有一段时期很热心,但是忽然冷淡下去了?为什么有的人信主的道路是崎岖的?为什么有的人信了主之后是直线,往上去的?我常常注意这一件事。以后在我所读的传记里,找出一个共同的原则来:一个人信主之后,对奉献这一件事如果彻底,这个人的道路就是正直的。一个人在奉献的事上不彻底,那个人的道路就是弯曲的。所以在我的感觉里,觉得这件事是非常的重要。弟兄姊妹!神既然拣选你作祂草场上的羊,你也得拣选祂作你的牧者。你得对祂有个信心说:我今天把我自己完全交给祂了,从今以后是祂的事情,我必不至缺乏。

迈尔奉献

关乎“奉献”,我一直觉得迈尔弟兄(F.B. Meyer)的奉献是个非常一个标准的奉献。迈尔是英国一个很有名的传道人,他年轻的时候,就在爱丁堡一所很大的礼拜堂牧会,有许多教友来听他讲道。但是虽然他的口才很好,讲的道也纯正,他里面却一直有一个感觉,他没有主的能力。有一天,另一位事奉主的施达德弟兄(C.T. Studd)到他那里传道,他看见施达德弟兄身上有一个东西是他所没有的,就非常的羡慕。所以有一天,就问施达德弟兄说:“你能力的秘诀在什么地方呢?”施达德就问他说:“你奉献了没有?”迈尔说:“当然奉献了!我今天在这里传道,难道还没有奉献吗?”施达德就问他:“你的奉献是一般性的呢?还是专一性的?”这一句话把他问住了。论到一般的奉献那是有的,但是论到专一的奉献真是把每一件事都摆在主的脚下,这样彻底的奉献还没有。施达德告诉他说:“你去作罢!”

迈尔回他的房间,好几天的工夫在主面前寻求这件事。他把自己再一次奉献给主,对主说:“主阿!我什么事还没有交给你,还握在自己的手里,求你光照我。”当他这样祷告的时候,主的手就摸着他,给他看见,虽然他已将一切都奉献给祂,但却留下一件事情没有奉献给祂。

迈尔的见证里,没有告诉我们是那一件事,他只告诉我们有一件事,他不交给主。他说:那一天我祷告的时候,好像看见主走过来了,对我说:“给我!给我!”他就拿了一大串的钥匙,有大的,也有小的,都交给祂。但是主说:“还有一条小钥匙你没有给我。”迈尔对主说:“这不过是一个小钥匙,是开一个小房间的,其它的统统给你了。如果你留这一点点给我,我要加倍热心事奉你。”但是主看看他,摇摇头,说:“不,我如果不是一切的主,我就根本不是主。”这句话在英文里非常美丽:“If I am not the Lord of all, I am not the Lord at all。”迈尔再向主辩论,但是主不听。

到了最后,主转过身来要走了。到了这个时候,迈尔没有办法了,他就在主面前有一个祷告,说:“主阿!你叫我愿意我所不愿意的,你拿我所不能给你的。我实在不愿意,但是求你叫我愿意。”够了,凭这一点,主就把牠拿去了。哦!亲爱的弟兄姊妹!我们如果看以后迈尔这个人,他的工作、他所讲的道、他所写的书,我们能看见,这一个人是个在主手里的人。

所以亲爱的弟兄姊妹!在我里面就是有一个感觉,趁着我们年轻的时候,我们前面的路还长,让我们今天在这里作一件事:神已经拣选了我们,今天我们要不要拣选祂?祂拣选你作祂的羊,祂要看顾你,祂要带领你,你今天愿意不愿意拣选祂作你的牧者,把你自己完全放在祂手里?如果我们在主的面前,在这一件事上有彻底的解决,我们就能经历说:主真是我们的牧者,祂在我们的前面,要带领我们往前去。愿神祝福我们!── 江守道《耶和华是我的牧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