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七十三篇

 

唯一的爱慕(七十三128

  人之所以为万物之灵,异于禽兽,是因为他能思想;好人与坏人有别则是因为他择善去恶,可惜要从善和行善而坚持到底是不容易的事。不论任何时代和国族的好人,在一生的经历中、思想上总难免有同样的挣扎:为什么行善会受苦,行恶却兴旺?在目睹社会罪恶掌权而无能为力之际,圣善如主耶稣也会呼叫:“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太二十七46;诗二十二1

  在恶人得势享福,义人含冤受屈的景况中,诗人对神的信心也受到极大的考验;当他重拾信心之后,就为我们撰写本诗,分享自己的体会。

  诗人本来确信神善待心地清洁的人(1),但因见嫉妒狂傲人发达、邪恶者致富而深感不平(3),而几乎迷失跌倒(2),他列举具体的例子(312)以表示他的不平是理直气壮的;他们骄傲、强暴、邪恶、诡诈,亵渎神及毁谤同胞,却是富裕、健康、苦难不侵。于是诗人埋怨神:“你使我整天受苦;每日清晨,你都惩罚我!”(14,现代中文译本)

  然而,在圣所中,当诗人与主有更亲密的关系时,他终于找到了解开恶人顺利而义人受苦这人生大问题的钥匙(20):“他们像一场梦”。正如诗仙李白所体会的:“光阴者,百代之过客……浮生若梦,为欢几何?”人间的财物权位,尽皆虚幻。当时光消逝,一切尽将成为前尘往事,仿似雪地飞鸿。一旦鸿飞万里,白雪消融,又岂能再留一点痕f?因此诗人有所感悟,充满喜乐和信心地说:“除諝H外,在天上我有谁呢?除諝H外,在地上我也没有所爱慕的。”(25)“我能够亲近神多么好啊!我以至高的上主作我的避难所;我要宣扬祂一切的作为。”(28,现代中文译本)

祈祷 求主赐下属灵的智慧,让我参透万事,在人生每一际遇都看见主恩手的引领。──《新旧约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