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八十九篇

 

乌云背后必有阳光(八十九118

  近代一位犹太教学者马丁布伯曾说:“二十世纪是神的日蚀时期。”这是个很有意义的比喻。日蚀的现象是在某一种情况下,地球上某些地区的人暂时看不见太阳,但太阳是仍然存在的。一个更常见的现象是,天空乌云密布,天上的太阳不见了。然而,太阳不会永远躲在云后,当它重现天际,光明和温暖就会充满人间。

  在属灵的经历中,我们也许会有日蚀的时刻。在痛苦忧患之中,我们看不见神,说:“上主啊,为什么丢弃我?”(诗八十八14)那时,我们必须坚持到底,提醒自己这不过是信仰的日蚀,一个短暂的现象而已,神是在试炼我们。祂要训练我们在黑暗中仍然看见祂超越黑暗的光辉,作好准备,迎向光明。

  如果说前一首诗篇是黑暗中苦难之歌,令人看不见光明和希望,本诗就是一首雨过天青,黑云消散后的喜乐颂歌。因此有人认为读了诗篇八十八篇之后,必须读八十九篇。

  本诗以歌颂开始:“上主啊,我要永远歌颂諈熒O爱;我要不断地传扬諈澈H实。”(1,现代中文译本)亦以歌颂结束:“愿上主永远得到称颂!阿们!阿们!”(52,现代中文译本)他对神的歌颂和赞美是有根有据的:祂的慈爱永远长存(2),对所拣选的人作了确实的应许(34),神的威严和能力超越诸神(811),天地都属于主,祂的国充满正义(1214),祂是有能的保护者和君王(1518)。

祈祷 求主教我们能作信心的祷告,不单用言语,也用整个生命作喜乐和歌颂的祷告。

爱之深.责之切(八十九1952

  我们信神的原因何在?我们爱神的原因何在?

  有人信主爱主是因为害怕死后的审判,也有人是因为希望获得神特别照顾,万事如意,邪病不侵。但我们有没有想过这都不是最正确的答案呢?,心理学家弗罗伊德、哲学家罗素等人不信神,都是因为他们以为这些就是基督徒信主爱主的唯一理由。假如是真的话,他们对基督徒所作的批评(例如信徒自私、不成熟;信仰残暴之神)也不能算是无的放矢了。可惜他们或许不知道基督徒爱主事主的原因可能是:不为什么,只因祂爱我,为我舍己。正如冰心问母亲为什么爱她,得到的答案是:“不为什么,只因你是我的女儿。”

  “我爱我主,深印于心,岂因望入天堂?岂因我若不爱我主,后必永远死亡?

   我今爱主,不为何事,也非希求赏赐,只因我主曾先爱我,我誓终生爱主。”(毕生爱主歌)

  本诗的第二部分(1937)向我们说明了神一个很重要的属性──公正严明,信守诺言。基督教的圣经包括旧约和新约,不论旧约或新约,一经订立,就应遵守,违约的就当受罚。这个约的观念很清楚地说明了某些信徒的无知和愚昧,他们以为一旦受了洗,就必然事事顺利。

  很多时,他们忽略了自己在盟约中的责任。因此,在遭遇挫败时他们就埋怨神不守诺言,不以慈爱待他们。谁知那却是神对他们的管教呢!爱之深,责之切。我们不能单怪神,而不作反省。

祈祷 主啊,求赐我们受教之心,信守对諈诺言,正如諞蠾u謔菑v对我们的应许一样。──《新旧约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