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九十五篇

 

心灵诚实(九十五111

  崇拜不单是外面的礼仪,更重要的是心灵诚实的敬拜。本篇诗分开前后两段,以“来啊”这个邀请分段,前段着重歌颂敬拜,后段着重内心省察;前段指出神之伟大,后段指出人之软弱。

 .来啊,向祂歌唱(15)──当然催促推动别人敬拜是美事,但自己也当有榜样。所以不单是“来啊”,也是“我们”,意思是大家一同敬拜。不是观赏别人歌唱,乃是我们一起向主歌颂。“欢呼”指出欢乐也是敬拜的特色之一,许多人在敬拜神之时面带愁苦,彷佛没有得着救恩之乐。世人无论在何种大会,政治性或娱乐性,都会高声欢呼;我们有伟大可敬之神,岂不更当用欢乐的声音歌颂祂?主并非只属某地居民所奉的神祇,祂超过所有名为神者,陆地海洋,山峰深谷全属于祂,是祂所创造的,工程、材料全为祂一手所造,当祂带领以色列人过红海的时候,海水也听命分开。又当主耶稣说:“住了吧,静了吧!”时,汹涌巨浪就立刻平静下来。

 .来啊,屈身敬拜(611)──崇拜中有不可缺少的部分:让主说话。“听”是顺服之意,问题不在主说话不说话,乃在百姓听从不听从,而且要今天听从。明日会比今日更难到主前,因为明日不属于我们。主施恩与行事方式着重今日,神厌烦当日之百姓,因为他们不晓得主行事的方式。例如我们天性喜以暴易暴,但主要我们以善胜恶。初时不明尚情有可原,何以四十年之久仍不醒悟?难怪主发怒,百姓也得不着救恩所带来的安息、生活的平安(11)。这症结在“心”:“硬心”、“心里迷糊”使他们试探主(9),即是对主的话语存着不信的恶心,不肯信任神的应许,用自己眼光来观察主的作为。我们今日有否试探主?当日米利巴与玛撒事件特征乃是发怨言,我们有犯此心灵刚硬的罪吗?

思想 罪是头脑问题抑或心灵问题?像皮肤一样之浅抑灵魂极处之深?──《新旧约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