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一百一十篇

 

11

诗篇第一百一十篇

大卫的诗

1.那和华对我主说:你坐在我的右边,等我使你仇敌作你的脚登。

2.耶和华必使你从锡安伸出能力的杖来,你要在你仇敌中掌权。

3.当你掌权的日子,你的民要以圣洁的妆饰为衣,甘心牺牲自己,你的民多如清晨的甘露。

4.耶和华起了誓,决不后悔说:你是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永远为祭司。

5.在你右边的主,当地发怒的日子,必打伤列王。

6.他要在列邦中刑罚恶人,尸首就逼满各处,他要在许多国中打破仇敌的头。

7.他要喝路旁的河水,因此必抬起头来。

 

          诗篇第一百一十篇:基督的祭司职任

新约圣经共引述诗篇第一百一十篇十四次,次数较其它旧约经文为多,而每次都是论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不单使徒彼得、保罗和希伯来书的作者曾引述,更有主自己的权威印证,他说大卫蒙圣灵感动写成这诗(太廿二:4146)。他的论点分两方面:第—,大卫着诗篇第一百一十篇;第二,大卫被圣灵感动,称他的儿子为主。法利赛人也看到这点,却无法反驳。

诗篇第一百零九篇描写弥赛亚是“困苦穷乏”人,随后第一百一十篇形容他是被高举的主。

 “诗篇第一百一十篇是历史的钥匙。这位唯一能纠正地上错谬、止息暴风、砍断锁链、医治伤痛、矫正弯曲、驱除黑暗的主,是隐藏在天上的,因地上没有地方为他存留。他坐在神的右边,正是儿子和后嗣独有的特权。他忍耐等候,直至神亲自干预地上的事,那时仇敌要成为他的脚凳。”(Max Isaac Reich

本篇用三幅华美的图画描述基督,结尾是令人欣悦的附录。

1)作祭司,高举在神的右边(l节)——等待。

2)作君王和祭司,他发号司令(24节)——辉煌。

3)作审判官,他消灭仇敌(56节)——凯旋。

4)附录:喝水和抬起头来(7节)。

本篇起初彰显他的神性,结尾美妙地论他的人性。

                  两个吩咐——

“你坐在”(l节)——两千年在他父的宝座上。

“你掌权”(2节)——一千年在千禧年的宝座上。

  1)作祭司,高举在神的右边(1节)

“耶和华对我主说:你坐在我的右边,等我使你仇敌作你的脚凳。”先知在旧约论耶和华严肃的圣言时,常用这称谓,但诗篇里只有本篇引述。这词首见于创世记第廿二章十六节:“耶和华说……我便指看自己起誓说。”这是默示的最高峰。我们的语言甚贫乏,不能尽道他的王权。大卫被圣灵感动,写下父神与子神一起商议的情景。

论到“你坐在我的右边”,希伯来书共四次记载神子坐在神的右边。

    作为洁罪者,他比先知更大,这是神最终、完备的启示(来一:15

    作为大祭司,他使我们可以亲近神(来八:l2

    作为完成牺牲大工的主,甩把自己献上,成就了一次永远完全的献祭,使信徒成圣(来十:112

    作为信心的创始成终者,他的百姓可以效法他,并存一样的信心(来十二:l3)。

    希伯来书从两方面阐明基督作祭司的职任:第一:亚伦的等次;第二:麦基洗德的等次。

    亚伦在铜祭坛前献祭,作祭司的职任。赎罪日来到,如利未记第十六章记载,亚伦身穿细麻衣服,三次进入至圣所。他首先把香放在施恩座前(来九:4);跟着,用公牛的血为自己和家人赎罪;最后,用赎罪祭的血,在施恩座前弹七次。这预表挽回归神的大工。

    然后,他出到祭坛前,就是活山羊所站的地方,按手在它的头上,承认百姓一切的罪孽、过犯和恶行。跟着由合适的人把山羊带到旷野,到无人居住的地方。这预表所承认的罪被取代和挪去。

    至圣所内的洒血象征向神的挽回祭;所认的罪归到祭牲头上并被挪去,这象征代罪。两方面都是基督在十字架上牺牲大工的图画。

    之后,亚伦再进入圣所,换上荣耀华美的衣服,他把大祭司的华冠戴在头上,在金牌上列着:“归耶和华为圣”。在蓝色袍子上再穿上细麻做成的以弗得。两肩上有两块红玛瑙,刻着以色列十二支派整体的名字。胸牌上有十二块不同颜色的宝石,刻着十二支派个别的名字,每块都包上精金,放在心上。最后他便束上腰。他穿上这些服式,在神面前代表百姓祈求。这大日将要结束前,他就出来,在坛上献完最后的祭,便举手给百姓祝福:“愿耶

和华赐福给你,保护你。愿耶和华使他的脸光照你,赐恩给你。愿耶和华向你仰脸,赐你平安。”(民六:2426

    希伯来书第九章论赎罪日的应验。开始时说幔子内的金香炉,完结前说:“像这样,基督既然一次被献,担当了多人的罪,将来要向那等候他的人第二次显现,并与罪无关,乃是为拯救他们。”

    今天,主在宝座上作祭司,为他的百姓成就三方面的工作:

    作申辩者,他解决我们的罪过。“我小子们哪,我将这些话写给你们,是要叫你们不犯罪。若有人犯罪,在父那里我们有一位中保(申辩者),就是那义者耶稣基督。”

    作我们的代求者,他解答我们的祈求。“这位既是永远常存的,他祭司的职任就长久不更换。凡靠着他进到神面前的人,他都能拯救到底,因为他是长远活着,替他们祈求。”(来七:2425

    作我们尊荣的大祭司,他解除我们的忧伤。“我们既然有一位已经升入高天尊荣的大祭司,就是神的儿子耶稣,便当持定所承认的道。因我们的大祭司,并非不能体恤我们的较弱,他也曾凡事受过试探,与我们一样,只是他没有犯罪。所以我们只管坦然无惧的,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得怜恤,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来四:1416

    虽然基督作祭司的献祭和代求是照着亚伦的样式,但也与之有所不同。在许多事上,亚伦都不完全。他永不能坐下,他每年也要献祭,最后他要脱下祭司的袍子死去。然而,我们的大祭司是无罪的,他已坐在宝座上,已献了一次永远完全的赎罪祭。

    所以本篇第一节论基督今日在神右边,作大祭司的工作。他会继续工作,直至他把仇敌踏在脚下,成为他的脚凳。其中经历信徒被提、基督审判台前和他在荣耀中显现。直等神第二次吩咐:“在你仇敌中掌权。”

          2)作君王和祭司(24节)

    首先是“你坐在”(1节),跟着是“你掌权”(2节)。“你掌权”指着基督在千禧年的主权说的,这个时期持续一千年(启廿:16)。“耶和华必使你从锡安伸出能力的杖来。”牧羊人的“杖”成为百姓的金杖,却向仇敌变成铁杖。这是摩西蒙神差遣,到法老前所持权柄的记号。他以这杖使红海的水分开;击打盘石,流出活水(出四:24;七:19;八:51617;十四:16)。诗篇第二篇九节和启示录第二章廿七节称它为铁杖。皇帝在加冕的大日,亲手接受令牌,象征治理的权柄。在千禧年的时候,基督作独一的王,拥有至高的权柄和能力。

      “当你掌权的日子,你的民……甘心牺牲自己。”(3节)这里指明,当基督带着荣耀作王,一群以色列的遗民将出来迎接他。他第一次降临时,“他到自己的地方来,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约一:11)教会被提后,神要打开以色列遗民的眼睛,使他们明白以赛亚书第五十三章和弥赛亚盼望的真义。恰如保罗在大马色路上归主的情况一样,他们同样得着神的灵的光照。他们在灾难的日子得着印记和保守,成为雅各遭难日子神在地上的见证。他们将是天国福音的传道者,并诚心乐意向神献上自己,分别为圣,委身奉献。

    第三节下半部说:“你的民要以圣洁的妆饰为衣……多如清晨的甘露。”这段的涵义较难解明。清晨喻指万里无云的晨更,基督带着荣耀降临,如公义日头升起,其光线有医治之能。启示录第十九章十一至十六节和撒迦利亚书第十四章三至四节述说主荣耀的显现、启示、降临和光照。天上的众军追随他们荣耀的元首基督降临。随主来的人“以圣洁的妆饰为衣”,好比祭司的圣衣所彰显的特性。当基督作君王和祭司,带着荣耀显现,同他一起的圣民,将成为君尊的祭司。论到神的以色列民,主说:“你们要归我作祭司的国度,为圣洁的国民。”(出十九:6)论到教会,使徒彼得说:“惟有你们是被拣选的族类,是有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国度……”(彼前二:9)使徒约翰在启示录开首的歌颂说:“他爱我们,用自己的血使我们脱离罪恶,又使我们成为国民,作他父神的祭司,但愿荣耀权能归给他,直到永永远远,阿们。”(启一:56

    有人把第三节下半部“你的民多如清晨的甘露。”比作成为祭司的人,因细字作“你少年时光耀如清晨的甘露。”

    “甘露在晨光下闪耀,每一颗都反映属天的完美,故此每位圣徒都辉煌地彰显神儿子的样式。”(W.E.Vine

    “他们是一队自愿军、作战士的祭司,他们的兵器不是属肉体的,乃是美丽如甘露,不断重新得力。他们像清晨的甘露,每颗都映照太阳的缩影。”(Max IsaacRetch

    启示录第十九章十四节描述说:“在天上的众军骑着白马,穿着细麻衣,又白又洁。”

    或许,“清晨的甘露”也可比作基督自己。他升天时正是壮年的日子,三十三岁。两千年的时间未使他皱纹满额。他永远是完全的人,同时,他是万王之王、万主之主。

    第四节引述本篇的中心和高潮:“耶和华起了誓,决不后悔,说:你是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永远为祭司。”圣经只有三段的经文提到麦基洗德。创世记第十四章十七至廿四节是在历史方面,诗篇第一百一十篇是在预言方面,希伯来书第五至七章是在道理方面。他的特点是,他既是君王,也同时是祭司。他突如其来的出现在历史中,奉至高神的名给亚伯拉罕祝福,接受他所献上的十分之—,然后也转瞬消失。他实在是历史上的人物,而更重要的是,他同时作君王和祭司。从人来说,神并不容许人兼任这两个职分。乌西亚王曾试图充任祭司,却遭神击打。他患了麻疯病,直到他死的日子(代下廿六:1623)。神已预留祭司的冠冕和君王的华冠,要戴在他爱子的头上。撒迦利亚书第六章十二至十三节告诉我们:“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看哪,那名称为大卫苗裔的,他要在本处长起来,并要建造耶和华的殿。他要建造耶和华的殿,并担负尊荣,坐在位上,掌王权,又必在位上作祭

司,使两职之间筹定和平。”

    创世记第十四章记载第一次战争并麦基洗德的出现,是哈米吉多顿大战这场末日战争的写照。那时基督作君王和祭司,他在制伏他的仇敌,拾起他的令牌,掌管全地。

            3)作审判官(56节)

    新约圣经显明基督的再来,共分两个阶段。首先,他为他的新妇、教会再来(帖前四:1318;林前十五:5158)。这是主的再来,基督与属他的人同在。然后是基督的审判台。基督的日子在天上,赏赐那忠心事奉他的人。

    同时,全地遭受空前的审判,这就是主的日子、大灾难的降临。至终列国的军队连手攻击耶路撒冷,为要消灭以色列,颠覆她的国士,全然灭绝他们。这要如兀鹰抓食死尸(太廿四:28)。中东一带的油田和死海里的矿藏成为列国的掳物。

    按照圣经所示,列国的阵形如下:西方民主国在罗马设立总部,由启示录第十三章的第一个兽——大罪人——所统领。东北方的联盟包括俄国及他的盟邦,自远北南下。其次是北方王,以色列北面的阿拉伯国家,即以赛亚书第廿八章所说亚述大军如水涨漫经过之处。然后,南方王埃及与非洲列国联盟。最后,东方列王率领二亿大军前来。何等庞大的军事势力啊!但在危急关头,天门会大开,基督再降临。

    似乎以色列的地位已无望。“因为我必聚集万国与耶路撒冷争战,城必被攻取,房屋被抢夺,妇女被玷污,城中的民一半被据去,剩下的民,仍在城中,不致剪除。那时,耶和华必出去与那些国争战,好像从前争战一样。那日,他的脚必站在耶路撒冷前面朝东的橄榄山上,这山必从中间分裂,自东至西,成为极大的谷,山的一半向北挪移,一半向南挪移。你们要从我山的谷中逃跑,因为山谷必延到亚萨。你们逃跑,必如犹大王乌西雅年间的人逃避大地震一样。耶和华我的神必降临,有一切圣者同来。”(亚十四:25

    诗篇第一百一十篇五至六节列出四次重击,说明主在哈米吉多顿大战时,全然粉碎仇敌的力量。

    “在你右边的主,当他发怒的日子,必打伤列王。”两个显要的领袖是指启示录第十三章的两兽。大罪人,就是从海中出来的兽要求全宇宙敬拜他,并在耶路撒冷的圣殿里设立他的像。另一个是他的支持者、假先知、以色列国中离道之人的领袖。前者的总部在罗马,后者在耶路撒冷。这两兽都要被擒拿,活活的扣在火湖里(启十九:1920)。

      “他要在列邦中刑罚恶人。”(6节)大战后,列国要受审判(太廿五:3146)。“当人子在他荣耀里,同着众天使降临的时候,要坐在他荣耀的宝座上。万民都要聚集在他面前,他要把他们分别出来,好像牧羊的分别绵羊山羊一般。把绵羊安置在右边,山羊在左边。”他们要照着他们向那传天国福音之使者所作的受审判。那些接待他们,并接受他们所传信息的人,就得以进天国里;相反,那些拒绝基督之仆人的,必进永刑里去。

      “尸首就通满各处。”(6节)以西结书第卅八至卅九章描述歌革和玛各、米设和士巴,与他们的盟军一同侵略以色列。他们自远北而来(结卅八:15)。一般相信他们是俄国和她的盟邦,他们要来猎取掳物(12节)。但当主刑罚他们后,人要用七个月的时间埋葬死尸,并用七年时间清理全地(结卅九:912;启十九:1721)。

      “他要在许多国中打破仇敌的头。”(6节)解经家常把他当作帖撒罗尼迦后书第二章三至十节的大罪人,启示录第十三章的第一个兽。但他可否喻作魔鬼自己,邪恶三体之第三位吗?这是三位一体真神的模仿,第一个接受敬拜的兽好像父;第二个兽是假先知、是那位奉自己之名而来的、离道之以色列领袖,这敌基督使人敬拜第一个兽,在他面前行神迹;在他背后是那邪恶的灵——魔鬼,赋予他们力量的。前两位活活的被扔在火湖里,但魔鬼却被擒拿,扔在无底坑里,监禁一千年。创世记第三章十五节应许说:“我又要叫你和女人为仇,你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也彼此为仇,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你要伤他的脚

跟。”撒但的头在各各地被伤。到千禧年后,他要作领袖,顽抗叛逆,至终被扔在火湖里,就是兽和假先知所在的地方(启廿:710)。

  

   附录(7节)

    “他要喝路旁的河水,因此必拾起头来。”得胜之基督抬起头来,与第六节被打破仇敌的头,刚好相反。他在地上时谦卑说:“狐狸有洞,天空的飞鸟有窝,只是人子没有枕头的地方。”(路九:58

    论到喝路旁的河水,可参考跟随基甸的三百人,他们下到水旁,用舌头舔水,像狗舔的。他们没有跪下喝水,相反却提高警觉,随时迎敌(士七:57)。

    或许大卫正回想自己在亚杜兰洞的经历。那时他遭拒绝,思念故乡,渴想说:“甚愿有人将伯利瓻门旁井里的水打来给我喝。“三个勇士不用受命,便离开营火,配备刀剑,闯过非利士人的营盘,从伯利瓻门旁的井里打水,拿来奉给大卫。当大卫看见这三个人为他冒死打水,他便不肯喝。因着他们的委身,那水好像他们的血一般,大卫便将水奠在耶和华面前。他没有忘记他们那次的舍身,后来当他作王,坐在宝座上,他便奖赏他们。今日亦然,我们能委身奉献,叫我们属天的大卫得着畅快。将来一日,那会披荆棘冠刺伤的头,必在荣耀王权中抬起来。

── 卫恩礼《弥赛亚诗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