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二篇  醒悟—起来上行

第一阶段

得洁净

(诗一二○至一二四)

诗篇第一百二十篇:上行之诗。“我在急难中求告耶和华,祂就应允我。耶和华阿!求你救我脱离说谎的嘴唇,和诡诈的舌头,诡诈的舌头阿!要给你什么呢;要拿什么加给你呢?就是勇士的利箭,和罗腾木的炭火。我寄居在米设,住在基达帐棚之中,有祸了。我与那恨恶和睦的人,许久同住。我愿和睦;但我发言,他们就要争战。”

我们信主的人,在地上应当过上行的生活。一天过一天,一年又一年,一直向着我们的神而去。当我们蒙恩得救的时候,我们就得着了主的生命,这一个生命,在我们里面有一个要求,要我们往上行、要我们往神那里去,直等到我们完完全全的在基督里面被引到神面前。所以在这里有十五篇上行之诗,指示我们怎样一步一步的往上走,直到我们与神达到了更完全的联合。

作者与背景

在十五篇上行之诗里面,诗篇第一百二十篇是第一首。在这里我们看见,一个属神的人是怎样开始往上去的。请记得:这一首诗不是题到还没有得救之人的经历;这里是说到一个人已经得救了,已经属于神了,他里面有一种怎样的感觉,要向着神而去。这里没有告诉我们这一首诗是谁写的,但很可能是大卫写的。如果是大卫写的那么是在什么时候写的呢?圣经里也没有说明,或许是大卫作王之后,把神的约柜从俄别以东家里抬到大卫城里的时候写的,当他把神的约柜抬上来的时候,他们都在那里唱诗。唱的诗歌之中可能就有这一首。大卫为着记念这一个日子,或许就写了这一首诗,叫大家来唱。

至于这一首诗的背景,乃是这样。我们记得:当大卫逃避扫罗的时候,他有确实的凭据,知道扫罗要杀他,不容他活着,所以他就开始逃亡。当他逃到挪伯的城里,碰见祭司亚希米勒。他问亚希米勒说:“你那里有什么吃的没有?”原来大卫匆匆忙忙的逃难,什么都没有带,连吃的东西都没有,所以他见到亚希米勒,就问他有什么吃的没有。但是那时,这一个祭司的城非常贫穷,所以亚希米勒对大卫说:“我这里什么也没有,只有刚刚从神面前换下来的陈设饼。但这是圣饼,如果你是洁净的,你就可以吃。”结果大卫就吃了陈设饼。

然后大卫对亚希米勒说:“我匆匆忙忙的出来,连武器也没有带,你这里有什么武器没有?”亚希米勒说:“你从前杀死歌利亚的那刀,还在这里。”大卫就拿了那刀。亚希米勒又为他求问神。但是大卫在那一天,看见以东人多益,是扫罗的司牧长。大卫看见这人在那里,心里就惧怕,知道这个人会去告密。以后果然他去报告,结果使挪伯城里所有的人都被杀了。所以当大卫要把约柜抬上大卫城的时候,他的思想就回到那一天他所遭遇的这一些苦难,他就觉得说:“人诡诈的舌头,说谎的嘴唇,怎样害了挪伯城里的人。”这一首诗就是用这一个来作背景。一个爱神的人当他要往上去的时候,他就感觉这一个世界所给他的难处,所给他的痛苦。这一首诗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上行的渴慕

一个人属灵经历的开始,总是先在里面有一种盼望、有一个心愿、有一种感觉,觉得他离神太远,盼望和神接近一点。如果在我们里面,有这一种感觉,这就是我们属灵生命往上长的时候。一个人在心灵里面,对神有一种渴慕,这一种渴慕乃是属灵生命的开始,乃是往神那里去的起点。

因着纯全的爱

这一种感觉,可能纯全是由于一个爱神的心。我们知道,在雅歌第一章,那一个女子一开始就说:“愿祂用口与我亲嘴,因你的爱情比酒更美。”那里有一个女子,虽然她是认识主的,但是在她里面有一个愿望、有一个不满足,盼望与主更亲近。她感觉在她的灵里与主之间仍有距离,她盼望与主亲近,像亲嘴那么的近。因着她向主有这样的心,所以我们就看见她有了一连串的经历,一步一步的经历了她的主。

作为神的儿女,最宝贝的一件事,就是我们有一颗盼望更亲近主的心;巴不得与主更亲近,巴不得更爱主。如果我们里面常常有这种感觉、常常有这种催促,我们在属灵的生命上,就能好好的往前去。

因着急难

但是许多的时候,一个人要主,不一定是因着爱的激励,不一定是纯全因着对主的爱。很多时候,乃是因为他碰到了难处,有了急难、有了问题,因而他的心受到激励,转向他的神。正如这一首诗头一句话所说:“我在急难中求告耶和华。”

你知道我们人是最会适应环境的。比方你进到一个屋子里,那屋子里臭味很重,你刚进去的时候,觉得很难受;但是你若多待几分钟,就不太觉得难受,你已经适应了那个环境。在我们属灵的道路上,也是这样。我们刚得救的时候,主的灵在我们里面非常的新鲜,我们属灵的感觉也非常的敏锐,只要沾染一点罪恶、沾染一点世俗,里面就觉得很不舒服,非要把它除去不可。

哦!那时候我们里面实在是渴慕神,如果早晨起来,没有时间读圣经、没有好好与主交通,里面就非常痛苦,好像这一天就不晓得怎样过了。但是当我们有这些感觉的时候,如果没有马上对付,这些感觉就会逐渐迟钝。可能世界的灰尘慢慢的沾染在我们的身上,我们也不觉得了。我们对主的心情逐渐冷淡了,今天不读圣经,里面很痛苦;明天不读圣经,痛苦就减少了一点;后天不读圣经,就差不多不痛苦了。过了一个礼拜以后,我们早晨起来,洗洗脸就上学去了,就上公事房去了,里面一点没有感觉,我们已经适应环境了。

到这个时候,我们这一个人就好像睡着了,虽然光景不好,反而觉得很好,很过得去。到了礼拜天,还是去聚会;有机会还会祷告,有时候也读一点圣经,大罪不会犯,小罪却不断,但是里面却很安息、很平安。

但这不是真平安。如果我们落在世界里面,与主远离,里面还没有感觉,这乃是一种非常危险的光景。今天许多基督徒,就是在这种光景里面。你不能说他不爱主,但是他对主的心实在是冷淡。你说他爱世界,他还没有完全落在世界里头,但是他与世界的分界已经不大清楚了。他可能还没有犯罪,但是他的里面已经有一点模糊了。

当你在这种光景中的时候,你能上行吗?不能!你说:我在这里已经很好了,让我就留在这里罢,你们不要来搅扰我。虽然我也知道,这不是最好,但这也可以了,已经比许多人好多了。

弟兄姊妹!如果我们落在这种光景中,那实在是可怜。这就是许多时候,神把我们放在苦难里面的原因。哦!我们若能一直单纯的爱主,这是何等的好;但是因着肉体的软弱,我们往往不能长久单纯的爱主。所以很多的时候,神为着爱我们,就让我们落在苦难的里面。苦难对我们是很有益处的。如果在我们属灵的生活中,一点难处也没有,恐怕我们就会坐下来,甚至躺下来了;恐怕我们就冷淡了,自满自足了,对主不追求了。神为着爱我们的缘故,就用苦难来搅动我们。有事情发生了,有难处临到了;或者身体生病、或者家庭有纠纷、或者工作事业上有难处;当这些难处临到的时候,就把我们惊醒起来。

在主耶稣的比喻里,我们看见有一个浪子,他把父亲分给他的产业都带着,到远方去了;他在那里吃喝快乐,根本想不到他的父亲,也想不到他父亲的家。在那个环境中,他觉得很好,他不住在家里没有关系,在远方也很快乐。但是等到他耗尽了一切所有的,又碰见那个地方遭遇饥荒,他就去投靠当地的一个人;那个人叫他去看猪,但是连猪吃的豆夹也不给他。换句话说:人看他比猪还不如。弟兄姊妹!神允许这样的光景临到他身上,是为着什么呢?就是要刺激他,叫他醒悟过来,回到父亲家里去。

这个浪子是从那里开始回头的呢?乃是从他的醒悟开始。他现在有一颗心要回到父亲的家里。虽然他要回去的动机是非常的低,但他总是想要回父亲的家了。虽然在那个时候,他的心还不够高,他是要父亲的粮食,还没有要父亲自己,但是无论如何,他的心转过来了,要回父亲的家了。

在我们属灵的过程中,常常也是这样。许多时候我们像一个浪子,心远离了神,到了远方;我们安于远方的生活,在那里享受罪中之乐。我们没有意思要回去,也不想念我们的神。因此很多时候,神就借着环境来打击我们、激动我们。当我们碰到难处的时候,里面就醒悟过来。

哦!巴不得今天我们不必等到遭受很厉害的打击,才醒悟过来。巴不得神的打击还没有临到我们的时候,我们就惊动自己醒悟过来,来爱我们的神、来寻求我们的主。请记得:神容让难处临到我们,并不是要难为我们、苦待我们。神是爱我们的,如果可能,绝不叫我们落在患难中。但是问题就在这里,因着我们肉体的败坏,我们一安逸,就停顿下来。因此神为着爱我们的缘故,多少时候不得不让环境来搅我们一下。祂让我们经历一点难处,叫我们四面被围,叫我们心里作难。感谢神!在急难的时候,我们就祷告我们的神。

我请问大家,什么时候你的祷告最多?是平安无事的时候呢?还是困难重重的时候?什么时候你的祷告最逼切?是凡事顺利的时候呢?还是遭遇逆境的时候?什么时候你的祷告最真?当你平安无事的时候,你的祷告常常不过是嘴里说说:心里并没有动。但是当你碰到难处的时候,你的祷告虽然不太美丽,文词也不太好,却是很真。难处会逼你真实的呼吁神。

要有属灵的进步,第一件事就是里面要儆醒、要激动起来。在你的灵里要兴起一个愿望,你的心转向神,你向神有所要求,你要你的神。如果在我们里面,有这一个要神的心,我们的心转向神、渴慕神,这就是我们上行的开始。

以色列百姓被掳到巴比伦去,在巴比伦住了七十年之久。他们盖了房子,置了田产,也有了事业,他们就定居下来了。当他们初初被掳的时候,我相信他们的里面一定是不安的,但是过了七十年,他们就安定下来了。他们不盼望再回耶路撒冷。他们说:“我们在巴比伦也很好,我们一样可以事奉神,并且巴比伦的机会比耶路撒冷还要好,可以多多的赚钱,那岂不是好吗?”所以他们就安居在巴比伦。但是过了七十年,神的灵就起来,在神的儿女中间作激动的工作。有极少数的人,他们被神的灵激动起来,觉得说:“我们在这里不对,我们一定要回到耶路撒冷。神在那里呼召我们,我们要起来,我们要回到耶路撒冷,建造神的圣殿。”当他们的灵被神的灵激动起来的时候,这就是他们上行的开始。

弟兄姊妹!我在神面前所仰望、所盼望的,就是愿神的灵在这些日子激励我们,激动我们的心,叫我们起来渴慕我们的神。哦!我们何等容易过了一段的时间,就安定下来了,觉得这样就很好了,可以不必追求什么了。我很怕今天我们的光景就是这样。当我们这样一定下来,我们向神的心就远离了,追求的灵就冷淡了,对于世界分别的感觉也慢慢的减弱了。巴不得今天神的灵临到我们中间,激动每一个人的心,叫我们醒悟过来,看见说:我们今天的光景不对,我们今天的情形不够好,我们已经落到世界里面,已经落在不正常的情形中,我们要起来,渴慕我们的神。

看见自己堕落在基督之外

当作诗的人落在难处中的时候,他忽然看见他居住的地方也有问题。他乃是住在一个错误的地方。他说:“我寄居在米设,住在基达帐棚之中,有祸了。”当难处临到大卫身上的时候,这个难处就惊醒他,叫他发觉自己实际的情形。

“米设”是谁呢?你如果查考圣经,在创世记第十章二节可以找到,米设是雅弗的子孙(挪亚有三个儿子—闪、含、雅弗)。他们是住在黑海一带的地方。换句话说:他们是住在迦南地的北面。“基达”是什么地方呢?创世记第二十五章十三节给我们看见,基达是以实玛利的子孙。他们是住在亚拉伯的旷野里,正在迦南地的南边。

而一个属于神的人,是应当住在迦南美地的。迦南是神应许给祂百姓的,凡神的子民都应当留在迦南地,不应当住在迦南地的北面,也不应当住在迦南地的南面。如果他住在迦南地,那是流奶与蜜之地,他在那里就得以与神交通,蒙神的保守。但是在这里,虽然大卫还是住在迦南地,并没有出去,但是就着他灵里的感觉来说:他知道他自己已经离开了迦南地,落在迦南地的外面了。

我们都知道,基督就是我们的迦南地。神把我们放在基督里面,基督就是我们的流奶与蜜之地。神在基督里,已经把祂一切的丰富都赐给了我们。所以我们今天应当住在基督里面,支取祂一切的丰富。我们需要奶,基督就是我们的奶;我们需要蜜,基督就是我们的蜜。哦!我们在基督里面,可以享受神一切的丰富。

神既已把我们放在基督里,我们就有一个责任,就是常常住在祂的里面。我们要把基督当作我们的家,当作我们的居所。我们要常常与祂交通。如果这样,我们的里面就没有缺乏,我们的外面也有了保护。

但是很可惜,许多时候我们像亚伯拉罕一样,慢慢的迁到南地去,再从南地下到埃及。我们会渐渐的,不知不觉的,从基督里面出来。不错,就着我们的地位来说:我们是在基督里,但是就着我们的经历来说:我们慢慢的从基督里出来了。而我们一旦从基督里出来,就到什么地方去了呢?我们这个人不能悬在空中,若不在基督里,就是在别处。若不住在迦南,那就要住在米设,住在基达的帐棚中,换句话说:我们就落到世界里去了。

我们是一班属于主的人,并不是属于世界的。我们虽然在世界上,却不属于这世界。我们今天在地上,不过是客旅,是寄居的。我们的灵不住在世界里,我们的灵是与主交通的,是住在主里面的。一个住在主里面的人,就能享受主的丰富,就能得着神的保护。但是慢慢的,我们会从基督里出来,落到世界里面。我们爱基督的心冷淡了,爱世界的心加重了。基督在我们里面的地位减少了,世界在我们里面的地位加多了。这时我们的感觉就慢慢的迟钝,渐渐的就好像睡着了。

到这时候,就需要神兴起环境,用急难来击打我们,把我们打醒。当我们落在患难之中,心转向神的时候,我们就会蒙光照,发现自己的情形不对。一个人不回到神面前,总不会感觉自己究竟错在什么地方。多少时候我们以为我们住在迦南地,我们非常自满自足,以为自己不错,在神面前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当我们碰到难处,被逼到神面前,而蒙到光照的时候,我们就要发现自己并不在神所命定的地方,我们的光景相当不对。

但愿神在祂的怜悯中,叫我们醒悟过来。黑夜已深,白昼将近,现在该是我们儆醒的时候。巴不得所有的弟兄姊妹!都能醒过来,在神的面前检点自己,究竟今天是住在什么地方。你是住在神所命定的地方呢,还是住在神所命定的地方之外?在你的心灵中,是常常住在主里面呢?还是常常住在世界里面?

认识撒谎的嘴唇与诡诈的舌头

当你落在世界里,当你与世界有接触的时候,世界所给你的第一个难处,就是撒谎的嘴唇,和诡诈的舌头。这一个世界最叫我们有感觉的,就是嘴唇和舌头。有一句话说:人言可畏。一个人在这个世界里面最觉得感伤的,就是人的话。这一个世界有一个特征,就是撒谎的嘴唇和诡诈的舌头。什么时候你落在世界里、什么时候你就落在撒谎的嘴唇和诡诈的舌头里。

先知以赛亚到圣殿里朝见神。当他进到圣殿里,看见了神的荣耀,听见撒拉弗呼喊说:“圣哉!圣哉!圣哉!”以赛亚一碰见这种景象,他第一个感觉就是说:“祸哉!我灭亡了!我是一个嘴唇不洁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这是一件希奇的事,人一碰到了神,在他里面的第一个反应,就是看见自己的嘴唇不洁,也住在不洁的人中间。这世界的灵在你里面,叫你的嘴唇不洁;这世界的灵在你的四围,叫你住在嘴唇不洁的人中间。这一个,就叫作“世界的灵”。

哦!一个蒙神光照的人,首先所感觉的,就是嘴唇的问题,为什么?正如主耶稣所说:“心里所充满的,口里就说出来。”(太十二34)并不是说嘴唇是那么重要,基本的问题乃是心。但是心是别人看不见,而嘴唇是大家都可以看见的。你心里所存的,如果都是一些诡诈、欺骗、污秽、嫉妒、恼恨、恶毒,你的嘴唇一定要把这些说出来。

所以若要知道心的光景,只要看嘴唇的光景就可以了。圣经说:“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谁能识透呢?”(耶十七9)人的心是连自己,也要欺骗的。你如果不愿意受欺骗,你只要听听自己所讲的话就可以了。你的嘴唇会告诉你:你的心是如何。一个住在基督里的人,他的嘴唇就被主保守;一个嘴唇诡诈的人,证明他是在基督的外面。

如果我们要追求主,主定规要在这件事上带领我们。如果我们在嘴唇上没有对付,我们在心上也必没有对付。在圣经里面,对于我们的嘴唇有许多的教训。如果你把全部圣经好好读过,你就要希奇,在神的话语里面,有那么多的地方题到嘴唇和舌头;不但有明文的教训,还有历史的榜样。例如雅各书第三章,几乎全章都说到我们的舌头。那里说:“如果一个人在话语上没有过失,他就是完全的人,也能勒住自己的全身。”弟兄姊妹!在我们的言语上有没有过失呢?如果我们的话语没有过失,我们就是一个完全的人。我们能约束自己吗?如果我们不能约束自己的舌头,就不能约束我们的全身。

雅各又说:“舌头在百体中是最小的,却能说大话。舌头是最小的火,却能点燃最大的树林。舌头是很小的一个肢体,却是一个罪恶的世界,能污秽全身。能污秽你的身体、思想、情感、意志甚至污秽你的灵。它能把你生命的轮子点燃,并且是从地狱里点着的。”换句话说:它能在这里消耗你的生命。怪不得智慧的所罗门说:“多言多语,难免有过。”(箴十19

保罗在罗马书第三章形容罪人的光景时,也告诉我们说:“他们的喉咙是敞开的坟墓,他们用舌头弄诡诈,嘴唇里有虺蛇的毒气,满口是咒骂苦毒。”

箴言告诉我们:“耶和华所恨恶约有六样,连祂心中所憎恶的共有七样,就是高傲的眼、撒谎的舌、流无辜人血的手、图谋恶计的心、飞跑行恶的脚、吐谎言的假见证,并弟兄中布散分争的人。”(箴六16-19)神所恨恶的有七件事,其中三件是与嘴唇有关系的,希奇吗?这就是世界的特征。你与世界接触的时候,最叫你有所感觉的,就是说谎话的嘴唇和诡诈的舌头,这一个是世界的代表。我们今天属神的人,如果落在这个迷惑中,就是落到世界里去了。

所以我们应当在神的面前有厉害的检点,也应当在神的面前蒙厉害的光照。我们不要看人,要先看自己。这一个罪恶的世界在我们身上有多少地位?你知道人用嘴唇来伤害人,是不见血的,但是能致人于死地。我们有的时候说谎话、有的时候说大话、有的时候说批评的话、有的时候说一半的话、有的时候说话另有用意、有的时候在背后说人、有的时候在人面前说一种话,在人背后说另一种话;对这人说一种话,对那人又说一种话。哦!在我们的嘴唇里,在我们的舌头上,我们不知道犯了多少罪!这些都是叫我们离开基督的,都是表明我们没有住在基督里面。

所以一个敬畏主的人,一个住在主里面的人,必定守住他的嘴唇。一个真正爱神的人,他在神的面前可以说许多的话,但是他在人的面前是闭口的人。一个不敬畏神的人,他在神的面前没有话,但是他在人的面前话很多。如果今天我们的嘴唇不洁净,喜欢讲话、喜欢传话、喜欢说不准确的话、喜欢说害人的话、喜欢挑拨是非,话中带着刀,刺激别人,说话别有作用,这就表明我们不在主的里面。诡诈的舌头,乃是世界的特征。世界上的人这样撒谎,是理所当然的,世界就是这个样子。但是属于神的人还能这样作吗?绝对不可以!如果今天我们因着受到别人话语的伤害,因而感觉自己的舌头也是不干净的,我们就要在神面前求神拯救,脱离这个诡诈的嘴唇,和说谎话的舌头。

感谢赞美主!当以赛亚看见自己的光景,在神的面前有悔改的时候,撒拉弗就下来,拿祭坛上的火炭来沾他的嘴唇,洁净了他。今天祂照样要用圣灵的火炭来洁净我们、拯救我们,这样,我们才能被神差遣,替神说话。

接受严厉的审判

当这一个作诗的人在神面前蒙光照的时候,他看见自己不是住在基督里面;他看见他是嘴唇不洁净的人,他的四围也是嘴唇不洁净的人。哦!在那个时候,他就在神的面前,对这诡诈的嘴唇有一个厉害的审判。他说:“诡诈的舌头阿!要给你什么呢?要拿什么加给你呢?就是勇士的利箭,和罗腾木的炭火。”你知道,箭和刀不同,箭可以射死人,刀也可以砍死人,但是箭和刀有一个不同。刀拔出鞘之后若是不砍人,还可以收刀入鞘;但是箭一射出去,要收回来就不可能了。

我们的话语就是这样,许多时候讲错了话,后来自己知道了想要收回,已经没有办法了。在这里你就看见,人的话语是何等的严重。如果你能看见这一个,你就不敢随便说话,因为话语一说出去,就收不回来了。

这里说:要用什么来加给这诡诈的嘴唇呢?就是勇士的利箭。你知道,今天如果叫我来射箭,我就是把箭射出去了,这箭也没有力量飞向目标。但是勇士射箭就不然了,他的箭一射出去,又准又快,一定中的,并且把人穿透。

如果今天我们的嘴唇不洁净,我们的舌头诡诈,神所给我们的报应就是勇士的利箭。也许你的话射出去的时候,还不太有力气,但是当神在那里报应你的时候,那却是厉害的。你用什么量器量给人,人也用什么量器量给你,并且要上尖下流的加给你(路六38)。一个喜欢说话的人,一个专门用话语来害人的人,这人迟早要在话语上受更大的亏损。这是一个属灵的原则。

不只如此,另外还要给的一个东西,就是罗腾木的炭火。当时许多人在沙漠地旅行,白天非常热,但是太阳一下山,又非常冷。那这些旅客怎么办呢?他们要在沙漠地过夜,就去找罗腾木来。在沙漠里有罗腾树,这一种木柴非常容易燃火,而点燃之后,又不大容易熄灭,可以烧得很长久。有的人过了夜,第二天走了,留下一堆灰烬,但是别人来到这里,把它挑一挑,火又起来了。所以罗腾木是一种很特别的木头。

我们的话也是这样。我们的话一下就能把火点起来,过了一天,好像熄火了,但是你把它再挑一挑,那个话又燃起来了。因着这个缘故,所以神的审判也是长久的。话是怎样长久,审判也照样长久。

所以,我们如果要起来上行,巴不得我们先在自己里面有一个醒悟,看见说:我们今天已经落在世界里面。怎么知道我们已经落在世界里面呢?可以听听自己的声音,摸摸自己的舌头,就知道我们在什么地方。让我们在神的面前悔改,好叫我们能上行,与主有更深的联合。── 江守道《上行之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