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三篇  向山举目

诗篇第一百二十一篇:上行之诗。“我要向山举目。我的帮助从何而来。我的帮助从造天地的耶和华而来。祂必不叫你的脚摇动;保护你的必不打盹。保护以色列的,也不打盹、也不睡觉。保护你的是耶和华;耶和华在你右边荫庇你。白日太阳必不伤你,夜间月亮必不害你。耶和华要保护你,免受一切的灾害;祂要保护你的性命。你出你入,耶和华要保护你,从今时直到永远。”

我们已经说过,在诗篇里的那十五篇上行之诗,是给我们看见,一个属于主的人怎样在主面前,开始有一点渴慕、有一点追求,然后怎样一步一步的经历基督,直等到他与神在基督里有完全的联合。这就是保罗所说他要带领我们在基督里,完完全全的来到神面前。

所以我们这些属于主的人,绝不能因着已经得救就满意了。我们应当有一个渴慕主的心,在主面前有属灵的追求。好叫我们在主的灵里多多地经历我们的基督。祂实在是一位丰富的基督,我们对祂认识得太肤浅了。祂等着我们来经历祂、来得着祂。当我们得着祂的时候,我们就要在祂里面被带到神里面去,与我们的神有更进深、更完全的联合。

醒悟追求

一个基督徒在属灵的道路上,头一步总是在里面有一种醒悟、有一些搅动、有一个渴慕。我们作基督徒很容易到一个地步,里面的感觉迟钝了,在环境中渐渐适应了,不觉得里面有需要了,因此就坐了下来。以为这样就可以了。

但是感谢主!许多时候祂就兴起环境,让我们落在患难里,借着一些难处、借着一些问题,来警醒我们,叫我们忽然看见,我们所在的地方并不是神所喜悦的地方。所以在诗篇第一百二十篇里面,作诗的人告诉我们:当他在急难中的时候,就忽然醒悟了,看见他自己是住在米设,是住在基达的帐棚中。换句话说:他开始看见他自己没有住在流奶与蜜的应许之地,难怪他今天落在苦难的里面,受到口舌的痛苦。

我们里头也得有这样的感觉才行。我们不要以为今天我们是属于主的,主也是属于我们的,所以这样下去就可以了,就满足了。我们必须看见:就着我们的经历来说:我们今天是在什么地方,我们今天是在什么情形之中。不错,按着我们属灵的地位来讲—地位是神白白赐给的—我们是在基督里,基督也在我们里面,祂的一切都是我们的。但是就着我们的经历来说:我们今天是否常常住在基督里?基督是否也常常住在我们里面?不错,神是把我们放在基督里,基督是我们的迦南地,祂是流奶与蜜之地,我们在祂里面可以享受神一切的丰富。但是就着我们每天的经历来说:我们是不是在实际上享受到奶?享受到蜜?

恐怕许多弟兄姊妹在日常的经历中,并不是这样。我们的感觉是常常离开基督,落在基督之外的。换句话说:在我们的经历里,我们常常落到世界里面去。那时我们就要受到撒谎的嘴唇,和诡诈的舌头所害。我们觉得很苦,我们觉得世界上的人都在那里用诡计。世界上的人说谎不算一回事,我们也落在那种的光景中。世人在那里用诡诈,我们也会在那里用欺骗。哦!人在这一个世界上,实在是痛苦!

亲爱的弟兄姊妹!在你的里面你是常感觉滋润呢,还是枯干?是感觉甘甜呢,还是痛苦?我想每一个信主的人,都应当在里面有这样的醒悟。好像那个浪子一样:“起来,回到父的家里。”我们也应当常有这一种觉醒:“起来,回到神那里去。”我们里面应当有一个渴慕神的心,渴慕常常住在基督里面,渴慕得着住在基督里面的丰富,这一个乃是属灵追求的开始。

我盼望在每一个弟兄姊妹里面,都已经有这种光景。这世界的一切,已经给我们够多的痛苦,我们现在要追求住在基督里面,要让基督来满足我们的心。我们要起来享受我们的基督。

吸引和跟随

当一个人里面有了醒悟的时候,定规会说:“我要起来,我要回到父亲的家里。”他不是光在那里醒悟,而没有动作。神既然在我们里面给我们一个醒悟的灵,叫我们看见今天的光景不对,我们自然就应当起来,回到我们的父亲那里去。我们绝不可以里面有“醒悟”,而外面没有“起来”。

神常用祂的爱来吸引我们,让我们里面感觉主的爱。但是光感觉主的爱还不够。当主在那里用爱吸引我们的时候,我们就得起来快跑跟随主。雅歌里面的那一个女子就是对她的良人祷告说:求你吸引我,我们就快跑跟随你。爱的吸引是从主来的,但快跑的跟随则是出于我们。爱可以在那里吸引我们,可是如果我们不跑,爱也没有办法。

感谢主!祂的爱常常吸引,不断的吸引。今天的问题是在我们这一边。当我们被主的爱打动时,我们是不是快跑的来跟随祂?所以在属灵的道路上,我们有一个责任,就是要起来、要快跑、要跟随我们的主。在这里,这一个作诗的人给我们看见,当一个人被主的爱摸着的时候、当一个人向主有渴慕的时候,当一个人醒悟的时候,他不是留在米设,也不是留在基达的帐棚里,对自己说:我等主来救我罢!不是这样。他既然看见他所站的地位不对,他所在的地方不对,他这个人就起来了,就开始走路了。他就离开了米设,离开了基达的帐棚,他的脚就开始往耶路撒冷而去,要回到应许之地。他离开了这世界和世界上的一切缠累,要起来朝见他的神。

在当时犹太人一年三次要到耶路撒冷去朝见神。他们本来分散在各处,但是一年三次要离开他们所住的地方,回到耶路撒冷。这一首诗可能就是描写他们离开家乡,回到耶路撒冷,在路上的感觉和光景。今天我们在神的面前也该如此。我们的灵要离开这个世界,我们的灵要向着我们的主而去。哦!当我们这样向主而去的时候,我们就是一个奔跑天路的人。

现在,请大家思想一下:你是不是已经起来了,或是还坐在那里?今天你是不是已经开始奔跑天路了,开始往主那里去了?或者你还没有行动?如果你还没有起来,还没有开始走路,我怕这诗篇第一百二十一篇对你就一点用处也没有。但是如果你的心已经起来了,你的脚已经往主那里走了,那么这篇诗对你就非常的宝贝。你要经历这一首诗里头所写的一切事。

奔跑天路的两个条件

希伯来书是一本说到行走天路的书。“希伯来”这一个辞,就是“越过大河”的意思。亚伯拉罕蒙主呼召,从迦勒底的吾珥出来,越过伯拉大河,来到迦南地。所以他是一个希伯来人。整本的希伯来书就是给我们看见,我们这一个人怎样从世界里出来,要答应神的呼召,就是天召。在我们的经历里面,我们要脱离这一个世界,进到基督的里面。我们要越过这道大河,作一个希伯来人。

在希伯来书第十二章给我们看见:如果要跑前面的路,需有两个先决条件:第一是要放下各样的重担,第二是要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一个人要赛跑的时候,必定要把身上的重担和一些容易缠累的东西都拿掉,然后才能起来奔跑。

我们这些信主的人在地上,就是一班赛跑的人。今天我们不是坐着花轿等人抬进天堂,乃是在前面有一个目标,我们是向着目标奔跑。既是这样,我们就必须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所有容易缠累的罪,否则就不能奔跑。

脱去容易缠累的罪

我想大家都知道什么叫作“罪”。如果主的灵在我们里面已经光照,让我们感觉到在我们身上还有什么是罪、是不义、是不法、是神不喜悦的,我们就应当把这个罪脱去。如果我们蒙了光照而不肯脱去,我们就不能奔跑天路,因为那个罪要缠累我们、绊跌我们。我想这一个是很浅显的。我们要在神的面前有一个心愿,愿意脱去罪孽。

请注意:这里不是说:主要把这个罪孽替我们脱去。这里是说:我们要脱去。不错,一个基督徒要脱离罪孽,靠自己是不行的。我们靠自己的能力,不能脱去罪恶,必须靠主帮助。但是这里给我们看见,除非我们自己愿意,否则罪就不能脱去。许多时候,那些缠累我们的罪为什么不能脱去呢?不是主的能力不够,主能拯救我们脱离一切的罪孽。祂的名字叫作耶稣,祂要救祂的百姓脱离一切的罪孽。但是许多时候罪恶在我们身上脱不掉,是因为我们不愿意脱离。如果我们今天不愿意脱离罪恶,主的能力在我们身上就没有办法显明。

所以我们在神面前有一个责任,我们要有一个愿意的心,我们要起来恨恶罪孽、我们要起来仰望主,求主叫我们能脱离。当我们有这个心愿的时候,主的能力就要临到我们身上,叫我们能够脱离一切的罪孽。

如果是我们写圣经,我们就会写:一个人要奔跑天路,他需要脱去一切容易缠累的罪,然后放下各样的重担。我们总是想,罪在前面,重担在后面。但是很稀奇,希伯来书的作者却把重担放在前面,把罪放在后面。并且那个容易缠累我们的罪,乃是单数的,不是多数的。请你想一想:缠累我们的罪,恐怕在每一个人身上都是不同的,有的人是烟酒、有的人是跳舞、有的人是钱财、有的人是骄傲、有的人是嫉妒、有的人是脾气,每个人都有世界上不同的东西缠累他,如果这样,这个罪应当是多数的。但是顶稀奇,在希伯来书第十二章里面所说那个缠累我们的罪,乃是单数的。

那么,我们大家在主面前,到底有什么共同被缠累的罪呢?旧约记载,当时以色列的百姓出了埃及,要到迦南去,有什么罪缠累他们,叫他们不能进迦南呢?不错,他们犯了许许多多的罪,有的时候发怨言、有的时候拜金牛犊,但是圣灵指示我们,他们所以不能进迦南,倒在旷野里,乃是由于被一个共同的罪所缠绕;这一个罪就是不信的恶心。

在这里我们要看见,如果要起来奔跑天路,有一个罪最容易缠累我们,最容易叫我们跌倒,就是不信的恶心。虽然我们已经信了主耶稣,接受了祂作救主,但是在我们里面常常有不信的恶心。我们对神的话语常常怀疑,我们对神的应许常常疑惑,当我们碰到一点难处,一点问题的时候,我们就在那里问说:神与不与我们同在?神是活的还是死的?究竟神听不听我的祷告?哦!我们里面总有一个不信的恶心。我们常常怀疑神、怀疑祂的爱、怀疑祂的信实。

这一个罪是最容易缠累我们的,所以要奔跑属灵的道路,必须要把这一个罪脱去。当撒但来试探我们,要我们对神发生怀疑的时候,或是怀疑祂的爱、或是怀疑祂的恩典、或是怀疑祂的信实、或是怀疑祂的应许,我们都要在神的面前,用坚强的意志、用降服主的意志,来抵挡、来脱去。

亲爱的弟兄姊妹!你是不是常常问:究竟神是不是爱我呢?如果神爱我,为什么叫我碰到这些事呢?神的应许在那里呢?靠得住靠不住呢?为什么今天我落到这一种情形中,神还不来救我呢?哦!最叫我们跌倒的,就是这个不信的恶心。求主怜悯我们,叫我们能够脱去这个容易缠累我们的罪。

放下各样的重担

另外一方面,我们还要放下各样的重担。什么叫作“重担”?要知道,这不一定是罪,不一定是不义、不一定是不法。很可能这一件事是义的,也是合法的。比方我们今天穿衣服,这一个是必要的、是合法的,如果我们不穿衣服,那是不行的。但是当我们赛跑的时候,如果穿了厚的大衣,又穿了外衣、又穿了衬衫,带了许多装饰品,还戴了大礼帽,穿了长裤子、穿了大皮鞋、穿了羊毛袜子,请想看,那个结果是怎样呢?如果我们穿了这些东西,去参加宴会,也许是很体面的,但是你去赛跑的时候,如果穿了这些东西,我想旁观的人,一定要笑你,心里说:这一个人大概有问题。

请问:你穿这些东西,是不是犯罪?一点不是犯罪,很合理、很合法。但是你若要去赛跑,就必须把大衣脱下、把礼帽脱下、把外衣脱下,你要穿最轻便的衣服,你要脱去各样的重担,叫你身上没有重量,那个时候你去奔跑,才是最好的。

今天我们要奔跑天路,在我们身上这许多的重量,都得除去。我不说这些是罪,这些都是合法的、都是合理的,作了并没有什么错。但是,别人可以作,爱世界的基督徒可以作,你要奔跑天路,一作就成了重担,叫你跑不动、叫你跑不快。

今天有好些基督徒,里面不是没有醒悟,主的爱在他身上不是没有吸引,但是他跑不动,为什么?就是因为有千斤的担子压在他的身上。他有许多的爱好、许多的喜欢、许多的兴趣。这些东西不一定是罪,也许是合理的,但是这些东西霸占了你的心,像重担一样,把你压得那么重,叫你不能走路。

我们都知道大卫的故事。当大卫年少的时候,他是一个牧羊人。他牧羊时,穿的衣服很简单、很轻快。狮子来了、熊来了,他就起来与牠们争战,靠着主的能力胜过牠们,把羊拯救出来。但是当他要打歌利亚的时候,扫罗把自己的盔甲穿在他的身上;大卫一穿这个盔甲,连路都没有办法走。弟兄姊妹!你不能走路,还能打仗吗?怪不得今天许多基督徒,他走路都走不动,自然无法打属灵的仗。当时幸亏大卫有智慧,他说:我穿了这个不能走路,还是把它脱去罢!感谢赞美主!他脱去之后,当歌利亚过来的时候,圣经说:大卫就跑过去,他是非常的轻快,就用石子打中了歌利亚的头,杀了歌利亚。

所以,我们如果要奔跑天路,必须放下各样的重担。让我们回到主的面前,让主来光照我们,看在我们身上是不是仍挂着许多重担。我们要靠着主的恩典,把这些东西脱去。这样,我们就可以奔跑天路。

仰望神的帮助

当这个天城的旅客,离开了米设,离开了基达,开始往迦南地去的时候,他是在那里上行,是在那里爬山。基达是亚拉伯的沙漠,他要往迦南去的时候,必须爬山。这一个上行不太容易。一个人要下行非常容易,如果要上行就相当的吃力。这个天城的旅客,当他往上行的时候,路途不是容易的;有许多的难处、许多的试探、许多的危险、许多的迷惑;路上满了荆棘也满了陷阱;有的时候要爬山、有的时候要经过山谷进到黑暗的里面。这条路实在不容易走。所以当他在那里走的时候,他就感觉需要帮助、需要保守、需要看顾。所以作诗的人在这里说:“我要向山举目,我的帮助从何而来?”

一个走天路的人,必定感觉他需要帮助。如果今天你作基督徒,一点不觉得需要主的帮助,大概你是一个坐在花轿里的基督徒。如果你真的在那里走天路,你必定感觉靠自己走不上去,你需要主的帮助。

感谢赞美主!希伯来书告诉我们:“我们可以坦然无惧的来到施恩宝座前,为要得怜恤,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感谢赞美主!当我们需要帮助的时候(我们不需要人的帮助,也不需要世界的帮助),可以抬起头来,主要帮助我们。我们要得着祂的怜悯,蒙到祂的恩惠,作我们随时的帮助。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见过一个人走路,眼睛是往上看的?这样走路的人一定要跌倒。但是很稀奇,走天路却与走世界的路不同。我们走世界的路,眼睛一定往地上看,看看这里有没有坑洞,那里有没有石头,这样才不致跌倒。但是我们走天路不能这样。如果你要走天路,也在那里往地上看、往人身上看、往环境上看,那你不能走路,定规要跌倒。

所以我们当清楚知道,属灵的路与世界的路,是完全不同的两种走法。你不要想用世界的方法来走天路。今天有许多基督徒走天路,但是用的方法却完全是世界的方法,他的眼睛总是往地上看,看看这个基督徒不对,那个基督徒不好;这个环境不合适,那个环境也不方便。我告诉你:如果你一直这样看人、看事情、看环境,你一定要跌倒,没有办法行走天路。一个行走天路的人,他不看地、不看环境、不看人也不看事情,他是举目仰望从神而来的帮助。

希伯来书第十二章又告诉我们:“我们奔跑天路的时候,要存心忍耐,仰望那一位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为什么许多基督徒属灵的道路走不上去?因为他看的是人,看的是环境。你如果要奔跑天路,你什么都不要看,你要抬头看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当你这样看的时候,你就能往前去。

我们中文圣经,把诗篇第一百二十一篇第一节下半译成一个问号:“我要向山举目,我的帮助从何而来?”我的帮助是从山上来的吗?山能帮助我吗?不错!山很高、山很坚固、山很牢靠,但是山能帮助我吗?不!我是从山上再往上看,一直看到那创造天地的耶和华。许多时候我们在地上,虽然也有一些帮助,好像山一样,很牢靠,但是我们不靠马的腿快,也不靠勇士的膀臂,我们是倚靠耶和华。我们不靠势力,也不靠才能,我们是靠主的灵。我们一直仰望到天上去。那位创造天地的耶和华,才是帮助我们的主。

亲爱的圣徒们!如果创造天地的耶和华亲自来帮助我们,还有什么是我们不能作的呢?神的手并不缩短(民十一23),耶和华没有难成的事(创十八14),如果你一直看难处,有一天你也会变成难处。人总是看什么,就像什么。我常常碰到这样的弟兄姊妹,他什么都看不见,就是看见难处。

感谢主!如果我们看主,我们就要像祂。这是哥林多后书第三章所说的:“我们要敞着脸来观看我们的主,我们就荣上加荣,如同从主的灵变成的。”哦!一个天城的旅客,他不看难处,看难处就走不上去;一个天城的旅客也不看人,看人就要跌倒。一个天城的旅客,当他在那里走路的时候,他的脸是往上的,他是注目仰望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当他这样奔跑的时候,他就慢慢被主的灵变化,有了主的形像。

主能保守不失脚

当人在那里跑路的时候,有好几种危险:头一种危险是失脚。特别是人在爬山的时候,很容易失脚。一失脚就会从山上滚下来,不但要受伤,还可能有生命的危险,也许会落到山谷里去,跌得粉碎。但是作诗的人在这里说:“祂必不叫你的脚摇动。”不错,这一条路很滑很窄、很崎岖、很危险,但是感谢赞美主!祂要叫我的脚步像鹿的脚步那样的稳健。虽然这个地方窄小,祂能叫我站在宽广之地。

在圣经里面有许多的应许,告诉我们说:我们的神能保守我们不失脚。犹大书二十四节:“那能保守你们不失脚,叫你们无瑕无疵,欢欢喜喜站在祂荣耀之前的,我们的救主独一的神。”虽然我们很容易失脚,但是感谢赞美主!祂能保守我们不失脚,叫我们无瑕无疵,欢欢喜喜站立在祂荣耀的面前。一个小孩子走路的时候,很容易失脚,但是如果他把手放在妈妈的手里头,他就不会失脚,因为他的妈妈能保守他。所以,如果今天我们把自己完全交托在主的手里,主照样也能保守我们。哦!今天的难处,就是许多神的儿女太自信,人相信自己,很少把自己交托在主的手里。

真愿意你把你的前途、你的生活、你的日子、你的自己、你的一切,都交托给主。保罗告诉我们:“因为知道我所信的是谁,也深信祂能保守我所交付祂的,直到那日。”(提后一12)所以如果我们知道把自己奉献给主、交托给主,这是最聪明的一件事。当你把自己交托给祂的时候,祂就保守你不失脚,叫你无瑕无疵,欢欢喜喜的站在祂荣耀的面前。

诗篇第五十六篇末了一节告诉我们:“因为你救我的命脱离死亡;你岂不是救护我的脚不跌倒,使我在生命光中行在神面前么?”我们的主救我们脱离了死亡,难道祂不能救我们的脚不跌倒,叫我们在生命的光中行在神的面前吗?诗篇第一百十六篇七至九节也告诉我们:“我的心哪!你要仍归安乐,因为耶和华用厚恩待你。主阿!你救我的命,免了死亡;救我的眼,免了流泪;救我的脚,免了跌倒。我要在耶和华面前,行活人之路。”这话是何等宝贵!我们的主能救我们脱离死亡;救我的眼免了流泪、救我的脚免了跌倒,叫我能行活人之路。感谢赞美主!在这条天路上,我们可以把自己交托给祂,祂要保守我们不失脚。

主不打盹

还有一件事,当我们走路的时候,我们疲倦了、累了,就要打盹、睡觉了。当我们睡觉的时候,也许会有野兽或强盗来,危险是很多的。但是感谢赞美主!诗篇第一百二十一篇给我们看见,虽然有的时候我们要打盹睡觉,但是保护我们的不打盹,也不睡觉。因为保护我们的是耶和华,并不是人。人都会疲倦,但是祂不疲倦。祂不打盹,也不睡觉,祂要永远保护我们,而且保护我们到底。

所以希伯来书第七章二十五节说:“凡靠着祂进到神面前的人,祂都能拯救到底;因为祂是长远活着,替他们祈求。”哦!我们的主不打盹,也不睡觉,因祂是神。祂日夜的看顾我们,我们不必怕黑夜,也不必怕白天,我们什么都不必怕。祂要保护我们,从今时直到永远。

亲爱的弟兄姊妹!让我们起来奔跑天路。十字架的道路要领我们到基督那里去。虽然这条路不容易走,有许多的危险、有许多的试探、有许多的难处,但是我们不必惧怕,我们可以仰望我们的主,把自己交在主的手里。祂要负责保护我们,直等到我们与祂有完全的联合。愿主带领我们!── 江守道《上行之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