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五篇  我的眼目仰望神的手

诗篇第一百二十三篇:上行之诗。“坐在天上的主阿!我向你举目。看哪!仆人的眼睛怎样望主人的手,使女的眼睛怎样望主母的手,我们的眼睛也照样望耶和华我们的神,直到祂怜悯我们。耶和华阿!求你怜悯我们,怜悯我们;因为我们被藐视,已到极处。我们被那些安逸人的讥诮,和骄傲的人藐视,已到极处。”

诗篇中的十五篇上行之诗,乃是代表一个属于主的人,怎样一步一步的往上行,直等到他与神有完全的联合。所以我们首先看见这个属于主的人,里面有一种觉悟,感觉到自己没有常常住在主里面,反而住在世界里面,所以他遭受了许许多多的困难。这些困难逼他来到神的面前,在神面前有一种的觉悟。在他里面就有了一种要求,要求能常常住在主的里面。

如果主怜悯我们,我们里面也该有这样的觉悟。如果神给我们这样的感觉,叫我们向着主有渴慕的心,盼望能常常住在主里面,那我们在属灵的道路上就有了开始。

接着我们看见这个天城的旅客,他根据里面的那个要求,就开始移动他的脚步,往耶路撒冷而去。当然,这条路途是艰难的,有许多的凶险,也有许多的试探,但是他不必惧怕,因为他在那里走路,就是经历他的主。他举目望山,他的帮助是从创造天地的耶和华来的。他借着走路,借着各种各样的艰难,发现主恩典是够用的。白天太阳不能伤他,晚上月亮也不能害他,他或出或入都有耶和华的保护。

但是这个天城的旅客有时不免感觉孤单。感谢赞美主!当他感觉孤单的时候,不但有主与他同在,并且主也为他预备属灵的同伴。他要到耶路撒冷去朝见神,在路上许多时候是单独的。但是当他渐渐走近耶路撒冷的时候,人从各方面来,就聚集成群了。当他们遇见的时候,就彼此谈论在已过的路程上,主怎样的看顾他们,你述说主的恩典,我也述说主的恩典。他们这样交通的时候,灵里真是高兴,非常喜乐,路途的艰难忘记了,路途的遥远也忘记了,很快,他们的脚步已经到了耶路撒冷的城门。不但这样,当他们在那里排队要进耶路撒冷的时候,他们的眼睛就看见这个耶路撒冷是何等的荣美,乃是连络整齐的一座城。

就着今天属灵的意义来说,也是这样。当我们往主那里去的时候,也许在起头会感觉孤单;但是感谢赞美神!祂为我们预备许多属灵的同伴,与我们有一样的心志,都要到耶和华的殿去。在地上没有一件事能叫我们欢喜,得着恩典,胜过与弟兄姊妹在主里一同有交通。什么叫作“交通”呢?交通就是你把主在你身上的恩典分享给我,我把主在我身上的恩典也告诉你。我们每一个人在主的面前,都有许多的经历,就是主恩待我们的经历,我们就把这些经历说出来,彼此勉励。当我们这样交通的时候,我们里面就感觉兴奋,并且眼睛被开启,看见神的教会是何等的荣耀。我们看见教会不是分散的、不是紊乱的、不是松懈的;教会是连络的、是整齐的、是一座有秩序的城。

在这城里有两样具有代表性的建筑物:一是神的殿,一是大卫的宝座。神的殿就是神居住的地方,在那里神得着人的事奉和敬拜。在今天教会就是神的殿,在教会里面神接受我们的敬拜,也接受我们的事奉,我们每一个信主的人都是祭司。

大卫的宝座是代表神的权柄。在教会里面,我们遇到神的权柄。神在教会中掌权,圣灵在教会中掌权。因为我们服在这个权柄底下,所以今天我们也有权柄。你知道传福音不是口才的问题,传福音是权能的问题。主已经赐给我们权柄,叫我们传福音、叫人能悔改、叫人能得救。所以我们传福音,就是为神掌权。

我们也有权柄来祷告。神给我们祷告的权柄,叫我们能到祂的面前,把一切的事情都摆在祂面前。所以我们在地上所捆绑的,祂在天上也捆绑;我们在地上所释放的,祂在天上也释放。

不但这样,我们在教会中彼此的供应,也是一种权柄,我们把主的话语流通到弟兄姊妹的身上,这也是一种权柄。所以我们要看见,如果我们服在神的权柄底下,神的权柄也要借着我们流通出去,叫圣徒们,甚至世界上的人,认识神的恩典,这就是我们作君王的预习。

所以我们在神的面前。一面是祭司、一面是君王。我们在那里事奉,在那里敬拜;另外一面在那里服权柄,同时替我们的主掌权。这就是耶路撒冷的实际。

向天上的主举目

接着我们再往前一步,来看诗篇第一百二十三篇。现在,这个天城的旅客,不但进了耶路撒冷的城门,并且进到神的殿里头去了。所以这首诗一开始就说:“坐在天上的主阿!我向你举目。”起初这个天城的旅客所看见的,尽是四围的东西,最多也不过看见自己如何是一个嘴唇不洁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洁的人中间。他所看见的就是他的环境,他的环境实在是艰难;他所看见的就是他自己,他自己实在是污秽,实在是败坏。但是感谢神!神把他从环境里面带出来,也把他从自己里面带出来,叫他往上看。他在那里举目看山,又从山顶一直望上去,他就看见创造天地的神。

你知道我们越看环境就越丧胆,越看自己就越软弱。神在今天对我们的拯救,就是叫我们不看环境,也不看自己。一个信主的人,一个属于神的人,不可以受环境的支配,反而要靠着神的恩典来支配他的环境。同时一个属于神的人,也不应当专门看自己。一个人如果光看自己的话,只能产生两种的结果:一种的结果是越看自己觉得越败坏,越看自己觉得越污秽,所以就灰心丧胆。还有一种结果,有的人越看自己越觉得好,越看越感觉自己比别人好,所以看来看去里面就心高气傲。

而这两个都是不好的结果。如果我们看自己,叫我们软弱,这不是神的旨意。如果我们看自己,叫我们骄傲,那更不是神的旨意。神拯救的道路乃是要把我们从环境里带出来,也要把我们从自己里面带出来。

你们记得:亚伯拉罕的故事。神向亚伯拉罕显现,对他说:“我要叫你的子孙像天上的星,海边的沙那么多。”神说:“你不要惧怕,我是你的盾牌,我要大大的祝福你。”但是亚伯拉罕对神说:“你看我连一个儿子都没有,在我家生长的这个大马色人,他将来要继承我的产业。神哪!你祝福我有什么用呢?”神对这样的人真没有办法。一个一直看自己的人,你与他讲理由是讲不通的。那么神怎么办呢?哦!我们的神实在是有智慧,祂说:“亚伯拉罕,我们也不必多讲了,我们到外面走走罢!”于是神就把亚伯拉罕带到帐棚的外面。神说:“你抬头看看罢,天上的星那么众多,你能数得过来么?将来你的子孙,也要那么多。”很稀奇,在帐棚里面,神讲的话亚伯拉罕信不来,但是到了帐棚外面,神的话好像不是那么直接,亚伯拉罕一听反倒信了,因此神就因着他的信,称他为义。

多少时候我们的眼睛所能看见的,就是我们四围的环境,就是我们的自己。但这样的观看实在是没有益处。神对我们说:你出来罢!你往上看罢!虽然在起头的时候,这个天城的旅客,他只能看到山顶,但是逐渐的他从山顶看上去,一直看到天上去了。

到这时他里面就有感觉了。他说:“我的帮助从何而来?不是从环境来,也不是从自己来,我的帮助是从创造宇宙的主来的。”弟兄姊妹!你盼望你的帮助从环境来么?多少的人在那里流泪,巴不得他的环境能改变,他以为说:如果他的环境改变,他就好了。他在那里一直盼望人来帮助他。但是圣经告诉我们说:“君王的膀臂不能帮助我们。”你盼望从自己得帮助么?你要你的帮助从自己里面出来么?你也要失望。哦!主的话乃是说:“抬头望天罢!举目望天罢!”结果你往上看的时候,你的帮助要从神而来。

在诗篇第一百二十三篇,这个天城的旅客已经进到耶和华的殿里去了。当他进到殿里去的时候,可能他不过是在外院里面。但是他从外院举目往里面看。那在至圣所里面,有神的约柜,耶和华的荣耀就在约柜的上面。这就是坐在天上主的光景。在约柜上的神,就是坐在天上的主。所以当他进到圣殿,往至圣所看的时候,虽然肉体的眼睛看不见什么,但是在他灵里的眼睛,他不看人,不看环境,也不看自己,甚至连高山也不看。他在这里举目,他只看坐在天上的主。所以,这一首诗比前面的诗进步多了。

在诗篇第一百二十一篇里面,他也是举目,但是他举目望山。在这里他再一次举目,却不是望山,乃是看坐在天上的主。当他举目望山的时候,他说:“我的帮助是从创造天地的耶和华来的。”那里的说法比较客观,用“祂”来代表。但是到了第一百二十三篇,他是直接向主说:“坐在天上的主阿!我向你举目。”这里的说法就比较主观,是用“你”来代表。所以这里是进了一步。

在第一百二十一篇里面,他说到神的时候,说祂是创造天地的主。但是到了第一百二十三篇,他说:神是坐在天上的主。我们知道,基督徒头一段的经历里,都要学习脱离地的辖制。当每一个基督徒有心要追求主的时候,却发现世界在他身上有许多的霸占、有许多的玷污。这一个地在我们身上有一个吸引力,一直要把我们吸到世界中去。

那么我们怎样能脱离世界呢?我们怎样能脱去属地的吸引力呢?我们要知道,地在我们身上所以有吸引力,乃是因为我们还有肉体,因为我们的身上还有许多东西受地控制。但是感谢赞美主!当我们一步一步向主而去的时候,主的爱就在我们里面催促我们、带领我们,叫我们把那些被地所控制的东西一件一件的脱去,结果我们就能冲出这个地心的范围,作一个属天的人。到了这个时候,我们就不再受地的捆绑,我们的思想是在天上的。我们能说:“坐在天上的主阿!我向你举目。”

感觉自己是仆人、是使女

当一个人这样脱离地的捆绑,脱离了环境的辖制,也脱离了人情的困扰而与坐在天上的主联合的时候,他里面的感觉是怎样的呢?他里面的感觉乃是说:我不过是一个仆人,我不过是一个使女。哦!弟兄姊妹!有一件事非常的稀奇,当你与神脱节的时候,当你远离神的时候,你越是属地、越是属土,你这个人里面越是高傲。你觉得你的本领很大,你的聪明很高、你的知识很广、你的办法很多,你觉得你这个人了不起。但是反过来,一个越与主联合,越与主亲近的人,他这个人就越小了。他缩小到一个地步,他在主面前的感觉说:我不过是个仆人,我不过是个使女。

我们知道仆人和使女,在当时是指着奴隶说的。从前东方有这样的习惯,就是人用钱买了人来作他的奴仆或使女,这些卖身的奴隶,价值好像牛羊一样。当时要数点人的家产,就是根据他的田地房屋,根据他的牛羊骆驼,也根据他的奴仆和使女。一个田地房屋多;牛羊骆驼多;仆婢和使女多的人就是富有的人。所以当时的奴仆完全没有自由、完全没有地位,他被买过来,就得终身服事他的主人。

一个亲近神的人,一个真实遇见神的人,在他里面的感觉,总是这一种感觉。我是一个卖身的奴隶,我的主用重价把我买了来,归向祂,我不是一个自由的人,我是主的仆人、我是主的使女。我在主的面前没有地位也没有权利,我在主的面前只有一个地位,就是奴仆的地位;只有一个责任,就是服事我的主人。

凡是感觉自己很大,凡感觉自己有地位、有权利,能为自己说话,能为自己争辩的人,都是远离神的人。一个真正与神相遇的人,总是一个谦卑的人,他不能不谦卑。

然而,人自己能谦卑么?不能!只有谦卑的人才能谦卑,骄傲的人只能骄傲。你懂得这句话么?许多的时候,我们这个骄傲的人,想学习谦卑、想作一个谦卑的人,我们看见人的时候,把腰多弯一弯;但是我告诉你:你越是弯腰,里面越是直,你越在那里装着谦卑,里面越对自己说:看哪!在这里有一个谦卑的人。你盼望人都欣赏你。结果你这样的谦卑,弟兄姊妹却没有看见、没有感觉,也没有称赞,恐怕你里面就很生气,就受伤了。你觉得像我这样谦卑的人,竟然没有人懂得。弟兄姊妹!这一个是谦卑呢?还是骄傲?我想没有一个骄傲比这个再骄傲。

所以骄傲的人就是骄傲,只有谦卑的人才能谦卑。什么人是谦卑的人呢?就是一个与主联合的人。在全世界上,只有一个人是谦卑的人,就是我们的主。祂从来就是谦卑的,祂虽然与神同等并不是强夺的,但是祂倒空自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了人的样子;祂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这一个就是谦卑。哦!乃是一个人真实遇见主,真实与主联合的时候,他里面的感觉才是谦卑的感觉。就像马利亚所讲的:我不过是一个使女,愿意照你的旨意成就在我身上。今天我们里面的感觉是怎样的感觉?如果你里面觉得你这个人很大、很能干、有办法、很属灵,我请你要战兢恐惧,因为我怕你离开神已经很远。如果今天你在神的面前,像这一个作诗的人一样,感觉说:我不过是一个仆人,我不过是一个使女。那么,你就是一个蒙神看顾的人。

仆人望主人的手

古时在东方的国家有这样的习惯:当家里有客人的时候,主人和客人坐在房子的中间谈话,而仆人们都是远远的站在房子的那一边,把手搁在胳臂上,他们的眼睛要一直注视着主人。仆人和使女是不准讲话的,他们就是站在那一边,大家默默无声;他们的眼睛也不是东张西望,而只看一件东西,就是主人的手。如果主人觉得应当进茶了,他不说话,只把手动一动。当他的手一动的时候,他的仆人马上会意,就把茶端上来。过了一会儿,主人认为应当摆上糖果了,他嘴里也不讲,他的手又是那么一动(是另外一种动法)。那些仆人是受过训练的,懂得主人的心,所以一看见主人的手动,马上把糖果送来。弟兄姊妹!这一首诗的背景就是这样。

在这里我们看见仆人与主人的关系。虽然这些仆人是卖身的奴隶,但是他们与主人天天在一起,受主人的训练、教导,他们的关系密切到一个地步,主人的手一有举动,用不着讲话,仆人马上就遵行了。今天我们与主的关系,也得见这样的地步。我们都是主用祂宝血的重价买来的,我们与主天天在一起,常常受主的教训、受主的训练,到了一个时候,祂也不必讲话,只要祂的手一有举动,我们马上就遵行。亲爱的弟兄姊妹!这是多么叫主得着荣耀的一件事!

但是今天的难处是什么呢?难处是仆人的话太多,主人的话太少。因为仆人都在那里讲话,听不见主人的话,主人也不愿意说话。哦!弟兄姊妹!这不是我们说话的时候,这是我们站在那里伺候主的时候。我们的眼睛不可东张西望,我们的眼睛要看主的手。如果仆人的眼睛东张西望,甚至于看那些贵宾,那么当主人的手有举动的时候仆人就看不见,结果就没有伺候、没有事奉,到了最后就要受他主人的责罚。

你知道照着东方的习惯,主人的手动的时候,不是整个手臂在那里舞动,那太难看了。主人绝不肯这样作。主人在那里动的时候,乃是很文雅的、轻轻的动一下,稍微的动一下,是不给客人知道的。但是仆人的眼睛是受过训练的,他一直注视主人的手,所以主人稍微动一下,仆人就知道,马上遵行。

想到这里,我们实在觉得惭愧。在古时的一个仆人,与他的主人能有这样的关系,我们今天在灵里面与主的关系,岂不是应当远超过他们么?从前主人不过拿钱,拿牛羊来换一个人,作他的奴仆;但是,今天我们的主是用祂自己的血,来把我们买过来,我们与主的关系岂不是更深么?从前的主人能在仆人身上有这样的权柄,为什么我们的主在我们身上,竟然没有这个权柄呢?哦!弟兄姊妹!我们太不像仆人了!我们太不像使女了!多少时候我们太放纵了!在从前的时候,一个仆人在主人的面前是绝对的顺服,他不能辩驳、不能争论、不能反抗。但是我们在神面前的顺服,怎么那样的不绝对呢?那些讨我们喜悦的旨意,我们就顺服了;那些我们不喜悦的,我们就反驳,就不肯顺服。我们今天在主的面前,实在是太惭愧了。

从前的那些仆人真是有训练,他们的眼睛一看主人的手动,马上知道主人的意思。但是为什么今天我们这班属于主的人,这么缺少训练?我们不知道神的旨意。神在环境中所指示我们的旨意,我们竟然不知道。在每一天的生活中,在环境的里面,神的手在那里动,在那里引导我们,但是我们这些人没有受训练,我们的眼睛东张西望,所以我们不明白神的旨意。许多时候不是神的手不引导我们,乃是我们不留心、不专心,没有一个顺服的心。所以我们要在主面前学习怎样仰望主人的手。

1. 供应的手

在圣经的里面,“神的手”有许多个意思。第一个是“供应”的意思。主人的手来供给我们一切的需要。诗篇第一百零四篇给我们看见,神创造天与地,创造人,创造空中的飞鸟、地上的走兽、海里的鱼。这一切的生物都在那里仰望神,按时给他们食物。当祂给的时候,他们就拾起来;当祂张手的时候,他们就饱得美食。诗篇第一百四十五篇十五至十六节,也有这样的话说:“万民都举目仰望你;你随时给他们食物。你张手,使有生气的都随愿饱足。”

所以我们今天仰望我们主的手,也就是仰望祂的供应。从前一个人如被买去作奴仆之后,也有一个好处,就是不必自己忧心生活的需用。他用不着在那里发愁吃什么、喝什么、穿什么、住在那里。他归给他的主人了,他的主就要负他完全的责任,来供给他一生的需要。他作了一个卖身的奴隶,他一生各种的需要,都是主人负责,主人的手要供给他的需要。如果一个奴隶还在那里罣虑这个、罣虑那个,那真是亏欠他的主人。他主人要说:“你是我买来的,你只要负一个责任,就是听我的话,服事我,其它的事情都是我负责。”

这是告诉我们:今天我们信主的人是卖给主的,祂是我们的主人,我们对于主也只有一个责任,就是顺服祂、听祂的话、服事祂。我们不需要在那里愁烦吃什么、喝什么、穿什么、前途怎样。如果我们认识主人的手,我们要看见说:这些都是祂的手所供给的,当祂张手的时候,我们就饱得美食。

今天神的儿女因为没有认清我们的地位、没有看见祂是主,我们是仆人,结果我们在地上就与世人一样,愁吃、愁穿、愁用、愁享受。弟兄姊妹!这是不应当的。我们应当先求神的国,和祂的义,祂就要张开祂的手,叫我们一切所需要的都得着供应。

所以基督徒的生活是个倚靠的生活。我们倚靠我们的主,我们不在主之外寻求什么好处,我们一切的好处,都有主来供给。

2. 引导的手

主的手不但为供给,也是为引导。大卫在诗篇第一百三十九篇告诉我们说:他无论到什么地方,神都在那里;他无论作什么,神都看见。他站起来,他坐下去,都不能逃避神。神对他的意念,既是众多,又是宝贵。他在第十节说:“就是在那里,你的手必引导我;你的右手,也必扶持我。”所以手在这里乃是作引导的工作,作扶持的工作。

我们今天在地上要怎样走前面的路呢?基督徒是不是凭着自己,在黑暗里摸索呢?如果是这样,我们很容易跌倒。感谢赞美主!我们今天是属于主的人,祂要引导我们,祂的右手要扶持我们。感谢赞美主!我们不缺少引导,也不缺少扶持。基督徒的生活,是一个受引导的生活。仆人的眼睛注视主人的手。主人的手动的时候,他就受了引导,知道该去作什么。

当我们幼稚的时候,我们还不能摸着神的心,还不太懂得神的性情,所以在那个时候,神就常常用环境来引导我们。如果我们是个活在主面前的人,我们常常与主有交通,我们就要看见,在环境里面祂的手在那里安排,祂的手在那里工作。祂就藉祂的手所安排的环境,引导我们该走的道路。哦!巴不得神的儿女有专一的眼光,能看见祂手的引导。

3. 扶持的手

祂不但要引导我们,祂还要扶持我们。有的时候我们受了祂的引导,但是我们没有力量走祂的道路,这时我们用不着挣扎,不必用自己的力量,因为祂的右手要扶持我们,叫我们能站立得住、叫我们能往前面去。

4. 管教的手

祂的手也是管教的手。彼得前书第五章六节告诉我们:“我们要自卑,服在神大能的手下,到了时候,祂必叫我们升高。”这里的手,就是管教的手。严格说来:诗篇第一百二十三篇这里所说:“仆人的眼睛怎样望主人的手,使女的眼睛怎样望主母的手,我们的眼睛也照样望耶和华的手,直到祂怜悯我们。”这里也有“管教”的意思。有的时候仆人作错了事,或者不明白主人的意思,他就受到管教。当他受管教的时候,这个仆人的态度不是反抗、不是发怨言、不是逃避。这个仆人站在那里,主人的手管教他,他的眼睛就看他的手,一直等到主人怜悯他,再一次向他赐恩。这一个就是仆人的态度。

你记得盖恩夫人曾说过一句话:“当神的杖来责打我的时候,我要抱着这根杖,连连的亲它。”为什么呢?因为这根杖,乃是神变相的爱。神所爱的祂定规要管教。如果神不管教我们、神不教育我们、神不责备我们、神不对付我们,神任凭我们,这是最危险的事。这表明说:你在神的手里已经没有用处了,所以祂把你放在一边。如果今天神的手还在你身上,你作错了事、说错了话、走错了路,神的手总在你身上管教你,一点不放松你,那你有福了。因为神要造就你,要把你里面那些不合乎神的旨意的东西,用管教的手替你除掉;并且借着管教要把祂的性情组织在你的里面。

当你受管教的时候,当然是痛苦的,但是感谢赞美主!经过管教之后,你就有了神的性情,可以在祂的圣洁上有分,这是何等荣耀的事!今天神的手在你的身上,明天神就要用你作祂的器皿。所以当你受管教的时候,你不要发怨言,不要误会祂的心、不要起来反抗祂。今天在神的儿女中,最缺少的就是管教。我们这一个人,生来就是一匹野驴,喜欢随自己的意思奔跑,甚至于我们服事主,也要照着自己的意思来服事。

我讲一件真实的事给你们听,我们前面的倪弟兄,他有一个佣人(也是个弟兄),他真是爱倪弟兄,爱到一个地步,把每个月的薪水都拿来用在倪弟兄身上。倪弟兄不能说我喜欢吃什么东西。如果倪弟兄说:“这盘菜真好吃。”那么天天就是这道菜了。但是我们的倪弟兄曾说一句话,他说:“一个仆人最能得他主人心的,还不是为主人作多少事,乃是听他主人的话。如果主人要你作这件事,你就去作;主人不要你作,你就不作;这一个就能得主人的心。如果有一个仆人,他实在是爱主人,也实在是爱主,当他出去买菜的时候,看见人就传起福音来了,一传传到十二点钟还不回来。这一个仆人相当好,但是主人定规受不了。”

我们人的难处就在这里。我们这个人就像野驴一样,总是随自己的意思乱跑。神为着爱我们的缘故,不得不常常来管教我们。神的手在我们的身上,有的时候是借着环境、有的时候是借着事情、有的时候是借着人。但是很可惜,我们的眼睛看来看去,都是看在人事物上。我们心里对自己说:某某弟兄对付我,那我也要对付他。某某姊妹毫无理由的叫我吃亏,那我也要叫她吃亏一下。有时我们还要去问别人,某某弟兄对我怎么样?某某姊妹对我怎么样?哎呀!我们的眼睛全是看在人事物上面。

因为我们是这样,所以当神的手临到我们身上的时候,我们就没有感觉。今天在神的家中最缺少的就是能看见神手的人。多少时候神的手已经在我们身上,也相当沉重,我们的里面还是没有感觉,还要怪这一个、怪那一个。

我们看不见神的手,因此我们就不懂得神的爱,常常误会神的心。我们常常发怨言:神为什么叫我吃这么大的苦?我不爱主很平安,我爱主反而爱出事情来了。我因着爱主的缘故,反而碰到许多的难处。算了罢,我不要爱主了,也不要服事主了,还是服事自己去。弟兄姊妹!在神的家中,有几个人像这一个仆人一样,谦卑的站在那里,一直看主人的手?虽然他在受管教的时候是痛苦的(没有一个人在管教中是觉得快乐的),但是他里面知道,主这样管教我,乃是爱我,等到我受了管教之后,我要与祂的性情有分,祂圣洁的性情要组织在我里面。

如果今天神任凭你,神的手不在你的身上,你这个人反而有祸了。巴不得我们在神的面前,向神呼求说:“神哪!不要放松我,不让我放肆、不让我随便!愿你的手在我的身上!因为当你的手在我身上的时候,我就是在你手中的人;当你的手远离我的时候,我就不在你的手中了。”哦!让我们在神的面前,谦卑的仰望神,让我们的眼睛,能看见祂管教的手。不是人,不是事情,乃是神的手。我们要谦卑的俯伏仰望祂,直等到祂怜悯我们。我们能蒙恩,不在乎定意,也不在乎奔跑,只在乎发怜悯的神。神要怜悯谁,就怜悯谁(罗九15-16)。

保罗说:“我今天成了何等的人,是蒙神的恩才成的。”(林前十五10)保罗又对哥林多人说:我们所夸的,是自己的良心,见证我们在世为人,不靠人的聪明,乃靠神的恩典(林后一12)。一个不受管教的人,一个没有经过管教的人,这个人在地上行事为人,总是凭自己的聪明。但是一个经过管教的人,他才能说:我行事为人,是凭着神的恩典。

因为保罗的启示太大,神就许可撒但攻击他,在他身上有一根刺,叫他觉得难受、叫他觉得软弱。保罗到神的面前三次祷告说:“主阿!求你叫这一根刺离开我!这一根刺在我身上叫我软弱,使我不能好好的事奉你。神哪!把这根刺拿掉,叫我刚强起来,能荣耀你的名。”但是主对他说:“我不把这刺拿掉,这根刺在你身上,是非常有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保罗要自己刚强,但是主说:“你还是软弱一点罢!因为在你软弱的中间,你就接受了我的恩典。”

亲爱的弟兄姊妹!什么时候基督的生命能组织在我们里面呢?什么时候我们是凭着恩典活着呢?什么时候我们是被恩典来造成呢?乃是当我们在管教中,接受管教的时候。哦!今天神的儿女所需要的,就是管教。神的儿女所需要的,是看见主人的手,直等到祂怜悯我们。如果你认识了这一点,你就不求主改变环境、不求主改变人,也不求主改变事情了。你说:主阿!人也好,事也好,环境也好,这些临到我身上,都不过是要我学习该学习的功课。结果当你功课学好的时候,换句话说:当恩典模成你的时候,那时人也去了,事也去了,环境也改变了。

愿神怜悯我们!我越过越感觉,今天我们在地上最需要的,就是神的怜悯。今天在这个地上,其它的事情都算不得什么、定意算不得什么、奔跑算不得什么,都在乎神的怜悯。如果没有祂,如果不是祂,我们就完了。感谢赞美主!主人所以把祂的手加在我们身上,目的就是怜悯我们。祂看见我们里面有许多的愚昧,祂要用管教的手把这些愚昧打掉,并且要借着管教的手,把祂的恩典流通给我们。

被藐视,求怜悯

到了第三至四节,乃是一个祷告:“耶和华阿!求你怜悯我们!怜悯我们!因为我们被藐视已到极处。我们被那些安逸的人讥诮,和骄傲的人藐视,已到极处。”这里所说“安逸的人”和“骄傲的人”,还不是指着世界上的人说的。世界上的人,他们不认识神,他们不在神的手里,所以他们很安逸,也很骄傲。他们常讥诮我们说:“你们这班信神的人,怎么越信神越倒霉,越信神难处越多?你看我们不信神,倒很安逸;不爱神,也很平安。”

但是这些人讲的话,我们还受得了。我们知道他们不懂。但是你知道吗?甚至于在神的儿女中,也有安逸的人、也有骄傲的人。他们不肯受主的管教,像野驴一样,要走自己的路,神也没有办法,只好随他们去。这样的弟兄姊妹很安逸,也很骄傲。他们看看那些爱主的人,那些要主的人,难处那么多、压逼那么多、困苦那么多,常常流泪、常常痛苦,他们就说:“弟兄!你为什么这样?大概你不是神所爱的,我才是神所爱的。”哦!他在那里讥诮你,他在那里轻看你。

你记得:当我们的主被挂在十字架上的时候,人从底下走过,就讥诮祂说:“你这个人如果是神所爱的、是神所喜悦的,你可以跳下来。你为什么挂在上面呢?你挂在十字架上,就是证明神不喜欢你。”亲爱的弟兄姊妹!这样的话真是刺伤你的心!难怪这个作诗的人说:“我们被藐视,已经到了极处。”你几乎要说:那么我还是下来罢,我还是下来行走行走,活动活动罢!但是一个认识神的人、一个与主联合的人,他宁可死在十字架上,他也不要安逸,他也不要骄傲。

这里所给我们看见的,就是说:每一个神的儿女,都应当在主的面前学习管教的功课。感谢神!管教的结局叫我们成为神的众子。本来我们是小孩子,容易受迷惑。当我们这样受主的管教之后,我们就长大成人,就成了神的众子,我们可以与神的独生子一同掌权、一同为神作事。这一个是神所要得着的。── 江守道《上行之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