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九篇  耶和华所亲爱的必叫他安然睡觉

 

诗篇第一二七篇:所罗门上行之诗。“若不是耶和华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劳力;若不是耶和华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儆醒。你们清晨早起,夜晚安歇,吃劳碌得来的饭,本是枉然;惟有耶和华所亲爱的,必叫他安然睡觉。儿女是耶和华所赐的产业;所怀的胎,是祂所给的赏赐。少年时所生的儿女,好像勇士手中的箭。箭袋充满的人,便为有福;他们在城门口,和仇敌说话的时候,必不至于羞愧。”

 

这一篇乃是所罗门的上行之诗。圣经将其归类于第二大组—蒙光照。在神的光中,我们看见自己和天然在神建造的工作上是毫无价值的。

我们都知道,在圣经里,所罗门是与建造发生特别关系的,因为主的圣殿就是借着所罗门建造的。我们读这篇诗的时候,也可以很重的摸到建造的感觉。我们都清楚,神在地上的心意就是要建造一所属灵的房屋,就是要建造一座属灵的城池。对于这件事,我们已经听了很多,心情一定也很沉重。如果不是看见神的心意是在乎建造,恐怕我们就不会在神面前有所事奉。我信我们里面都有很深的感觉:神今天在地上要作建造的工作。

当然,在一所房屋建造之先,必须有一个大体的构想。说得更明白一点,就是必须先有一个蓝图。否则,要建造就相当的为难。当然所罗门建造圣殿,也是如此。神先把圣殿的蓝图启示给大卫,然后所罗门就凭着神给他的智慧,照着这个蓝图来建造。所以凡在主面前,有分于这个建造工程的人,当然有一个很基本的需要,就是在深处看见了这所房屋的大概。虽然不一定能看明这所房屋的详细情形,但最少总得有一个大概的印象。

为什么所罗门被神拣选来建造神的殿呢?因为他是个平安的君王。虽然大卫早就有心愿要为神建造一座圣殿,但是神对大卫说:你不能建造,因为你争战太多。弟兄姊妹!这是个厉害的属灵原则(王上五3-5)。我们如果要来建造神的殿,如果要来建造神的家,是没有办法在争战中建造的。必须我们与神之间是平安的,我们彼此之间也是平安的;在这种平安和谐的情形中我们才能作建造的工作。所以在这里有一件事是最重要的,我们如果要在这个工程上有分,我们每一位圣徒向着主必须维持平安。如果今天你与主之间有争执、有问题,你就没有办法受托付作这个建造的工作。同时,如果我们彼此之间是不平安不和谐,那么,我们也没有办法在建造的事奉上好好的往前去。所以平安乃是建造的一个基本条件。

不过这些都不是这首诗所要交通给我们的中心。所罗门在这首诗里面,所要交通给我们的事,是非常重要的。当我们爱慕世界,无心事奉主,对于神家里的事漠不关心的时候,我们可能不需要所罗门给我们写这样的一首诗。但是当我们有一天蒙了神的怜悯,有了一点爱主的心,真是愿意在这个建造的事上有分,这时候我们就需要学习一个很重要的功课,那就是所罗门在这一篇诗里头所要交通给我们的。

枉然劳力与枉然儆醒

所罗门说:“若不是耶和华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劳力;若不是耶和华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儆醒。”我们一面是神所要建造的房屋,一面也是在建造上有分的工人。当我们在这个工程上有分,一同在这个根基上建造时,我们可能殷勤到一个地步,真像这首诗里所说的:清晨早起,夜晚安歇,吃劳碌得来的饭。这从一面来看是很好的事。如果一个人十分殷勤,他为着要成就一件事,能清晨早起,夜里很晚才睡觉,连吃饭的时候还在那里劳苦,还在那里思想,如果今天我们能找到这样的人,我们就说:他作任何的事情定规容易成功。今天人在地上作事不成功,许多时候就是因为太懒惰、太放松、太随便。如果今天有一个人真是能像所罗门在这里所描写的,就他无论作什么事,必定容易成功。

在属地的事情上,确是如此的。但是很希奇,在属灵的事情上却不是这样。在属灵的事情上,就是我们把全副的精神、全部的力量,所有的时间都放下去,如果我们光是凭着自己在那里作,结果定规是枉然的。这是属灵的工与世界上的事基本不同的点。

一个学习事奉神的人,无论他的事奉是在那一方面,都要学习一个基本功课,就是在属灵的事上,绝对不能靠自己、绝对不能信任自己、绝对要拒绝自己。如果你以为说:你清晨早起,夜晚安歇,多花时间下去,就能把属灵的工作作好的话,你要看见,那定规是枉然劳力的。如果你以为把自己所有的智慧和聪明、把所有的经历和阅历、把所有的力量和才干,都放在神的工作上,定规会把工作作成功,那你定规要失望,因为圣经告诉我们说:“这是枉然的。”

在属灵的事情上,这是一件非常基本的事。一面神呼召我们来事奉祂,要我们把时间、精神、力量,放在这个工程上;但是另外一面,当我们真是这样作的时候,神又要对我们说:这些都是枉然。所罗门在诗中,三次题到“枉然”。这辞的意思就是“虚空”。所以,我们不要以为只要我们努力去作,定规是成功的。如果我们仅仅这样努力,而不是仰望主而作、不是倚靠主而作、不是拒绝自己而作,结果就是完全的枉然,全部的虚空。

这对于我们似乎是很重的打击。许多神的儿女,当他们大发热心的时候,总是把白己的聪明、自己的看法、自己的作法、自己的力量,一起都放在神的工作上,以为神定规要悦纳这些,这样定规能把神的事作好。但是我相信各位弟兄姊妹的经历会告诉你们说:如果这样,那个结果定规是枉然的。如果我们今天在这里建造教会,学习事奉主,而没有让主在里头有地位的话,我们所盖的就不是圣殿,乃是巴别塔。我们知道巴别塔,就是这样盖起来的。他们真是同心合意,真是把全部的力量都拼上,真是用尽他们的智慧(因为在那个年代,他们就懂得造砖了,证明他们是相当的有智慧),但是那结果乃是一个巴别,一个大的分散,一个大的混乱。

所以亲爱的弟兄姊妹!既然神呼召你在教会的事奉上有分,你第一件事要记得的,就是在这事奉的事情上,应当绝对不倚靠自己、绝对不相信自己。在事奉主的事情上,有一个基本的条件,就是我们必须拒绝我们的自己。不错,我们今天被神呼召来建造,但是究竟建造的还是神自己。如果不是耶和华建造,建造的人就枉然劳力。

睡觉的必需

那么神是怎样来建造的呢?底下有一句话非常希奇。他说:“惟有耶和华所亲爱的,必叫他安然睡觉。”这是不是说:我们什么都不要作,大家都去睡觉呢?既然我们清早起来,夜晚睡觉,吃劳碌得来的饭,都是徒然的,惟有耶和华所亲爱的人,就叫他安然睡觉。那么好,我们就去睡觉罢!我们大家就什么也不作,都发懒了、不殷勤了、消极了。如果这样的话,是不是神的房屋就建造起来了呢?我想谁都知道,不是这个意思。尤其所罗门知道得更清楚,因为我们读所罗门的箴言,就看见他怎样劝勉人要殷勤,不可懒惰。所罗门自己就是一个殷勤的人,他的教训也是殷勤的教训,他绝不会告诉我们说:你们大家睡觉罢。

所以有的人认为,这一节圣经正确的翻译恐怕是这样:“惟有耶和华所亲爱的,必在睡觉的时候给他。”我们知道,所罗门还有一个名字是神替他取的,叫作“耶底底亚”(撒下十二25),“耶底底亚”的意思就是“耶和华所亲爱的”。这位耶和华所亲爱的,在睡觉中神给了他很多的东西。弟兄姊妹大概都记得:所罗门一登王位,就到基遍去献祭,献了许多的牛羊,表示他对于神的爱。结果当他晚上睡觉的时候,神就来对他说话,给他许多的应许。神应许给他智慧,和广大的心(王上三章)。

所以我们看见,所罗门就着他自己的经历来说:乃是在他睡觉之间,蒙神赐给许许多多的恩典;这些恩典就叫他能以建造圣殿。如果不是耶和华在他睡觉的时候赐给他智慧的话,所罗门就没有资格来建造圣殿。所罗门如果要凭着他自己天然的聪明来建造圣殿,那我们要看见,他就是清晨早起,夜晚睡觉,吃劳碌得来的饭,还是枉然劳力。但是感谢神!神在他的身上作了这一件事,叫他靠神能作成神的工。

所罗门在这里就是把他自己的经历交通给我们,给我们看见,在属灵的事奉上、在建造的工作上,绝不能凭着我们的天然来作。我们必须要睡觉。我们只有在睡觉的里面,才能从神那里蒙到恩典;这个恩典才是建造的智慧。

我们回到创世记去看看。神把亚当造好之后,神说:“那人独居不好。”结果神就叫他睡觉。在睡觉中神就从他的身上取出一根肋骨,用这根肋骨来造一个女人。在原文里,这个“造”字,就是“建造”。“建造”的意思就是说:先有一个图样、先有一个模型、先有一个计划,然后就照着这个计划,来把它建造起来。这个女人就是这样在睡觉中建造成功的。

我们都知道这一个预表。“亚当”就是预表“基督”,“夏娃”就是预表“教会”。当亚当睡觉的时候,神如何在他的睡觉中作了事,把女人造出来;在我们主的身上,也是这样。因着我们的主在十字架上死了,从祂的肋旁流出血和水来,就造成了教会。今天教会蒙建造,完全根据于耶稣基督的睡觉。神就借着这个沉睡,作了一件荣耀的事。

在原则上,我们今天如果要在建造上有分,也必须遵守这个原则。如果我们这个人一直不睡觉、一直很活动,从起头到末了就是我们自己在那里苦干,神就毫无办法。哦!即使教会里的众信徒,都把整个的时间放在建造上,把所有的智慧聪明都合起来放在这里,如果都是我们自己在这里作,而主不在里头,我相信过了不久,我们就要造出一个巴别塔来,我们绝没有办法造出一个圣殿。我们能传扬自己的名,但是绝对不能安置主的名。我们能荣耀我们自己,但是绝对不能叫神的荣耀住在里头。所以我们今天一面被神呼召,同心合意来作建造的事;但是另一面,神又要完全把我们弃绝,把我们每一个人都放在睡觉里。正如这诗里所说:神所亲爱的必安然睡觉。

你怕不怕睡觉呢?我想世界上的人没有一个是怕睡觉的。尤其是失眠的人,恐怕最欢喜睡觉。但是在属灵的事情上,许多人却怕睡觉。睡觉,在属灵的原则上,就是代表进入死。神所亲爱的人,祂必带他进入死里面。我们若不在基督的死里有分,若不在身上带着耶稣的死,我们就在基督的复活里头没有分,我们身上就不能显出耶稣的生来。所以神要我们睡觉。

教会的建造乃是一个属灵的工作,并不是光把事情作好了,就算是建造成功了。我们在这个建造里,乃是要把基督作到人的身上去,乃是要让基督在教会中能加增、能显大,所以你要看见说:这个属灵的睡觉是必需的。如果我们是神所爱的人,祂必定把我们带到死地去。如果今天我们在基督的死上缺少经历,神反而不容易借着我们作成祂的工。

今天有许多神的儿女,就像有的小孩子一样,虽然已经很困,但仍旧强睁着眼睛,挣扎着不肯睡,那个光景实在是非常的苦。弟兄姊妹!今天我们如果要被神使用,我们就必须欢欢喜喜的接受十字架在我们身上作治死的工作。如果十字架不把我们带到死地,如果我们这个人还在那里活动的话,如果我们还是凭着自己天然的聪明、天然的智慧、天然的能力、天然的干才、天然的办法、天然的思想、天然的作风,却不认识主自己的话,那我们就真是苦。在属灵的事奉上,有一个基本的功课,就是我们必须不承认自己、否认自己,欢迎十字架,愿意被置于死地。

如果你的看法今天不被别的弟兄姊妹接受,你的反应怎样?如果你的作法今天不被弟兄姊妹赞同,你的反应如何?如果今天你是全心全意在这里劳苦服事,但是弟兄姊妹不了解,反而误会了你,你的感觉又是怎样?在我们一同事奉主的时候,神安排许多的环境,就是要我们在那里安然睡觉。但是我们不肯睡觉、不肯停下来、不肯进入死亡,这是最叫神为难的事情。

巴不得在这里一同学习事奉主的人,都一同来学这个功课,愿意接受十字架的死,欢迎被置于死地。当我们被置于死地的时候,就甘心沉睡。如果我们能这样,你要看见,在沉睡的时候,神要向我们显现。在沉睡的时候,神要赐给我们智慧。在沉睡的时候,神要把恩典分给我们。

凡是没有经过死而复活的,都不是从主那里来的;凡不是从主那里来的,都在建造上没有分。这是一个很基本的点。

儿女是产业,也是赏赐

说到这里所罗门忽然转了一个弯;他说:“儿女是耶和华所赐的产业;所怀的胎,是祂所给的赏赐。”他在上面告诉我们说:要建造房屋;在这里却说:儿女是耶和华所赐的产业。这两者好像有天壤之别,东西之隔。究竟两者有什么关系呢?其实这两者就是一个。我们参考一下英文译本,就能看见,这里的意思是非常的明白。在英文里,“房屋”这字有两个意义,一个是指“房子”说的,另一个,是指“家”说的。所以所罗门在前文告诉我们:他要建造一所房屋;而在底下就接着说:他建造房屋就是增加这个家里的人口。增加人口就是生命上的增加。所以你看见,建造和生命有绝对的关系。什么是“建造”呢?建造就是生命身量的长大和增加。当生命的身量增加的时候,那个属灵的房屋就被建造了。

这里告诉我们:“儿女是耶和华所赐的产业。”什么叫作“产业”呢?“产业”的意思乃指那是传给你的,是你自己一点都不必花力气的。你的父母多年辛苦积蓄了许多资产,今天把这些都传给你;当你领受的时候,一点不必劳碌、一点不必工作就可白白的得着。这就叫作“产业”。

“儿女是耶和华所赐的产业。”这意思就是说:属灵生命的增长,是神白白赐给我们的。你千万不要以为,属灵生命的长大,是你自己可以用力得着的。哦!人没有办法用自己的思虑,叫自己的身量长高一寸。如果我们属灵的生命有长进的话,这完全是神赐给的,我们没有丝毫可夸的地方。

所罗门又接着说:“所怀的胎是祂所给的赏赐。”“赏赐”与“产业”不同。赏赐是因为人作得好才给他,因此与接受的人有相当的关系,不像产业是重在承继。这里告诉我们:儿女一面是耶和华所赐的产业,但是另外一面,也是神所赐给的赏赐。我们今天要在基督的身量上长大,一面我们承认这是神白白的赐给。这件事不在乎我们的定意,也不在乎我们的奔跑,全在乎那发怜悯的神。神如果怜悯我们,我们就能长大;神如果不怜悯我们,我们怎么努力也没有用。

但是另外一面,神的怜悯临到谁呢?神的怜悯乃是临到那一班真正要祂的人。所以你要看见,在这里有另外的一面。我们今天生命能长大,虽然完全是神的恩典,但是另一面,我们身上的光景还有相当的讲究。今天我们明明看见,有的弟兄姊妹长进得很快、有的弟兄姊妹长进得慢。这不是说:神偏待了谁,乃是因为有的弟兄姊妹在神面前有要主的心、有单纯爱主的心、有渴慕主的心,而有的弟兄姊妹对主的心却非常的平淡,对属灵的事非常无所谓。所以我们每一位都要在主面前,仰望神给我们一个渴慕爱主的心。如果我们对主有这样的心,神的恩典定规要临到我们,我们的生命定规要长大。

勇士的箭

“少年时所生的儿女,好像勇士手中的箭。”这里告诉我们“儿女好像手中的箭”,我们知道箭是需要加工的。你到树林里,能砍下一根枝子来,但是不能砍下一枝箭来。你把枝子砍下来了之后,要把它弄直了、削尖了,还要加上箭头、箭羽,然后才能成为一枝箭,才能拿来应用。儿女就是这样,也需要相当的加工。

我们可用一点平常的事来作比方。许多弟兄姊妹家中都有儿女,请记得:你们的儿女,就是你们手中的箭。换句话说:你们的儿女如果要成为箭的话,你们在儿女身上就要加上一点工作。在美国的许多家庭,过去的那些年间,曾经中过很深的毒,现在才开始渐渐醒悟。他们原先认为,应当让儿女自由发展,不要加以管束。所以家里的父母不管,学校里的老师也不管,一切任凭孩子。我告诉弟兄姊妹!这样长出来的儿女,不会成为一枝箭。圣经明明告诉我们:“作父母的人,要在主里养育儿女、教训儿女。”这样才能把儿女作成一枝箭,才能有用处。

在属灵的事情上,也是这样。神所赐给我们的生命,当他往上长的时候,还需要有管教。如果今天一个神的儿女不受圣灵的管治,这一个人在神的手中就没有用处,在建造上还是没有分。所以我们今天一同学习事奉主,在生命上往前追求的时候,必须接受管治。我们不能说:我们有主的生命,应当让他自由发展,谁也不能管我们。要小心,因为在我们里面还有许多不是主的东西。我们总得在神面前接受管教。在世界上最缺少的就是这个。这时代的灵乃是一个不服管教的灵。

这个时代,人人要自由,却不懂什么叫自由。但是我们今天属于主的人,如果要在神的事奉上有分、如果要在建造上有分,我们在主面前就要多多接受管教。圣灵乃是我们的教师,祂要在我们的环境中,我们的生活上,把我们的弯曲弄直,把我们的自己砍掉。祂要磨炼我们,直等我们在主的手中成了一枝箭。到了那个时候,我们才能在主手里有真实的用处。

箭袋充满

“箭袋充满的人,便为有福,”这一个带着箭袋的人,就是我们的主。如果我们主的箭袋里头充满了箭,你想这是多么可喜乐的事。今天在我们主的箭袋里,不知道有几枝箭。当祂需要的时候,我们不知道有多少弟兄姊妹是可用的。这是一件可惜的事。但愿我们真肯在日常的生活中,接受管治,那么等到有一天,当神的国度需要用人的时候,我们才能用得上去。

争战而得胜

“他们在城门口和仇敌说话的时候,必不至于羞愧。”主在马太福音第十六章告诉我们说:“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盘石上;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她。”今天是主在建造祂的教会,我们不过是与祂合作,让祂在我们里面作而已。当教会被建造成功的时候,阴府的门就要完全被打开,所以这是一场属灵的争战。属灵的争战不是个人的,个人的属灵争战非常有限。真正属灵的争战,乃是团体的。当阴府的众门开启的时候,如果我们主的箭袋里充满了箭,祂在城门口说话就满有力量。如果今天所有事奉主的人,真在主的面前,有实在的学习,你就看见,当主对付祂仇敌的时候,是多么有力量、多么占优势。所以你要看见,这一个是主在我们身上所要求的。

所罗门是一个有经历的人,他把他建造的经历借着诗交通给我们。我们今天凡是在事奉上有分的人,都应当学习他在神面前所学的功课。── 江守道《上行之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