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十一篇  敌人虽屡次苦害我却没有胜了我

诗篇第一百二十九篇:上行之诗。“以色列当说:从我幼年以来,敌人屡次苦害我,从我幼年以来,敌人屡次苦害我,却没有胜了我。如同扶犁的在我背上扶犁而耕;耕的犁沟甚长。耶和华是公义的;祂砍断了恶人的绳索。愿恨恶锡安的,都蒙羞退后。愿他们像房顶上的草,未长成而枯干;收割的不够一把,捆禾的也不满怀;过路的也不说:愿耶和华所赐的福,归与你们;我们奉耶和华的名,给你们祝福。”

我们说过:上行之诗的十五篇中,以五篇为一组。头一组的五篇诗是给我们看见,一个属于神的人,怎样脱离了世界的捆绑,而住在主里面。第二组的五篇诗给我们看见,一个脱离世界的人,怎样在神面前认识了肉体的败坏,因而不但能脱离世界的捆绑,也能脱离肉体的辖制,一二九篇是第二组中的最末后一篇,和前面所说的原则一样,这篇诗乃是结束第二段的经历。这位写诗的人,回顾已往神在他的身上所作的事,他把那些经历集合起来,给我们一点交通。不但这样,他也展望前程;对于前面的日子,他里面满了盼望。这就是本篇诗的大概背景。

以色列的经历

我们不知道这一篇诗是谁所写的。可能是大卫。因为大卫有许多属灵的经历,且能把所经历的交通出来,叫众人得恩典。但是当大卫写这诗的时候,不是用自己的口吻来表达,而是当作以色列的经历。所以在一开始,他就写“以色列当说”。

“以色列”在这里可以代表“一个人”,也可以代表“一个国家”。就着一个人来说:那人本来是雅各,因着神在他身上工作,才把他带到一个地步,使他成为“以色列”。所以在这里的“以色列”,可能是指着“雅各”说的。但是“以色列”也可以指“一个国”来说:因为从雅各,就是从以色列出来了十二个支派;这十二个支派就成了以色列国。以色列个人的经历如何,以色列全国的经历也如何。这里不能从神的话语中,把以色列个人的经历和以色列全国的经历,都好好的来看;而只能把以色列国暂时放在一边,集中思想在以色列个人身上。

一生的苦难

这篇诗里说:“以色列当说:从我幼年以来,敌人屡次苦害我;从我幼年以来,敌人屡次苦害我,却没有胜了我。”这个正是雅各的经历。哎呀!你知道雅各这个人,实在是从幼年以来,受了许多的苦。雅各在母腹里,就有一个企图,想要为大,想要作长子。但是很可惜,当他出生时,他的哥哥以扫生在他的前面。虽然他抓住他哥哥的脚跟,但是究竟他还是第二,不是第一。“雅各”这个名字,就是“抓”的意思。虽然他在那里拼命的抓,却是没有得胜。当然,当你与人战斗的时候,你能抓住人的脚跟,那个人就要倒下去。但是雅各好像得胜了,结果还是他的哥哥先生出来。这就是雅各的经历。

雅各生下来之后,这个为大的念头,在他里面还是没有死掉。虽然他生为第二,但是心里还是盼望得着长子的名分。他常在那里想,我怎样才能得着长子的名分?头一个机会失掉了,因为生下来是第二,但是他还在那里用计谋,想把长子的名分夺过来。终于有一天机会来了。他的哥哥以扫从外面打猎回来,非常的疲倦,又口渴、又饥饿;刚好雅各在家里煮红豆汤,真是又甜、又香。

哎呀!当以扫这个体贴肉体的人,这个放纵肉体的人,进来闻到那味道的时候,他实在忍不住了。就对弟弟说:“把这个给我!”他几乎连什么东西都讲不出来,只能说:“我要这个东西。”雅各这个人真聪明,他知道机会到了,乘人软弱的时候,他就下手。所以马上说:“可以,你要吃我的红豆汤,我可以牺牲给你,但是你要把长子的名分卖给我!”以扫说:“我已经发昏了,几乎要死了,长子的名分有什么用处呢?好的!卖给你罢!你把那个东西给我吃!”雅各当然愿意牺牲红豆汤;不要说一点红豆汤,就是再多一点他也愿意。他只要能得着长子的名分。

经过这事以后,好像长子的名分卖给他了,好像他得胜了,但是当他父亲年老,要替儿子们祝福的时候,却不与雅各商量,也不与利百加商量,单单对以扫说:“你给我打猎去,把上好的野味作一碗来,拿来给我吃,我要给你祝福。”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这就是说:在以撒的眼中,不管长子的名分有没有卖给雅各,以扫还是长子。虽然以扫卖长子的事他应当是知道的,但是他不理这些,还是要把长子的祝福归给以扫。

刚巧以撒的这些话给利百加听见了,这怎么办呢?她就想出一个计谋来。她与雅各商量说:“你还是赶快去杀一只羊,拿来作成美味,送给你的父亲吃,好得着长子的祝福。”你知道雅各很聪明,他想一想就说:这件事情作不得,因为我的哥哥浑身都是毛,我这个人是光滑的,如果父亲把我摸一下,发现我是雅各,我就不但得不着祝福,反要遭受咒诅了。他的母亲说:“不要紧,你照着我的话去作,如果有咒诅归给我。”哎呀!这个家庭真是差,非常的不同心、非常的不合一,各人有各人的想法。结果雅各就杀了一只羊,他的母亲又把羊羔的皮包在他的手上,他就拿了这一碗菜到里面去,说:“父亲阿!请你起来吃,吃了好替我祝福!”

你知道以撒在那个时候,眼睛已经昏花看不清楚了。他听了雅各的话,很希奇的说:“怎么回来得那么快阿?”雅各说:“耶和华祝福我,所以叫我那么快就回来了。”以撒一想这话也有道理,神祝福了当然回来得快。但是他还是听得出那个声音不太像,所以他就叫雅各过来说:“让我摸摸看。”以撒也很聪明,他怕受欺骗,他要摸摸看。但是他摸到了雅各手上和颈项上包的羊皮,就胡涂了,以为一定是以扫了。所以他吃了肉,又喝了酒,胡里胡涂的就开始祝福了。他那个祝福,就是长子的祝福。他把天上的雨露,土地的滋润,一切的恩典都给了雅各。他把长子的福分完全归给雅各。

哎呀!你看雅各又得胜了、雅各又成功了,他不但得着长子的名分,又得了长子的祝福。但是,因着他这样作,产生了什么后果呢?长子的祝福固然是在他的头上,但是他不能住在家里了。他的哥哥生气,恨他,心里说:等我父亲去世了,我就要对付他,我不让他活着,看他还能不能得着长子的福分。虽然雅各好像是胜过了以扫,但是结果,雅各不但不能住在家里,反而要飘流在外。当他的母亲叫他出去的时候,对他说:“你暂时去避一避,等你哥哥的气平下来,你再回来。”但是那知道这一去,他们母子两个人,就永远不再见面了。雅各二十年之久飘流在巴旦亚兰。

哦!当雅各行走在旷野,晚上用一块石头作枕头,睡在地上的时候,那个光景是何等的凄凉!如果这是得胜,你要不要呢?在那个时候,如果不是神向他显现,雅各恐怕要伤心到极点了。长子的名分、长子的祝福,好像全都没有了。但是感谢赞美神!神察看他的心,虽然他的行动诡诈、败坏,但是神知道,他心里所羡慕的乃是属灵的恩典,这一点非常讨神的喜悦。一面神为着他的手段、他的诡诈、他的败坏、他的聪明,不能不对付他,叫他飘流在外;但是另外一面,神却安慰他、应许他说:“我要领你平安的回来,我要作你的神,我要眷顾你。”

雅各在巴旦亚兰那里,成功了吗?哎呀!真是棋逢敌手。他那个岳丈拉班,也是一个厉害的人物。雅各在那里事奉他,前后有二十年之久。前十四年是为着他的妻子,后六年虽然得着工价,但是拉班十次更改他的工价。如果不是神恩待他,他必定要一无所有。雅各在巴旦亚兰二十年之久,实在是痛苦到极点。

因着神的眷顾和祝福,雅各的儿女昌盛,牛羊也很多,非常的发达。但是拉班的脸色不好看了,拉班的儿子们也在旁边讲话。雅各一想,这样下去不行了。

以前雅各在家里蹲不住,现在到巴旦亚兰又蹲不住了。所以到有一天,他只好带了妻子、儿女、牛群羊群逃走了。他逃走,拉班就带着人来追,而且把他追上了。哦!那个时候实在是危险,他似乎胜了拉班,但快要成功了,又几乎全军覆没。那天拉班告诉雅各说:“你为什么偷偷的逃走呢?你一切所有的都是我的,如果不是你的神在晚上向我显现叫我不要难为你,那我就要对付你了。”哦!雅各从幼年以来,常常被人苦待。他也够聪明,人骗他,他也骗人;人苦待他,他也苦待人。好像他很厉害没有碰到敌手,但是如果你仔细去读他的历史,你会看见,若是没有神,他恐怕要全部失败了。虽然他好像是得着了,却几乎全部失掉,幸亏神进来眷顾了他。

等他到了雅博渡口,他的哥哥以扫又来了。虽然兄弟两个分别了二十年之久,他还是怕他哥哥恨他的心没有减少,所以他的聪明又来了。箴言里头说:“如果你要人恩待你的话,送点礼大概是不会错的。”(参箴十八16;二十一14)所以雅各就开始送礼了。他一队一队的、一批一批的,把礼物分出来,要送给他的哥哥。你知道这个时候,雅各实在是舍不得,但是也没有办法。他的哥哥以扫,一点也没有劳苦,却要得着他的牛羊。雅各把这些都送出去了,心里还是不平安,于是又把妻子儿女分成两队,叫他们过了雅博渡口,对他们说:“如果我的哥哥来攻击这一队,另外一队可以逃走。”这是他自己的想法、自己的聪明。但是人的聪明究竟还是愚昧的,虽然他是这样安排了,什么人都过了雅博渡口,礼物也过去了,他一个人还是过不去。这就是雅各的痛苦。

雅各不能过雅博渡口,他没有办法过去。正在那里为难的时候,有一个人来,与他摔跤,整整摔了一夜,不分胜负。到了天快亮的时候,那个人见自己没有办法胜过雅各,就伸出手来,在雅各的大腿窝上摸了一下,雅各的腿就瘸了。哎呀!当雅各瘸腿的时候,他全身的力量就失掉了。你知道,人在摔跤的时候,最要紧的地方是两条腿。一个人全身力量,都集中在腿上,你能站得住,你就可以得胜。但是到了那个时候,摔了一夜,已经筋疲力尽了,再加上大腿窝给那人摸了一把,雅各全身的力量就都失掉了。

这个时候,他怎么样呢?他就抱着那个人,挂在那个人的身上不肯放手。这里的不放,与前面的不放大不相同。前面的不放,是不让自己失败,是要叫那个人失败;但是这里的不放,乃是要祝福。到了这个时候,他全身的力量都没有了,如果放过那个人,他知道自己前面的路没有办法走了。他已经瘸腿了,跑也跑不动,逃也逃不掉,没有办法了,非要那个人祝福他不可。谁能胜过他,谁就可以祝福他。所以他抓住那个人说:“你非给我祝福不可,你不给我祝福,我是不放你过去的。”于是那个人就告诉他说:“你的名字不是叫雅各吗?从今以后你的名要称为以色列,因为你与神与人摔跤都得了胜。”

与人与神的摔跤

亲爱的弟兄姊妹!你知道雅各的一生,就是在那里摔跤,他从母腹里就开始摔跤,一直摔到那一天。他与以扫摔跤,他与以撒摔跤,他与拉班摔跤,什么人碰到他,他都与他摔跤。人要害他,他也要害人;人要欺侮他,他也要欺侮人;人要骗他,他也要骗人;这个就是雅各一生的经历。雅各的一生所以遭遇到那么多的苦,当然原因很多,但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他是雅各。他这个人太诡诈、太厉害、太聪明、太能干、太有办法、太自信、太自私,所以在这样的一个人身上,神不能不在环境里面给他许多的痛苦。

雅各不但与人摔跤,也与神摔跤。连神也不能作他的主,连神也得顺着他。他要差遣神,他要神跟着他跑。他要怎么样,神就得听他的话;他在神面前,一点都不肯屈服。当神祝福他的时候,神说:“我要作你的神!”他就说:“神阿!如果你保护我,给我吃得饱,穿得暖,平平安安的回家,我就把你当作我的神,我就服事你。”换句话说:如果你不这样对待我,那么对不起,我也不把你当作我的神。哦!雅各的自己是何等的坚强!他是何等的有办法、何等的聪明、何等的能干!雅各的一生都在那里要建立他的自己。他与神与人都要摔跤,他的胆子实在大。

藉失败而得胜

神说:“你与神与人摔跤,都得了胜。”可是,他真的得胜了吗?如果他与以扫摔跤得了胜,为什么以扫先生出来呢?为什么他要逃难?为什么他还要送礼?这种光景很羞耻,他并不像是一个得胜的人。

再看他与拉班的摔跤。他如果胜了拉班,为什么他受欺骗?他要拉结却得了利亚。为什么他的工钱被改了十次?为什么当他逃走的时候,又给拉班追上了?如果不是神,他岂不是要全军覆没了吗?哦!亲爱的弟兄姊妹!人的肉体、人的聪明、人的能干、人的骄傲、人的得胜,原来都是虚假的。他用他的智慧、他用他的聪明、他用他的力量、他用他的计谋,好像胜过了人,甚至连神也让他胜过了;但是结果是何等的虚空!他的得胜就是他的失败;他似乎是得胜了,实际是失败了。

神在那里说:“你与神与人摔跤,都得了胜。”请问这个“得胜”是怎样得来的?哦!他的得胜,乃是建立在他的失败上。因为他用计谋,夺了他哥哥的祝福,所以他大大的失败,以致逃难无家可归。神用环境来对付他、洁净他,为要除掉他的自己。神用了二十年的工夫,一直的对付雅各这个人,叫他经过软弱、经过失败,为要锻练他、训练他,把他变成一个以色列。他的失败,乃是他的得胜。当他失败的时候,当他无可奈何的时候,当他没有办法的时候,神的恩典就临到他身上。他过去的胜过神,都变成他的失败;但是在那一天晚上,当他与神摔跤失败的时候、当他在神的面前降服的时候,当他在神的面前变成无能的时候,当他在神的面前仰望神的时候,这是他最软弱的时候、这是他最失败的时候、这是他最蒙羞的时候,但是神却说:“你得胜了!你得胜了!”

哦!亲爱的弟兄姊妹!这是一个属灵的原则。巴不得我们在神面前,都能学习这一个属灵的原则。就着肉体来说:我们得胜了,但是就着属灵的眼光来看,这一个正是我们的失败。反过来说:如果我们的肉体,和肉体的邪情私欲被置于死地,我们降服于十字架的底下,让神在我们身上得胜,甚至让人胜过我们,就在这个时候,我们才是真得胜了。

哦!属灵的事是何等的奇妙!人所认为的得胜,神认为是大失败;人所认为的失败,神看却是大大的得胜;这就是雅各的原则。为什么神允许雅各经过那么大的苦痛?不是神要苦待他、不是神要难为他、不是神要羞辱他,乃是神要在他身上,把他变成一个以色列。他本来什么都是抓,样样都是为着自己,现在他要在神面前,变成一个以色列,作个王子。这是何等的尊贵!何等的荣耀!在他的身上,能彰显神的荣耀!所以当他年老的时候,他能替法老祝福。从来都是大的祝福小的,法老在世界上是最大的王,但是雅各能祝福法老。到他临终的时候,他能扶着杖头敬拜神。

经过对付,雅各变成以色列

今天神在我们身上,也要作同样的工作。为什么人胜过你?为什么神胜过你?因为神要把你作成一个以色列。你的失败就变成你的得胜。巴不得我们在神面前,都能学这个功课。一个真正的以色列人,在他的里面,神要作这个工作。

感谢赞美主!祂救了我们。祂在我们里面给我们一颗心,渴慕属灵的事;给我们一个企图,要得着神的恩典。这些在神的面前,都是宝贵的、都是蒙神悦纳的。这个心愿是对的,这个企图也是好的。但是很可怜,我们这个人太败坏了。即使我们要属灵的恩典、要属灵的祝福,也是为着我们自己;这个自己就是我们的雅各。我们从前在世界里争权夺利,是为着自己;今天要作一个属灵人,还是为着自己。

弟兄姊妹!不是我们要属灵不对、不是我们要追求神的恩典不对,我们应当有这样的心志和愿望,这是神给我们的,是宝贝的、是神所悦纳的。但是我们这个人太败坏,我们像雅各一样,就是起来追求长子的名分,和长子的祝福,也不免还是为着自己。许多的时候,我们还是用自己的聪明、自己的办法、自己的计谋,想来得着一个地位、得着一个祝福。所以神就要来训练我们、对付我们,要把我们里面的雅各除掉,叫我们成为一个以色列。一切出于自己的、出于肉体的,都要对付出去;一切出于基督的、出于神的,都要组织在我们的里面,叫我们从雅各变成以色列。神是永远可赞美的!

扶犁而耕

接下去,这个作诗的人,就用比喻说:“人苦害我,如同一个扶犁的,在我背上扶犁而耕,耕的犁沟甚长。”弟兄姊妹!你曾否见过耕田的人?我有一次在路上看见一个人,用老法子耕田。前面是一只牛,牛身上有一个轭,轭上有条绳子连着后面的犁头,然后农夫就在背后,用一只手扶着犁,用另一只手拉着擅绳赶牛。

当牛往前走的时候,犁就在泥土上面耕过去,泥土就翻了过来,底下的东西也露出来了。你想:如果泥土是活的,当犁在那里经过的时候,它一定要喊说:哎呀,好痛阿!它的皮破了,血也流了,里面的五脏都翻出来了。以色列就是这样说:我这个人,从幼年以来,一直被人苦害,好像许多人把我的背当作田,在上面耕我。哎呀!那个快利的犁头,从我的背上耕过去,使我皮破血淋,我的里面都显露出来了;这个滋味实在不好受。

我想,这个形容实在是恰当。有的时候,当你经过难处的时候,当人对付你的时候,你所感觉的就是这个味道。以扫说:我要杀掉你;拉班说:我不放你过去!那个时候在雅各的灵里面,就像犁在那里耕他一样,非常的痛苦。你知道人背上的肉是不太多的,所以更是痛苦。真像圣经所说:有铁器进入约瑟的魂里一样(诗一○五18-19)。哦!当约瑟的弟兄要卖掉他的时候,他在那里苦求,他里面的痛苦就像犁耕他的背一样,这是多痛苦的事!

但是,你有没有看见一个笨农夫,从年初到年终,天天在那里耕田,好像是一个耕田专家,却从来不撒种的?我想你从来没有看见过。因为农夫用犁头耕田,目的是撒种。所以他要这样的耕田,不然他就没有办法撒种。如果他不耕就种,飞鸟要把种子吃掉,他就得不着收成;如果他不耕就撒种,底下有石头,幼苗就不能扎根,结实。一个聪明的农夫,是不能顾惜泥土的,他一定要耕它。而沟耕得越深越长,他的种子也能撒得越深,越多,到收成的时候,金谷丰收,这是何等荣耀的事!

亲爱的弟兄姊妹!你知道吗?神允许在我们身上,或是在魂的感觉里,经过许多的艰难,好像犁在那里耕我们一样,乃是要把我们里面的光景,显露在神面前。多少时候,我们里头有大石头;多少时候,我们心里刚硬,我们却不知道。正如同圣经所说的:“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有谁能识透?”(耶十七9)但是神用祂的话语,像两刃的利剑一样,在我们的心里头来耕我们,把我们的灵和魂分开,把我们心里的主意和心思显明,把我们赤露敞开的摆在神的面前。哦!多少的时候,神用祂的话语来劝我们、来耕我们、来把我们里面的光景都显明出来,叫我们看见,我们是何等的败坏、诡诈。我们的肉体虽然刚强,却是无用;虽然聪明,却是愚笨。我们需要学这些功课。神没有意思要苦待我们,乃是要成全我们。不然祂生命的种子,在我们里面就不能发芽生长。

当以色列晚年回头看这一段经历的时候,他要扶着杖头来敬拜神!你知道他为什么要扶着杖头?因为他走路不方便,他的腿是瘸的,他需要用拐杖。但是你知道,当他扶着杖头,敬拜神的时候,他说:“神是可称颂的,祂的道路是完全的,祂对付我,乃是为着要成全我。”

砍断恶人的绳索

神允许十字架在我们身上作犁耕的工作,目的是为着生长和收成。耶和华是公义的,到有一天,祂要砍断恶人的绳索。你知道,人犁田的时候,有一根绳子是连着那只牛的,当他用绳子拉的时候,那只牛就往前走,犁也往前移动,于是他就在那里耕了。但这里说:“耶和华是公义的,祂要砍断恶人的绳索。”到时候,神说:够了!成功了!神要割断恶人的绳子。当神把绳子一割断,牛走了,犁也没有了。换句话说:等到我们暂时经过苦难,学了功课,祂要亲自来坚固我们、祂要亲自来成全我们。我们的神是公义的,祂不会叫我们所受的,过于我们所能担当的;祂要为我们开一条出路,叫我们能忍受得住。当我们的神认为时候到了,我们的功课也学了,这个恶人的绳索就要割断了。

这个恶人是谁?就是你的肉体。弟兄姊妹!你所以需要经过那么多的痛苦,就是因为你的肉体败坏。你不要在那里怪神,神好像是与你作对。要知道,你最大的仇敌,就是你的自己。但是到有一天,神要把这个绳索割断。感谢赞美神!在基督的里面,我们是新的创造,旧事已过,一切都变成新的了。在那个时候,祂要擦干我们的眼泪,不再有叹息、不再有黑夜,也不再有死亡,因为一切都是出于神的、一切都是荣耀的。

恨恶锡安的,都蒙羞退后

赞美神!“愿恨恶锡安的,都蒙羞退后。”谁是恨恶锡安的?“锡安”是代表“神的权柄”。谁是恨恶神权柄的?就是肉体!罗马书告诉我们说:“属肉体的人,不服神的律法,也是不能服。”(罗八7)亲爱的弟兄姊妹;到了这一个时候,这一个恶人,这一个肉体,它要蒙羞退后,因为神在你的身上,已经作了一个工作,叫你成为以色列,成了一个属灵的人。

像房顶上的草

接着作诗的人换了一个比喻说:“愿他们像房顶上的草,未长成而枯干,收割的不够一把,捆禾的也不满怀。”在当时的东方国家,房子都是平顶的,不像中国式的房子是尖顶的。房子外面有一个梯子,可以走到房顶上去。犹太国的房子,直到如今,还是这样。所以你记得:使徒行传里题到彼得有一天在房顶上祷告,因为那个房子是平顶的。

那个时候人作房顶,都是用泥土,把它打结实了,就成为房顶。但是有的时候,在泥土里还会带着一些草的种子,所以常常在房顶上长出来。房顶上长的草,有一个特点,就是长得很快,但是一长出来,还没有多大就枯干了,因为下面的土浅,并且是打得结实的。所以这样的草,是用不着割的,你如果去割它,也不满一把;你把它如禾捆带来,也不能满怀。这就是这里的情形。

这一位诗人实在太会形容了。他所描写的,就是那个恶人!那个恨恶锡安的人!那个拒绝十字架的人;那个放纵肉体的人;那个活在肉体里的人;这样一个的人像什么呢?正像房顶的草!

请问你:草应当长在什么地方?自然是应当长在地上。如果草长在地上,定规长得高高的,那真是好看。我想每一个人都喜欢草地,尤其是小孩子,一看见草地就要打起滚来。可是现在这个草换了地方,没有长在地上,却长到房顶上去了。草长在房顶上,实在是不自然,也长不好,没有长成就枯干了。

哦!弟兄姊妹!现在我们应当看见,我们这个肉体,应当放在那里?应当放在低处,应当放在灵的管治之下。如果我们的魂生命能放在灵的管治之下,就有用处;如果放到上面去了,那就长不好。所以当人凭着肉体,在那里骄傲得意,觉得我这个人多高,我是在房顶上,什么人都在我的脚下;当他正在夸口的时候,他就枯干了。属血气的人,都像草一样。人的荣耀都像草上的花:“草必枯干,花必凋谢,惟有耶和华的话,是存到永远的。”(彼前一24-25

肉体的地位,只该摆在十字架的底下。我们的情感、思想、意志,有它的用处,但是如果跑到房顶上来了,那就必然是未长成就枯干了。你去割它不满一把,这是什么?这是虚空!你去捆它也不能满怀,这是什么?这是不能满足。一个活在肉体里的人,永远不能得着满足,同时他的一生也是虚空的虚空。

愿耶和华赐福

“过路的也不说:愿耶和华所赐的福,归与你们;我们奉耶和华的名给你们祝福。”

在旧约的时候,有这样的风俗;在收割季,人走过你的田地,看见你在那里收割,他们常常就是这样祝福你说:“愿耶和华赐福给你,愿你得着平安。”常常过路的人与你一同快乐。一个属肉体的人,得不着神的祝福;惟有一个活在圣灵里头的人,他在神的面前,因为耕得深,种了就生长,有三十倍的、有六十倍的、有一百倍的;走过的人都要说:“愿耶和华赐福给你,愿平安归给你。”── 江守道《上行之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