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十二篇  深处的求告和破碎的灵

 

第三阶段

与神联合

(诗一三○至一三四)

 

诗篇第一百三十篇:上行之诗。“耶和华阿!我从深处向你求告。主阿!求你听我的声音;愿你侧耳听我恳求的声音。主耶和华阿!你若究察罪孽,谁能站得住呢;但在你有赦免之恩,要叫人敬畏你。我等候耶和华,我的心等候,我也仰望祂的话。我的心等候主,胜于守夜的等候天亮、胜于守夜的等候天亮。以色列阿!你当仰望耶和华;因祂有慈爱,有丰盛的救恩。祂必救赎以色列脱离一切的罪孽。”

上行之诗的意义

前面说过:诗篇中的十五篇上行之诗,乃是以色列百姓前来朝见神,敬拜神的时候,他们一面一步一步的上山往神那里去,一面就唱这些诗。就着属灵的意义来看,这十五篇诗正好说到我们在神面前,属灵的经历是如何一步一步的往上攀升,属灵的功课是如何一点一点的往前学习,所以这十五篇诗,可以说是一个人向神而去,一段一段经历神的说明。

上行之诗的第一篇给我们看见:这一个人是住在米设地方和基达帐棚里;但是等到末了一篇,这一个人乃是在耶和华的殿中了。这十五篇诗是开始于一颗渴慕的心。这个人向着神有一颗渴慕的心,他感觉自己离神太远,他感觉自己在神所命定的路途之外,他对于主觉得渴慕。但是到结束的时候,我们看见,这个人就得着了神,住在神的殿中。这十五篇诗在开始的时候是祷告。他在神面前有一个愿望、有一个祷告。但是到结束的时候,里面是满了赞美。

所以这十五篇诗,在诗篇里有独特的地位。它是代表一个蒙恩得救的人,怎样因着渴慕主的缘故,一步一步的往前学习属灵的功课,直等到他与神有了完全的联合。这是十五篇上行之诗所代表的属灵意义。

前面也说过:这十五篇诗可分为三大组,每五篇为一组,藉以说出我们灵命经历的三大阶段。第一百三十篇之后的五篇属第三组,其中心思想是与神联合。

诗篇一三○篇的感觉是破碎

我们现在来看作诗的人,在本篇把什么样的感觉交通给我们。这一篇诗在这十五篇中,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一个人若是要真正的在生命上与神有联合,就必须有这一篇诗里面的经历。换句话说:这一篇诗给我们看见的,乃是与神联合的一个基本的条件。当我一个人在主面前读这一篇的时候,主就给我两个字来说明这篇诗的感觉。这两个字并不是新奇的名词,乃是我们常听见的,就是“破碎”。当我们读了这篇诗之后,在我们里面所得着的一个很重的感觉,就是“破碎”。

“破碎的功课”,或说“破碎的经历”,乃是与神联合的一个基本条件。人的心如果在神的面前没有经过破碎,人的灵如果在神的面前没有被破碎,人就很难与神联合。这一首诗的经历,就是破碎。

落在深处

这首诗一开始就说:“耶和华阿!我从深处向你求告。”你看见么?这里有一个人,是在深处的里面。这里的“深处”,不是单数的,乃是多数的。这一个人因着爱慕神的缘故,神就让他落在许多的深处里面。我们总是盼望,在跟从主的道路上,最好是一帆风顺;我们总是盼望,凡事尽都顺利,万事尽都亨通;我们总是盼望能走一条平坦的道路,过一种平坦的生活。但是在属灵的经历上,一个人若是真爱神的话,或者是说:真正被神所爱的话,他必定要常常进入深处。

就着我们肉体的爱好来说:我们怕深处的经历。我们巴不得作基督徒,作得非常的平坦顺利。但是就着神所带领的道路来说:深处却是我们所必需的。多少时候神让我们落在深处。这一个深处,很多时候深到一个地步,好像连我们的脚都无法到底;深到一个地步,四围都变成黑暗;深到一个地步,叫我们没有办法从里头爬出来。

当神让我们在属灵的经历上进入深处的时候,我们第一个反应就是挣扎着要爬出来。但凡是自己能爬得出来的地方,就不叫深处。深处的意义,就是我们爬不出来。许多时候,神就是让我们落在这种光景里面。甚至有的时候,祂叫我们进到最深的深处,深到一个地步,好像连神都远离了,叫我们根本摸不着神。已过有许多爱主的人,他们的经历告诉我们:他们曾落到深处,深到一个地步,甚至怀疑自己是否已经得救,因为连神都远离了他们。所以在属灵的经历上,有人称之为属灵的黑夜。人在其中,如同进到极深的黑夜中。

落在深处的原因

我们为什么会落到深处呢?有的时候是因为我们自己的罪孽;有的时候却是为着别人的缘故。无论是出于自己或者是由于别人,总归叫我们经过一个深处的经历。

我们不知道写这一篇诗的人是谁,但是解经的人都称呼诗篇为大卫的诗,所以这一篇诗很可能就是大卫写的。大卫对于深处的经历实在是丰富,他在一生中,曾多次落在深处里面而无法自拔。他之所以落在深处,有的时候是因着自己的缘故、有的时候却是因着别人的缘故。

我们读了诗篇第三十四篇就知道,那时大卫正落在深处。当时他正被扫罗嫉妒,被扫罗追赶。神与大卫同在,神大用了大卫,他就遭受了扫罗的嫉妒。扫罗要杀害他,他只能逃避。他逃到非利士地去,到了非利士王亚比米勒面前。亚比米勒手下的臣仆对亚比米勒说:“你知道这个人是谁?这不是以色列国王大卫么?以色列的妇女不是指着他唱说:扫罗杀死千千,大卫杀死万万吗?这个人对我们是太危险了!”大卫在那时,处处遇到危险,真叫他没有办法,所以他只能装疯。一个人装作疯子是相当痛苦的事。他里面是清楚的,外面却要装作不清楚,你想这是何等的痛苦!那个时候,大卫的里面是什么样的感觉呢,他就是觉得落在深处,他不知道怎样才能从里头出来。

在深处受到破碎

若是一个不认识神或认识神不够的人,当他遭遇这样环境的时候,他里面是怎样的一种光景呢?他会感觉不平、反抗。他的心会刚硬,认为说:我一点也没有错,为什么神让我落到这样的地步!所以当一个人落在深处的时候,就着肉体的反应来看,更会叫人的心刚硬、叫人的灵强项。但是一个认识神的人,当他落在深处的时候,他里面并不怨恨神,也不埋怨人。他并不为自己伸冤,只是在神的面前服下来,不说一句话。诗篇第三十四篇十八节说:“耶和华靠近伤心的人。”“伤心”这个词,更准确的翻译是“破碎”。哦!耶和华靠近破碎的人!这个人的心,在神的面前是破碎的。这个人的灵,在神面前是痛悔的。外面的环境把他压下去,压到一个地步,使他里外都破碎了。

当大卫落在深处的时候,他外面破碎了,里面也破碎了。外面是被环境压碎的,里面却是因着认识神而破碎的。所以他在神面前有一个破碎的心,他在神面前有一个痛悔的灵。他“痛侮”什么?这些既然不是他的错,本来他可以怪神,但是因着他认识神的缘故,他能低头在神面前说:“神阿!你允许这些事这样临到我的身上,是要我服在你的面前;你要除去我的完整,你要除去我的自义,你要除去我的高傲,你要破碎我这个人。”

亲爱的弟兄姊妹!如果我们不认识神,环境越压,我们里面自义的心就越强。环境越压,我们越要保持自己的完整。我想约伯的经历,就是这样。约伯是个义人,是当时代的一个完全人。但是因着神与撒但之间有一个争执,约伯就落在深处。他不但损失了他一切所有的,甚至连他的儿女都死亡了。他自己满身生了疮,连他的朋友和妻子也不谅解他。

当他这样落在深处的时候,约伯记怎样记载呢?那里说:“约伯是个完全人,约伯是个义人。”人越说他错,他越是说自己不错。他的朋友还没有指责他的时候,他还闭口不言,一切都放在心里。但是当他的朋友一开口,他的话就像洪水泛滥,说他自己在神面前完全没有错。约伯自义到一个地步竟说:“我可以站在神面前,与神理论。”一直等到最后,神才向他显现。

神显现是向他解释这些遭遇的原因么?不是。神永远不需要向人解释祂的作法。神没有这个需要,祂也没有这个习惯。祂作了就是作了,因为祂是神。如果你认识祂是神,你也会像约伯一样说:“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因此我厌恶自己,在尘土和炉灰中懊悔。”这是我们的地位。我们只有俯伏在神跟前,厌恶我们自己。哦!人若没有到过深处,人就不能厌恶自己。神所以把我们带到深处,就是要我们看见我们的自己。

当大卫在亚比米勒那里受难为的时候,他也不怪任何人。他只是俯伏在神的面前说:神哪!你靠近破碎的人!我在你面前是个破碎的人,我不敢说什么话、我不敢抵挡你、我不敢怪别人,我只觉得我不配。你把我放在这里,是要我作一个破碎的人。我痛悔我自己。我大卫算得什么?我大卫那里完全呢?我大卫怎会比别人高呢?我恨恶我自己。这一个,就是破碎。

我们再读他写的诗篇第五十一篇。我们知道,大卫因为犯了罪,在神面前受了责备,因而写了那篇诗。人所以落在深处,有的时候是因为自己的罪过。我们不能说:每一次我们被带到深处,都是因为别人不好。恐怕许多的时候,我们进到深处,是因为我们自己犯了罪。当大卫因着犯罪落在深处的时候,你读他所写的诗篇第五十一篇,就能摸着大卫的感觉。他说:“神哪!我向你犯罪,惟独得罪了你。”又说:“我是在罪孽里生的,在我母亲怀胎的时候,就有了罪。你所喜爱的,是内里诚实。”大卫在神面前感觉到神所要的祭是什么。神是要他献祭,但是他知道他自己不对。所以他说:“神所要的祭,就是忧伤的灵。”译得准确一点,就是破碎的灵:“神在这里所要的祭,乃是一个破碎的灵。”他说:“神阿!忧伤痛悔的心,你必不轻看。”

有的人犯罪,受了责备,心反而更刚硬。但是一个认识神的人,当他犯了罪受到责备的时候,不但外面服下来,里面也破碎。外面破碎,里面没有破碎的人,在神面前没有用处。一个真正有学习的人,不但外面服下来,里面也服下来,他的灵是一个破碎的灵。这样的人,再也不能为着自己站起来了,他是完全失去他自己在神的里面。

亲爱的弟兄姊妹!若是今天神带领你进入深处,无论那个原因,是由于别人或者是因为你自己,有一件事是应当清楚的,就是要问说:神究竟要我学什么功课?我们要清楚看见,神给我们许多的难处,许可我们遭受许多的打击,叫我们落到深处,这一切的目的,许多时候就是要把我们带到尽头,使我们看见自己,而痛悔在神的面前!

认识自己的罪

我们再往下看,作诗的人又说:“主耶和华阿!你若究察罪孽,谁能站得住呢?”我们或者以为,这样的经历非常奇怪。这个人犯了罪,神在那里究察他的时候,当然他站立不住。但是这里的经历,不是这样。这里的经历乃是说:虽然你觉得自己很完全,你觉得比任何人都刚强,比任何人都好,但是神却把你带到深处,要你学一个新的功课。神要你看见,你的义就是你的罪。你这个罪不是一般的罪,不是杀人放火、不是撒谎偷盗,而是你这个人就是罪。凡从你里面出来的事,没有一件不是可怕的。凡是属于你的东西,在神面前都是可厌恶的。

亲爱的弟兄姊妹!你对于你自己的估价,有没有达到这一个地步?甚至你已往所有的属灵经历、所有的属灵知识、所有的属灵启示、所有的属灵成就,到了有一天,当神把你带到深处的时候,你能不能在神面前说:神哪!这一切在你面前都是站立不住的,都是算不得数的?

弟兄姊妹!当神来与你理论的时候,你能凭着这些站得住吗?你能说这些都对么?你能说我没有罪么?你能说我是义的么?你应当信,若是神向你显现,你只能低下头来说:神哪!我厌恶我自己,我只有闭口不言。亲爱的弟兄姊妹!你在神面前有过这种的情形么?你的灵在神面前是不是这样的光景?

一个蒙神祝福的人,不管外面的环境怎样,因着他在神面前有了学习的缘故,他的心是破碎的、他的灵是破碎的。你碰到他的时候,你觉得他这个人没有自己,在这个人身上,你只能碰到神。破碎乃是与神联合的一个基本条件。破碎得多的人,神就能多与他联合。没有破碎的人,就不能与神联合。

今天在神的儿女中间,叫我们心里最感觉痛苦的事,就是难得碰到一个破碎的人。反而好像人知识越高,资格越老,经历越多,工作越大,这个人越是刚硬。当你碰到他的时候,你所碰到的只是他自己。但是真正与神联合的人,因为他在苦难中认识了他的自己,所以他不敢维持他的自己,他看见自己是没有什么可以维持的。弟兄姊妹!你对于你自己估价如何,只要看你是否还维持你自己。

一个破碎的人,是神最喜爱的。巴不得神在祂的儿女中间,多让我们经历破碎。一个人若是有破碎的灵,这一个人身上就没有难处,他可以与任何人配搭,可以与任何人一同事奉。一个破碎的人,神要他怎样他就怎样,神在他的身上有完全的自由,他与神的联合也是完全的。

当一个人感觉自己不配事奉的时候,当一个人在神面前感觉满了罪恶的时候,那种经历就有一点像主在十字架上的经历。我们的主是无罪的,但是当祂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时候,祂不但是担当我们的罪,并且成为罪。祂在神面前感觉说:祂就是罪。所以祂在那里呼喊说:“神阿!为什么离弃我?”这就是破碎。

在跟随主的道路上,我们也稍微经历一点这种的呼喊。我们不是不知道罪,我们知道得太多。我们不是没有犯过罪,我们犯过太多。但是因着神的怜悯,我们的罪被宝血洁净了。虽然如此,当神有一天把我们带到深处,经过十字架的经历时,我们里面的感觉也会像主在十字架上的感觉一样,觉得我们这个人整个就是罪。当我们看见这个的时候,我们就要在神面前说:神哪!你就是离弃我也是对的,我恨恶我自己,我这个人没有一个地方值得自己称赞、值得自己维持。

经历赦罪的恩典而敬畏神

当一个人这样感觉的时候,他接下去就是看见神有赦罪的权柄,经历神有赦罪的恩典。这里赦罪的恩典,与刚得救时所蒙赦罪的恩典在性质上是相同的,但在程度上却是不同的。到了这一个阶段,他对于自己是完全的绝望、对于自己是看得低到不能再低的地步,他看见他自己就是罪。所以他说:“神如果要究察我的罪,我怎能站立得住呢?”就在这时,他看见神有赦罪的恩典。虽然我这个人是罪,但是神会赦免我。

神赦免我,乃是要我敬畏祂。许多人不认识赦罪的恩典。他们说:一个人如果很容易得着赦罪,这个人就不怕神。他会说:反正神会赦免我,那么自由一点罢!说这样话的人,都是不认识神的人。一个真正在神面前蒙光照,看见自己的光景就是罪的人,当他得着神赦罪的时候,那个结果乃是使他一生一世怕神。他不敢再得罪神,不敢再叫神伤心。他要在神的面前,因着爱神的缘故学习在凡事上讨神的喜悦。

等候神,仰望祂的话

这一篇诗从第五节至八节是第二段,给我们看见:当一个人在这种经历里面的时候产生出什么样的光景。当一个人落在深处的时候,一般人的反应就是要爬出来;自己爬不出来,也要祷告求神把他拔出来。但一个认识神的人,当他被带到深处的时候,他却停下自己的挣扎,完全把自己交在神的手中。他连求神缩短那个日子的祷告也没有。他惟一的态度,就是等候神。

一个人蒙神怜悯真正有所看见并有所学习的时候,他第一个属灵的反应就是等候。属肉体的人都是着急,但一个被破碎的人乃是个等候的人。他说:“我等候耶和华,我的心等候。我在这里没有要求,我不盼望难处减少,也不盼望时间缩短,只把自己完全交在主的手里。”

哦!亲爱的弟兄姊妹!今天我们在神的面前,有没有一个等候的态度?我们常常一遇见难处就说:不行,让我来作一点事情罢!让我来减轻一点罢!让我来改良一点罢!让我来缩短一点罢!但是老实说:你越是这样作,落在难处中的时间越长。如果你认识神你就会放手。如果你认识神你就会说:神哪!一切都在你手里,你要怎样作都是公义的,我把自己放在你的手里。

一个等候的态度,乃是从破碎的灵出来的。这样的等候是欺骗自己吗?这样的等候是所谓的听凭命运吗?不是!今天我们信主的人,在神面前有一个等候的态度,不是因为自己没有办法了,挣扎也没有用了,因此就听凭命运了。这是消极而不是等候。一个等候的人乃是因为他看见了神,知道只要神自己出来,什么都解决了。他在这里等候不是没有根据,他乃是一面等候、一面仰望耶和华。

当他有这些经历的时候,神就把祂的话赐给他。他所以能等候,是因为他里面有神的话,他能放得下心。亲爱的弟兄姊妹!如果你仰望神的话,仰望祂所给你的应许,你就何必着急?以赛亚书第三十章十五节告诉我们说:“你们得救在乎归回安息,你们得力在乎平静安稳。”当你归回安息的时候,当你平静安稳的时候,当你放下自己的挣扎,来安息在神话语上的时候,就是你得救的时候,也是你得力的时候。

等候主,胜于守夜的等候天亮

作诗的人在这里又说:“我的心等候主,胜于守夜的等候天亮,胜于守夜的等候天亮。”这话有一点历史上的背景。在耶路撒冷的圣殿里,到了晚上,就有一班守夜的人,起来看守圣殿。他们的责任就是在黑夜里,防止不法的人有不法的事发生在神的殿里。所以每到黑夜就有守夜的人起来,各人照着所安排的地方在那里看守。你知道当人在那里守夜的时候,他里面有一个极大的盼望,就是天亮。尤其等到深夜的时候,这个盼望更强。时间一个钟点、一个钟点的过去了,他们越过越疲累,但是他们的里面却有盼望。他们的等候不是没有盼望的,他们知道天会亮。等到天亮的时候,他们就要歇下劳苦,得着安息。

这一篇的诗在这里就是给我们看见,这个爱神的人,他心里头等候主的光景,胜过守夜的人等候天亮。如果你是个无所谓的人,你对于主什么时候来并不关心,你也不会落在深处,也不会等候主。但是如果你是一个爱主的人,你是一个追求主的人,你是一个多经历十字架的人,你是一个在神面前多被破碎的人,你里面就只有一个盼望,就是盼望天快亮、盼望主快回来。今天是黑夜,我被主安排在这里看守,这是我的本分。我虽然劳若,但是我知道,黑夜已深,白昼将近;一到天明,我就要歇下所有的劳苦,安息在主的里面。这个思想就叫你里面得着安稳、得着力量,使你能忠心的守夜。别人可以睡觉,你却要儆醒的守住。

关于守夜,可能有另外一个背景。我们知道,在圣殿那里,到了晚上,所有的事奉都停止了,圣殿的门就关了。这时守夜的人就开始各在自己的岗位,尽他们的职分。等到天将要亮的时候,就有人爬到最高的山上去。那个时候四围都是黑暗,没有一点的亮光,但是这个人却爬到山上,爬到高处,眼睛一直望着东方。他要在锡安的高处,望着东边的摩利亚山。因为等到太阳出来的时候,乃是先从摩利亚山顶透过光来。所以他就一直在那里看。当他看见头一线的亮光,从摩利亚山射过来的时候,他就在那里喊,天亮了!他这样一喊,以下的人也跟着喊,天亮了!这个时候圣殿的门就打开来,祭司也都准备好,到祭坛上面去献祭、祷告、赞美,所有殿里的事奉活动就开始了。

今天一个认识神的人、一个与神联合的人,也是被神所派,好像爬在高处,等候天亮。他知道今天在地上的事奉,都是暂时的,就像圣殿在夜里的光景。我们今天在神面前一切的事奉,都是残缺的,不完全的。虽然我们有一点心,神也悦纳我们,但是这些与那要来的比较;实在算不得什么。我们今天在这里所等候的,乃是我们的主回来。等到我们的主回来的时候,天上的圣殿要打开,我们要在真的帐幕里事奉神,那一个事奉才是永远的、完全的。

所以我们看见,我们今天在地上没有什么可争执的地方。地上的一切都要过去,等到祂回来的时候,我们才开始真正的事奉。圣经上说:“凡在小事上忠心的人,在大事上也忠心。”我们今天所作的都是小事,等到主回来的时候,祂所托付我们的,那才是大事。

带领神的百姓仰望耶和华

末了,作诗的人说:“以色列阿!你当仰望耶和华,因祂有慈爱,有丰盛的救恩。祂必救赎以色列脱离一切的罪孽。”一切属灵的经历,似乎是个人的,但最终总是带进团体的,没有一个属灵的经历,光是为着你自己的。就是你落在深处,似乎是你被破碎了,但是破碎的结果,却是叫你带领神的百姓起来仰望耶和华,得见主的救赎,经历主的慈爱和祂丰盛的恩典。

今天教会所需要的,就是这样的光景。今天在教会中所需要的,就是破碎。最能帮助弟兄姊妹的、最能建造教会的、最能带进祝福的、最能叫别人经历主的慈爱,和祂那丰盛救恩的,乃是一个在神面前经过破碎的人。这样的人要使神全体的百姓在神面前蒙祝福。── 江守道《上行之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