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十三篇  好像断过奶的孩子在母亲的怀中

诗篇第一百三十一篇:大卫上行之诗。“耶和华阿!我的心不狂傲,我的眼不高大;重大和测不透的事,我也不敢行。我的心平稳安静,好像断过奶的孩子在他母亲的怀中;我的心在我里面真像断过奶的孩子。以色列阿!你当仰望耶和华,从今时直到永远。”

破碎后的谦卑

这一首诗非常短,但所交通给我们的功课却非常重要。它的感觉是谦卑。一个谦卑的人话定规不多,只要能够发表他的意思就好了。一个话语太多的人,恐怕他的心就不太谦卑。

这一首诗在属灵的感觉上,是一直往神那里去的。上一首诗的感觉是破碎;这一首诗的感觉乃是谦卑。谦卑是破碎产生出来的。凡在神面前没有经过破碎的人,就不懂得什么叫作“谦卑”。谦卑乃是破碎的表现。我们怎么知道一个人在神面前是破碎的呢?我们怎么知道一个人的心,或灵在神面前是破碎的呢?就是看他的生活中有没有谦卑。如果在他的生活中有谦卑表现出来,我们就知道这一个人认识破碎。如果在他的身上我们碰不到谦卑,我们就知道这一个人在神面前根本就没有破碎。

大卫的经历

这一首诗是大卫所写的。大卫在他一生的过程里,是一个多经患难的人。大卫的一生,多次被压,常常学习破碎的功课。我们记得:当他年幼的时候,撒母耳到他父亲家里,要从他的众子中间膏一位作以色列的王,当时耶西把其它的儿子都召聚回来,只把大卫留在野地看羊。在他父亲的估量里面,其它的儿子都有资格作以色列的王,惟有这个小儿子只够资格看守几头小羊。

当以色列人和非利士人交战的时候,耶西的三个大儿子都随军出去争战。有一天,耶西叫大卫到战场去看望他的哥哥们。他到了那里,看见歌利亚讨战的光景,就问说:“这一个没有受割礼的人,竟敢在这里向永生神的军队骂阵么?有人杀这非利士人,除掉以色列人的耻辱,怎样待他呢?”他的长兄听见了,就向他发怒说:“我知道你的骄傲,和你心中的恶意,你就是喜欢到这里来看热闹。”这给我们看见,大卫的哥哥们也是何等的轻看他。

等到大卫被神使用,把歌利亚杀死之后,他就遭到了扫罗的嫉妒。扫罗追赶他、寻索他的命。大卫在那个时候,真是像一条狗、一只虼蚤一样,到处避难。所以大卫实在是一个多经压逼的人。他年轻的时候,虽然已经是个勇士,但是却被父亲留在旷野看守几头羊。当他壮年有为的时候,又多少年浪费时间在山洞里面,逃难之间。但是在这许多压逼之下,大卫学习了破碎的功课。从那些破碎里面,就产生了一个谦卑的心,使大卫成为一个谦卑的人。

在大卫的一生中,有两次大的失败。第一次是他娶了“拔示巴”,在这一件事情上大大的得罪了神。等先知拿单去责备他的时候,他承认说:“我得罪了耶和华。”拿单告诉他说:“神已经赦免你的罪,但是因为你作这一件事,叫神的名受了羞辱,所以刀剑不离开你的家,你所生的这个儿子必定要死。”果然不久,这个孩子就生了重病。大卫为这孩子恳求神,躺在地上不吃不喝,七天之久禁食祷告。等到这个孩子死了,臣仆们都不敢对他讲话,他们以为:孩子活着的时候,他尚且如此,现在孩子死了,他怎么能受得住呢?

但是大卫看见他们窃窃私语,心里有数就问说:“是孩子死了吗?”他们说:“死了。”他就起来沐浴更衣,到神面前去敬拜;然后坐下吃喝。他的臣仆不明白,他就告诉他们说:“当孩子还活着的时候,我在神面前谦卑自己,或者神还怜悯我。现在孩子已经死了,我何必禁食呢?他不能回到我这里来,我却要到他那里去。”亲爱的弟兄姊妹!你在这里看见,他就是犯了罪、受了击打,但是他在被击打之中学习了破碎;从破碎里产生了谦卑。

当他的儿子押沙龙起来反叛他的时候,他带着百姓逃亡,离开耶路撒冷。那时扫罗的亲属示每在对面的山坡,一边走、一边咒骂大卫,又拿石头砍掷大卫。跟随大卫的许多勇士忍不住了,有一个说:“这死狗岂可咒骂我主我王呢?求你容我过去把他杀了。”但是大卫说:“由他罢,这是耶和华吩咐他咒骂我的。我的儿子尚且反对我,何况他呢?是神允许这件事。或者神看见我今天受了辱骂,就怜悯我,施恩与我。”哦!弟兄姊妹!从这些话就看见大卫是何等的谦卑!

大卫在神面前第二次的大失败,乃是他数点以色列的百姓。他当了以色列的王,神给他许多祝福,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他突然想要数点以色列民的人数。你知道神应许亚伯拉罕,他的后裔要像天上的星那么多,要像海边的沙那么无数,那都是不可记数的。但是当大卫登上王位,看见自己一切的荣耀,就起了一个心愿,要知道究竟有多少百姓。他这一个感觉,这一个举动,乃是为着要满足他里面的骄傲。在这一件事上他遭到了神的击打。就当他被神管教的时候,大卫俯伏在神的面前,说:“神哪!犯罪的是我,这群羊是无辜的;愿你的手攻击我,不要攻击你的百姓。”这给我们看见,大卫在失败的时候,在遭受击打之中,不为自己辩护什么。

一个人越是谦卑,就越容易受到骄傲的试探。你在神面前某一方面受的恩典多,在那一方面代表神就多,而在那一方面你受到的打击和试炼也就大。大卫在神面前是一个谦卑的人,所以他所受的试探也是骄傲的试探。因此我们该时时刻刻仰望神,没有一刻可以倚靠自己。不要以为已经学了一个功课,有了一个美德,就保险了。如果你与主脱了节,你马上就要在这一件事情上跌倒。

扫罗的故事

我们再来看扫罗的故事。扫罗在开始的时候,好像是很谦卑。我想所有读经的人,都有这一个感觉。当扫罗丢了他的驴子,到处寻找的时候,就碰见了撒母耳。撒母耳对扫罗说:“以色列众人所仰慕的是谁呢?不是仰慕你和你父的全家么?”扫罗听见这话,真是受不了,他说:“我不是以色列支派中最小的便雅悯人么?我家不是便雅悯支派中最小的家么?你千万不能讲这样的话!”你听这话多谦卑!等到以色列百姓聚集在神的面前掣签,把扫罗掣出来,要立扫罗作王的时候;众人却找来找去都找不到扫罗,不晓得他到什么地方去了。所以他们就求告神说:“扫罗是来了,他躲在器皿里面。”你读到这里,一定会觉得这个人真谦卑;以后他作了王,有一班匪徒不服他,说:“这人怎能牧养我们呢?”就藐视他,但是扫罗并不在意。你看他是多谦卑。

但是天然的谦卑是不能长久的,等到环境改变了,等到扫罗王位稳定的时候,他的骄傲就显出来了。他在神面前,没有谦卑的灵。神叫他作的事,他凭着自己作主,不肯服在神的底下。神要他去毁灭亚玛力人,结果他把瘦弱的牛羊杀了,却把一些肥美的牛羊留下;他把百姓都杀了,却把王留下来。当他受到责备的时候,他虽然说:“我得罪了神”(撒上十五30);但是他没有悔改。他还要撒母耳顾他的面子,没有真正在神面前俯伏下来。

真实的谦卑

所以谦卑并不是我们天然所有的东西。不错,在人群中间,有的人看起来似乎是骄傲一点,而有的人似乎是谦卑一点。但是严格说来,在地上没有谦卑这一件东西。在人天然的生命里头,根本没有谦卑这个美德。我们可以像扫罗一样,在某种环境中,有一点表面的谦卑,但是等到境遇一变,我们的谦卑就没有了。凭着天然来讲,世上每一个人都是骄傲的。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要发脾气?就是因为骄傲,骄傲受了伤,结果就是发脾气。没有一个人不会发脾气。谦卑是从那里来的?谦卑是从主那里来的,因为主的心肠就是谦卑。

腓立比书第二章告诉我们说:“祂本有神的形像,并不以与神同等为强夺的,但是祂倒空祂自己。”什么叫作“谦卑”呢?谦卑就是倒空自己。本来祂是荣耀的神、是完全丰富的,但是祂甘心乐意把自己完全倒空,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并且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这一个才叫作“谦卑”。

今天在地上能找得出这样的谦卑吗?今天如果我们富足,我们能谦卑吗?如果我们在神面前,认为自己满有知识、满有经历、满有能力、工作满有果效,请问:在天然的里面能谦卑吗?能把这一切倒得空空的,一无所有吗?就着人来说:这是不可能的。在我们天然的里面,没有谦卑这一个东西。

我再说:谦卑就是倒空自己,谦卑就是没有自己。如果今天当你谦卑的时候,你觉得自己很谦卑,这样的谦卑反而是满了自己。一个真正谦卑的人,用不着尽力去谦卑,他谦卑的时候也没有感觉。因为他心里满了基督,所以他没有自己的感觉。一个没有自己的人,才是一个谦卑的人。

谦卑是怎样组织在我们身上的呢?乃是借着伤痕,以及破碎。乃是当我们外面的人受伤,当我们里面的灵被破碎的时候,基督的灵就组织在我们的身上,在那个时候,我们才懂得什么叫“谦卑”。一个没有被神打击过的人,根本不懂什么叫“谦卑”。但不是说:凡被神打击过的人,都是谦卑的人。有的人越被神击打越是骄傲;越打越硬。但是在神面前蒙恩的人,当他被神击打的时候,他在神面前就学了谦卑的功课,产生了谦卑的灵。哦!这一个谦卑的心,就是基督耶稣的心。什么时候你有这一个谦卑的心,什么时候你就是有基督耶稣的心。

心不狂傲

“耶和华阿!我的心不狂傲,我的眼不高大;重大和测不透的事,我也不敢行。”这一个作诗的人,经过了击打之后,他在神面前学习了破碎。这一个破碎的灵,就叫他的心不狂傲。人在神的面前,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心不狂傲。人是看我们的外表,惟有神看我们的内心。亲爱的弟兄姊妹!我们的心在神面前是怎样的?如果我们只顾到外表的行动,而忽略了心的光景,我们的道路就完全是错误了。那证明我们是活在人的面前,不是活在神的面前。一个活在神面前的人,定规多在神面前对付他的心。

“你要保守你心,胜过保守一切;因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发出。”(箴四23)这给我们看见,心在神的面前重要到一个地步,我们生命一切的表现都是心的流露。其实你的话语不是从嘴唇,也不是从声带起头的,乃是从心里起源的。主说:“你心里所存的,口里就说出来。”(太十二34)亲爱的弟兄姊妹!我们的心在神面前的光景怎样?我们应当求神的面光照亮我们。要在神的面前谦卑的说:“神哪!我的心不狂傲。”箴言第十六章十八节告诉我们:“骄傲在败坏之先,狂心在跌倒之前。”如果今天你的心是骄傲的,败坏就在你的前面。如果你的心是狂傲的,跌倒就在你的面前。

没有什么比一个谦卑的人,更蒙神悦纳。神施恩给谦卑的人,阻挡骄傲的人(彼前五5)。什么时候我们的心骄傲,什么时候就是被神弃绝的;什么时候在神面前谦卑,我们在神的跟前就多蒙神的悦纳。但愿我们在神面前都察看自己,看我们的心究竟是谦卑的,还是骄傲的!

眼不高大

“我的心不狂傲,我的眼不高大。”没有人看见你的心,但是谁都看见你的眼。你心里所有的,最快发表、最容易发表、最不能隐藏的,就是你的眼。你心里所存的,你的嘴可以不讲话,有的时候舌头还管得住,但是你的两个眼睛绝对无法管住。眼睛就是全身的窗户,要把你里面的情形统统透出来。一个心里骄傲的人,他的眼目定规是高大的,他目中无人,什么人都看不起,什么人都在他的底下。同样,一个人心不狂傲,眼自然就不高大,这也是隐瞒不住的。

重大和测不透的事也不敢行

“重大和测不透的事,我也不敢行。”“重大”在原文里的意思是“重”。不是小的事、不是平常的事,是很有分量的事、是非常重的事。测不透的事乃是指非常奇妙的事,是一般人所不能明白的。这一个作诗的大卫,是个认识神的人,是个在神面前多有经历的人,但是他却说了这样的话。按我们的看法,如果有一个人敢行重大和测不透的事,那就是大卫了。如果别人不能揣摩这些事,别人不能思想这些事、别人不能行这些事,那大卫定规是可以的。大卫是合乎神心意的人,神借着启示把圣殿的图样告诉他,这不是重大测不透的事么?即便是这样,大卫在神面前却是说:重大和测不透的事,我也不敢行。这证明大卫实在是个谦卑的人。

大卫这话不是要我们作一个愚昧无知的人,不许我们在神面前追求那些重大和测不透的事。这话是给我们看见,我们的灵应当如何。许多时候我们追求那些重大和测不透的事,里面的动机往往是骄傲,轻看那些小的事,平常的事,看得见、测得透的事;认为这些事太低,也太小,不值得我去思想,我要么不追求,要追求就要追求重大和测不透的事,这才配得上我。这种态度就证明我们是个骄傲的人。

但是一个认识神的人,一个在神面前被神破碎过的人,他不是没有追求,但是他一直有一个态度,不敢轻看小的事和平凡的事,也不敢轻看平常的事,他没有意思要作一个非常的人,一个不平凡的人。如果神要他作一个平凡的人,他就作一个平凡的人,如果神愿意把那些重大测不透的事向他启示出来,他就接受;如果神不向他启示,他没有挣扎也没有烦躁。他愿意尽本分在那一些轻的、小的、看得见,测得透的地方,忠忠心心的跟从主。

弟兄姊妹!这种态度是很宝贵的。保罗说:“要彼此同心;不要志气高大,倒要俯就卑微的人。”(罗十二16)这里的“彼此同心”,另外一个翻译是“彼此尊敬”。一个骄傲的人只等候别人来尊敬他,他从来不觉得应当尊敬别人。他觉得别人有什么可以尊敬的?但神的话是说:要彼此尊敬。虽然你的弟兄姊妹那一分是小的,但那却是彰显基督的。虽然你的那一分也许是大的,但这并不是你的,乃是主的。弟兄姊妹!我们有什么不是领受的?我们有什么可夸口的?夸口和骄傲,乃是我们的羞耻。在神面前,没有一件事比骄傲更羞耻。“不要志气高大。”这一句话原文的意思是说:“不要思想高的事。”你若忽略了那些小的事,缺了那些低的事,那些高的事也就变成虚空的了。“要俯就卑微的人。”你不能轻看最小的事、不能轻看最小的弟兄。

保罗在腓立比书第二章又说:“凡事不可结党,不可贪图虚浮的荣耀;只要存心谦卑,各人看别人比自己强。各人不要单顾自己的事,也要顾别人的事。”这些话就是告诉我们:基督耶稣的心就是这样。谦卑就是基督的心。一个谦卑的人,在神面前不问为什么。一个骄傲的人,总是喜欢问为什么?为什么?你不给他一个解释,他是不平安的。但是一个谦卑的人,他知道他所信的是谁,他不敢问为什么。神用不着向他解释,只要是神作的就够了。亲爱的弟兄姊妹!你的灵是不是这样?

这一处圣经给我们看见三件事:心、眼睛和态度。心是不狂傲,眼是不高大,态度是不轻易去作重大和测不透的事。他愿意作一个平凡的人,他愿意作一个在主手里的人,他不为着自己强求什么、不为着自己争什么。凡有这三种光景的人,就是一个谦卑的人。

平稳安静好像断过奶的孩子

谦卑的秘诀是什么?这里说:“我的心平稳安静,好像断过奶的孩子在他母亲的怀中;我的心在我里面真像断过奶的孩子。”这一幅图画的情景,实在是太安详了!“我的心平稳安静,”这句话也可以这样译:“我约束镇定我的魂。”为什么我的心不狂傲,眼不高大,重大和测不透的事也不敢行?因为我已经约束、镇定我的魂,好像一个断过奶的孩子在他母亲的怀里。

作母亲的人都知道,当你餧养孩子到一个时期,长大了一点,就应当给他断奶。你不能老是让他吃奶不吃干粮,若是这样,他就永远不会成人。但是断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的孩子总是要吃你的奶,那个经历是很痛苦的。母亲要把一点辣的东西、苦的东西,放在奶头上。好像你是在那里虐待孩子、欺骗孩子。当孩子来吃奶的时候,吃了一口苦;一嘴辣,气得大哭大闹。在他的心里要说:母亲变了。我知道有的母亲在替她孩子断奶的时候,孩子哭,母亲也哭。母亲心里很难过,但是不这样作就断不了,只好硬着心去作。

但是当一个孩子断过奶之后,再躺在母亲的怀里,他已经过了一个阶段。他知道不必再盼望这个奶了;不但不再盼望奶,并且已经不需要奶了。当他躺在母亲怀里的时候,他不是在那里要母亲的奶,乃是要他的母亲。这一幅图画实在是太美丽了!

一个人魂里面的光景,怎样能被带到这个地步呢?你知道,我们的魂是最活动的。我们的情感、我们的思想、我们的意志都是活跃的。哦!我们的喜、怒、哀、乐,我们的思想、我们的看法、我们的喜好、我们的拣选,都是多么爱活动!我们一直在那里盼望神用恩典来满足我们的魂。

当我们作小孩子的时候,可以这样。但是到了有一天,管教要临到我们身上,十字架要进到我们里面,在我们的魂里(就是情感、思想、意志),作破碎的工作。主耶稣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太十六24)又说:“凡不背着自己十字架跟从我的,也不能作我的门徒。”(路十四25)这个就是断奶。不要说世界的奶需要断,连属灵的奶也要断;不要说世界的恩典应当拒绝,连从神那里来的恩典,我们得答应神,也把它断了。

一个在神面前被十字架破碎过的人,他到了一个地步,就能说:我约束我的魂、我镇定我的魂,好像断过奶的孩子。感谢主!他在神面前舍去他的自己,不再要求神用恩典来扶持他的自己,满足他的情感、体贴他的喜好,他在这里拒绝他的情感、拒绝他的思想、拒绝他的意志。

当人起来否认自己、拒绝自己,不为自己求恩典的时候,这一个人的光景就是像断过奶的孩子,躺在母亲的怀里。因为这个缘故,他的心不狂傲,他的眼不高大,重大和测不透的事他也不敢行,这就叫谦卑。所以谦卑的秘诀,乃是接受十字架的功课而拒绝自己。谦卑不是别的,谦卑乃是没有自己,因为谦卑就是基督,就是主。

带领以色列仰望神

“以色列阿!你当仰望耶和华,从今时直到永远。”一个人在神的面前学了谦卑的功课,没有了自己,他就能帮助神的百姓来仰望神。亲爱的弟兄姊妹!为什么我们不能仰望神?为什么我们的盼望不能寄托在神的身上?为什么我们在这里挣扎?就是因为我们对于自己还有盼望。一个对自己绝望的人,才会仰望神。一个谦卑的人,才会仰望神。凡是仰望神等候神的人,定规是谦卑的人。

今天,如果神在圣徒中间能兴起一些人来,他们的光景乃是谦卑的,整个的教会就要被带到神的面前去。不是话语能把教会带到神面前去,乃是话语在我们身上成了肉身,显出来了,这一个才能把教会带到神面前去。── 江守道《上行之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