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十四篇  直等我为耶和华寻得居所

诗篇第一百三十二篇:上行之诗。“耶和华阿!求你记念大卫所受的一切苦难;他怎样向耶和华起誓,向雅各的大能者许愿,说:我必不进我的帐幕,也不上我的床榻;我不容我的眼睛睡觉,也不容我的眼目打盹;直等我为耶和华寻得所在,为雅各的大能者寻得居所。我们听说约柜在以法他;我们在基列耶琳就寻见了。我们要进祂的居所,在祂脚凳前下拜。耶和华阿!求你兴起,和你有能力的约柜同入安息之所。愿你的祭司披上公义;愿你的圣民欢呼。求你因你仆人大卫的缘故,不要厌弃你的受膏者。耶和华向大卫凭诚实起了誓,必不反复,说:我要使你所生的坐在你的宝座上。你的众子若守我的约,和我所教训他们的法度、他们的子孙,必永远坐在你的宝座上。因为耶和华拣选了锡安,愿意当作自己的居所,说:这是我永远安息之所;我要住在这里;因为是我所愿意的。我要使其中的粮食丰满,使其中的穷人饱足。我要使祭司披上救恩,圣民大声欢呼。我要叫大卫的角,在那里发生;我为我的受膏者,预备明灯。我要使他的仇敌,披上羞耻;但他的冠冕,要在头上发光。”

谦卑人的心愿

在十五首上行之诗里这一首最长。上一首(第一百三十一篇)相当短,因为那里面的感觉是极谦卑的感觉。一个谦卑的人,话语就不多。但这一首诗特别长,是十五篇里最长的一篇。为什么呢?因为这一首诗里面的感觉需要很长的发表。这一首诗的感觉,乃是说到一个人在神面前被神破碎之后,他的心愿如何。在这里,有一个谦卑的人在神面前发表他的心愿,那心愿就是盼望满足神的心意,愿意成全神的旨意。

这一首诗里面的感觉,实在非常美丽。一面我们看见,这里有一个人关心神的事、注意神的事,盼望神能得着满足,愿意神的旨意得着成全。而另外一面,我们又看见,神也关心这一个人,关心他的家、关心他的国,要满足这一个人、要成全这一个人。

这样的感觉,证明这个作诗的人,与神的联合已经到了相当的程度。当我们尚未被破碎之前,我们乃是一个骄傲的人,只知道自己、只顾全自己、只要自己满足、只要自己成全。但是一个人在神面前如果学习了基本破碎的功课,他里面就变成一种谦卑的光景,他所想的是神,他所要成全的,所要满足的,也都是神的旨意和神自己。

要为神找到安息之所

这一首诗很可能是大卫把约柜移到耶路撒冷去之时所写的。这一首诗的背景非常清楚,乃是根据大卫在神面前的那个心愿。大卫在神的面前有一个心愿,他要为神的约柜寻找一个地方,他要为着神的约柜建造一个房屋。大卫这个心愿,不是等到他作了王、住在香柏木的宫殿里才有的,乃是在他幼年时就已经有了的。怎么知道呢?因为这一首诗告诉我们说:“我们在以法他就听见了约柜。”(一三二6另译)

弥迦书第五章二节曾把伯利琠M以法他题在一起,证明“以法他”就是“伯利琚芋C我们知道,大卫幼年是在伯利甯搹u羊群。那时,他多有机会默想神的事。他虽然人在以法他,心却往约柜那里去。他听说;“约柜曾经怎样带领神的百姓经过大而可畏的旷野,怎样带领神的百姓过了约但河,又怎样带着百姓争战。”他也听说:“约柜在示罗的帐幕里面。”他又听说:“有一次约柜被非利士人掳掠去了,但是神却在那里保护祂的荣耀,结果非利士人只得把约柜送回来。”他还听说:“约柜怎样停留在基列耶琳的地方。”他不但听说:他并且在基列耶琳找到了约柜。

在扫罗作王的日子,我们从圣经中得知,他从来没有在约柜面前寻求过耶和华。换句话说:在扫罗的感觉里面,约柜算不得一件事。因此在那些日子中,约柜就一直停留在基列耶琳。“基列耶琳”乃是一个森林区。所以当时约柜并不在一个公开能看见的地方,乃是隐藏埋没在山地里面。只有一些有心的人,才能找到约柜。如果你没有心的话,你就不知道约柜丢到什么地方去了。但是在这里,大卫在基列耶琳竟然把约柜找到了。在大卫的感觉里头,他巴不得能到约柜的地方,向神俯伏敬拜。他巴不得看见祭司能披上公义,神的百姓都能欢呼。这一个是大卫心里头的感觉。

约柜在当时,就是代表神自己。神在祂的百姓中,就是借着约柜来显现。本来神住在天上,本来天上有约柜,但是神要住在祂的百姓中,就吩咐摩西制造一个约柜。所以约柜乃是神的荣耀,显在祂的子民中。约柜就是代表神的同在,代表神的自己。

在当时一个人对约柜有渴慕的心,就是表明对神有渴慕的心。一个人如果对约柜忽略,就是表明他对神是忽略的。大卫的心里十分渴慕约柜,十分愿意为约柜找到一个安息之所,为着约柜建造一个圣殿。他知道神愿意住在祂的百姓中,他也知道神在祂的百姓中还没有得着安息,所以他惟一的心愿就是要成全神的心意,为神找一个安息的地方,叫神住在祂的百姓中,能住得舒服、平安、满意、快乐。这个就是大卫的心愿。

为神受苦难

这首诗一开始是祷告。他说:“耶和华阿!求你记念大卫所受的一切苦难。”弟兄姊妹!我们的神会忘记我们的罪孽,但从来不忘记我们的苦难,祂要把我们所有的眼泪,都装在祂的口袋里面,祂要记念我们一切的苦难(诗五十六8)。这里大卫所受一切的苦难、不是指着平常的苦难、不是指着人在地上一般的苦难,乃是指着一些特别的苦难说的,是指着为神而受的苦难、是指着为要满足神而受的苦难、是指着为要成全神的心意而受的苦难。这一种苦难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受的。如果你是无心的人,你就用不着受这种苦难。

在世界上,有的苦难是我们自己找的,比方我们自己犯了罪,有了错误,堕落了,或者因着肉体的要求,因着许许多多不正常的情形,结果我们就遭遇了许多苦难。但是还有一种苦难,不是因为犯了罪、不是因为放纵了肉体、不是因为走在神的旨意之外,反而是因为我们心里实在爱神、体贴神,要满足神、要成全神,为着这缘故,就受了许多苦难。

这一种苦难在神面前不会被忘记。我们可以问自己,今天我们所受的苦难是那一种苦难?我们为着要满足自己、为着要叫自己有享受,肯吃许多的苦、肯受许多的麻烦、肯花许多的时间、肯费很多的心力。但世界上有多少人肯为着要满足神的心意而麻烦他自己、搅扰他自己,让他自己受苦?世界上有几个人肯这样?

当大卫逃难逃命的时候,那真是艰难,我想一个人在这样的艰难中,恐怕他所有的思想,都是围绕着他的自己;恐怕他晚上睡不着觉的时候,所想的就是自己怎样受了冤枉。他有多少的自爱、多少的自怜。但是大卫不是这样,在逃难的时候,他里面的感觉却是:我今天虽然是为着神的缘故,在这里逃避,没有安息,但是我的神比我更没有安息。大卫在无家可归的时候,不是在那里可怜自己,他所想到的却是神今天在地上也无家可归。大卫自己在那里漂流,他就想到神的约柜也在漂流。在大卫的感觉里,神的满足远比他自己的满足重要。

强烈的心愿与行动

为着这个缘故,当他被高举为王的时候,他第一件事,就是攻打耶路撒冷。他这一个举动不是光为着要得一个地方作京城。我个人觉得,他攻打耶路撒冷,乃是要为神的约柜寻找安息之所。

神在申命记里,多次向祂的百姓启示说:“当我带你们进入迦南地,你们在那里享受流奶与蜜之地的时候,我就要在全地拣选一个地方,好安置我的名。那个地方就是我的约柜安息的地方。你们必须要到这个地方来献祭。你们中间所有的男丁,一年要三次到我所拣选的地方来朝拜我。”现在以色列人进入迦南已经有相当的年日了;他们经过了士师的日子、经过了撒母耳的日子、经过了扫罗的日子,而约柜有的时候在示罗,有的时候在基列耶琳,还没有得着一个固定的地方。大卫在神的面前,因着心愿是那么逼切的缘故,(我个人感觉,他一定是得了启示,知道耶路撒冷是神所拣选的地方。)所以一作了王,他第一个举动就是攻打耶路撒冷,要为神的约柜在那里预备地方。

虽然因为大卫流血太多,神没有许可他来建造圣殿,但是我们知道,一面神把圣殿的图样启示给大卫,另一面大卫自己也告诉我们:他在争战中,在所有的艰难里面,为着他所爱的神,准备了许多的材料。这是大卫的心愿和行动。

亲爱的弟兄姊妹!大卫在神面前就是有这样的心愿,要为神的约柜寻找一个所在并建造圣殿。他在神面前的这一个心愿,强烈到什么地步呢?这一首诗的第二节告诉我们:他怎样向耶和华起誓,向雅各的大能者许愿:“我必不进我的帐幕,也不上我的床榻;我不容我的眼睛睡觉,也不容我的眼目打盹;直等我为耶和华寻得所在,为雅各的大能者寻得居所。”他这一个心愿实在是强烈。

这里题到雅各的大能者,我们可以回头看看雅各的事。我们都知道,雅各因着逃避他的哥哥,离家漂流在旷野。但是在夜里睡梦中,神向他显现并对他说:“我是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也要作你的神,我要把你所躺卧的地方赐给你,我要把你带回来,我要建立你的家。”神在那里给了雅各许多的应许。等到雅各醒过来了,他向神许愿说:“神哪!如果你真照你的应许,叫我有得吃,有得穿,也叫我平平安安回到我的父家。我就要以你为我的神,并且我要向你献上十分之一。”雅各许的这个愿,实在是买卖式的。他的意思就是对神说:神阿!你先给我好处,我就也分一点给你。如果你不给我好处的话,那么对不起,你也得不着什么。

但是大卫却不是那样。大卫也是向雅各的大能者许愿,也是为着要建造神的殿,叫神在祂的百姓中得着安息,但是在大卫许的愿里头,没有一点买卖的性质。大卫许的愿是完全为着神的:“神哪!你可以剥夺、你可以破碎,但是在破碎的里面,我要起来为你寻得居所。你可以给我苦难,可是在苦难中我要收集材料,来建造你的殿。”

哦!亲爱的弟兄姊妹!今天我们在神面前的光景,究竟是怎样?神有一个心愿,要住在祂的百姓中间,但是祂需要祂的百姓为祂预备居所。今天我们都说:我们是爱神的人。但是我们里面有没有这样的心愿,要满足神的心呢?我们愿意受一切的苦难么?我们愿意搅动我们的自己么?我们愿意吃苦么?我们是否只有一个目的,就是盼望神在祂的儿女中,得着一个安息的地方?我们是像雅各那样买卖式的爱神呢,还是像大卫那样全心全意的爱神?大卫说:“我必不进我的帐幕,也不上我的床榻;我不容我的眼睛睡觉,也不容我的眼目打盹;直等到为神寻得一个居所。”我们爱神有没有到这个程度?我们今天事奉的目的是不是为着建造神的家?是不是为着要满足神的心?是不是要成全神的旨意,使神在祂的儿女中真有一个安息的地方,真能得着敬拜、得着称赞、得着事奉?我们是不是这样对待我们的神?

保罗曾说:所有的人都顾到自己的事,不顾到主的事。今天我们是觉得神的事重要呢,还是我们的事重要?如果神今天在我们中间不能得着安息,我们可以安息么?今天我们对神的爱,就是从我们对教会的感觉上看出来的。你爱神有多少,爱教会就有多少。你若真爱神,你就必定不为自己寻求什么,你就必定要满足神的需要,盼望教会在神的面前能得着建造,好叫神得着安息。

人的心愿合乎神的心愿

感谢神!大卫这样的心愿,这样的举动,刚好合乎神的心意,所以圣经告诉我们说:“大卫是合乎神心意的人。”(撒上十三14)换句话说:大卫摸着了神的心,大卫这一个人摸着了神的心。到了第十三节,神就说:“因为耶和华拣选了锡安,愿意当作自己的居所,说:这是我永远安息之所,我要住在这里;因为是我所愿意的。”大卫去攻打耶路撒冷,把耶路撒冷夺过来,神说:你所得的这个地方正是我所拣选的。大卫说:“我要为神预备一个地方。”神说:“这个地方正是我所愿意的,我愿意把这里当作我自己的居所。”大卫的心愿,也就是神的心愿;就是神所愿意的,大卫体贴了神的愿意。一个人与神联合到了这个地步,实在是非常的美丽。

神对于人心愿的反应

1. 使粮食丰满,穷人饱足

在这一种情形之下,神说:“我要使其中的粮食丰满,使其中的穷人饱足。”如果今天在地上有人被主的爱摸着,肯吃一切的苦,愿意神在祂的百姓中得着一个安息的地方,神定规也要说:我的祝福要倾倒在他们的中间,我要使其中的粮食丰满,使所有的穷人饱足。凡是愿意满足自己的人,都要变成饥饿缺乏的人。凡是愿意满足神的人,都要变成饱足丰富的人。在属灵的追求上,这是一个铁的定律。如果你属灵追求的目的是为着自己的饱足,那么你反而要饥饿,反而要缺乏。如果今天你追求的目的,不是自己属灵,而是要满足神的心意,那么,你的粮食要丰满、你的贫穷要得着饱足。这是圣经的原则。如果每一位弟兄姊妹都是要满足神的心意,同心合意的要在这里给神一个安息之所,叫神的名能够安置在这里,叫神能在这里得着荣耀、得着敬拜,弟兄姊妹!我们会饥饿么?会缺少生命的供应么?会缺少话语的供应么?绝对不会!神要把祂的丰富,倾倒在我们中间,连我们中间最穷的人,都可以得着饱足。

2. 披上救恩,大声欢呼

神又说:“我要使祭司披上救恩,圣民大声欢呼。”大卫在神面前的心愿是“愿你的祭司被上公义”,但是神答应他的祷告说:“我要使祭司被上救恩。”大卫的心愿不过是要这些事奉神的人,都是蒙恩得救公义的人,但是神答应大卫却是超过他所求所想的。神说:“我的祭司不但要披上公义,我的祭司要被上救恩、要披上完全的救恩。”大卫的愿望是“愿你的圣民欢呼,愿你的百姓快乐。”但是神的答应是“我的圣民必大声欢呼。”不但是欢呼,还是大声欢呼。神的答应总是超过我们所求的。神完全的救恩要显在祂的百姓中,叫我们在祂的面前显出一种快乐的光景,叫我们欢喜跳跃,大声欢呼。

3. 叫角发生,冠冕发光

神又应许“我要叫大卫的角,在那里发生;我为我的受膏者预备明灯。”在这里有神的权能,有属灵的权柄。“大卫的角”,是代表“权柄和能力”。在这里,神的能力和神的权柄要完全的彰显出来,叫众仇敌受到羞辱。但是大卫的冠冕,却要在头上发光。

所以,如果今天我们有强烈的心愿要满足神的心,要神在祂的百姓中有安息之所;如果我们肯付上一切的代价,肯把自己放在神的手里,搅扰我们自己,不容自己安息;如果我们在神面前有这样的心愿,神定规要悦纳我们,要建立祂的教会。神的荣耀要住在教会中,神的丰富要临到祂的教会,神的救恩要充满祂的教会,神的能力和权柄也要在教会中有丰满的彰显。

4. 建立家室,坚定宝座

现在我们再回头来看第十一至十二节:“耶和华向大卫凭诚实起了誓,必不反复,说:我要使你所生的坐在你的宝座上。你的众子若守我的约,和我所教训他们的法度,他们的子孙,必永远坐在你的宝座上。”大卫在神的面前有一个心愿,要为神预备一个地方,建造一个家,你知道神怎样反应?神差遗先知拿单去告诉大卫说:“自从我领以色列人出埃及直到今日,我未曾住过殿,常在会幕和帐幕中行走。凡我同以色列人所去的地方,我何曾向那一个支派说:你们要为我预备一个殿宇呢?”神说这样的话,是表明神的心意给大卫摸着了。但是神又说:“你大卫要为我建立一个家么?慢一点,让我先来为你建立一个家。你要为我坚立宝座么?慢一点,让我先来为你坚立宝座。”

哦!神和大卫正如两个好朋友,这一个要成全那一个,但那一个却说:我要先为你成全。这两个人在那里争,看谁能作得更多。神说:不行!不行!你在这里为我有这样重的心愿,难道我今天就输了吗?你还没有为我建立家之前,我要先建立你的家。你还没有为我坚定宝座之前,我要先坚定你的宝座。大卫用谦卑的灵来接受神的话语。他到神面前说:“神哪!我是谁,我的家算得什么,你竟使我到这地步呢?这在你眼中还看为小,又应许我的家至于永远;我是想要来满足你,但在我还没有满足你以前,你就先来满足我。我是要来成全你,但在我还没有成全你之前,你就先来成全了我。”

亲爱的弟兄姊妹!这就是我们的神。我们不能胜过我们的神。我们在神的面前只要有一点点的心愿要为着祂,祂马上就向着我们有万分的心愿。我们的神实在是伟大。

但是弟兄姊妹要知道,神在地上的家是借着大卫的家;在地上的宝座是经过大卫的宝座。如果大卫的家不建立起来,神在地上不能有家;如果大卫的宝座不先坚定,神在地上的权柄也无从彰显。大卫的家就是神的家,大卫的宝座就是神的宝座。所以我们要看见,神在我们身上所作的一切是成全我们,也是为着祂自己。这两个确是合而为一的。

这一首诗所要交通给我们的就是这一个感觉,要我们这一些人,在神面前有一个坚强的心愿,要完成神的心意,好让神在祂的百姓中能有安息,能得着一个居所。但是,当我们这样作的时候,我们却看见神先来成全我、先在我们的身上作工、先带领我们,叫我们在生命中有长进、叫我们能摸着祂自己的宝座。所以老实说:今天我们所能有的就是一点心愿。所有的事情,都是神自己作的。请问弟兄姊妹!你有这心愿么?── 江守道《上行之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