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廿二篇

 

第二十二篇(受天下之垢)

一、题目:经过痛苦得荣耀(预言主十字架的诗)

二、作者:大卫

三、大纲:

1、弥赛亚受苦(一至廿一节)

2、弥赛亚的荣耀(廿二至三十一节)

四、中心节:廿四节

五、小引:

此篇唱法是“调用朝鹿”,其中说主耶稣好像温柔美丽的鹿被猎户于清晨所追。他刚出现的时候,希律王就寻找他,众人都恨他,撒但试探他。主在人间的时候,总免不了有犬类,公牛,和狮子追赶。各各他山是可怕凶险的山峰,罪恶浓林中的野兽把他追到险恶的山崖。巴珊的公牛触他,狮子向他吼叫,犬类咬住他。主如柔和的鹿,遭他们杀害,他低下头将灵魂交付神。有人把他的身体放在新的坟墓里。那时一切的仇敌,以为得了完全的胜利,殊不知他们没有想到主耶稣乃朝鹿,从漆黑的坟墓中,仍欢畅的跳出来,站在橄榄山上。死永不再有权柄害他了。主耶稣正像飞快的朝鹿在园中向马利亚显现,向往以马忤斯去的两位门徒显现。又到加利利的一座山向众门徒显现。无论向谁显现,总是带着清晨新鲜的香味。

此篇更是主十字架的诗。主可能在十字架极痛苦的时候,将此篇句句完全诵读了。开口头一句就是:“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照一些原文的稿,末句就是:“成了。”此篇果然是主受苦的照片,记载临终的遗言。此篇可以看到主十字架的黑暗.并十字架的荣耀;主所受的痛苦并所要得的荣耀。求主赐恩给我们,好能近前来瞻仰这奇妙的大异象。我们来到这样的圣地,就当像摩西来到烧着的荆棘山,把脚上的鞋脱下。这真是圣经中的圣地。

六、详解:

第一节“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为什么远离不救我,不听我唉哼的言语?”——主好像以双手抓住父神呼喊说:“我的神,我的神。”主耶稣所抓住的就是那击打苦待他的神。对于神的全能是毫无疑惑的。求神的时候称他为“EL”即“全能者”我们每逢被神管教的时候,能如此抓紧我们的神,就必被他拯救了。主耶稣当然可以问“为什么”,因为他本来没有任何能叫神离弃他的因由。他是毫无罪的。神离开他完全是因我们的罪。门徒和亲友都离开主,还是担得起的。但父神离开他就使他受不住了。地狱的最大痛苦,就是永远与神分离。主耶稣就是父怀里的独生子,是他所切爱的,所以这分离就更难忍了。

第二节“我的神啊,我白日呼求,你不应允。夜间呼求,并不住声。”——信徒有神不听允的时候,并不希奇。主耶稣也曾尝了这样的苦味。神虽不听,主耶稣还是呼求。主耶稣自己也曾说过:“要人常常祷告,不可灰心。”我们应当在各样的环境中儆醒不倦的祷告。不论白日怎样炎热,夜间怎样的黑暗,总不肯停止向神呼求。不论祷告是怎样的苦,还要进行,主在客西马尼园“祷告更加恳切,汗珠如大血点,滴在地上。”恳切的祷告是有代价有效验的,“并不住声”照原文的意思就是:“在我里面没有停止的可能。”

第三节“但你是圣洁的,是用以色列的赞美为宝座的。”——不论狂风怎样凶猛,人怎样侮慢,魔鬼怎样试探,环境怎样恶劣,就是神自己离弃我,神还是圣洁的。在他一切所行的无不公义,在他一切所作的都有慈爱。不论试探怎样的大,有信心的圣徒,决不能说神一句不公不义的话。圣洁的神就是那立约的神,可靠不改变的神。信徒必在顺境逆境中,一样的感谢他。

第四节“我们的祖宗依靠你。他们依靠你,你便解救他们;”——四五节中有三次提到“依靠神。”“依靠”就是旧约中圣徒对神的关系。等于新约中“信心”的态度。依靠神便有好结果,就是神解救他们。神怎样在过去已经救了一切依靠他的人,他照样必救今日依靠他的信徒。这就是我们今日的安慰。主耶稣在十字架上将自己列于他的百姓中,所以说:“我们的祖宗。”他教训他的门徒祷告也是说:“我们在天上的父。”他复活了的时候,叫马利亚去告诉他的门徒说:“我要升上去,见我的父,也是你们的父。”足见主耶稣将自己列在他的弟兄中,将他们提到父的家中。

第五节“他们哀求你,便获解救,他们依靠你,就不羞愧。”——凡诚心依靠神的必不蒙羞。“凡等候你的必不羞愧。惟有那无故行奸诈的,必要羞愧。”(廿五篇三节)我们的行为可以叫我们羞愧。这是我们最当防备的。神是信实可靠的。但我们自己的罪,自己的软弱,能叫神的名和神的教会大大蒙羞。所以诗人求主说:“万军的耶和华阿,求你叫那等候你的,不要因我蒙羞。以色列的神啊,求你叫那寻求你的,不要因我受辱”(六十九篇六节)。耶和华必不将他的百姓丢在敌人的手中,必不让仇敌胜过他们。“凡制造偶像的,都必抱愧蒙羞,都要一同归于惭愧,惟有以色列必蒙耶和华的拯救,得永远的救恩。你们必不蒙羞,也不抱愧,直到永世无尽”(以赛亚四十五章十六、十七节)。这不是说信徒不会受世人的轻慢,主耶稣既受了人的辱骂,我们也必步他的后尘。“我们也当出到营外就了他去,忍受他所受的凌辱。”这凌辱不过是暂时又能给我成就无比的荣耀。那最后的荣耀必证明谁是羞愧的。“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林后四章十七节)。主耶稣十字架的羞辱,不过是进入他荣耀的门路。

第六节“但我是虫,不是人。被众人羞辱,被百姓藐视。”——天上荣耀的大君,怎能降卑成为虫呢?他“虚已取了奴仆的形象,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立比二章七、八节)。虫是动物中最弱最无用的,只配被人踏在脚下。主耶稣降世将他荣美的神性藏在虫的样式中。魔鬼有意将这无力的虫吞吃了,殊不知在这虫里面有神性的钢钩,把魔鬼的肋骨扎透了,使他反受了致命伤。

第七节八节“凡看见我的都嗤笑我。他们撇嘴摇头说,他把自己交托耶和华,耶和华可以救他吧。耶和华既喜悦他,可以搭救他吧。”——祭司和众民,犹太人和外邦人,军人和普通人,都一同嗤笑那受苦的救主。人是何等的残暴野蛮。流血的救主是何等的慈爱。看见主所受的凌辱。我们必须忍耐到底。天使看见主受苦,只好蒙脸崇拜,人却嗤笑。富贵贫贱,拥拥挤挤,都以他的痛苦为戏耍,向他摇头撇嘴饶舌。犹太人和罗马人原来为敌,此日却共同成了害主的友邦。藐视主所靠的耶和华,嗤笑他的信德,如同用刀刺入他的心内。这话岂不是魔鬼自己藉他们的口所说的么?主当然是父神所喜悦的。他是人间头一个神所喜悦的人。神那样的喜悦他,情不自禁的有三次从天上发声说这是他的爱子(马太三章十七节十二章十八节十七章五节)。魔鬼好像要把神看为撒谎,其实他就是撒谎的父,不久那义者就被搭救了。

第九节十节“但你是叫我出母腹的,我在母怀里,你就使我有倚靠的心。我自出母胎,就被交在你手里。从我母亲生我,你就是我的神。”——主耶稣降生在这不欢迎他的世界中,诚然是神的大能,约瑟与马利亚旅行的时候,怎能迎接这天上来的贵人呢?客店没有地方,便与畜类同居。希律的刀,虽追随他,总不能杀他,神怎样自从出母胎保护了他,便叫他在末后极大的痛苦之中有安慰。再者,我们若从幼时靠主,到年老也必不灰心,哈利路亚。生在世界乃为人最危险的时期。神既在我们最软弱的时候已经救护了我们,他也必抚养至年老。这是主耶稣痛苦中的安慰,也是我们信徒个人的安慰,更是以色列民族的安慰。“雅各家,以色列家一切余剩的要听我言。你们自从生下,就蒙我保抱;自从出胎,便蒙我怀搋,直到你们年老,我仍这样”(以赛亚四十六章三、四节)。

第十一节“求你不要远离我。因为急难临近了,没有人帮助我。”——主耶稣孤单的走了那各各他的路,虽没有人与他同行,还有父神与他同在。他向门徒说:“你们要分散,各归自己的地方去,留下我独自一人,其实我不是独自一人,因为有父与我同在”(约翰十六章三十二节)。在急难的时候,人人远离了他,他就“大声哀哭,流泪祷告,恳求那能救他免死的主,就因他的虔诚蒙了应允”(希伯来五章七节)。神正是救那些无指望的人,“没有人帮助的困苦人,他也要搭救。”

第十二节十三节“有许多公牛围绕我。巴珊大力的公牛,四面困住我,他们向我张口,好像抓撕吼叫的狮子。”——那些祭司,文士,法利赛人,民间的长老,都如吼叫的野牛求彼拉多“把他钉十字架。”主耶稣乃是那不能自卫的神的羔羊。其实不是不能自卫,但因要成就救人的大功,甘心去替人死,不愿救自己,为要救你救我。巴珊乃是肥美之地(民数记三十二章四节),那里的牛又肥又壮(申命记三十二章十四节),以色列人因神所赐给他们的地肥美,也成了肥胖粗壮的人,就“踢跳奔跑,便离弃造他的神,轻看救他的盘石。”

第十四节“我如水被倒出来,我的骨头都脱了节。我心在我里面如蜡溶化。”——主耶稣因为爱我们,将自己的命倾倒出来成为赎罪的祭。他所流的血,一直到如今还是洗罪的泉源。这都是因为他甘心为我们的罪受压伤。我们的罪在他身上是那样的重,他还没有被钉在十字架.在客西马尼园中祷告的时候,从他身上就有血点被压出来。那时“他惊恐起来.极其难过、对他们说,我心里甚是忧伤,几乎要死。”(马可十四章三十三、三十四节)主耶稣被钉在那苦架上,双手伸开,悬在天空,全身下坠。这不但是极羞耻的死,更是极凄惨的死。全身的骨头,因身体下坠而脱节。身体所受的痛苦,又加上世界人类的罪压在他的心如蜡熔化。

第十五节“我的精力枯干,如同瓦片。我的舌头贴在我牙床上。你将我安置在死地的尘土中。”——在那极大的痛苦中另有预言说:“他们拿苦胆给我当食物。我渴了,他们拿醋给我喝”(六十九篇廿一节)。“耶稣知道各样的事已经成了,为要使经上的话应验,就说我渴了。有一个器皿盛满了醋,放在那里。他们就拿海绒蘸满了醋,绑在牛膝草上,送到他口。耶稣尝了那醋,就说,成了”(约翰十九章廿八至三十节)。那生命的主因为要救犯了罪的人就为人成了罪,既成了罪就必受罪的刑罚而死。“他因着神的恩,为人人尝了死味。”“因受死的苦,就得了尊贵荣耀为冠冕。”

第十六节“犬类围着我,恶党环绕我。他们扎了我的手,我的脚。”猎户有时以大圈围绕所要得的野物,把圈渐渐缩小,一直攻上野兽,把它杀了。恶人待主耶稣就是如此。他们抓住他就戏弄他,末了扎他的手,扎他的脚,钉他于十字架上。手与脚的神经是与全身密切相连的,因此他全身的疼痛难以想象。犬类正是那些暴燥又无亲情的。保罗说:“应当防备犬类,防备作恶的。”到了新耶路撒冷的时候,犬类必居在城外。(启示录廿二章十五节)

    第十六节“我的骨头我都能数过。他们瞪着眼看我。”——主在十字架上的时候“无佳形美容,我们看见他的时候,也无美貌使我们羡慕他。他被藐视,被人厌弃,多受痛苦。”(以赛亚五十三章二节三节)“从那里经过的人讥诮他,摇着头说,你这拆毁圣殿三日又建造起来的,可以救自己罢”(马太廿七章三十九节四十节)。恶人瞪着眼看主耶稣受苦,只以为是怪异。但他们不知道将来凡以信心仰望他的就必得救。“到那时地极的人都当仰望我,就必得救。因为我是神”(以赛亚四十五章廿二节)。就是今日还有一部分人是瞪着眼看主耶稣,以为他死与他们毫无关系,另一部分人,因知道他是为他们死了,就仰望他并得了他所赐的生命。“摩西在旷野怎样举蛇,人子也必照样被举起来,叫一切信他的都得永生。”(约三章十四十五节)瞪眼看主的必取刑罚。以信心仰望他的。罪必得赦免,得着神所赐的平安。

第十八节“他们分我的外衣,为我的里衣拈阄。”——那些士兵是何等的忍心!他们在十字架的前面还能开赌场。再者,他们是何等瞎眼的,不知主耶稣是他们的救主,从他身中流出来的血,能洗他们的罪,叫他们得永生。他们却不顾这些,只要主的衣服,他们只以为那衣服比主自己还贵重。今天还有一般有名无实的基督徒,也只要主的“衣服”,行在人前有主外面的样式,但主宝贝的身体,宝贝的血,他们以为无用。同挂在十字架上的犯人,却有一位认清楚了,就求耶稣纪念他,耶稣告诉他:“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他所得的比那些衣服宝贵得多了。

第十九节二十节廿一节“耶和华阿,求你不要还离我。我的救主阿,求你快来说明我。求你救我的灵魂脱离刀剑,救我的生命脱离犬类,救我脱离狮子的口。你已经应允我,使我脱离野牛的角。”——魔鬼正是吼叫的狮子,他是: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魔鬼比狮子更猛。狮子吃饱就不再害人,但魔鬼是不会吃饱的。信徒要彼此和睦团结起来,防备魔鬼。我们要得胜魔鬼,就当向耶和华说:“求你起来,前去迎敌,将他打倒,用你的刀救护我的命。”“救我们脱离那恶者。”

    第廿二节“我要将你的名传与我的弟兄。在会中我要赞美你。”——受苦的时期过去了。现在仇敌败了,胜利和安静来了。主耶稣胜过死权的时候,就告诉马利亚说:“你往我弟兄那里去,告诉他们说,我要升上去.见我的父.也是你们的父.见我的神,也是你们的神。”(约翰廿章十七节)主耶稣是神家里的模范儿子,使他“在许多的弟兄中作长子。”主耶稣与属血气的人一同作弟兄是何等的降卑呢!便使信他的人和他同作弟兄,是叫他们何等的高升呢!信徒受人辱骂的时候,当记得他们在基督里已经得了怎样高的地位。“你们是被拣选的族类,是有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国度,是属神的子民。”(彼得前书二章九节)

第廿三节“我们敬畏耶和华的人要赞美他。雅各的后裔都要荣耀他。以色列的后裔都要惧怕他。”——“敬畏耶和华是知识的开端。”敬虔的初步就是向神存敬畏的心。有这样的心,就必谨慎自己的行为,好得神的喜悦。存敬畏神的心,必有大赏,就如诗篇中说,“敬畏他的,他必成就他们的心愿,也必听他们的呼求,拯救他们”(一四五篇十九节)。

第廿四节“因为他没有藐视憎恶受苦的人,也没有向他掩面。那受苦之人呼吁的时候,他就垂听。”——主耶稣受苦的时候“被众人羞辱,被百姓藐视,”但是圣父在高天还是爱他。照样,今日为主的名受苦被人藐视的圣徒,神还是眷顾他们。他们可以和以赛亚异口同声的说:“人打我的背,我任他打。人拔我腮颊的胡须,我由他拔。人辱我吐我,我并不掩面。主耶和华必帮助我,所以我不抱愧。我硬着脸好像坚石,我也知道我必不至蒙羞。称我为义的,与我相近”(以赛亚五十章六至八节)。“谁能控告神所拣选的人呢?有神称他们为义了。”主耶稣在最痛苦的时候,将自己的灵魂交在父的手中。那些藐视苦待他的人,“把他钉在十字架上杀了。神却将死的痛苦解释了,叫他复活。因为他原不能被死拘禁”(使徒行传二章廿三节廿四节)。

第廿五节“我在大会中赞美你话,是从你而来的。我要在敬畏耶和华的人面前还我的愿。——圣徒的赞美是圣灵放在他们心中的,这是属天的音乐。人自己所造的想,不会荣耀神的名。圣徒的快乐是由圣灵充满而来的。使徒保罗说:“要被圣灵充满。当用诗章,颂词,灵歌,彼此对说,口唱心和的赞美主”(以弗所五章十八节十九节)信徒当将自己和神所立的约,并从神所得的一切恩惠,在敬畏耶和华的人面前陈明,好叫耶和华的名得者称赞。信徒随时的见证,亦有如此的功用。神得了荣耀,众人同时也必得造就和勉励。信徒彼此为肢体。“我们是他身上的肢体,”所以必须彼此顺服,互相建立,“为要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

第廿六节“谦卑的人必吃得饱足,寻求耶和华的人必赞美他。愿你们的心永远活着。”——主耶稣将自己的身体舍去,乃为要一切谦卑的人来得饱足,因饱足而高兴。主耶稣说:“我是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人若吃这粮就必永远活着。我所赐的粮就是我的肉,为世人之生命赐的。”(约翰六章五十一节)神一切的福气是为谦卑的人预备的。“神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耶稣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你们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血,就没有生命在你们里面。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生。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约翰六章五十三节五十四节)。

第廿七节“地的四极都要想念耶和华,并且归顺他,列国的万族都要在你面前敬拜。主的荣耀和权柄必要加增无穷。(一)是将他的名传与他的弟兄。(廿二节)(二)是在大会中赞美神。(廿五节)(三)“地的四极都要想念耶和华。”信徒所求“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定然是不会落空的。哈利路亚。现在人的心中没有神。“他一切所想的,都以为没有神。”现在是人忘记神的时候。但到了那时,他们必如同浪子醒悟过来,想起父神的家里是何等的丰富。到那时,“诸王都要叩拜他,万国都要事奉他。”“地的四极都看见我们神的救恩。”

第廿八节“因为国权是耶和华的。他是管理万国的。”——到那时大卫的王位必重新修造.因为宇宙的政权是担在他肩头上。到那时人都要说;“被杀的羔羊是配得权柄、丰富、智慧、能力、尊贵、荣耀,颂赞的。”“到那日期,那可称颂独有权能的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就是那独一不死,住在人不能靠近的光里,是人未曾看见,也是不能看见的,要将他显明出来。”(提摩太前六章十五节十六节)主耶稣就是那应该作王的,是正式的王。惟有他有掌权的资格。现在一切执政的,掌权的,都在他许可之下,暂时掌那有限的权柄。主耶稣作王,就永远的掌权。“世上的国成了我主基督的国,他要作正直到永永远远。”(启示录十一章十五节)

    第廿九节“地上一切丰肥的人,必吃喝而敬拜。凡下到尘土中,不能存活自己性命的人,都要在他面前下拜。”——旧约中虽不多提到死人复活的事,却也有如以下的话:“死人要复活,尸首要兴起。睡在尘埃的阿,要醒起来歌唱。”(以赛亚廿六章十九节)到了时候,神必“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主。”(腓立比二章十节十一节)就是现在在今生不承认耶稣为主的,没有得他的生命的人也要向主跪拜。人自己无法救自己,也不能救别人;“一个也无法赎自己的弟兄,也不能替他将赎价给神,叫他长远活着,不见朽坏。因为赎他生命的价值极贵,只可永远罢休。”(四十九篇七至九节)感谢神,人虽不能自救,主耶稣将那极贵的价值替我们付上了。主耶稣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约翰十一章廿五节廿六节)

    第三十节三十一节“他必有后裔事奉他。主所行的事,必传与后代。他们必来把他的公义传给将要生的民,言明这事是他所行的。”——主耶稣为神的独生子,自从人犯了罪,是人唯一的希望。生在世界,就是要事奉神。“耶和华所喜悦的事,必在他手中亨通。”这话何等美满的在他身上应验了。他成就了神救人的大工。又叫神的心愿满足了。“他爱我们,用自己的血使我们脱离罪恶。又使我们成为国民,作他父神的祭司。”(启示录一章五节六节)他如此奇妙的救恩,必作永远赞美神的题目。“将要生的民”可以包括凡因信重生了的人。又可以指以色列在患难中悔改归向弥赛亚的人。到那时,就应验以赛亚的话说:“国岂能一日而生。民岂能一时而产。因为锡安一劬劳,便生下儿女”(以赛亚六十六章八节)。以色列人必为他们所扎的哭泣、因认识他就必再成为神的选民,仍旧作神所眷爱的国。这都是神自己所作的奇事。

七、对个人的教训:

信徒应当存着敬畏的心来读此篇,使主劳苦的功效,可以在我们各位心中完满的成就。我们若肯与主一同受苦,就必和他一同得荣耀。

── 包忠杰《诗篇批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