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廿三篇

 

第二十三篇(良牧)。

一、题目:好牧人

二、作者:大卫

三、大纲:

1、牧人为羊预备一切(一节)

2、牧人为羊引路(二至三节)

3、牧人保护羊(四节)

4、牧人为羊摆设筵席(五节)

5、牧人为羊预备住处(六节)

四、中心节:一节

五、小引:

本篇列于二十二篇和二十四篇中间是有意义的。这三篇是论主耶稣已往,现在,并将来的工作。二十二篇是主耶稣为羊受难。二十三篇是主现在做羊的牧人。二十四篇是主耶稣将来做信徒的王。主受了十字架的痛苦,才能为羊预备青草,并引他到可安歇的水边。我们要知道牧人为我们流了血,我们才能享受牧人的爱护。本篇诚然是诗中之珍宝。本篇虽然只有几句话,其中美味成了千万圣徒最喜爱最得安慰的诗。大卫做牧童知道羊若没有牧人就不能存活。他从自己依靠神的经验中,知道神是何等爱护凡投靠的人,所以能做这样的见证。后世千万圣徒照样一同享受大牧者的恩德,所以他们可以和大卫一同说:“耶和华是我的牧者。”千万的圣徒已经本着此篇中的真理平安的度过了今世的旷野,并靠着那大牧者进入了永远的家乡。

有人曾将此篇当做自己的信经。因为他在各样复杂的教义中摸不清什么是真的。或问他“你信什么呢?”他就诵读此篇,读完了便说:“这就是我的信条。我不须要别的,这篇诗就够我用了。这篇是从我慈母学的。廿年之久每早晨一起床就诵读,到如今还不明白其中一半的意思。就是到死的时候还不能完全知道。我必靠主恩抓紧此篇为我的信经。我必信它。此篇既引我到十字架,也必领我进入荣耀。”

诗人被神差遣为绝望的世人赶出幽暗愁闷。许多穷苦人因此诗得了安慰,失望的人也因此诗得了指望。向有病的人这诗正如乳香,正如良药。为那些坐监的断了锁链,如同天使将彼得领回家中。等到圣徒都安抵家乡,不再有劳苦,诗人便飞回神的怀中,他的工作才算完毕了。此篇正如这世界沙漠中膏腴之地,陡陂上之阴凉所,太阳烈光之下得到之石穴,圣殿之中之至圣所。凡劳苦疲乏的客旅都可以到此阴凉中坐下。速让那属天的良药消除你一切的烦闷。主既作你的牧者,你的平安福气是何等的大呢?

六、详解:

第一节“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诗人的口气是确定的,是说现在的事实,并不是一件希望或可能的事。信徒都当确实的知道,他们是属于神的人。在罪恶中的人没有如此的安慰,“我们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已路”(以赛亚五十三章六节)。好牧人

——主耶稣来寻找亡羊。他“找着了就欢欢喜喜的扛在肩上。回到家里。”请注意本篇是注重个人的。耶和华不是众人的牧者,乃是“我的。”这是我自己本身所有的福气。主耶稣是每个信徒自己的救主。主耶稣为我你的牧者的时间是很要紧的。他不是将来的牧者,也不是过去的牧者,他是现在的牧者。信徒既被主找着了,成了他圈中的羊,就必随时蒙主的眷顾。魔鬼用各样的方法诱惑人要害他们,但是主用荆棘的篱笆将他的羊圈住,免得他们受害。有的羊喜欢远离牧人,有的羊紧紧的跟着他走。向那些远离的羊,他必用各样严厉的方法,叫他们学会贴近牧人,免得他们遭害。好牧人为要保守他的羊,必尽心尽力。主耶稣为要救他的羊,就是受十字架的苦,亦在所不辞。

第二句是根据头一句说的。耶和华全能的神,既是我的牧者,他必为他的小羊负完全的责任。我可以放心,他必不丢弃我。“神既不爱惜自己的儿子为我们众人舍了,岂不也把万物和他一同白白赐给我们么?”这样主耶稣为我们舍命,就是我们必不缺乏的保证。信徒因为与主耶稣那丰富的牧者成了一体,怎能缺乏呢?如此他的丰富,他的荣耀,都成了我们的。凡是他的都成了我们的。

从约翰十章中可以看出主的羊有六样的记号:

l、他们认识牧人。

2、他们认得他的声音。

3、他们听他叫自己的名字。

4、他们爱牧人。

5、他们倚靠牧人。

6、他们跟着牧人走。

第二节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属灵的生命中,必有动作,也有安静。信徒的力量在乎“平静安稳”,就是平安无虑的躺卧在青草上。这些青草是什么呢?就是真理的圣经。随时保持新鲜,随时含有丰富的养料,永远用不尽。信徒第一必不缺乏的就是安息。我的性情虽然是不安静的.自己常愿东奔西跑,我们的牧者却要“使我躺卧”。在那正午炎日焦灼的时候,羊若不躺卧就马上要得病了。良牧因为爱惜自己的羊,总必使他们躺在青草地上,躺在大石的阴凉处。人的灵性随时须要安息。如同鸽子不能常久飞在空中,又如行路人不能常久爬上陡陂。若要安息必先有三件要事。第一就是心中知道没有危险。若怕吼叫的狮子怎能安息呢?自己永生的结局设解决,怎能放心呢?良牧已经为这些负责了。主耶稣为要给他的羊得安息,已经与恶魔作了血战,为他的羊舍了命。羊是父所给他的。他们是属于他的。虽为羊舍了命,他又从死里复活,好来牧养他们。现在是永远活着,作他们的良牧。第二件所须要的就是食物。没有吃饱的羊必不会躺卧的。到主耶稣跟前的,他必使他吃饱。他说:“我就是生命的粮。到我这里来的,必定不饿。信我的永远不渴”(约翰六章卅五节)。饱足的羊可以安全的躺卧在青草地上。第三件安息的条件就是顺从牧者的带领。羊若不顺从牧者的带领,就毫无安息。羊若远离牧者,就不能蒙牧者的眷爱。我们因为行自己的意思,走自己道路,就时时失掉那牧者眷顾的安息。完全顺从牧者的引领,就必得着他所赐的安息。信徒生活中还有一要紧的动作:我们不只要安息,还要随着牧人的带领行在水边。坐在主脚前马利亚和服侍主的马大同居在一个家中。信徒须有这两样的恩赐,即躺卧和行走。跟着牧者行的羊必得他所预备的一切。

第三节“他使我的灵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此篇中只有牧者与我。我乃他所爱的羊。信徒与主的关系是那样的密切,好像宇宙之间,只有他,只有我。我们一同行过世界的艰险。“他使我的灵魂苏醒”:就是我心愁闷,他叫我快活;我有时犯罪,他使洁净;我软弱,他使我刚强。这是他自己为我做的,他的工人不够,他的使者也不够给我成就这事。我怎配得他自己如此的照顾呢?你感觉灵性冷落么?主能给你恢复。你心中染了污秽么?他必使你再白如雪。脾气暴躁,他使你再变温和。冰冷如同死了,他还能叫你再活过来,神使那行走天路的人“力上加力”,又使他的内心“一天新似一天”。信徒每天靠着那边主来的生命应当从新得力。灵性不论因什么败落,都可以靠主得复兴。你忽略读圣经就必给魔鬼留地步。你心中有隐藏不承认的罪么?你与世俗为友么?你有不顺从神的吩咐的地方么?这些都能叫你在灵性上败落。即或如此,却不要灰心,你的牧者,等着来苏醒你的灵魂。神救人的计划完全是要在罪人身上得荣耀。所以他是“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这义路是义者主耶稣先走过了的。我们既是他的羊,就必步主的后尘。主耶稣为良牧,他不是在羊的后面赶他们,他在前面走。羊在后面甘心随着他走。“义路”在英文是(Paths of Righteousness),可见是多数的路。主耶稣所走的“义路”有听命顺从父旨意的路,有被人辱骂的路,有为义受逼迫的路,有十字架替人死的路。结果却有得荣耀的路。仆人既不能大过主人,所以我们也必甘心走他所走的这些路。我们“就当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摆在我们前头路程,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希伯来十二章一节二节)。

第四节“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这一节安慰了千万临终的圣徒。信徒虽然到了死的时候,还是不怕遭害,他还是安稳的行走。没有说他因为害怕就跑过去。再者,他不是停留在幽谷中,他是“行过”去。行走的勇敢是因为前面有光明之地,有荣耀等候着。并且行走的时候有那爱他的良牧同行。许多人因为怕恶魔,怕灾殃,就在心灵上受许多的痛苦。惧怕是表示没有完全的信赖。完全信靠主的人可和诗人说:“虽有军兵安营攻击我,我的心也不害怕。虽然兴起刀兵攻击我,我必仍旧安稳”(廿七篇三节)。死的凶暴实在可怕,但主耶稣已经败坏了死的权势。所以在基督里的人就不用再怕死了。狮子活着的时候,任何人都怕它。但它一死了,就是小孩也不怕去拔它的胡须。蜂子刺了人,他的毒钩就留在人的身中。他此后再不能刺人了,因为没有钩了。死既刺了主耶稣,它的毒都留在主耶稣的身上了。所以我们不必再怕死了。许多的圣徒临终的时候,有主自己将幽暗变为光明,使他们在死阴的幽谷没有感觉黑暗,反到看见神的荣光。信徒在世的时候,必要走许多艰险的黑路。在这黑夜的路程中,只知道有主耶稣同在就可以放心。羊走黑路的时候,虽看不见牧人,他能摸着牧人的杖,牧人的竿。这就在黑暗中给羊无穷的安慰。羊只知道有牧人同行,不怕黑暗中的豺狼虎豹。

第五节“在我敌人面前,你为我摆设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头,使我的福杯满溢。”

——好人还有仇敌么?是的。主耶稣既有仇敌,他的仆人也必如此。若没有仇敌就当自问”我还是以神为友么?”虽然有仇敌,那敬虔的人不慌不乱。诗人现在认为他是耶和华的客人。耶和华为他一人预备了筵席。主的心原就是要与爱他的人相交。主耶稣末了与门徒吃圣餐的时候说:“我很愿意在受害以先和你们吃这些逾越节的筵席。”现在信徒是在仇敌中,主还是为他们预备身体和灵性的筵席。到了主的国来到就不再在敌人面前吃喝了。主今日还是为那爱他的人负完全的责任。主是信实可靠的。仰望他的必不蒙羞。我的老父亲,凭信心在华北开教会共五十年之久。有一个时期共有三百男女职员学生。每日都有主的预备,主果然摆设了筵席。我们蒙了他的眷爱,“他带我入筵宴所,以爱为旗,在我以上。”他心中盼望就是要和我们在他的荣耀里一同吃喝。我们是否切切的盼望那时候呢?

用油膏头是东方请客赴席的规矩。是主人向客人特别的款待。若是对客人随便,就不必如此。主耶稣到西门的家中吃饭,他对主好像有一点看不起的样子。所以主向他说:“你没有用油抹我的头。”信徒在主的家中却不是如此。他“用油膏了我的头”,叫我知道他是真爱我。古时膏油是极贵的东西。但主不以为太贵重,因为他爱他所救的百姓。信徒的属灵生活,便是一个长期的筵席。“神啊,你的慈爱何其宝贵,世人投靠在你翅膀的荫下。他们必因你殿里的肥甘,得以饱足。你也必叫他们喝你乐河的水”(卅六篇七节八节)。另有一种特别的圣膏。在会幕中,这特别的圣膏油,是为抹会幕和其中的器具的。这油是不可仿造的.又不可抹在人的身上。这圣膏油是代表圣灵的膏油。我们天上的主人随时以圣灵的圣膏膏在他家中赴席的信徒。主耶稣自己更是受了父神的圣膏。神向子说:“你喜爱公义,恨恶罪恶。所以神就是你的神,用喜乐油膏你,胜过膏你的同伴”(四十五篇七节)。主耶稣自己做见证说:“主的灵在我身上,因为他用膏我,叫我传福音给贫穷的人。”主耶稣被膏为祭司,为王。他是我们大祭司,成就了赎罪的工,又在父面前为我们代求。他又是将来的万王之王。哈利路亚。主耶稣赎了我们,洗净了我们,并且膏我们做祭司,做王。所以彼得说:“你们是被拣选的族类,是有君尊的祭司。”“那在基督里坚固我们和你们并且膏我们的,就是神。他又用印印了我们,并赐给圣灵在我们心里作凭据”(林后一章廿一廿二节)。我们若没有先得那从神来的圣膏,就不能在神面前献祈祷和赞美的祭。若没有圣灵的恩膏,我们必没有神的王权,管理自己的内心。圣徒的福份,就是被新油所膏。所以诗人说:“我是被新油膏了的”(九十二篇十节)。神的家中没有任何陈旧的恩惠。我们应当每早晨来到他的仓库,取每日所需用的恩膏。主的膏油必使圣徒快乐。“喜乐代替悲哀。”这恩膏也必教训我们明白一切的真理。“你们从主所受的恩膏,常存在你们心里,并不用人教训你们。自有主的恩膏在凡事上教训你们。这恩膏是真的,不是假的。你们要按这恩膏的教训住在主里面”(约一书二章廿七节)。请注意这恩膏是长久的。这恩膏的香味应当常在我们的生活上,使我们常带着基督的香气”(林后二章十四节)。

圣徒在神的家中做客,必感觉他所赐的福杯实在满溢了。“耶和华果然为我们行了大事,我们就欢喜。”福杯的构造是无关系的,但神向其中所斟的是最紧要的。神向我们这瓦器的杯中所倒的,在今世的福气,还有属天灵性的福气。今生的福气有健康的身体,有良朋密友,有家庭住宅,另有心中的快活。谁能想起神所给的一切,不和诗人一同赞美神说:“你使我的福杯满溢”呢?那些得了救恩的人,他们还有那说不尽的恩赐。主耶稣为信他的人所预备的更丰盛,更满足的喜乐。我们应当随时“举起救恩的杯,称扬耶和华的名。”“耶和华是我的产业,是我杯中的分。”这就是说,神已经将他自己完全赐给我。我这微小的人怎能接受他一切的恩惠呢?我只好让我的容量充满之后,叫一切满溢的流给别人。

第六节“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

——“一生一世”就是一生到老,一年四季,各样的环境,顺境逆境,都有恩惠慈爱随着我。主耶稣说:“你们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这末了的一句还可以这样说:”这些东西都要随着我们。”我们若先求神的旨意,他就必使物质的需要随着我们。换句话说,我们若得了属灵的恩惠,神必照他的恩惠和慈爱负责我们日常生活中所需要的。在世作客的信徒,自然切盼一个永久的家乡。再没有死,没有病,没有悲哀,他既因信主耶稣得了新的生命,这生命就是开始住在耶和华的殿中。在世尝了那属天的滋味,就满心盼望神的殿宇。所以一生的目的就是到那佳美之乐地。“有一件事我曾求耶和华,我仍要寻求。就是一生一世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瞻仰他的荣美,在他的殿里求问。”诗人对于将来的希望和自己的心愿是毫无疑惑。他已经开始住在耶和华的殿中了。

── 包忠杰《诗篇批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