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廿六篇

 

第二十六篇(表明心迹)

一、题目:求神鉴察

二、作者:大卫

三、大钢:

1、求神伸冤察看(一至三节)

2、我的无罪(四至八节)

3、不要把我列在罪人中(九至十节)

4、我的志愿(十一至十二节)

四、中心节:

二节“耶和华阿,求你察看我,试验我,熬炼我的肺腑心肠。”

五、小引

本篇与廿五篇有关系,廿五篇是认罪,这篇是表示自己的清洁,诚实;廿五篇是把自己比神,廿六篇是把自己比恶人(无神的人)。

六、详解:

第一节“耶和华阿,求你为我伸冤,因我向来行事纯全,我又倚靠耶和华并不动摇。”——恩典时代中的信徒,若没有在耶稣基督里得称义,就决不敢向神求伸冤,因为在罪中生活的人没有站在神面前的余地。蒙了主恩的人,却能向神呼求,因为他不单靠自己行为纯全,也是靠耶和华的怜悯和慈爱,自己若良心无愧,便可放心了。有了清心更有了神全能的帮助,就必站立得稳。

第二节。耶和华阿,求你察看我,试验我,熬炼我的肺腑心肠。”此节中所用“察看”,“试验”,和“熬炼”的,真金不怕熬炼,因为越炼越显明。信徒生活中最宝贵的就是向主有真的信心。这信心若是虚假的,不但得不着神的恩惠,反而成为伪善者,得着神的咒诅。神以丰富的慈爱,不断地试验我们的心肠肺腑,若有虚伪的信心被察出,应即刻认罪,求神赐下真实的灵,若是等到审判的时候才承认自己的虚伪,那就永远没有机会再回头了。彼得对这样的试验如此说:“如今在百般的试炼中暂时忧愁,叫你们的信心既被试验,就比那被火试验仍然能坏的金子更显宝贵,可以在耶稣基督显现的时候,得着称赞,荣耀,尊贵。”(彼得前书一章六节七节)

有许多的信徒在万事顺利的时候对主是很热心服侍。但一有了逼迫或困难,就远离教会了。这等人使徒约翰曾这样说:“他们从我们中间出去,却不是属我们的。若是属我们的,就必仍旧与我们同在”(约一书二章十九节)。真实的信徒在患难中受熬炼,但不会吃魔鬼的亏,或上牠当的。他们必会站稳,从患难中生忍耐,忍耐生老练,老练生盼望。试炼既有这样好的结果,无怪诗人放心求神试验他熬炼他。

第三节“因为你的慈爱常在我眼前,我也按你的真理而行。”——许多人正如天路历程中的“多唇”,只能说,不能行,自以为知道怎样走天路,却没有走多远就回去了,这样是徒然的。人要能说,并要有行动表现,神的慈爱在我们眼前能叫我们放心走他的路。他宝贝的真理不在乎能说,乃在乎能行。“我们若在光明中行,”才能与神交通,主耶稣的宝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

第四节“我没有和虚谎人同坐,也不与瞒哄人的同群。”——“滥交是败坏善行。”信徒不但自己不作恶事,亦不要与作恶的同群。要记下他,不和他交往,叫他自觉羞愧,但不要以他为仇人,要劝他如兄弟”(帖撒罗尼迦后书三章十四、十五节)。意思是叫圣徒不可与虚谎的人交往,因为和他们相交渐渐的会随从他们的行为。“与智慧人同行必得智慧,和愚昧人作伴的必受亏损”(箴言十三章廿节)。诗人恨恶恶人说:“离开我吧!我好遵守我神的命令”(一百一十九篇一百一十五节);又说:“凡敬畏你的,守你训词的人,我都与他作伴”(一百一十九篇六十三节)。

第五节“我恨恶恶人的会,必不与他们同坐。”——诗人恨恶恶人的态度,正像以弗所的教会,“不能容忍恶人”的一样。神的教会乃是从恶人里召出来的”,与从前来往的亲朋密友现在不能合群了,因为性情改变了,心思意念都不同了,恶人的集会是属世界的,是随从情欲的,神的召会是属天的,他的子民是被拣选出来的优良族类。

第六节“耶和华阿,我要洗手表明无辜,才环绕你的祭坛。”——心中的意念与身体的清洁,在神面前一样的重要。人外面的行为可以证明心中是非。若要在神圣洁的祭坛服务,必需手洁心清。

第七节“我好发称谢的声音。也要述说你一切奇妙的作为。”——蒙了恩的信徒不可作哑吧,闭口不宣传。因为神最大的作为是要借着信徒的口,为他的事作见证,陈述蒙拯救的信息,信徒若不述说自己所得的救恩,还有谁能述说呢?诗人说:“凡敬畏神的人,你们都来听我,我要述说他为我所行的事”(诗六十六篇十六节)。

第八节“耶和华阿,我喜爱你所住的殿,和你显荣耀的居所。”——有一位耳聋的老女信徒,每礼拜照常聚会,有人问她既是耳聋为什么来作礼拜呢”她回答:“我虽听不见所讲的道,我却爱神的殿。况且这里有人把所讲的经节指给我,主就给我许多关于圣经的好意恩。另外我愿意来,因为在礼拜堂可以和好人在一处,可以亲近神。我在众人面前荣耀神是我的福气,我的本份。”耶和华所居住的殿,不单指耶路撒冷敬神的圣所,同时也指每个信徒被主耶稣救赎了的身体,这身体是神藉圣灵居住的所在。使徒保罗说:“岂不知你们的身子就是圣灵的殿吗?”(林前六章十九节)神造人的目的就是要人彰显他的荣耀。人犯罪之后,就成神所造宇宙之间最大的羞耻,所以主耶稣拯救的功劳,是使神的荣耀在罪人身上显明。蒙了救赎的人,正是神显荣耀的器皿。神的目的就是,“叫他的荣耀从我们这首先在基督里有盼望的人,可以得着称赞。”(以弗所一章十二节)

第九节“不要把我的灵魂和罪人一同除掉,不要把我的性命和流人血的一同除掉。”

——善恶在人前有时难以分明。主耶稣设比喻说:“让麦子与稗子同长,等到收割的时候,叫收割的人先将稗子薅出来,捆成捆,留着烧,惟有麦子要收在仓里。所以信徒若要不和罪人同被除掉,只有不和罪人同伙。世界上有许多不法的集会结社,不是末日要捆成捆被烧的吗?信徒若与罪人一同捆起来,就难免与他们一同被烧,若我们求神不要把我们的灵魂和罪人一同被除掉,就必要保守着不和罪人同群。

第十节“他们的手中有奸恶,右手满有贿赂,”——恶人要害义人,法子很多,或行凶或贿赂都是一样的利害。义人要脱离这一切,只有仰望神,他必保佑。

第十一节“至于我,却要行事纯全,求你救赎我,怜恤我。”——要得耶和华帮助,必要行为端正。若要在人面前有胆量,在神面前祈祷有信心,必要行为无可指摘。使徒保罗是用“清洁的良心事奉神。”

第十二节“我的脚站在平坦地方,在众会中我要称颂耶和华。”——信徒是从祸坑里,泥土中被拉出来的。现在所站地位是稳固的基督的盘石上,所以要见证赞美神。“我的心必因耶和华夸耀,谦卑人听见就要喜乐。”

七、讲道的材料:

在法国于一六八五年新教被旧教逼迫的时候,一切牧师传道人都被放逐,普通信徒却不准离境,各路闸都被军警严守着。执政者还用尽各种苦刑要他们背道,他们不肯。后来他们都逃到山林中,白日藏伏,黑夜逃窜,于是,法国将民间一些最聪明的人赶走了。国家的损失诚然不少,其中有一部份信徒逃到安全地带,就流泪的唱此篇,从八节至末节的内容,正像为他们所写似的。

── 包忠杰《诗篇批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