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卅五篇

 

第三十五篇(恩将仇报)

一、题目:受逼迫人的叹息。

二、作者:大卫。或者是在撒母耳上廿四章之环境下写的。

三、大纲:

(-)仇敌的奸诈(一至十节)神是作战的将军。

(二)仇敌的恶报(十一至十八节)虽有人以恶报善,神必拯救。

(三)仇敌有神判决(十九至廿八节)要把你的冤屈交给神。

四、中心节:九节

“我的心必靠耶和华快乐,靠他的救恩高兴。”

五、小引:

从本篇的内容,可以推想这篇可能是大卫被扫罗追赶的时候所写的。当时不单是有扫罗索他的性命,另外还有许多从前在王宫里与他素常为友的人,甚至还有许多已往在困难中大卫曾经帮助过的人,现在竟然也成为他的仇人了。这些人在大卫兴旺的时候都乐意与他为友。现在大卫处在逆境之中,就成为他的仇敌了。谁未曾遭受过这样投机份子的害呢?本篇就是一个勇敢的人.以无愧的良心向神呼吁。可以说这是大卫(撒母耳上廿四章十五节)补充对扫罗说的话:“愿耶和华在你我中间施行审判,断定是非,并且观察,为我伸冤,救我脱离你的手。”

另一方面波拿儿(Boriar)称本篇为“那义者向无故恨他的人所吐严厉的言语。”他又说“到人类看清楚了何为公义的日子,就必明白撒母耳何以把亚甲王杀死;敬虔的以色列民众,怎能在迦南地把男女老幼奉神的命令杀尽;到那时我们不但是会赞成他们的结局,不但是愿他们披惭愧蒙羞辱,而且看见他们被烧的痛苦,还要向神唱哈利路亚”(启示录十九章一至三节)。信徒将来必有审判反对神的人。使徒保罗曾说过:“岂不知信徒要审判世界么?”(林前六章二节)  既然如此,信徒看见将来要行的审判,现在就可以对人预言他们的结局。足见得本篇的话并不是发表私人的仇恨,乃是站在神公义的立场上,替神发言。

本篇分三段,每一段末了的话都是感谢神因他将来的拯救。信徒在急难中向神呼吁的时候,可以放心的感谢神,因为知道他必拯救。

六、详解:

第一、二节“耶和华阿,与我相争的,求你与他们相争;与我相战的,求你与他们相战。拿着大小的盾牌,起来帮助我。”——诗人完全与神站在一边,他清楚的知道,神必替地作战。信徒最大的问题就是他是否站在神的那一边。这一个问题若解决了,他就可以放心,世人因为你热心服事神藐视你吗?他们藐视你的善行吗?你若没有违背神的话,你良心就不责备你。勇敢的信徒啊!你当放心,因为神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罗马十二章十九节)。

第三节“抽出枪来,挡住那追赶我的,求你对我的灵魂说,我是拯救你的。”——神护卫他的儿女,他要差遣使者用大能四围安营搭救他们。这样信徒和仇敌之间,有神全能的手,凡住在主里面的信徒,都当知道他和仇敌之间,有神自己护卫他,任何逼迫必先通过神的许可,才能够影响到信徒。

“求你对我的灵魂说,我是拯救你的。”一个信徒对他的救恩应当有十分的把握,神自己既能作我们的拯救,我们就当向他完全信靠。若不然,彼得就不会劝信徒。更加殷勤,使你们所蒙的恩召和拣选坚定不移”(彼后一章十节)。我们若在基督里面,基督就在我们里面,我们就不被定罪了(罗马八章一节)。

第四至六节“愿那寻索我命的,蒙羞受辱。愿那谋害我的,退后羞愧。愿他们像风前的糠,有耶和华的使者赶逐他们。愿他们的道路又暗又滑,有耶和华的使者追赶他们。”——在四节、八节、廿六节里,有许多好像报仇的话,其实诗人的心愿,不过是求公义。他被圣灵感动,向恨恶公义的人预言他们永远的命运。我们要回想,如果大卫说这话,是在扫罗追他的时候说的,他虽然向神这样祈求,但他还是爱了他的仇敌扫罗,虽然他有机会杀他,却还没有向他动手。这样看来,他心中的渴慕,是神公义的实现,但是他自己不向仇敌行凶。

第七节“因他们无故的为我暗设网罗,无故的挖坑,要害我的性命。”大卫两次提到他的仇敌是无故设网挖坑。设网挖坑是需要相当的时间的,所以他们的计谋仇恨是长期的,这样的仇敌是更不容易包容赦免。

第八节“愿灾祸忽然临到他身上,愿他暗设的网缠住自己,愿他落在其中遭灾祸。”

——大卫不为自己伸冤,不替自己报仇。但这些人要自作自受。罪恶本身里面含着刑罚。这是证明神所说的话:“恶必害死恶人。”自己扔石头,要落在自己的头上;自己点火反倒烧到自己。去吊别人自己反被吊死。哈曼为末底改预备了木架,但是哈曼自己被挂在上面。

第九、十节“我的心必靠耶和华快乐,靠他的救恩高兴。我的骨头都要说.耶和华阿,谁能像你救护困苦人,脱离那比他强壮的,救护困苦穷乏人,脱离那抢夺他的。”——这就是信徒在困难中坚决的信心。他知道救恩必属于他,神不会永久的将他的儿女丢在仇敌的手中。信徒的信心不是幻想,他知道拯救他的是谁,知道他决不会失信的。所以还在试探之中,监牢之中,就以信心唱出赞美。“一宿虽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欢呼”(卅篇五节)。

第十一节“凶恶的见证人起来,盘问我所不知道的事。”——假见证人控告我们所不知道的事情,是人最难忍受的。为什么神让人作假见证呢?约瑟论这样的事向他的弟兄说:“你们的意思是要害我,但神的意思原是好的。”从约瑟的生平中看出神怎样赏赐他,将他所受的冤屈变为众人的福乐,在神的旨意之下,受冤屈能为爱神的人造幸福。这福可以分为四层:

第一、神借着这样的事,使他的儿女更谦卑,并好好省察自己。

第二、神用这样的事叫爱他的人更加祷告,更多在神面前祈求。

第三、神用恶人的藐视叫信徒免犯恶人所控告的罪,并同时承认是神的怜恤,保佑了他不犯这样的罪。

第四、因此当别人被控告的时候,我们会断定得清楚,免得听人的谎言,对不住那些被控告的。

第十二节“他们向我以恶报善,使我的灵魂孤苦。”——以恶报善是魔鬼的办法。以恶报恶是人的办法。但是以善报恶是神的办法。大卫为国家冒险,杀了哥利亚,救了国家。但是为此扫罗和他同伙的人,因忌妒而想要杀他。主耶稣向犹太人行善,医病传福音,救他们的灵魂,他们却藐视逼迫他,结果将他钉在十字架上。今天神的儿女,也是受着这样的对待。但是恶人的行为,总必得着报应。所罗门说:“以恶报善的,祸患必不离他的家”(箴言十七章十三节)。

第十三节“至于我当他们有病的时候,我便穿麻衣,禁食刻苦己心,我所求的都归到自己的怀中。”——为别人谋幸福的人,他在神面前的祷告,必不落空。虽然人不会来赏赐我们,但那查看人心的神,必照着我们心中的真情赏赐我们。义人的祷告是决不会落空的。恶人若不悔改,必不会领受神的恩惠。义人向主所求的,若是别人不配领受,那福气就要仍归义人的怀中。正如挪亚所放出去的鸽子,既然没落脚处,就仍回到挪亚那里,并且口里叨者和平橄榄叶。

第十四至十六节“我这样行,好像他是我的朋友,我的弟兄,我屈身悲哀,如同人为母亲哀痛。我在患难中,他们却欢喜,大家聚集。我所不认识的那些下流人,聚集攻击我,他们不住的把我撕裂。他们如同席上好嬉笑的狂妄人,向我咬牙。”——只有主耶稣,才有这样的爱心。当日的犹太人虽然凶恶对待他,他还是爱他们,因他们不愿悔改而哭泣。主耶稣为耶路撒冷正是如同人为母亲哀痛。这就是最大的爱情。最感痛苦的哀恸,人间还有比儿女丧了母亲更悲恸的事么?主耶稣虽然为罪人流泪,他们却不欢喜他,他虽然爱他们。他们却攻击他,甚至将他钉在十字架上,他正如在狮子和豺狼当中。神的儿女今日也正如小羊在豺狼当中。世人怎样对待了主耶稣,他们也必照样对待主的信徒。古时的教会有千千万万的信徒抛给狮子去撕碎,供恶人的娱乐。

第十七节“主阿,你看着不理要到几时呢?求你救我的灵魂脱离他们的残害,救我的生命,脱离少壮狮子。”——门徒在船上遇见风浪,向睡着的主耶稣说:“我们丧命啦!你不顾吗?”主决不会忘记信靠他的人。况且在一切风浪困苦当中,他都和他们同在,不早不迟的拯救他们。若是信徒感觉爱他们的主忘记了他们,这是由于他们自己缺少与主密切亲近的原故。主总是随时亲近他们的。

第十八节“我在大会中要称谢你,在众民中要赞美你。”——无论是诗人、是主耶稣、或是信徒,虽然环境孤苦,仇敌凶恶,自己无力,但是他们都有充足的信心,知道仇敌的攻击,罪恶的兴旺,都是暂时的。不久就要在大会中称谢神,并在众民中赞美他。信徒的心中确实知道黑夜不久就要变成快乐,变成光明。在本篇的苦闷中,这是诗人第二次向神夸耀,以充足的信心仰望将要来到的救赎。

第十九节“求你不容那无理与我为仇的,向我夸耀;不容那无故恨我的,向我挤眼。”——困苦的诗人第三次向神呼求,他用“不容”两个字,证明他的心相信一切的恶人,都在神的权柄之下。他不允准,恶人就不能作什么。仇敌夸耀向义人挤眼,是心中最难忍受的事情。这样的藐视,能够使人心碎万分。处在这样环境中的,不要看仇敌的眼睛,只要抬头,向神举目。“因为耶和华的眼目看顾义人。”看见他的笑容就必得安慰。

第廿、廿一节“因为他们不说和平话,倒想出诡诈的言语,害地上的安静人;他们大大张口攻击我说。阿哈,我们的眼已经看见了。”——地上的安静人,就是那些温柔的人,他们不为自己争辩,学会了“听凭主怒”的秘诀,因为伸冤在乎神。与义人作对的却是不然,“他们大大张口”。狂傲的嘴唇必被塞住。恶人眼睛所看见的,不过是暂时外面的事,他们没有那些安静人的眼睛看得那样远。

第廿二节“耶和华阿,你已经看见了,求你不要闭口,主阿,求你不要远离我。”信徒不论在任何的环境中,总可以放心,因为知道主已经看见了,他知道一切。神既然知道,他必不抛弃他所爱的。在痛苦中若知道有一位爱我们的主,完全知晓一切,是何等大的安慰呢。心灵破碎的若是不能找着一位表同情的朋友谈谈心,就会忍受不下。若能找一位知己的朋友将心中苦闷倒空,在他面前号哭一场,就是环境丝毫没有改变,心灵上也会得着莫大的安慰,因为有朋友了解他。信徒在爱我们的主面前的时候更是如此,因为他不单是知道、看见一切,而且他还能按时搭救。

第廿三节“我的神我的主阿,求你奋兴醒起,判清我的事,伸明我的冤。”——能够这样的称呼万能的神,就自然可得安慰。在我们想象当中似乎看见诗人,跪在神的面前,面向着他的神,向他呼吁。既然神是我们自己的,那些冤屈烦闷的事,都可以交托给他了。多马怎样抛弃了一切的疑惑,我们也可以照样在他面前卸下一切的忧虑。惟愿各位信徒时时以这称呼为他实际的信条,日日向主耶稣这样的称呼,就是临终的时候,也当如此呼吁,一直到永远。“我的主我的神阿。”

第廿四节“耶和华我的神阿,求你按你的公义判断我,不容他们向我夸耀。”——诗人求神判断他自己,好叫敌人无所夸耀。信徒往往给了仇敌许多的机会,来讥笑来辱骂。若能像诗人一样无辜的行在世人面前,仇敌就无机会可攻击了。基督徒要随时在神的面光之下.以神的真理,检讨自己的言语行为,思想,若有干犯神律法的地方,就要求神的赦免,求圣灵的帮助不犯那样的事。

第廿五节“不容他们心里说,阿哈,遂我们心愿了;不容他们说,我们已经把他吞下了。”——许多的世人看着教会,心中指望着信徒要失败,设若有了一位跌倒,他们就洋洋得意,认为这正是他们所预料的。诗人向神的祷告,就是不但不要仇敌有话说,更不要他们对神的儿女的恶念得以成全。

第廿六、廿六节“愿那喜欢我遭难的,一同抱愧蒙羞,愿那向我妄自尊大的,披惭愧蒙羞辱。愿那喜说我冤屈得伸的,欢呼快乐。愿他们常说,当尊耶和华为大,耶和华喜悦他的仆人平安。”——在这段经文里面有四个心愿,这些心愿的结果,总是高举耶和华。信徒的幸福是与神的名字,神的荣耀打成一片的。另一方面,这样的祈求是神所喜悦的,因为“耶和华喜悦他的仆人平安。”

第廿八节“我的舌头要终日论说你的公义,时常赞美你。”——诗人虽然经过许多的痛苦,他总觉得他一切所遭遇的,是神公义的对待。他不肯有丝毫不满的地方。得胜的基督徒总是满心满口赞美神的公义。天堂的快乐是因为充满了赞美的声音,“四活物各有六个翅膀脖,遍体内外都满了眼睛,他们昼夜不住的说,圣哉,圣哉,圣哉,主神,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启示录四章八节)”。

── 包忠杰《诗篇批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