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四十二篇

 

第四十二篇(渴慕)

一、题目:渴望神

二、作者:可拉的后裔

三、大纲:

l、人心渴想神(一至五节)

2、心中的争斗(六至十一节)

四、中心节:五节、十一节。

“我的心哪,你为何优闷,为何在我里面烦躁?应当仰望神。因他笑脸帮助我,我还要称赞他。”

“我的心哪,你为何优闷,为何在我里面烦躁?应当仰望神。因我还要称赞他,他是我脸上的光荣,是我的神。”

五、小引:

四十二篇和四十三篇本来应该是一篇。这两篇共分三段,每段末了就是迭句。即四十二篇五节,十一节,及四十三篇五节。这三节意义都相同。这两篇写作的人和写作的时候,都不能确定。虽是不能确定,但其中的话语,正像大卫的口气。所以司布真认为是大卫写的。它的标题是“可拉后裔的训诲诗。”可拉本人因反抗摩西受咒诅,地便开口吞了他和他一党的人。但是圣经明明记载“可拉的众子没有死亡。”我们也知道可拉的后裔作了守会幕的(历代志上九章十七至十九节又廿六章)。他们又是负责唱歌(历代志上六章廿二至廿七节)。大卫所派负责歌唱弹琴的三位,有一位名叫希幔。他就是可拉的后裔。凡交与可拉后裔的诗篇,都有深刻属灵的教训。他们能够在神的殿中唱诗弹琴,就随时表达神的慈爱和怜悯。他们的祖宗可拉,既被神所处分,但他们却蒙神一样的慈爱。因此他们更有赞美的原因。

这些诗篇是喜乐与忧愁,苦闷与欢笑,惧怕与信靠相互参合的。本篇乃是受环境所迫,远离父家而渴望神殿的诗。

六、详解:

第一节“神阿,我的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若是大卫写的,他的心如此渴想神,如鹿渴幕溪水,必定是他被他儿子押沙龙驱逐的时候所写的。本篇是教会在尼罗皇帝手下受逼迫,躲在坟墓地洞中时所最欢喜念的诗。现在还能看到在那些洞中,他们所刻的良好鹿像。鹿渴慕溪水,水对鹿并不是什么多余的,乃是鹿所必须有的。信徒若没有神,不能去朝拜神,就极其痛苦了。然而有了神就会心满意足了。正如鹿喝足了水那样的快乐。某处森林失火,烈火强迫野兽奔逃,其中也有驯良的鹿,那些鹿被热火惊吓,急速奔跑。外面的火热,与自己身体奔跑的热,令他们极其干渴。这时森林外的溪水,就成为他们救命的甘泉了。照样信徒被世界恶劣的环境所惊吓,使他们直奔,找那真正解渴在神里面的活水。心中渴慕神,是一个人最好的现象。人若对神没有任何渴慕的感觉,就是极可怜的了。神放在人心中一颗渴慕他的心,这样就证明了神自己的存在。

第二节“我的心渴想神,就是永生神。我几时得朝见神呢?”——我们应当在任何的事工上都感觉神在其中,在任何的环境中,都看见他自己。诗人所要的是永生神,并不是一位死了的神。他就是生命的源头。这正是我们的心灵所渴望的生命和光与爱。“我几时得朝见神”照原文是“我几时得朝见神的面。”不但是自己要看见神,也要神看见他。恶人决不求见神。因为他们见了神并不是一件可喜的事。乃是受刑罚受痛苦。正如附在人身上的鬼向主耶稣说:“时候还没有到,你就上这里来叫我们受苦么?”盗贼总不愿意见法官,他宁愿世上没有法官才好。所以恶人更不愿意见神。当主再来的时候,有许多人向山呼求遮盖他们,不愿见神。“向山和岩石说,倒在我们身上吧,把我们藏起来,躲避坐宝座者的面目”(启示录六章十六节)。信徒渴想神,正像婴孩渴想母亲的奶一样。这是与他生命大有关系的。我们所渴想的神是一位怎样的神呢?

1、是永生神(二节)

2、是笑脸的(五节)

3、是说明我的(五节)

4、是我自己的(六节、十一节)

5、是施慈爱的(八节)

6、是赐生命的(八节).

7、是我的盘石(九节)

8、是赐光荣的(十一节)

9、是为我伸冤的神(四十三篇一节)

10、是赐我力量的神(四十三篇二节)

11、是引导我的神(四十三篇三节)

12、是我最喜乐的神(四十三篇四节)

第三节“我昼夜以眼泪当饮食。人不住的对我说,你的神在那里呢?”——流泪是诚恳的表示。人心焦急却不能流泪是最感痛苦的事。能够流泪便有好处。尤其是在神面前流出诚恳的眼泪。魔鬼和他一伙,总是讥笑神的教会。魔鬼来试探主耶稣说:“你若是神的儿子,可以吩咐这些石头变为食物。”这话也是一样的藐视主,要他对自己的地位有疑惑。他的目的是要将神的儿子和父亲分开。照样他想把信徒和救主分开。“你的神在那里”,意思就是说,神不顾念你了。或者你所信的神,只是空想幻梦,并不是一个事实。信徒心中却有充足的凭据。“圣灵与我们的心同证我们是神的儿子。”这样外面好像神丢弃我们,其实在我们的内心有充足的凭据。

第四节“我从前与众人同往,用欢呼称赞的声音,领他们到神的殿里,大家守节。我追想这些事,我的心极其悲伤。”——回想过去怎样和大家一起崇拜神,而现在又是如何的寂寞,就难免心中会悲伤。思想过去怎样踊跃崇拜耶和华,现在却心中渴慕与他亲近。这样表示渴慕见他,就是希望神再赐大复兴。在神面前倾心吐意,渴望神再赐恩,再赐机会,在他面前和大家一同欢喜快乐。有许多基督徒从来没有经过一次正式的大复兴。但是那些经过的人,屡次说到是不能忘记的经验。他们经过了一次,知道真复兴快乐的味道。总是心中切切盼望神再赐大复兴。

第五节“我的心哪,你为何优闷,为何在我里面烦躁?应当仰望神,因他笑脸帮助我,我还要称赞他。”——自己好好检察心中苦闷的原因,才能合适的解除其中的苦闷。世人有两种的忧闷,一种是致死的;一种是得生的。使徒保罗说:“依照神的意思忧愁,就生出没有后悔的懊悔来,以致得救。但世俗的忧愁,是叫人死”(林后七章十节)。马利亚在主脚前流泪,便得了赦免。以扫流泪,却没有得着什么。大卫被恶人所压迫,魔鬼来试探他,但是他只对自己的心说:“我的心哪,你为何忧闷?”“忧闷”两字原文是波浪翻腾的意思(以赛亚十七章十二节、耶利米五章廿二节、又六章廿三节)。盼望叫人在苦难中更显快乐。我们信心生活中最叫我们心中快乐的,有两样的恩惠,就是信德和盼望。信德使我们知道基督为我们作了何等大的事,便因此得到安慰,盼望是相信基督将来要为我们作什么事。这两样都是由于基督和他的应许。我们若能够说:“主阿,你所爱的人病了。”就必听见主耶稣说:“这病不至于死。”信徒面向着神光明的大日,就可以在任何痛苦之中说:“我还要称赞他。”忧伤痛苦都是暂时的,快乐平安的时刻快要来到。信徒在这世界如同雀鸟在笼中,不久必被释放,进那无限快乐自由的世界。

第六节“我的神阿,我的心在我里面忧闷。所以我从约但地,从黑门岭,从米萨山,纪念你。”——心中忧闷的时候,纪念耶和华显大能拯救的日子,就能叫信心坚固。心中回想神过去怎样听了祷告,便可以满心盼望神将来也必垂听。

第七节“你的瀑布发声,深渊就与深渊回应。你的波浪洪涛漫过我身。”——瀑布可能是指在地中海,靠近犹大海岸常发生惊人的事。就是忽然厚云密集,大雷闪电,急雨倾盆而降。此时狂风暴雨吹在海面上,乃是一件可惊心动魄的。人若正在海面上,当更为惊惶。使人感觉所遭遇的事,正是神的“波浪洪涛漫过我身。”信徒知道他所遭遇的风浪,都是出于神,有他安排,成就他的目的,就安心顺从。

第八节“白昼耶和华必向我施慈爱。黑夜我要歌颂祷告赐我生命的神。”、在黑夜中能够歌唱,这是因为知道黑夜定必过去,白昼耶和华必施慈爱。信徒对神的慈爱.当绝无疑惑。就是天能移去,耶和华的慈爱必不会离开倚靠他的人。保罗西拉在腓立比的监里,两脚上了木狗。但他们却在半夜的时候“祷告赞美神”(徒十六章廿五节)。

第九节“我要对神我的盘石说,你为何忘记我呢?我为何因仇敌的欺压,时常哀痛呢?”——信徒遇到所不明白的事情,不断向神问“为何?”有许多事,神以后才会告诉我们。主耶稣对门徒说:“我所作的,你如今不知道,后来必明白”(约十三章七节)。有的事神当时就告诉我们他的原因。但是有许多事,神要我们凭信心经过。他只要我们放心他一切所作的,都是出于爱我们而作的,这就够了。

第十节“我的敌人辱骂我,好像打碎我的骨头,不住的对我说,你的神在那里呢?”——恶人逼迫信徒的时候,自以为神不能拦阻他的手。其实恶人向信徒所行的,都已先经神的许可,并且将来要得神的报应。信徒因为受逼迫,神就为他们预备无限量的赏赐。恶人是等着受刑罚,信徒是等候得神恩惠的冠冕。

第十一节“我的心哪,你为何忧闷,为何在我里面烦躁?应当仰望神。因我还要称赞他。他是我脸上的光荣,是我的神。”——诗人勉励他的心不要忧闷,应当仰望神。因为神必光照他。信徒的面是向着日头,并反照太阳的光。主耶稣乃是公义的日头,他要向敬畏他的人显现,引进光明时代,并且他的光有医治之能(玛拉基四章二节),到那时再没有疾病,再没有忧愁,也再没有苦闷了。

── 包忠杰《诗篇批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