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四十四篇

 

第四十四篇(今昔叹)。

一、题目:神为患难中的倚靠。

二、作者:可拉的后裔的训诲诗。

三、大纲:

l、得胜不在乎人力(一至三节)

2、我要靠神(四至八节)

3、已被神弃了(九至公二节)

4、求神来说明(廿三至廿六节)。

四、中心节:十七节。“这都临到我们身上,我们却没有忘记你,也没有违背你的约。”

五、小引:

本篇的作者不甚清楚是谁,写在什么时候,也不明显。总是在以色列人遭遇仇敌恶劣打击的时候。在失败中向神呼吁。虽然受了仇敌的威胁,诗人还认为是神的管教。因此向神呼吁,深信神必垂听。本篇以赞美开始,以祈祷结束,中间虽有失望的声调,但到底得胜了。

六、详解:

第一节“神阿,你在古时,我们列祖的日子,所行的事,我们亲耳听见了,我们的列祖,也给我们述说过”——神为他百姓所作的奇事,应当向子弟们述说,好使他们自幼向神有信靠的心。这样述说神作的事,不特使幼年人生发信心.也会使年长的人坚固信心,圣经记载神为他百姓所行的事,许许多多,足足证明神的能力何等伟大。他是可靠的,向他儿女是信实的。

第二节“你曾用手赶出外邦人,却栽培了我们列祖,你苦待列邦,却叫我们列祖发达”——神怎样“赶出”仇敌,“栽培”以色列人,证明神是公义的,又是满有恩惠的。他向恶人秉行公义,向他的选民却发怜悯施慈爱。他的慈爱怎样大,他的愤怒也怎样大。在他慈爱中的人有福了。但落在他愤怒之下的有祸了。谁要在他的慈爱中呢?谁要落在他愤怒之下呢?看谁顺从神,谁背逆神。

第三节“因为他们不是靠自己的刀剑得地土,也不是靠自己的膀臂得胜,乃是靠你的右手,你的膀臂,和你脸上的亮光,因为你喜悦他们。”——当然以色列人攻下迦南地不是靠他们自己的能力。但他们不是坐着等胜利的。他们仍用上他们所有的能力。他们的军队还是要到前方去作战,可是他们的胜利是出乎神。他们不过是万军之耶和华的工具而已。所以荣耀不可归给以色列人。他们决不可贪天之功,乃要将一切荣耀归给神。神的右手,神的膀臂,和神脸上的亮光,是他们所倚靠的。当以色列人过红海的时候,“耶和华从云柱中向埃及的军兵观看,使埃及的军兵混乱了”(出十四章廿四节)。神的荣光一向仇敌显出,仇敌便惊慌。神如此拯救以色列人,乃因他喜悦他们。神这样喜悦他们,乃出于他的恩典。这是神奇妙的救恩。今日我们得神喜悦,也是出于他奇妙的大爱。

    第四节“神阿,你是我的王,求你出令,使雅各得胜。”——承认神为我们的王,就是自认为神的子民,决定要忠心顺从他。既已听从他,他就可以出令叫我们得胜仇敌。只有无条件降服主的人,主的权柄可以帅领他们,无往不胜。许多信徒在个人生活中,不能得胜,原因就是没有彻底的尊神为王。主耶稣若作了我们一生的王,他就必作我们战阵上的元帅。我们就可以自由的向他祈求.求他出令,使我们得胜。地狱中的恶魔必抵抗我们不住。神对于忠心顺服他的人的祈祷,必不能不听。有全胜的主耶稣基督为元帅,岂不会克服一切的仇敌?

第五节“我们靠你要推倒我们的敌人,靠你的名要践踏那起来攻击我们的人。”——既是完全靠神,就不必问自己有无力量,乃问神,就是我们所倚靠的那一位,有无力量。感谢神,他的名是荣耀,有权柄,有能力的。我们虽然毫无所有,可是他要将他的丰富,放在我们手中,保罗说:“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摩西年青的时候,要靠着自己的力量,去救以色列人,结果是失败与羞愧。但是到了后来,他知道自己的力量不足靠,就奉神的名,倚靠他的力量去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甚至法老也无法抵挡他。万事也互相为他效力,惟有像摩西这样的人,能为神发言,为神作事。以利亚说天必不落雨,他的话果然成就,是其一例。

第六节“因为我必不靠我的弓,我的刀也不能使我得胜。”——这是信徒最好的志向。惟愿我们都有如此的志向。血肉的膀臂是必败的。完全不自恃的,才能完全靠神。大卫对付哥利亚的时候,不敢用扫罗的铠甲与武器。除了几块石头以外,他毫无所有。但他的口号是有力量的。他说:“我来攻击你,是靠万军之耶和华的名。”所以神使他胜过强敌。基督徒失败的原因是不完全倚赖神。

第七节“惟你救了我们脱离敌人,使恨我们的人羞愧。”——有了以上的志向,就必有本节的见证。恨我们的人,就是恨耶和华的,谁能恨耶和华而不羞愧呢?

第八节“我们终日因神夸耀,还要永远称谢你的名。”——真蒙恩的人,必知道自己毫无所夸。自己功劳一点也没有。凡他所有都是出于耶和华。这样,只有神是可夸的,神是配得荣耀的。信徒应当永永远远的称谢他。天堂的快乐是信徒所领受的恩惠造成的。以神为乐,是神所喜悦的,夸耀自己的,是神所厌弃的。

第九节“但如今你丢弃了我们,使我们受辱,不和我们同去。”——从本节到第十六节是记以色列人在仇敌手下所的凌辱。但诗人认为他们所遭遇的,乃出于神。神把他们放在作乱的手下,让仇敌来锻炼他们。他一共六次向神说:这是“你”所作的。信徒遭患难的时候,若能如此认定神的手,不怨天,不尤人,那么,神的手既带领他进入试炼,神的手亦必领他从试炼中出来。若信徒所遭遇的,是由于自己的固执,背逆与罪恶,就当赶快认罪,求神赦宥,神亦必救他。所以在一切所遭遇的事上,都要认定,若不是神的许可,这事必不会临到。同时要检讨神为何让这事临到。神有时不给我们知道为何他让这事临到,他暂时向我们静默,或遮蔽他的面,乃要我们更加倚靠他,更恳切的祈祷。他要我们知道,离开他,我们不会做什么。

第十节“你使我们向敌人轻身退后,那恨我们的人,任意抢夺。”——神有时将他的百姓交在仇敌手中,好像当时将约伯交在魔鬼手中一样。神的目的要证明,神的子民爱神,服事神,不是因为有利可图,乃是因为纯全的爱心与忠心。信心最大的试炼是在患难时,神似乎停止怜悯,不再顾念体恤。恶人趁此机会耻笑侮辱我们,他们说:“你们的神在哪里?”这正是试验信心的时候。若是遇见这样的景况,我们仍能说:“我深信无论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权的,是有能的,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是高处的,是低处的,是别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们与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的。”那便是我们的大胜利。

第十一节“你使我们当作快要被吃的羊,把我们分散在列邦中。”——谁不晓得以色列人是被神咒诅,因此分散在万国中呢?他们被神厌弃的时候,证明神是公义的。他们中的诚实人更证明神的信实,无疑的,天上的神仍存在。

第十二节“你卖了你的子民,也不赚利,所得的价值,并不加添你的资财。”——被神厌弃的,是毫无价值的。神的百姓一被仇敌掳去,他们就降至极卑微的地步,历史记载提多于公元七十年攻陷耶路撒冷的时候,俘掳了许多犹太人,将他们当作奴隶出卖,却没有人要买,可知他们的卑贱了。所以信徒若时常住在神的爱中,便是神的宝贝,神看他如自己眼中的瞳人。但信徒若远离神,落在仇敌手中,就毫无价值了。

第十三至十四节“你使我们受邻国的羞辱,被四围的人嗤笑讥刺。你使我们在列邦中作了笑谈,使众民向我们摇头。”——世人认不清楚谁是尊贵的,所以他们把主耶稣钉在十字架。他们既以十字架给耶稣,你想他们会把冠冕给耶稣的门徒么?学生不会高过先生,仆人不会高过主人,他们怎样待主耶稣,也必照样待主的门徒。

第十五至十六节“我的凌辱,终日在我面前,我脸上的羞愧,将我遮蔽。都因那辱骂毁谤人的声音,又因仇敌和报仇人的缘故。”——信徒脸上的光荣,乃反照神面上的荣耀。(三节)信徒脸上若蒙羞,可能是因为他犯了罪,与神有了隔膜,神暂时转脸不看他们;可能是因为神要试炼他,暂时掩面,使他们觉得神笑脸的宝贵,神掩面的痛苦,要他切切只求神再向他显现。信徒被仇敌凌辱或欺压,可能不是因为信徒有罪。恶人自然恨恶义人,这是出于他们的本性。他们自己的行为是恶的,所以看见义人就恼怒。

第十七至十八节“这都临到我们身上,我们却没有忘记你,也没有违背你的约。我们的心没有退后,我们的脚也没有偏离你的路。”——在信徒受试验的时候没有退后,就证实了他心中的纯正。神让信徒经过许多的试验,是要知道他的心如何(申二章八节)。若没有试验,连我们自己也不知道我们的心怎样。约伯在大试验中说:“他试验我之后,我必如精金”(伯廿三章十节)。真金不怕火,愈经锻炼,愈显纯净宝贵。信徒也是如此。所以真正的信徒不怕试验。“没有退后”就是说“站立得住”,任何狂风巨浪,不能使他动摇。正如五十七篇七节所说:“神阿,我心坚定,我心坚定。”这样坚固不摇动的人,是因他们倚靠神,神是不会摇动的。“他必不怕凶恶的信息。他心坚定,倚靠耶和华”(一百十三篇七节),心若坚定,脚步就不至偏离正路。“因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发出”(箴四章廿三节)。自古至今教会历史证明信徒在大患难大逼迫的日子,总是显出勇敢,和得胜有余的,外体虽然受伤,但内心因主的同在,却十分平安喜乐。他们自己的纯正,也是增加平安喜乐的原因。

第十九节“你在野狗之处压伤我们,用死荫遮蔽我们。”——无论什么,都不能叫信徒与基督的爱隔绝。就是恶人极凶恶的逼迫也是不能。最要紧的,就是信徒要知道一切都是出于神,不要以为一切的苦难,都是出于自己的罪,神对信徒所有的计划和所有的作为,都是出于纯粹的爱;所以一切出于神的,总是尽美尽善的。

第廿节至廿一节“倘若我们忘了神的名,或向别神举手,神岂不鉴察这事么?因为他晓得人心里的隐秘。”——忘记神是退步的开端,渐渐至于向“别神举手”。我们每日灵修的时候.不可忘记两件事,一是神自己的本性,一是他向我们一切奇妙的作为。我们常常忘记了神一切奇妙的作为,因此一遇试炼,就没有信心,甚至想神不公道。所以诗人说:“我的心哪,不可忘记他一切的恩惠。”不但是不可忘记他,连稍为模糊的忘记他都不可。神晓得人心的隐秘。心中开始忘记神面至于渐渐远离神,岂不是神所鉴察的么?虔诚人是不敢在暗处犯罪的。

第廿二节“我们为你的缘故终日被杀,人看我们如将宰的羊。”——使徒保罗在罗马八章卅六节曾引用这一句话。为神的缘故受逼迫,是最有福的,也是最有价值的。所以主耶稣把为神受苦,列于八福之中。他用了三节的经文,来说这一个大福,可知主如何注重这一件事(马太五章十至十二节)。主耶稣如何教训受逼迫的人,要“欢喜快乐”,他自己在被钉子十字架的时候,也是如此实行。“他因那摆在前面的喜乐,就轻看羞辱,忍受十字架的苦难。”所以我们今日若遇着为神受的苦难,要记得主的教训,也要效法主的模样;以主的心为心;主如何忍耐,我们也如何忍耐。

第廿三节“主阿,求你睡醒,为何尽睡呢?求你兴起,不要永远丢弃我们。”——诗篇第一百廿一篇里,极清楚的告诉我们,神是不睡觉的,也不打盹的,神既不睡觉,也不打盹,为何人以为他睡觉呢?为何教会要那样迫切的祈祷,如同唤醒一个打盹的人一般呢?要知道神作事是有时候的,神不太早,也不太迟,他的时候未到,没有耐心的世人,以为他忘记了,不关心了,或睡着了。其实他并没有睡觉,也没有打盹,没有忘记,也不是置之漠然。时候一到,他的旨意必成就。这不是说我们可以不必恳切的祈祷。神喜欢我们祈祷,我们的祈祷,好像是朋友跪在朋友的床前求助一样。可是我们不以为神是睡着了。我们心中深信他必重听我们的呼求。巴力的先知虽然向他们的假神竭力呼喊,假神也不会醒(王上十八章廿节)。

第廿四至廿五节“你为何掩面,不顾我们所遭的苦难,和所受的欺压?我们的性命伏于尘土,我们的肚腹紧贴地面。”——我们最喜欢向神问:“为何?”“为何睡觉?”“为何掩面?”特别是我们受苦的时候。信徒们哪,何以如此向呢?神是不会错误的,他不必说明原因,到了时候,我们就会明白一切。最要紧的是要记得无论什么时候(就是在苦难的时候),神的慈爱还是荫蔽我们。他所行的,都是有益的。正如主耶稣对彼得说:“我所作的,你如今不知道,后来必明白”。

第廿六节“求你起来帮助我们,凭你的慈爱救赎我们。”——本篇以赞美开始,以祈祷结束。虽然中间有些苦难与失望,但诗人始终总是仰望神的慈爱,没有失落信心的指望。他的祈求,不是凭着他自己的功德,乃是凭着神的慈爱,心中没有责备。专心靠他慈爱的人,必得他的眷佑。

── 包忠杰《诗篇批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