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五十一篇

 

第五十一篇(忏悔吟之四——自新)

一、题目:痛悔的祷告,蒙恩的经过

二、作者:大卫

三、大纲:

l、向神认罪(一至六节)

2、洁净和洗涤我(十节)

3、被圣灵充满的生活(十一至十七节)

4、为锡安祷告(十八至十九节)

四、中心节:七节

五、小引:

虽然本篇是大卫犯罪之后,私人向神诚恳认罪的祷告,它还是“交与伶长”在公众崇拜时用的诗。这实无足怪,因为人人都犯过罪,都当在圣洁的神面前为自己的恶行痛悔。这首诗不论是在大众崇拜,或在个人自己祷告,都是合适的。请注意大卫设有掩饰自己的罪、只坦白的认罪求恩。马丁路得曾说:‘教会中或唱或求,没有比这篇再用得多的。’本篇十一节,是头一次在诗篇中提到圣灵。这也是诗篇中最动情绪的一首。属世的人犯了罪,不感觉扎心,不痛悔自己的罪,不足为怪。若教会中也有这样的人,这人是否清楚蒙恩,实成问题。

六、详解:

第一节“神阿!求你按你的慈爱怜恤我,按你丰盛的慈悲涂抹我的过犯。”还没提到自己的罪的时候,就先说到神的“慈爱怜恤”。为自己的罪眼睛哭昏了,就欢喜看见神的慈爱。任何的罪靠恩才得赦免。人一知罪的时候,就自然向恩主奔投,虽然自己的罪多如海沙,但是神有丰盛的慈悲。

第二节“求你将我的罪孽洗除净尽,并洁除我的罪。”罪不单沾染人的外面,名誉等等,同时它还将整个人的心灵都染污秽了。假冒为善的人,只求刷洗外面就够了,但是真心悔改的人,向神祈求:“将我的罪孽洗除净尽。”罪孽英文是Iniquity这字乃是指罪本身的恶性。诗人所求的不但是洗去罪的刑罚,或者罪的恶名,却是求神洗去罪的本身,使他再能成为一个无罪的人。他向神所求的就是将“罪孽洗除净尽”,不要在他心灵中留下丝毫。这就是渴慕再一次做圣洁无罪的人。这样的恨罪求洁净,就是从神来的,也是神所喜欢答应的祷告。我们若是彻底的恨罪,神就必以恩慈待我们。许多人所怕的,是罪的刑罚,但是大卫所恨的乃是罪的污秽。

第三节“因为我知道我的过犯,我的罪常在我面前。”“我知道”另有译为“我承认我的过犯”。这就是得赦免的条件。许多人总不肯承认自己的罪。结果心中没有满足的平安和赦罪的快乐。良心活动起来,是好现象,但是切不可不理会它。要将自己的罪从自己面前永久的挪开,不再见它,惟有承认,并交在耶稣的宝血之下,这样便如同将罪投在深海里,永不再见它了。人生在世,所有的都是借来的,只有自己的罪,才真是自己的。

第四节“我向你犯罪,惟独得罪了你,在你眼前行了这恶,以致你责备我的时候,显为公义;判断我的时候,显为清正。”我们犯罪的时候,不论如何的秘密,神总是在那里,他都知道,他都看见了。若认清楚自己所犯的罪,是首先得罪神的,是犯了他的律法,是羞辱了他圣名的,这就是认识真理的起头,这就是神以恩爱领人悔改的开端(罗马书二章四节)。

第五节“我是在罪孽里生的,在我母亲怀胎的时候,就有了罪。”诗人说这话,并不是要自辨有理,乃是要更详细的表明自己的罪有何等深。他不但承认自己犯了罪,还要承认自己原来本性就是有罪的,并不是要怪他所爱的母亲,乃是将真情说明。人有原罪,在此有圣经明文作证。

第六节“你所喜爱的是内里诚实,你在我隐密处,必使我得智慧。”英译圣经五,六两节都有看哪(Behold)!好像诗人想起自己的恶性,又想到神所要的诚实,就不得不希奇自己的心,是何等的坏,神的本性是何等的圣洁。神看人的内里同外面是一样的,不能掩藏。

第七节“求你用牛膝草洁净我,我就干净。求你洗涤我,我就比雪更白。”“牛膝草”是指着逾越节的时候,在门框门楣上涂血,这血就是保存一家人都得平安,神所设立的这免死的仪式,是指主耶稣流血赦罪的功劳,有何等大的功效。我们若诚心依靠主耶稣的宝血,就等于将亡的人有了免死的保证,免了死刑,因为耶稣的血洗净我们一切的污秽,使人们比雪更白。这洗罪的工,只有神借着他的灵才能成就。信徒的快乐,是因为那使他与神隔绝的罪污秽已经完全挪去了,叫他重新与神相交。神救恩的应许就是:“你们的罪虽像朱红,必变成雪白,虽红如丹颜,必白如羊毛”(以赛亚书一章十八节)。

第八节“求你使我得听欢喜快乐的声音,使你所压伤的骨头,可以踊跃。”信徒为罪忧伤的时候,就是最痛苦的人.但是一清楚蒙恩得赦了,就成了世界人类中最快乐的人。

第九节“求体掩面不看我的罪,涂抹我一切的罪孽。”只有神能将我们的罪隐藏起来,使他自己不能看见。同时使人也看不见。这是对付罪的彻底办法。先要清楚将罪摆在自己面前,一点也不隐瞒。然后向神倾心吐意,神就以耶稣的功劳,赦免我们一切的不义。如此,我们的罪便无法再被纪念了。正如老师擦去了黑板上的字,无法再被追寻一样。

第十节“神阿!求你为我造清洁的心,使我里面重新有正直的灵。”人内心败坏了,非重造不可。重造新人,比造肉体的事更大。一个人重生得救,乃是神的大能所作成的。正如使徒保罗所说:“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一切都是出于神”(哥林多后书五章十七至十八节)。这重造的奇能,实现在千千万万的信徒身上,作为神大能的铁证,给人与鬼看。只有新人才配承受将来的新天新地。

第十一节“不要丢弃我,使我离开你的面;不要从我收回你的圣灵。”恨罪和爱神是两样最好的现象,有了这样的心,不必怕被神丢弃,因为已经成了神的儿子,他必看顾。神向他的儿女说:“我总不撇下你,也不丢弃你”(希伯来书十三章五节)。

第十一节“求你使我仍得救恩之乐,赐我乐意的灵扶持我。”救恩之乐是神所赐的,但是因罪很容易失掉。譬如失掉已还了债的收据。若是债主良善,公义,就不必怕他有任何恶意再讨此账。我们的罪债,还清之后,虽临时失掉证据,却有主耶稣保证债已还清,就可以恢复以前所有的快乐。信徒失去快乐多半是因为他与主之间有了隔膜,这隔膜一挪去,快乐就又来了。心中有了主的喜乐,就自然有乐意的灵,本篇提到有三样的灵,正直的灵,乐意的灵,圣灵。主的喜乐,能生出力量来,“靠耶和华而得的喜乐,是你们的力量”(尼希米记八章十节)。信徒最大的福气就是心中有主的平安喜乐,若失了这喜乐,就当马上省察自己的灵性,看自己与主有了什么隔膜。

第十三节“我就把你的道指教有过犯的人,罪人必归顺你。”信徒清楚的进入了快乐的境界,才可以帮助别人进到这一境界。只有自己所经过的事,才能教训别人,他的教训时有效果。正如诗人说:“罪人必归顺你。”

第十四至十五节“神阿!你是拯救我的神;求你救我脱离流人血的罪,我的舌头就高声歌唱你的公义。主阿!求你使我嘴唇张开,我的口便传扬赞美你的话。”大卫所犯的罪是几样连串的。人犯罪多半是如此,犯了一样就另来第二样,他犯了奸淫,也犯了杀人的罪。在悔改扎心的时候,只好向那能拯救他的神呼求。只有他能拯救。幸亏大卫与他相熟,知道他足能拯救他。所以虽然进了罪网、神却救他出来。他在这事上向神有充足的指望,因为他盼望不久就要高声歌唱神的公义,他的口要传扬神的话。

第十六至十七节“你本不喜爱祭物;若喜爱,我就献上,燔祭你也不喜悦。神所要的祭.就是忧伤的灵;神阿!忧伤痛悔的心,你必不轻看。”察看人心的神,不要人献上许多的燔祭,这些外表上的仪式,若没有心中的真痛悔,就必惹神厌烦。神看见人心中爱他并恨罪,他的心就快乐,胜过给他献上许多燔祭。凡献上忧伤的灵,痛悔的心,就必得着从主来赦罪的快乐。“哀恸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安慰。”这话果然不错。

第十八至十九节“求你随你的美意,善待锡安,建造耶路撒冷的城墙。那时,你必喜爱公义的祭,和燔祭,并全牲的燔祭。那时人必将公牛献在你坛上。”君王向神认了罪,他的城墙就可得着神的保佑,民众也可以放心来守节、献祭,这正是国泰民安的现象。“国位是靠公义坚立”,巴不得今天的君王,也如此向神谦卑认罪,神就可以赐福给他们的民众。

── 包忠杰《诗篇批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