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五十六篇

 

第五十六篇(落魄之泪)

一、题目:靠神脱离仇敌的虐待

二、作者:大卫(撒母耳上廿一章十至十五节,廿七章四节,廿九章二至十一节)

三、大纲:

l、仇敌凶恶时信徒倚靠神(一至四节)

2、信徒倚靠神更不惧怕(五至十一节)

3、为神的拯救感恩(十二至十三节)

四、中心节:

“我惧怕的时候要倚靠你。”(三节)。

五、小引:

本篇是大卫被非利士人在迦特拿住的时候所写的,此篇与卅四篇相同。历代千万圣徒在同样危险中都与大卫一同见证“我倚靠神必不惧怕。”

六、详解:

第一至二节“神阿,求你怜悯我,因为人要把我吞了,终日攻击欺压我。我的仇敌终日要把我吞了;因逞骄傲攻击我的人甚多。”神乃是信徒惟一的指望,比较人软弱的帮助是何等充盈。信徒有神的怜悯,就再不需要什么别的拯救了。“仇敌终日”攻击实在难忍。有一两次的攻击还容易忍受,但是天天从早到晚受他的藐视和诽谤,就叫人受不住了。信徒有神大能的手保守,可以不用灰心。

第三至四节。我惧怕的时候要倚靠你。我倚靠神;我要赞美他的话;我倚靠神,必不惧怕;血气之辈能把我怎么样呢?”从惧怕进到不惧怕的地步,必走倚靠全能者的道路。倚靠神的人因认识他,知道他的爱心、他的大能大力,就放心在他怀中,不怕仇敌一切的凶恶。如但以理先知所说:认识神的子民,必刚强行事(但以理十一章二节)。倚靠神的人同时看得清楚人既是属血气的,就不能与全能的神作比较。大卫出身军人,他很明白人的恶性;他知道若不是心中有神,人实在是可怕的。大卫不是用狂傲的话夸奖自己,他老实的知道,现在的光景若没有神的帮助,便无出路了。在那无路可走的时候,大卫得着神的应许,神的话叫他放心了。所以他说:我要赞美他的话。惧怕能催逼人倚靠神,倚靠神能使人不惧怕。

第五至七节“他们终日颠倒我的话;他们一切的心思,都是要害我。他们聚集.埋伏窥探我的脚踪,等候要害我的命。他们岂能因罪孽逃脱么?神阿,求你在怒中使众民堕落。”恶人对待信徒正如法利赛人当日要“就着耶稣的话陷害他”一样。但是耶稣用智慧回答他们,“就没有人敢再问他什么了”。信徒心中有神的话,就能使他们“比仇敌有智慧”(诗篇一百十九篇九十八节)。仇敌在话语中不能害信徒,就另外用恶计“埋伏窥探”来害他们。然而,这样也不成功。我们见诗人所见证的话:“他们在我面前挖了坑,自己反掉在其中”(诗篇五十七篇六节)。哈曼为害末底改,造了一个五丈高的木架,结果,反而自己被挂在其上(参以斯帖七章十节)。诗人知道恶人不能靠自己的恶计逃脱神的审判,所以他问道:“他们岂能因(靠)罪孽逃脱么?”路德将以上的话如此译出说:“神啊,将这样的人无怜悯的投下去罢。”

第八节“我几次流离,你都记数;求你把我眼泪装在你的皮袋里;这不都记在你册子上么?”大卫被追赶逃到迦特,被非利士人捉拿,真是流离失所。然而他的神知道一切。他的眼泪一点一滴,神都给他装起来。东方人有用皮袋装水、装奶的习惯.由此可见大卫流了不少眼泪。神没有忘记他儿女的痛苦.他要将一切都记录在他的册子上。信徒的眼泪在主看来比一切更宝贵(路加七章卅八节)。

第九至十一节“我呼求的日子,我的仇敌都要转身退后;神帮助我,这是我所知道的。我倚靠神;我要赞美他的话;我倚靠耶和华;我要赞美他的话。我倚靠神,必不惧怕;人能把我怎么样呢?”诗人的祷告已经通到神的面前。神一定听他的祷告,这是他所知道的。仇敌并不成问题,诗人心中满有赞美,他毫无惧怕了。人不能把他怎么样。

第十二至十三节“神阿,我向你所许的愿在我身上;我要将感谢祭献给你。因为你救我的命脱离死亡;你岂不是救护我的脚不跌倒,使我在生命光中行在神面前吗?”蒙了神的拯救,信徒必须向神献上所许的愿和馨香的感谢条。“我们应当靠着耶稣,常常以颂赞为祭,献给神,这就是那承认主名之人嘴唇的果子”(希伯来书十三章十五节)。信徒行在神的光中,便不致于跌倒。正如神向亚伯拉罕所说的:“你当在我面前作完全人”(创世记十七章一节)。

── 包忠杰《诗篇批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