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五十七篇

 

第五十七篇(时艰)

一、题目:逃难者因信靠神心中得坚定

二、作者:大卫(撒母耳上廿四章一至八节)

三、大纲:

1、信心的祷告(一至五节)

2、信心的赞美(七至十一节)

四、中心节:

“神阿,求你怜悯我,怜悯我;因为我的心投靠你;我要投靠在你翅膀的荫下,等到灾害过去。”(一节)

五、小引:

本篇和卅四、一四二篇称为洞中之篇,即大卫逃难于洞中所写的。此篇是大卫在隐基底的洞中或亚杜兰洞中的时候写的。地点虽然不能十分确定,但这是无关重要。总之这是大卫逃难于洞中之时写的,从这样的危险中他经历了神的保护。在洞中他所靠的乃是全能的神。在神翅膀的荫下,他很蒙主的保护,诗人在危难的时候并不求得鸽子的翅膀,好飞去躲避灾难(参五十五篇六节),他知道这次的灾害是无法逃去的,只有神的护庇能救他经过这灾害。

六、详解:

第一节“神阿,求你怜悯我,怜悯我;因为我的心投靠你;我要投靠在你翅膀的荫下,等到灾害过去。”此节和五十六篇一节有些不同,虽然两者的语气是一样,即:“神阿,求你怜悯我。”但是呼求的原因是不同的。五十六篇的呼求是因为仇敌的欺压,但五十七篇的呼求是因着神的可靠,以致向他求救。信徒或看见仇敌,或仰望那有能力的神,这对自己心中的安静是大有关系的。诗人因为看见了神,所以他不顾环境怎样恶劣仍可以说:“我心坚定。”诗人藏身处是神翅膀的荫下,可见他当时所靠的不是石洞,乃是全能万军之耶和华。他深深的觉得神是他的避难所,以致他在仇敌四面围困的时候,仍能“住在至高者的隐密处”,并安稳的藏在“全能者的荫下”(诗篇九十一篇一节)。诗人知道当时的危险不过是暂时的,不久这灾害就要过去。信徒一切的试炼都是暂时的,都是有一定时间的,决不会长久的,惟有恶人的刑罚却存到永远。

第二节“我要求告至高的神,就是为我成全诸事的神。”信徒需要时时觉得自己的软弱,知道自己是何等的没有力量,非时时仰赖那真正可靠的神不可。若我们肯倚靠神,他是喜欢为那倚靠他的儿女们施行拯救的。神愿意为我们——愿意倚靠他的人——做事。这里不是说我们自己不必做什么,大卫跑到洞里去,他已经尽了自己所能的,但是他还要倚靠神,因为知道就是在洞里,仇敌仍能害他。不但如此,就是在我们所能做的事上,也要求主引导、求主赐给我们力量。而且我们在凡事上都靠主,若没有主的力量托住我们,我们就根本没有力量跑到洞中去。如此看来,他实在是为我们“成全诸事的神。

第三至四节“那要吞我的人辱骂我的时候,神从天上必施恩救我;也必向我发出慈爱和诚实。我的性命在狮子中间;我躺卧在性如烈火的世人当中;他们的牙齿是枪、箭;他们的舌头是快刀。”世人的恶性虽如狮子、烈火,但信徒可以放心,因为知道神能堵住狮子的口,灭尽凶猛的烈火(希伯来十二章卅四节)。但以理在狮子洞口,他的三个朋友被投在火窑里,这都证明神能保护倚靠他的人不致受害。俗语说:‘天有眼’。然而圣经清楚的告诉我们:“耶和华的眼目遍察全地,要显大能说明向他心存诚实的人”(历代志下十六章九节)。人所做的不能使神与爱他的人隔开。如果我们能明白这三件事,就是:一、神爱我们。二、他眷顾我们。三、人无论怎样恶待我们,都不能阻挡神自己的作为,那么我们就会安心了。

第五节“神阿,愿你崇高,过于诸天;愿你的荣耀,高过全地。”本节与十一节相同,就是本篇两大段的副歌。诗人虽然还没有看见神的拯救,却因信知道神不会失信。他必要保护凡信靠他的人,所以在旨望中他称颂这一位高过诸天的神。

第六节“他们为我的脚设下网罗,压制我的心;他们在我面前挖了坑,自己反掉在其中。”恶人必从他所做的得报应。恶人想害义人,但往往他们自己害了自己。在数年前香港暴动的时候,有人推翻了一部汽车,把汽油倒了出来,他们预备要烧毁这部汽车。就在这时候他们中间有一个人看见车前厢的小箱中有钱,就伸手去拿,那知车子被烧着了,他却被车门夹着不能脱身,以致他活活被烧死在自己的恶行上。要害别人的反落在自己的身上,这就是挖坑陷害人,自己反掉在其中。信徒不必为自己伸冤,因为知道恶人所作的,必得当受的刑罚。

第七节“神阿,我心坚定,我心坚定;我要唱诗,我要歌颂。”仇敌虽然压制他,但诗人却已经得了藏身之处。他在神翅膀荫蔽之下十分放心,十分坚定。他心里有了这样的保障,就很自然的歌颂神了。

第八节“我的灵阿,你当醒起。琴瑟阿,你们当醒起。我自己要极早醒起。”“极早醒起”就是打胜仗的秘诀、大卫若没有早起,他怎能得到扫罗的枪和水瓶呢(撒母耳记上廿六章六至十二节)?你要得胜魔鬼,必须早起与神交通。信徒灵性长进的秘诀,就是我们的主耶稣自己也多次在天未亮的时候到旷野去祷告。

第九至十节“主阿,我要在万民中称谢你,在列邦中歌颂你。因为你的慈爱,高及诸天;你的诚实,达到穹苍。”神的荣美终必传遍宇宙。诗人知道他的神不仅是犹太人的神,他更是万国并全宇宙的主宰。心里说没有神的人不过是‘坐井观天’者。至于见过神荣美的,虽暂时屈身在洞中,却知道他的神是万有的大主宰。

第十一节“神阿,愿你崇高,过于诸天;愿你的荣耀,高过全地。”这副歌是本篇两段的总结。神住在诸天之上,也安居在人的心中(以赛亚五十七章十五节)。

── 包忠杰《诗篇批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