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五十九篇

 

第五十九篇(群犬狂吠)

一、题目:求神拯救脱离仇敌

二、作者:大卫(撒母耳记上十九章十一至十八节)

三、大纲:

l、求神拯救(一至五节)

2、仇敌如狗(六至七节)

3、神要作我的力量(八至九节)

4、向神的心愿(十至十三节)

5、仇敌失败的样子(十四至十五节)

6、赞美神的慈爱(十六至十七节)

四、中心节:十七节

五、小引:

本篇乃是大卫所写的第五首“金诗”;以前的四首即十六、五六、五七和五八篇。这些‘金诗’正是大卫在危难当中从神得来‘金不换’妙诀。圣徒因着危难可以更与神亲近。神在那危险之时“与敬畏他的人亲密;他必将自己的约指示他们”(诗篇廿五篇十四节)。大卫遭遇逼迫、苦害并不是因为自己的恶行,乃是因为他是神的受膏者。扫罗要杀害大卫的原因,不是因大卫有罪,而是扫罗因自己犯了罪,被神弃绝了,以致生出妒忌。大卫惹起扫罗的怒气完全是因为大卫是“合神的心意的人”。由此可见扫罗恨恶大卫,也就是恨恶神。大卫是为义受逼迫,因此,他可以放心向神祷告,因为他的仇敌,正是神的仇敌。大卫所受的恶待,完全是因为他顺从了神。恶人恨恶义人正像本篇所描写:流人血和号叫如狗的恶人。本篇大纲虽分六段;但另一个方法可分两大段。即:一至九节,和十至十七节。这在段的末句都有同样的迭句,就是“神是我的高台”,每大段又分成两小段,以“细拉”为分段的记号(五节,十三节)

六、详解:

第一节“我的神阿,求你救我脱离仇敌,把我安置在高处,得脱那些起来攻击我的人。”当仇敌寻索他命的时候,大卫的办法并不是单靠自己躲避仇敌,乃是同时恳切的祷告神。在人看来,祷告真是无济于事的。但大卫却知道,他所求告的是全能的神,他能将大卫“安置在高处”,叫他脱离那起来攻击他的人。大卫所求的是他所认识的神,是与他知己的神。因此,他称他为“我的神”。

第二节“求你救我脱离作孽的人,和喜爱流人血的人。”当大卫在扫罗面前弹琴的时候,扫罗曾用枪要刺透大卫。幸而,大卫躲开了。后来,扫罗又打发人到大卫家里去等待他直到天亮,为要杀害他。扫罗和跟随他的人正是“喜爱流人血的人”。

第三节“因为他们埋伏,要害我的命,有能力的人聚集来攻击我;耶和华阿,这不是我的过犯,也不是为我的罪愆。”这些要杀害大卫的人,虽是“有能力的人”,但是大卫所倚靠的神,却比他们更有能力。大卫因靠着这位“万军之神耶和华”就得着力量,所以称他为“我的力量”(九节、十七节)。诗人因为知道神的力量,必成为他们的拯救,因此,就是在患难中仍能说:“我要歌颂你的力量”(十六节)。“有能力的人”绝不能与神相比。大卫所受的逼迫不是为他自己的过犯,乃是因为神拣选了他作以色列人的王。照样信徒遭患难,也未必是因为他们的过犯,乃是因为他们得蒙神的喜悦,以致被魔鬼嫉恨了。他们若能忍受这样的逼迫、患难,在神看来是极其宝贵的。世人恨恶主耶稣是因为他是神的儿子。世人恨恶我们,因为我们在耶稣里面,同样是蒙神喜悦的。我们既配得“与基督一同受苦”“彼得前书四章十三节)。这岂不是显为荣耀宝贵的吗?主耶稣也曾说过,凡跟从他的,必要被世人所恨恶。(约翰十五章十八至十九节)。

第四节“我虽然无过,他们预备整齐,跑来攻击我;求你兴起鉴察,帮助我。”义人虽然无过,但仍会遭惹仇恨,大卫被人恨恶的时候,求那鉴察人心的神帮助了。神知道大卫心中没有过犯,他的良心是无亏的,所以可以放心的倚靠神。心中无愧就能叫人有勇敢。

第五节“万军之神耶和华以色列的神阿!求你兴起,惩治万邦;不要怜悯行诡诈的恶人。”信徒照着神的旨意祷告,就必蒙神垂听。诗人求神惩治万邦,乃是求神刑罚一切反对神的人。世界上有许多国家都是不顺从神的。就是联合国成立的时候,也没有求神帮助,他们只靠着自己的智慧、钱财、力量来治理世界,他们目中没有神。然而,一日神必要彰显他的能力。因为他才是万王之王。诗人的口气完全是从神方面说话。他是和神列在同一阵在线,他的仇敌就是神的仇敌。“行诡诈的恶人”,神若是怜悯他们,就是任凭他们逼迫神所喜爱的义人了。公义的神决不肯如此。所以诗人求神“不要怜悯行诡诈的恶人。”

第六节“他们晚上转回,叫号如狗,围城绕行。”恶人虽然如同无主的狗,夜间到处乱跑,逢人便咬。但那些追咬大卫的人,找来找去却只找到米甲放在大卫床上的神像,他们当然更发狂气了。恶人逼迫教会也是这样如同狂狗一般。当新约的扫罗未悔改前,也是“口吐威吓凶杀的话”。庚子年间中国教会受大逼迫的时候,那时的拳匪就简直与疯狗一样。他们是黑暗之子,所以在夜间作事。

第七节“他们口中喷吐恶言,嘴里有刀,他们说,有谁听见。”恶人的话如刀害人。他们的舌头正如利剑。一个假见证足够叫义人丧命。可第九条诫命“不可作假见证陷害人”是何等重要!恶人随时随地以舌头害人,信徒也当留意自己的话,好叫我们能随时“说造就人的好话,叫听见的人得益处”(以弗所书四章廿九节)。

第八节“但你耶和华必笑话他们;你要嗤笑万邦。”大卫在急难中幸亏不单单看见恶人,他也看见神。神对着那些恶人,并不发怒,也不着急。他要向他们发笑,因为知道他们是毫无能力的。当神嗤笑的时候,信徒便放心、得安慰,仇敌却惶恐惊慌了。当以色列人过红海的时候,“耶和华从云柱中向埃及的军兵观看,使埃及的军兵混乱了。”耶和华向埃及的军兵可能用嗤笑的脸孔,使他们更加惊慌,但是耶和华向以色列却是用和颜悦色的笑脸,使他们更得鼓励,大大的勇敢。信徒也是一样,当我们见到主笑脸的时候,我们的忧愁就可以立时消散了。“我的心哪!你为何忧闷,为何在我里面烦燥?应当仰望神;因他笑脸说明我。”(诗篇四十二篇五节)。

第九至十节“我的力量阿,我必仰望你;因为神是我的高台。我的神要以慈爱迎接我;神要叫我看见我仇敌遭报。”第五节所说:“有能力的人”不能害那倚靠神、以神为他力量的人。以神为他力量的人能叫君王害怕。正如:摩西叫法老害怕;保罗叫腓力斯害怕,使其“甚觉恐惧”;先知拿单叫犯罪的大卫王害怕,以致他不得不认罪悔改。以神为力量的人可以放心,知道有一日恶人必遭报。因他能看透事情结局的缘故,所以,以神为力量的人,不单不会嫉妒恶人,反而为恶人的灵魂担忧、可怜他。第十节说:“我的神要以慈爱迎接我。”可见我们的神是有诸般恩典的神(彼得前书五章十节)。亦是发慈悲的神(哥林多后书一章五节)。神恩待我们信靠他的人。神是满有慈爱的,他的慈爱是丰富、可靠、浩大、用之不尽的。因他是“发慈悲的父,赐各样安慰的神”(哥林多后书一章三节;耶利米哀歌三章廿二至廿六节)。

第十一节“不要杀他们,恐怕我的民忘记;主阿!你是我们的盾牌;求你用你的能力使他们四散,且降为卑。”信徒因为有神作为盾牌,所以不必立即杀掉仇敌。况且,杀了仇敌的话,恐怕信徒又要忘记神、远离神了。大卫这样祷告,可能还有另一个缘故,就是要让那些作恶的人再有一个悔改的机会。

第十二节“因他们口中的罪,和嘴里的言语,并咒骂虚谎的话,愿他们在骄傲之中被缠住了。”恶人“口中的罪”必害自己。罪的本性包涵着刑罚。正如第七篇十五节所说:“他(指恶人)掘了坑,又挖深了,竟掉在自己所挖的阱里”(诗篇七篇十五节)。

第十三节“求你发怒,使他们消灭,以至归于无有,叫他们知道神在雅各中间掌权,直到地极。”诗人在十一节中求神不要杀恶人,为什么现在又要神消灭他们呢?难道是先后矛盾吗?其实这两节都是对的,其中所说的都要成就。头一个祷告要神不立即杀他们,乃是要给他们一个悔改的机会,而且要借着这些恶人来锻炼义人。然而,他们若故意硬着颈项,至终神还是要消灭他们。因此,这两个祷告都要成就,只不过是时间关系罢了。

第十四至十五节“到了晚上,任凭他们转回;任凭他们叫号如狗,围城绕行。他们必走来走去,寻找食物;若不得饱,就终夜在外。”恶人因心里不安就日夜总得不着安息。上面我们已经提过恶人怎样如狗一般的疯狂。现在诗人又求神“任凭他们”。因为知道他们至终就是灭亡。我们要记着恶人的兴旺不过是暂时的。我们要记着夜间只闻狗叫,但清晨就要高声唱“哈利路亚”了。

第十六至十七节“因我要歌颂你的力量,早晨要高唱你的慈爱;因为你作过我的高台;在我急难的日子,作过我的避难所。我的力量阿!我要歌颂你,因为神是我的高台,是赐恩与我的神。”信徒靠神得胜,他所夸的就是神的能力。神的力量成为他的力量,如同“耶和华的灵降在基甸身上。”换句话说“耶和华穿上了基甸”去打败那些米甸人。信徒的得胜完全是靠着我们得胜的元帅基督(罗马书八章卅七至卅九节)。

七、讲道的材料:

“不要杀他们,恐怕我的民忘记”(参出埃及记九章十六节)。神向法老所说的话,其中不杀恶人的缘故有三:

1、叫圣徒不忘记(十一节)。

2、叫人看见神是掌权的(十三节)。

3、好叫恶人受审判(十二节)。

── 包忠杰《诗篇批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