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六十篇

 

第六十篇(神助与人助)

一、题目:作战遭败向神求救

二、作者:大卫

三、大纲:

l、叹息选民遭败(一至五节)

2、选民靠神应许(五至八节)

3、靠神得胜(九至十二节)

四、中心节:

“求你应允我们,用右手拯救我们,好叫你所亲爱的人得救。”(五节)

五、小引:

关于本篇写作的时间与背景据权威解经家Scroggie认为是在大卫与亚兰人和以东人作战时写的。当时大卫在以色列地东方与亚兰人作战,忽然以东人从东南方乘机侵犯国境,大卫按着这个消息,马上差派将军约押领兵抵抗。结果在盐谷打了一场胜仗,使以东人大大的失败(参撒母耳记下八章十三至十四节;列王纪上十一章十五至十六节;历代志上十八章十二至十三节)。本篇第几节说:“谁能领我过坚固城?谁能引我到以东地?”也就补充了这个意见。以东地是在山峡中,它诚然是天然的山寨,实在是坚固城。在本篇前题中有“叫人学习”四个字,可见这是大卫愿意以色列人牢牢记住的。他要以色列人记着这次的胜利是因倚靠神而得到的;他要他们记着国家的荣耀是从万军之耶和华而来的。这前题说约押杀了以东人一万二千人,但是撒母耳记下八章十三节和历代志上十八章十二节的两处却说一万八千人。关于这一点不同的记载,据犹太人的解经家说,是因为亚比筛先杀了六千,然后约押杀一万二千的缘故。

六、详解:

第一节“神阿,你丢弃了我们,使我们破败;你向我们发怒;求你使我们复兴。”这话当然是在战争最危急时所说的。一场大战还没有结束,另外又有强敌来侵,在这样的情形下,大卫很自然的向神说:“神阿,你丢弃了我们。”大卫知道蒙神喜悦就‘国泰民安’,有仇敌同起这就明显是神的刑罚临到他们,于是他急急的向神认罪、求救。得胜仇敌的大秘诀,就是先向神认罪、求救,若能将神的忿怒消除,仇敌就必然被我们胜过。

第二节“你使地震动,而且崩裂;求你将裂口医好;因为地摇动。”国势摇动正如房屋在地震时被摇动、崩裂一样。俗语说:‘兵败如山倒。’这正是大卫所惧怕的。在这种人心如水的时候,惟有万军之耶和华才能医治,才能加强人心的勇敢。大卫知道那叫他战胜歌利亚的神,必能再一次的叫他得胜。他深信“耶和华的右手能施展大能。”

第三节“你叫你的民遇见艰难;你叫我们喝那使人东倒西歪的酒。”圣徒的人生哲学就是他一切所遭遇的事都是神所安排的。我们知道凡事都出于神全能的手。全宇宙的大小事都在他权柄之下,他掌握了所有的事,而他向他儿女们所施的,乃是以他的慈爱为出发点。使徒保罗说:“万事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人若不肯受神的管教,神就将他恩惠的手抽回,这样他们因没有神作他们的保障,便“东倒西歪”,若神把他托着我们的手抽回,我们就好像喝酒的人一样了。正如以色列人背弃耶和华的时候,神借着先知耶利米向他们说的(耶利米书十三章十三至十四节)。

第四节“你把旌旗赐给敬畏你的人,可以为真理扬起来;正在兵败的时候,抬头仰望神,便看见他那高高悬挂着得胜的旌旗。这是元帅的旌旗,他的真理是稳固的,绝不会失败。只要他们存敬畏的心倚靠他,他必帅领他们,打得胜的仗。从以色列人的历史上,我们可以找到许多这样的证据。“我们的祖宗倚靠你,他们倚靠你,你便解救他们……他们倚靠你就不羞愧(诗篇廿二篇四至五节)。信徒在世人面前决不可以神的旌旗为羞辱,倒要时时的将它高举起来。宣扬主的福音乃是一件美事、一件高贵的事。我们当在人前承认主、宣扬他的名,这就是高举他的旌旗了。耶稣说,我们若在人前承认他,他也必在天父的面前承认我们(马太十章卅三节)。

第五节“求你应允我们,用右手拯救我们,好叫你所亲爱的人得救。”知道我们是“神所亲爱的人”就足可以放心的向神求了。他既是爱我们,他岂不更要帮助我们吗?摩西在未死之前为以色列人祝福的时候,论到便雅悯说:“耶和华所亲爱的,必同耶和华安然居住,耶和华终日遮蔽他”(申命记卅三章十二节)。我们因主耶稣的救赎,就都在耶稣里被圈在神的爱中。神看我们如同他看主耶稣一样,这是何等尊贵的地位呢!如主耶稣最亲密的门徒约翰,觉得这地位实在是宝贵,而自己却是那样的不配,于是他不愿意提自己的名字,只称自己为“主耶稣所爱的门徒”。这里不是说主耶稣爱门徒有偏袒的地方,乃是说在门徒当中约翰最能了解主、明白他的爱。你要更深的享受主的爱吗?这完全在乎你了解他、明白他的爱。

第六节“神已经指着他的圣洁说,我要欢乐;我要分开示剑,丈量疏割谷。”此是神向以色列人应许迦南地的话。神因为没有比他自己更大的,所以他指着自己的圣洁起誓(希伯来书六章十三节)。在另一处神也有这样起誓的话:“我一次指着自己的圣洁起誓,我决不向大卫说谎,他的后裔要存到永远,他的宝座在我面前如日之琱@般”(诗篇八十九篇卅五至卅六节)。神所应许的一切福气都是靠得住的。

第七节“基列是我的;玛拿西也是我的;以法莲是护卫我头的;犹大是我的杖。”基列和玛拿西可以说是指着以色列在约但河东的一切地界。以法莲和犹大是以色列的中心,所以这二处可以称为以色列最重要的部份。

第八节“摩押是我的沐浴盆;我要向以东抛鞋;非利士阿,你还能因我欢呼么?”大卫胜了摩押,把他们制服了,所以可以说把他们当作洗脚盆,要洗脚的时候,当然要脱鞋。而摩押既是洗脚盆,那么就可以把鞋扔到邻界的以东地。这完全是藐视的话,洗脚是低贱的工作,鞋脱了是扔给家中的仆婢。施洗约翰论主耶稣说:“我就是给他提鞋也不配。”‘抛鞋’可能还有另一个意思。东方人交换产业的时候,他们彼此以脱鞋为凭据(参路得记四章七节)。“向以东抛抛鞋”可能是表示以东地已经归在大卫手中了。

第九至十一节“谁能领我进坚固城?谁能引我到以东地?神阿,你不是丢弃了我们么?神阿,你不和我们的军兵同去么?求你帮助我们攻击敌人,因为人的帮助是枉然的。”以东的西拉城是建造在山谷,其中的房屋是从山峡两边的石壁中凿出来的。若有人把守山谷的两头,城是无法攻下的。谁能领兵进这城呢?只有神才能叫他们得胜。

第十二节“我们倚靠神,才能施展大能,因为践踏我们敌人的就是他。”信徒不论遭遇到任何的困难、危险,若专心的仰望倚靠神,就必得安慰和帮助。许多诗篇的开头都有惊慌的话,但诗人安静的仰望神之后,就得了平安,有了把握。将本篇起头的话和十二节比较一下,就看出仰望神的效果来。

── 包忠杰《诗篇批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