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六十二篇

 

第六十二篇(天平)

一、题目:惟独等候神“

二、作者:大卫

三、大纲:

1、在敌人面前宣告倚靠神(一至四节)

2、自己心中述说神为保障(五至八节)

3、倚靠神与倚靠人的比较(九至十二节)

四、中心节:

“我的心哪,你当默默无声,专等候神;因为我的盼望是从他而来。”(五节)

五、小引:

耶杜顿为大卫所分派的伶长。这篇既是交给他向民众所唱的诗,就自然有关于民众。另外有第卅九篇也是交给耶杜顿的。这两篇有些相同的意思,如卅九篇中说:“我默然无声”,“我默想的时候”。在六十二篇中说:“我的心默默无声”,“我的心哪,你当默默无声”。卅九篇中又说:“世人行动实系幻影。”六十二篇说:“下流人真是虚空,上流人也是虚假,放在天平里就必浮起。”在希伯来原文中数次重复的用一个EK字,这字有几个不同的翻法,如‘专’,‘惟独’,‘实系’,‘真是’,这字在六十二篇用了六次,在卅九篇用四次。

本篇可能是大卫逃避押沙龙时候写的,但是最令人注意的,就是本篇没有一句胆怯的话。信徒若能专心等候神,就必如同大卫一样的放心。

六、详解:

第一节“我的心默默无声,专等候神;我的救恩是从他而来。”这才真是信心的态度。信徒在神面前安静,就表示心中充满了了信心。人若将自己的痛苦多向人谈,就自然少向神淡。同样人若多将自己的苦闷安静的摆在神面前,就不愿再向人谈了。慕迪的母亲有一句格言,常提醒别人的,就是:‘当将快乐的事告诉别人,其余的事可以告诉耶稣。’英文有句格言说:‘若谈苦楚,便使苦楚加倍。’若要在神面前“默默无声”,就必使苦闷停止。有时需要“有嚼环勒住”自己的口(诗篇卅九篇一节)因为“谨守口的,得保生命”(箴言十三章三节)。

第二节“惟独他是我的盘石、我的拯救;他是我的高台;我必不很动摇。”大卫曾经躲藏在山洞里面,所以知道“盘石”是何等的稳固。此篇论神有许多的称呼,如“盘石”、“拯救”、“高台”。每一个称呼代表神为他的百姓所有一些美德。信徒“必不很动摇”,可以说如同船抛锚,虽然浮来浮去,但是不能冲下险滩。大卫另有一处论信徒如此说:“他虽失脚,也不至全身仆倒;因为耶和华用手搀扶他(诗篇卅七篇廿四节)。

第三节“你们大家攻击一人,把他毁坏,如同毁坏歪斜的墙,将倒的壁,要到几时呢?”依人看来,大卫果然像“歪斜的墙,将倒的壁”,但是他的仇敌不知道这墙是造在不会摇动的盘石上。我们信徒自然是软弱、无力的人,但是我们所靠的乃是‘万古盘石’。使徒保罗也有同样的见证:“我们有这宝贝放在瓦器里,要显明这莫大的能力,是出于神,不是出于我们。我们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遭逼迫,却不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至死亡;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也显明在我们身上”(哥林多后书四章七至十节)。信徒知道最后胜利必属于他们。所以就希奇恶人怎样耐性的攻击他,尤其是因为知道他们的攻击都不济于事。

第四节“他们彼此商议,专要从他的尊位上把他推下;他们喜爱谎话;口虽祝福,心却咒诅,”押沙龙所用的计,就是以谄言来偷人心(参撒母耳记上十五章三至六节)。恶人的计谋,就是设法将信徒从他在神里面之尊贵的地拉下来。恶人见义人的好行为,将他们的恶行越发显露出来,因此更加恨义人。所以他们“商议专要从他的尊位上把他推下”。主耶稣也曾说过:“光来到世间,世人因自己的行为是恶的,不爱光倒爱黑暗……。凡作恶的便恨光,并不来就光,恐怕他的行为受责备”(约翰三章十九至二十节)。许多恶人在义人当中,惯会顺环境说好话。但是到了恶人兴旺的时候,或在义人的背后,就说诽谤的话。这就是“口虽祝福,心却咒诅。”

第五节“我的心哪,你当默默无声,专等候神;因为我的盼望是从他而来。”诗人更深一步的向自己的心说话。第一节好像向众人说话,现在他到了自己的隐密处与神密切的交通,并向自己的心说话。信徒与神藏在一起,就好像宇宙之间只有他和神俩。请注意诗人多少次用了“我的”。除了论自己的心外,这两个字都是关于神方面说的。在五至八节中,共享了九次,并论神用了八次。诗人感觉神与他的关系是何等的宝贵,就自然高兴极了。有了神的同在就有了“盼望”、“盘石”、“拯救”、“高台”、“荣耀”、“避难所”和“力量”。信徒既在神里面得了一切,就一无所缺了。当然就不需用向别处寻了。所以只好“专等候神”。因为他就是信徒一切的一切。另一方面,神既是万能的神,他不肯将他的荣耀与任何一位分享。信徒若不认他为心中唯一的主,他就决不肯坐在我们心中的王位上。信徒完全顺从了他,就必不失望,因为他就是他们的盼望。

第六节“惟独他是我的盘石,我的拯救;他是我的高台,我必不动摇。”这里诗人的灵程又进了一步。二节中他说“我必不很动摇”, 但是现在他的脚登上了盘石。所以可以说“我必不动摇。”从这信心的高峰,就满心的感谢神。

第七节“我的拯救.我的荣耀.都在乎神;能力量的盘石.我的避难所,都在乎神。”大卫虽是一个勇敢的将军,但是因为自己的罪,神就让他的儿子叛逆了他。于是勇敢的将军,变成了无力的大卫。在这样的失败中.学会了倚靠神、认清楚了自己的软弱,并知道了神的伟大。他再不敢靠自己了。大卫曾有以下之见证;“神阿,你曾试验我们,熬炼我们,如熬炼银子一样。你使我们进入网罗……你使人坐车轧我们的头;我们经过水火;你却使我们到丰富之地。”(诗篇六十六篇十至十二节)神的管教总是有结果的。神的目的就是要他的儿女贴近他的心怀。

第八节“你们众民当时时倚靠他,在他面前倾心吐意;神是我们的避难所。”信徒应当在任何的景况中倚靠神,不论是顺境逆境,黑夜白日、快乐愁闷都当一样的倚靠主。各样的经过都有它的试炼。有人经不得快乐的日子,事情顺利的时候,就忘记了主。另一班人经不得苦难,事情苦闷的时候,这等人就远离了主。但那真正爱主的人,是在各样的环境中一样的爱主。约伯正是这样的人,他曾做见证说:“他知道我所行的路,他试炼我之后,我必如精金”(约伯记廿三章十节)。心理学家知道人心中藏着许多罪恶,就不能得平安。他们医治心神不定的病,就要那人倒空心地,他能将心中的一切向另一个人谈清了,就自觉快乐了。人与人因谈心,尚且能得这样心理的效果,何况与全知全能的神亲密的谈清一切呢!向神“倾心吐意”真是灵性如同找着了“避难所”。向神倒空一切便得大益,这就是因神有慈爱,他肯赦免;如此不是单单心理上的作用了,乃是实在得洁净而有平安了。

第九节“下流人真是虚空,上流人也是虚假;放在天平时就必浮起;他们一共比空气还轻。”人算什么呢?今天在,明天归于尘土。雅各论人说:“你们原来是一片云雾,出现少时就不见了。”犯罪远离神的人,他们实在毫无价值。就是有权柄有地位的人,他们一口气不来,就进入阴间。今天大有荣耀,明天如同希律王被虫所咬了。人因信进入神的家,成为神的儿女,这样,最贫穷的信徒,便成为极宝贵,极有价值,永远常存的人了。

第十至十一节“不要仗势欺人,也不要因抢夺而骄傲;若财宝加增,不要放在心上。神说了一次两次,我都听见,就是能力都属乎神。”势力与财宝都是虚幻的,今天属一个人,明天就归另一个人了。凡靠势力的人,总不想他头上还有一位向他讨帐的神。人若不饶恕别人,神也必不饶恕他(马太十八章廿一至卅五节)。贪财能害人的品行。‘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是多么真确的话。信徒既有永远的眼光,就更当看破红尘,求那能存到永远保留在天上的财宝。许多人因今生的财利失掉了永远的福气。保罗说:“那些想要发财的人,就陷在迷惑,落在网罗,和许多无知有害的私欲里,叫人沉在败坏和灭亡中。贪财是万恶之根”(据摩太前书六章九至十节)。在这廿世纪科学发达的时候,人以为他们已经克制万物了,他们眼中也没有神了。但是神还在高天,宇宙还是在他的手中,万国的命运,星宿的转动,风浪平静,都在乎他的旨意。

第十二节“主阿,慈爱也是属乎你;因为你照着各人所行的报应他。”信徒的安慰,就是知道他所服事的,乃是一位慈爱的主。他虽然是十分公平的,但向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人,他不看他们的罪,乃看他儿子主耶稣的功劳,而向他们发慈爱怜悯。若不是神有怜悯,他的权柄实在令人可怕。但是他有怜悯和权柄,我们就知道他肯用他的大能和怜悯救我们。

── 包忠杰《诗篇批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