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六十六篇

 

第六十六篇(如银在炉)

一、题目:颂赞唯一真神

二、作者:司布真以为是大卫写的,另有人以为是希西家王或以赛亚先知所写。

三、大纲:

l、全地都当赞美神(一至四节)

2、神所行的事(五至七节)

3、神向选民的管教(八至十二节)

4、向神报恩的志愿(十三至廿节)

四、中心节:

“凡敬畏神的人,你们都来听;我要述说他为我所行的事。”(十六节)

五、小引:

有人以为本篇是希西家王写的,或者是当日以赛亚先知替他代笔写的。这乃是因为本篇十三至廿节与以赛亚书卅八章一至八节的口吻相同。那就是希西家王病入膏肓的时候,他向神呼求,神听了他的祷告,给他加了十五年的寿数。这样的推定很有可能,但不能确定。根据本篇的内容,总可以说是选民被仇敌压迫,蒙神拯救,满心赞美神而写的。

六、详解:

第一至一节“全地都当向神欢呼,歌颂他名的荣耀;用赞美的言语,将他的荣耀发明。”人远离神的时候,就忘记他的作为,并他的荣耀,反而注重人的作为、高举人。现代的哲学多半充满了人文主义。人思想的中心,就是强调自己的动作,而不靠神的作为。所以本篇最适合于今日的潮流。信徒向世人的呼召,就是要他们来向神欢呼。罪人蒙了神赦罪的恩惠,自然要荣耀他的名;述说他的大能(参以赛亚书二章三至四节)。

第三至四节“当对神说,你的作为何等可畏;因你的大能;仇敌要投降你。全地要敬拜你,歌颂你,要歌颂你的名。”第四节以下有‘细拉’两个小字。在希伯来人的诗歌中,这两个字的意思就是在念或唱的时候要稍顿一下,想一想,然后再往下念或唱。因此也是分段的记号。本篇中这两个字共享了三次。选民不但向世人招呼,要人荣耀神,他们自己也称颂神的权柄。信徒当对神最后的大胜利,抱着切实的指望。这就是以赛亚先知替神发言切实的指望:“除了我以外,再没有神;我是公义的神,又是救主,除了我以外,再没有别神。地极的人都当仰望我,就必得救;因为我是神,再没有别神。我指着自己起誓,我口所出的话是凭公义,并不返回,万膝必向我跪拜,万口必凭我起誓”(以赛亚书四十五章廿一至廿三节)。既然向神有这样切实的信心,就不在乎现在暂时的苦痛逼迫。永远的福乐是属于他的选民。

第五节“你们来看神所行的;他向世人所作之事,是可畏的。”当神发怒的日子,向人行审判的时候,实在是可畏的。“你们来看耶和华的作为,看他使地怎样荒凉。他止息刀兵,直到地极;他折弓、断枪、把战车焚烧在火中”(诗篇四十六篇八至九节)。“那时他要在怒中责备他们,在烈怒中惊吓他们”(诗篇二篇五节)。现在因圣灵的感动而认罪悔改的人,到了主来行审判的时候,就不必惧怕。因为他们与神的儿子和好了,接受了他的救恩。这就是诗人所说:“当以嘴亲子,恐怕他发怒,你们便在道中灭亡,因为他的怒气快要发作。凡投靠他的都是有福的”(诗篇二篇十二节)。

第六节“他将海变成干地;众民步行过河;我们在那里因他欢喜。”这就是述说神救以色列人出埃及的大奇事。神今日救一个信徒脱离魔鬼的权势,比救以色列人脱离埃及,用了更大的能力。许多信徒不明白神救人必须先打败魔鬼,才能救他脱离魔鬼。所以救人是一件最困难的事。

第七节“他用权能治理万民,直到永远;他的眼睛鉴察列邦;悖逆的人不可自高。”一般的新神学家以耶和华不过是以色列民族自己所崇拜的神,并不是创造万物管理宇宙的主宰。这里却清楚的说“他用权能治理万民”并且“他的眼睛鉴察列邦”。不但如此,他的权势是长久“直到永远”。诗人警告那些不顺从神的人不可自高。因为神真是可怕的。巴不得今天一切非基督徒早早悔改归向他,等他发怒审判世人的时候,就不必害怕了。恶人若能像神看他们自己,就自然不会自高了。

第八至九节“万民哪,你们当颂赞我们的神,使人得听赞美他的声音;他使我们的性命存活,也不叫我们的脚摇动。”这正是蒙了救恩的人心中的感谢。主耶稣就是生命的源头。信徒的灵命也是从他的灵而来。使他们得了灵命,这灵命也是靠着他保守存在的。在各样风波中也站得稳,主耶稣乃是我们一生根基的盘石。神也是我们藏身的“万古盘石”,所以信徒自然不会摇动。摩西的歌中,他向外邦人招呼说:“你们外邦人,当与主的百姓一同欢呼。”到了羔羊得荣耀的时候,万膝必要向他跪拜、万口向他承认(参罗马书十四章十一节)。亚比该向大卫所说的正如神待每一位信徒一样。他说:“你的性命却在耶和华你的神那里蒙保护,如包裹宝器一样”(撒母耳记廿五章廿九节)。使徒保罗说:“你们的生命与基督一同藏在神里面”(歌罗西书三章三节)。神乃是信徒的避难所、山寨,和隐密处(诗篇九十一篇一至二节)。

第十节“神阿,你曾试验我们,熬炼我们,如熬炼银子一样。”神试验人,就是试验人的心,并且要知道人的心是否和他的口相符。许多人是“四是心非”,但那些真正爱主的人却不是如此。他们可以对主说:“你已经试验我们的心;你在夜间鉴察我;你熬炼我,却找不着什么;我立志叫我口中没有过失”(以诗篇十七篇三节)。神领以色列人经过旷野,也是要试炼他们。耶和华知道怎样试炼人心(箴言十七章三节)。摩西向以色列人警告说:耶和华你的神在旷野引导你,这四十年是要苦炼你、试验你,要知道你心内如何,肯守他的诫命不肯”(申命记八章二节)。神试验他百姓的目的,就是好叫他们“终久享福”(申命记八章十六节)。神也可利用假先知来试验他的儿女,好知道他们是否“尽心、尽性,爱耶和华”他们的神(申命记十三章一至三节),试炼的结果终久是好的,如同神藉撒迦利亚先知所说:“试炼他们,如试炼金子;他们必求告我的名,我必应允他们;我要说:这是我的子民;他们要说,耶和华是我们的神”(箴言十三章九节)。在新约时代信徒的信心也必被试验,如同彼得说:“但如今,在百般的试验中暂时忧愁,叫你们的信心既被试验,就比那被火试验,仍然能坏的金子更显宝贵;可以在耶稣基督显现的时候,得者称赞、荣耀、尊贵(彼得前书一章六至七节)。神并不是乐意苦待他的儿女,但是他要得到那管教的效果。“凡管教的事,当时不觉得快乐,反觉得愁苦。后来却为那经历过的人结出平安的果子,就是义”(希伯来书十二章十一节)。

第十一至十二节“你使我们进入网罗,把重担放在我们身上。你使人坐车轧我们的头;我们经过水火,你却使我们到丰富之地。”信徒一切所遭遇的都是神所许可,都是对他们有益的,而且结果

一定是好的。神所放在他儿女身上的重担,他也必赐力量给我们来担负。神若带我们进入网罗,他也必领我们出来,并且进入神为爱他的人所预置的“丰富之地”。使徒保罗受了主许多的试炼。他却说:“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哥林多后书四章十七节)。他又说:“我想现在的苦楚,若比起将来要显于我们的荣耀,就不足介意了”(罗马书八章十八节)。

第十三至十五节“我要用燔祭进你的殿,向你还我的愿,就是在急难时我嘴唇所发的,口中所许的,我要把肥牛作燔祭,将公羊的香祭献给你,又把公牛和山羊献上。”从十三节起,诗人叹了口气。上面是圣徒说话,以下是诗人自己的志愿和见证。上面是述说神向“世人”“人”“万民”所作的事,现在是诗人自己单单用“我”字说出神向他个人的恩惠。他一共享了十一个“我”字。报恩的人决不可空手到主面前来。他却不可不带一些牛羊为祭到神面前,因为“基督借着永远的灵将自己无瑕无疵献给了神”。所以我们每到主面前来必须带着耶稣的血,靠着他的功劳。“我们凭这旨意靠耶稣基督再一次献上他的身体,就得以成圣”(希伯来书十章十节)。主耶稣为信徒的救恩成就了一切。信徒不能再加上任何的功劳,自己向神所许的愿却是另一件事,是一定要还的。哈拿向神求一个儿子的时候。她向神说:“赐我一个儿子,我必使他终身归与耶和华。”哈拿得了撒母耳,就照着她所许将撒母耳带到示罗去“要向耶和华献年祭,并还所许的愿”。人若不将口中所许的向神献上,就必受惩治那不如没有向神许愿还好。“你向神许愿;但偿还不可迟延;因他不喜悦愚昧人;所以你许的愿望当偿还,你许愿不还,不如不许”(传道书五章四至五节)。信徒既然不献燔祭和香祭,有什么可以向神献上的呢?我们可以将自己全身献给主,如同使徒保罗所用的话说:“我以神的慈悲劝你们,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圣洁的,是神所喜悦的”(罗马书十二章一节)。人若顺从神,就是向神献上最大的祭,也是神最欢喜的。神当日向扫罗王所说的也是今日向信徒的警告:“耶和华喜悦燔祭和平安祭,岂如喜悦人听从他的话呢?听命胜于献祭顺从胜于公羊脂油”(撒母耳记上十五章廿二节)。

第十六节“凡敬畏神的人,你们都来听;我要述说他为我所行的事。”述说的人作为乃人口最美的事。每一位信徒都当作与神有关系的见证。信徒信仰的根基不是凭耳闻,乃是亲自与神所经历的事,所以每一个信徒就是救恩最末了的见证人。信徒见证的中心,就是主耶稣并他为我们所作的事。

第十七节“我曾用口求告他,我的舌头,也称他为高。”先向主求,然后称赞他的名。信徒都当将哑吧鬼赶也去,决不可在感谢的恩上舌结。

第十八至十九节“我若心里注重罪孽,主必不听。但神实在听见了;他侧耳听了我祷告的声音。”心中有罪就是祷告最大的障碍。人若听从魔鬼,神当然不会听他们的祷告。他们若不顺从神的命令,神也必不听他们的呼求。心中注重罪就自然不会注重神的话。心中爱好罪恶,就不会爱慕圣灵。神听或不听信徒的祷告是在乎心中所喜好的,在乎是否爱神,恨恶罪恶。信徒知道神听了他的祷告,就可以放心在神面前大得安慰,大有平安。

第二十节“神是应当称颂的;他并没有推却我的祷告,也没有叫他的慈爱离开我。”这就是住在神爱中的味道,其结果乃是满心赞美。

── 包忠杰《诗篇批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