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七十一篇

 

第七十一篇(否极泰来)

一、题目:公义的神为一生所靠

二、作者:本篇没有作者的标题,一般解经权威认为是接续七十篇,并且原是一篇,但司布真认为不可能。另有一位解经家认为此篇的内容和耶利米先知的作风相同。七十士译本认为是大卫作的。还有些解经家认为此篇是选自其它诗篇的句语集合而成。总而言之,本篇是神默示的话。

三、大纲:

l、从幼到老,神是可靠(一至十三节)

2、盼望在乎神的公义(十四至十六节)

3、从幼到老传扬神的作为(十七至十八节)

4、向作大事的神欢呼(十九至廿四节)

四、中心节:

“求你作我常住的盘石;你已经命定要救我;因为你是我的岩石,我的山寨。”(三节)

五、小引:

本篇代表年老人述说他倚靠神、坚决的信心。本篇除了作者不明,另有一种困难,就是不容易分段。毛勤就没有将此篇分段,他只说开始的字句是注重祷告,跟着是满有信心和赞美的词句。本篇开始的祷告并不是诗人正在痛苦之中,乃是说明当他到痛苦时更如此倚靠神,这是作者的习惯。本篇头三节似乎与诗篇卅一篇重复了,跟着也有些句语和其它诗篇重复。

六、详解:

第一至二节“耶和华阿,我投靠你;求你叫我永不羞愧。求你凭你的公义搭救我、救拔我、侧耳听我、拯救我。”诗人在困难中使他显得安慰的就是神的本性是公义。公义的神不会改变,不会失信,不会叫他失望。新旧库译本篇“公义”两字译成“公道正义”。神的性情既然是公道的,他一定要分辨是非,将义人拯救,将恶人刑罚。诗人的祷告和呼求,用三个不同的字句:(一)搭救,英文译本是deliver me,好像将人从痛苦中拉出来。(二)“救拔”英文是 cause me to escape,好像被囚在监中,有人帮助他逃出来。(三)“拯救”英文是save me,德文是 hilf mir,意思是帮助我。神有能力在各样的困难中将属他的人救出来,得以脱离危险。神果然是听祷告的神,他创造了人的耳朵,当然也能听那些向他呼求的信徒(诗篇九十四章九节)。

第三节“求你作我常住的盘石;你已经命定要救我,因为你是我的岩石,我的山寨。”本节是诗人认为神成了他三样的逃难,如盘石、岩石、山寨。“常住”两字新旧库译本编译为“时常可投奔的盘石”,就如中国山地土匪兴旺的时候,一般的居民逃到附近的山洞躲避。这就是他们随时“可投奔的盘石”。他们到了山洞中便毫无惧怕。耶和华正是倚靠他的人安全的避难所。凡藏在神里面的,如同登了危险的高山,仇敌不敢侵犯。末了,神是信徒稳固的山寨,这山寨如同巩固的堡垒,仇敌无法侵犯。中文合和本中“神是我常住的盘石、岩石、山寨。”指出我们不是到了危险时总奔到主里面,却是随时随地“住”在主里面,那便没有不安全的时光了。

第四节“我的神阿,求你救我脱离恶人的手,脱离不义和残暴之人的手。”圣经中为了加重重要的意思,便用三种不同的字句来表达其意。本节中论及恶人有三种不同的称呼.他们不单是恶人,也是不义和残暴的人。“不义”原文在这里的意思是在他们心中发动仇恨.同时满了残暴,毫无亲情及怜悯。所罗门说:“恶人的怜悯也是残忍的”(箴言十二章十节)。落在恶人的手中确是可怕的事情。到了罪恶滔天的时候,谁能救人脱离恶人的手呢?只有全能的神。

第五至六节“主耶和华阿,你是我的所盼望的;从我年幼你是我所倚靠的。我从出母胎被你扶持;使我出母腹的是你;我必常常赞美你。”信徒并不是盼望神赏赐的各样恩赐和福气,乃是盼望神自己。“他就是我们的盼望”。我们有了他,就一无所缺了。如同诗篇七十三篇二十五节“除你以外,在天上我有谁呢?除你以外,在地上我也没有所爱慕的。”只有他自己能够满足人心,因为我们是为他而造的,没有他,就是赚了全世界也不满足。信徒总要知道,当自己还未认识神,还作婴孩的时候,就早已蒙神看顾了。本篇中有三样是诗人常作的事情,第三节中说他要“常住神的盘石”,本节说他要“常常赞美神”。十四节则说他要“常常盼望”。有了安全的住处.口中满了赞美,心中有充分的盼望,这当然是有福的人。

第七节“许多人以我为怪;但你是我坚固的避难所。”人以为信徒为怪是常常发生的事情,这也是天然的定律。因为信徒成了另一种与世人完全不同的人,他的喜好、和盼望与世人绝对相反。信徒被世人所恨也不为希奇,因为他们曾经恨了我们的主耶稣。信徒果然成了世人所戏笑的一台戏。他们并不知道信徒得荣耀的秘诀,乃是因认识那位看不见的神;并且与他发生密切的关系。信徒被人误会也不害怕,因为有神知道,并且蒙了神的眷顾。信徒只管向主的怀中躲避世人的戏笑。于是他便成了信徒的避难所。

第八节“你的赞美,你的荣耀,终日必满了我的口。”信徒口中,终日满了向神的赞美,这样他口中就满了甘甜。这样的甜味能使人常常觉得快乐。口中既满了赞美,就没有机会说毁谤别人的话了。

第九节“我年老的时候,求你不要丢弃我;我力气衰弱的时候,求你不要离弃我。”当韦斯利约翰八十六岁时,他述说他年纪老迈的情形:(一)我的眼睛昏花,使我不能看细小的字。(二)我的力气衰退,以致我不能如以前一般行走。(三)我的记忆力不如以往一般。我现今所惧怕的是为肉体担忧,心中产生横梗,精神衰弱,使我的脾气变怪了。求主我的神向我负责任。能够快快乐乐地走上年老的路程,这便是主的恩典。有主同在当然可以避免老年的苦闷。

第十至十一节“我的仇敌议论我;那些窥探要害我命的彼此商议,说,神已经离弃他;我们追赶他、捉拿他吧;因为没有人搭救。”现今的世界被空中掌权的恶魔所制服,所以义人正像无靠的人。但是神作他们的避难所。恶人虽然埋伏等候要害他,神必救他脱离一切的危险(诗篇十篇八至十一节)。神必不让恶人胜过他。正如诗篇三十七篇三十二至三十三节“恶人窥探义人想要杀他,耶和华不撇他在恶人手中,当审判的时候,也不定他的罪。”大卫曾经知仇敌要杀害他,就如撒母耳记上十九章十一至十二节所说:“扫罗打发人到大卫的房屋那里,窥探他,要等到天亮杀他。大卫的妻米甲对他说,你今夜若不逃命,明日你要被杀。于是米甲将大卫从窗户里放下去;大卫就逃走躲避了。”神将投靠他的人亲自隐藏起来,使他们可以脱离危险(诗篇八十三篇三节)。正如巴录和耶利米有仇敌要捉拿他们的时候,圣经有明文说:“耶和华却将他们隐藏”(耶利米书三十六章二十六节)。我们的生命果然与基督一同藏在神里面(歌罗西书三章三节)。仇敌非经过神的许可,就不能侵犯到我们身上,还有比这更坚固的保障吗?信徒最难忍受的事情就是被朋友所害,如果到了这样的地步,神还是作我们可靠的保障。耶利米曾经过这样的痛苦,但是他没有被神丢弃。他说:“我听见了许多人的诽谤,四围都是惊吓;就是我们知己的朋友也都窥探我,愿我跌倒,说,告他吧,我们也要告他。或者他被引诱,我们就能胜他,在他身上报仇。虽然耶和华与我同在,好像甚可怕的勇士。因此逼迫我的必都绊跌,不能得胜,他们必大大蒙羞”(耶利米书二十章十至十一节)。信徒受逼迫的时候,恶人以为神离弃他了,但是约瑟在监里被人诬告,受极大的冤屈,神却与他同在。正在人以为信徒被神丢弃的时候,神还是与他同在。好像但以理的三位朋友在火窑中,逼迫的烈火只能烧掉那些捆绑他们的绳子,使他们在火窑中得到新的自由,和大能的伴侣。

第十二至十三节“神阿,求你不要远离我;我的神阿,求你速速说明我。愿那与我性命为敌的,羞愧被灭;愿那谋害我的,受辱蒙羞。”信徒求神“不要远离”,又求他“速速帮助”,这正是神要他作的事。这种愿望正是神的旨意。神既然知道也看见了他儿女的痛苦,一定不肯远离他。他必快快来说明。义人所盼望的是在乎永不失信的神,因此便不会失望。

第十四至十六节“我却要常常盼望,并要越发赞美你。我的口终日要述说你的公义,和你的救恩;因我不计其数。我要来说主耶和华大能的事,我单要提说你的公义。”信徒外体虽然毁坏了,但内心一天新似一天,所以信徒的赞美应该越发增加,盼望也日日增强。所以所罗门说:“义人的路,好像黎明的光,越照越明,直到日午”(箴言四章十八节)。义人整日没有偷闲的时候,因为他要终日述说神的公义。本篇中有五次提到“公义”,这便成了他盼望的凭据。信徒现在虽走过许多黑暗的幽谷.他终像天路历程中的天路客人,面向着郇山而往。前面有光明的境界等着他,信徒的结局的确是快乐的,是有福气的。信徒满有盼望,盼望能快活人心,只有绝望才愁苦充满心怀。使徒保罗曾说:“盼望不至于羞耻”(罗马书五章五节)。在十六节中文与英文有些不同:“我要来说主耶和华大能的事。”英文本是“我要仗着耶和华的能力去(I in the strength of the Lord)。”以神的大能夸口,或者以他的力量去作事,总是可靠。他是以他的能力托住万有,我们这样微小的虫倚靠他的大能大力,当然千妥万妥了。“耶和华是我的力量,是我的盾牌;我心里倚靠他,就得帮助;……耶和华是他百姓的力量”(诗篇廿八篇七至八节)。“耶和华必赐力量给他的百姓。”(诗篇廿九篇十一节)神既是公义的,又是有能力的,他当然是可靠。今日有许多恶人掌权.使人惧怕,随时失信于人。

第十七节“神阿,自我年幼时,你就教训我;直到如今.我传扬你奇妙的作为,”自己有神作我们的师傅,培养教训一直到老、这是何等大的福气呢!在神的学校里面受训练乃是一生的课程,从年幼到年老都要学习的。这课程也包括我们一切的活动,神用我们所遭遇一切的事情,耐心地教训我们。既然自己经历了神奇妙的管教,尝了他恩惠的滋味,就不得不传扬了。

第十八节“神阿,我到年老发白的时候,求你不要离弃我.等我将你的能力指示下代,将你的大能指示后世的人。”仇敌虽然趁着我们精力衰败,身体软弱时攻击我们,但是神却不远离我们。到了年老的时候还有重要的工作,就是将神的作为传与下代。认识神的智慧乃是宝贝的遗产,必要留给后世。年纪老了最可怕的就是到了天路末了一段,失了正道。使徒保罗心中也有这样的惧怕,所以他才说: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恐怕我传福音给别人,自己反被弃绝了”(哥林多前书九章廿七节)。人心中有时把神看得太小了,诗人看见神伟大的作为,所以才在自己“力气衰弱的时候”满口传扬神的伟大。他说神是“行过大事的神”(诗篇七十一篇十九节)。大卫欢喜随时传扬神“大能的事”(诗篇七十一篇十六节)。神的“大能”和他的“能力”真是述说不尽了。

第十九节“神阿,你的公义甚高;行过大事的神阿.谁能像你?”从他自己的经验中看出神是无可比拟的(诗篇卅五篇十节:八十六篇八节)。“在天空谁能比耶和华呢?神的众子中,谁能像耶和华呢?他在圣者的会中,是大有威严的神,比一切在他四围的更可畏惧。耶和华万军之神阿,那一个大能者像你耶和华”(诗篇八十九篇六至八节)。摩西论神说:“谁能像你至圣至荣,可颂可畏,施行奇事”(出埃及记十五章十一节)。

第二十节“你是叫我们多经历重大急难的,必使我们复活;从地的深处救上来。”神没有应许他的儿女免受任何的痛苦,反而“义人多有苦难,但耶和华救他脱离这一切”(诗篇卅四篇十九节)这乃是信徒的福气安慰。

第二十一节“求你使我越发昌大,又转来安慰我。”施洗的约翰说:“他必兴旺,我必衰微。”信徒当挨近耶稣,越谦卑,更加发觉自己何等无用。但是神在他身上却要得到更多服事,神的名因他更得称赞,这是神的目的。神就是那“赐各样安慰的神”,他乃是在一切的患难中来安慰我们,好叫我们因他的安慰去安慰别人。

第二十二节至二十四节“我的神阿,我要鼓瑟称赞你,称赞你的诚实;以色列的圣者阿,我要弹琴歌颂你。我歌颂你的时候,我的嘴唇,和你所赎我的灵魂,都必欢呼。并且我的舌头,必终日谈论你的公义,因为那谋害我的人,已经蒙羞受辱了。”诗人提到用乐器,舌头和嘴唇赞美神。但是最美妙的赞美是神所教赎的灵魂献上欢呼,得救之人的身体,灵与魂都在因救恩而快乐。神曾把他从不义之人的手中和罪恶中救出来了。这样蒙恩的人乃因神的公义而赞美称颂他的神。诗人得了所求的,就是仇敌蒙羞(诗篇七十一篇一节)。“谈论”在德文dichtet是作诗之意,也就是心中所涌出的美意。

── 包忠杰《诗篇批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