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七十三篇

 

第七十三篇(骄人好好,劳人草草)

一、题目:在圣所中得智慧

二、作者:亚萨

三、大纲:

(一)信心的试验(一至十六节)

l、绪言(一至二节).

2、恶人兴旺(三至六节)

3、恶人狂傲(七至十二节)

4、义人灰心(十三至十六节)。

(二)信心的胜利(十七至二十八节)

1、恶人的本相(十七至十九节)

2、义人的觉悟(二十至二十二节)

3、神为义人的福分(二十三至二十八节)

四、中心节:

“除你以外,在天上我有谁呢?除你以外,在地上我也没有所爱慕的。”(二十五节)

五、小引:

有人认为诗篇五卷与摩西五经有相符合的内容,本篇为卷三之始。利未记为摩西五经中第三卷。其中注重归神为圣,诗篇第三卷中也有许多论到神圣洁的话。本卷共有十七篇,首十一篇都是亚萨的诗,亚萨是一位音乐家,他会敲钹(历代志上十六章五节)。他不单会作乐,又会作诗.也是一位先见(历代志下二十九章三十节)。他的地位相当重要,那十一首亚萨诗篇都有相同的内容。但是我们不能肯定是否都是亚萨一人所写的。三十七、四九与七三篇都是论到一个很大的问题,即为什么一位全能、良善的神让罪恶兴旺?善人为什么受冤屈?访问读者:你会因这缘故心中焦急吗?那么最好就是参考本篇。

本篇描述人生.是用人的眼光看世人所遇见的一切事情。若是如此只用人的眼光来断定世人所经过的,自然感觉神是不公道的。并且总觉得做好人不上算。恶人兴旺,义人反而遭患难。诗人把这样的情形描述得很详细,他以后就进到神的圣所里,从神的圣所那里再看一看,就另有了一种眼光。如此把世人一切的事情,从神那方面来看、来断定,就发现另一种感想。从这里看人类的经过,就清楚知道人的结局。并且知道人死后所遭遇的事情。有了这样的看法,得了这新的见识,就发觉过去诗人所说的,是何等愚拙。得了这新的眼光,他就得了一个有始有终,包括一切的宇宙观。那么从圣所里面,他就看见恶人的结局,终是灭亡,义人的结局是蒙神的喜悦。诗人开始时,是以人的眼光看世事。这样看法使“他的脚险些滑跌”,但是后来他就从圣所里看,发觉那些恶人所站的地步,实在是危险。神把他们“安在滑地,使他们站在沉沦之中”。诗人有了这样的看见,就觉得做义人还是上算,还是值得的。做义人可以享受神的眷顾。因为神挽着他的右手,有神为他的至宝。虽然暂时受许多的灾难痛苦,但是始终有神与他同在。神实在恩待那些清心的人,他们亲近神,果然是有益的。有神为他们的福分,一直到永远。这样的人实在是蒙福。如此作好人的问题彻底的解决了。

六、详解:

第一节“神实在恩待以色列那些清心的人。”本节可以说是此篇的结论。开始说明诗人心中所信的,所知道的。以后才提到他心中许多的争斗。诗人想到神的本性,并知道他怎样保守真理,待人何等的诚实,就自然的承认神恩待清心的人。他的行动与他自己的性情是何等的相符合。如今一般人以为善恶没有绝对的标准。好歹不过有比较的价值而已,他们说:“没有任何的事情实在、彻底、真的,或好的。也没有什么是实在彻底的,或坏的。”这种学说现在很流行。但是我们从圣经方面看,神把凡事彻底分清楚。他是绝对圣洁的。他是绝对不更改的。所以诗人讨论善恶便从神的本性得了安慰。神是实在诚实的,他的心是完全的爱。所以诗人在此可以说“神实在恩待以色列那些清心的人”。这是一句实在的话,因为神的本性是不可更改的。他不改变,所以信他的人,可以放心倚靠他。在这改变混乱的世界当中,有一位不改变、实在诚实的神,能够叫人心里放心得安慰。有了这样的安慰,也就可以实在的,诚实的相信倚靠神。清心的人必蒙神恩待。他把他的心洗净。神既然在人身上,动了这样神圣的工作,他绝对不肯把他放弃,让他受敌人的毁坏或侮辱。虽然信徒可能暂时受患难,受逼迫,但是神总要给他最好的结局。这是因为神的本性是善的,是好的。他喜欢那些像他那样清心、良善的人。从我们现在的立场来观察以色列人到目前为止的历史,还不能说神实在恩待了以色列人。但是我们信,照着神的应许,神还有一日要转向他的万民,要恩待他们,并且要改变他们的心,使他们有一个顺从敬爱神的心。借着预言的眼光往前看,可以看到在神再向他的选民显现的时候,他要再一次恩待他们,使他们完全的顺从并爱他。到那时,全以色列家都要承认神实在恩待了他们。

第二节“至于我,我的脚几乎失闪;我的脚险些滑跌。”作一个信徒有谁没有到过这样的地步呢?神屡次好像遮了他的脸;叫信徒在黑暗中行走。这种情形正如天路历程中的基督徒经过死荫幽谷,在那里有许多危险、恐怖、惊吓的事情。在这种环境之下,信徒自然会产生许多不正常的思想,不合乎神旨意的观念。信徒在这种心灵交战中,自然需要神的安慰及帮助,并众信徒的勉励。心有所思,当然会影响自己所作为的。观念错,脚步也很容易走差。心中一怀疑神,自己的诚实和信实也就有了问题。处在这样的光景之中,我们就需要主内的弟兄姐妹托住我们。主耶稣的安排是要他的门徒两个两个的出去传道。今天神的安排也是这样。家庭方面有夫妻,彼此帮助,一个灰心,那一个可以勉励。这证明走天路有同伴的价值。没有一个基督徒可以单独走天路的。我们都需要彼此的帮助,才能够走得稳当。当我们灰心的时候,有别的信徒来拉我们的手,帮助我们,这是何等的宝贝。

第三节“我见恶人和狂傲人享平安,就心怀不平。”“心怀不平”这四个字,在英文本是I was envious,意思就是我起了嫉妒的心。人一有嫉妒,心中当然也就不平。信徒看见狂傲人升高,心怀不平。但是他们高升、不过是要从高处跌下来。好像犯人被处死刑,他们上那木架,不过是要在上面吊颈。这样升高有何益呢?如果嫉妒他们升高,这态度实在愚极。有许多地方的习惯,就是将那犯人快要处死刑的时候,先问他要吃什么好东西。在那最后的几个钟头,就让他随便吃喝最好的东西。但是谁会嫉妒犯人那样短短的享受呢!义人嫉妒恶人,也不过是如此。所以当诗人追想他自己的念头,就当然认为这是愚拙。虽然如此,我们环境当中所看见的,是许多恶人兴旺,连那虔诚的人有时也会怀疑神是否公道。有人问哲学家苏格拉底:“有什么可以使好人着急或愁烦呢?”他就回答说:“恶人兴旺。”当然若只从人方面看,恶人兴旺是历来叫好人诧异,心怀不平的事情。

第四节“他们死的时候没有疼痛;他们的力气却也壮实。”凭我们普通的断定,人若作恶,他们的结局是不会好的,他们死的时候一定很痛苦。但是神看为恶的人(就是一班不敬虔不爱神的人),他们离开世界的时候,常常是很平安,没有什么特别的痛苦。这真叫信徒希奇。有些恶人死的时候,没有什么痛苦,这是因为他们心中刚硬,不惧怕种。虽然有许许多多的恶人死的时候,没有什么特别惊慌,但是我们也知道,有许多真正反对神的人,到了死的时候,他们也实在痛苦。他们末了的话,显出他们的惧怕恐怖,不知道自己要到什么地方去。有许多人刚强的时候,毁谤神的救恩,但是到了临终的时候,就惧怕恐怖,战战兢兢的进到阴间去。另外有一些生存时虽然不怕神,用了许多毁谤的话,但是到末了会虔诚认罪悔改。神是何等的恩待那些反对他的人啊!

第五节“他们不像别人受苦,也不像别人遭灾。”按普通人的看法,这话实在不错。信徒多经患难、逼迫,但是我们的安慰,就是在那些痛苦之中,有神与我们同在。我们这些“至暂至轻的苦楚,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照这样来讲,原来我们现在的痛苦,或者逼迫,或者患难,是有将来的价值。恶人只有今天的优越生活,将来是永远的痛苦。主耶稣讲到拉撒路和财主他说财主到了阴间向亚伯拉罕呼唤。亚伯拉罕对他说:“儿阿,你该回想你生前享过福。”他的享受就是在这世界短短的时间。信徒的幸福是在将来的永永远远。

第六节“所以骄傲如链子戴在他们的项上;强暴像衣裳遮住他们的身体。”许多人的骄傲是带在外面的,如同链子在颈上,大家都可以看到。但是另一班人的骄傲是隐藏不外露的。总而言之骄傲是神所恨的,或显露,或隐藏的,骄傲本来都是神恨恶的。人有什么可骄傲的呢?今天还在,明天就离开世界,还有什么可骄傲的呢?生命是这样的不可靠,这生命神可以马上取去,自己还有什么可夸的呢?神若把生命取去,所有的财宝都不能带去,金钱房产都要丢在后面。赤身进入世界,还是赤身归到阴间。人的骄傲实在是愚拙的。享受物质上的丰富,就使人很容易骄傲。骄傲会使人离弃耶和华。请看申命记八章十三、十四节,再看三十二章十五节,正因这缘故主耶稣也曾说:“财主进天国,如同骆驼穿过针的眼。”骄傲乃是神所恨恶的(箴言八章十三节)。所罗门也曾说:“骄傲在败坏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箴言十六章十八节)。如撒但以前不也是光明的天使吗?只因他说:“我要与至上者同等”(以赛亚书十四章十四节)。有了这样的骄傲。神就把他摔下来。魔鬼因骄傲从最尊贵的地步跌下来了。有许多人就是因骄傲而失败的。骄傲的人以强暴为衣裳遮住他们的身体。他们全身都足以表现他们的内心。信徒的装饰却不然。我们应当以“谦卑束腰”。外面表现着谦卑温柔安静的态度。有这样的表现,就荣耀我们的主耶稣。主耶稣自己乃是谦卑地存心顺服。信徒蒙恩就必须以耶稣的心为心。

第七节“他们的眼睛,因体胖而凸出;他们所得的,过于心里所想的。”人的眼睛好像整个人的窗户。看人的眼睛,就可以看出人的内心如何。有的眼睛是笑容,有的是愁苦,有的是怕看人的。各人的眼睛透露那人忧喜的心情。主耶稣的眼目如火焰(启示录一章十四节)。所以不要希奇,到主来的时候,“地上的君王、臣宰、将军、富户、壮士,和一切为奴的、自主的,都藏在山洞,和岩石穴里;向山和岩石说,倒在我们身上罢,把我们藏起来,躲避坐宝座者的面目,和羔羊的忿怒”(启示录六章十五至十六节)。那些君王、臣宰、将军所怕的就是主耶稣的眼目。他的眼目如同烈火一样。向那些反对他的人,他的眼睛是怒目。可见同时主耶稣的眼睛亦有所不同;主耶稣的眼睛是那样的严厉;那样的厉害;是因为人犯罪违背了他、得罪了他。我们爱他、信他、倚靠他,他对我们的眼目是和蔼的,我们看见他没有什么可怕。他的眼睛向蒙恩的人,所表现的是他的慈爱和怜悯。你向神作了悔改的工作没有呢?如果你是在他爱的范围里面,你就不必怕他的烈怒,不必怕他的眼睛。现在看许多信徒,惧怕恶人的眼目,怕在他们面前承认主耶稣。我们不应该怕恶人,不要怕他们的眼睛,求主给我们洁净无愧的眼目,使我们往他们那边一看,他们就受不住,正像主耶稣再来的时候,恶人受不住主耶稣的眼睛一样。

第八节“他们讥笑人,凭恶意说欺压人的话;他们说话自高。”人心中若不尊重神,就自然不尊重同类的人,这是一件必然的事。人若不恭敬在上的神,他就看不起周围的人。他以为没有一位会与他算帐的神,所以就随便用霸道来辖制人。人若心中没有神,就没有怜悯的心.完全没有爱心,甚至可以变成像畜类的人,待人残暴极其凶恶。争权夺利的人,自然说话骄傲,正如使徒彼得所说:“他们胆大任性,毁谤在尊位的也不知惧怕”(彼得后书二章十节)。他们心中不怕人,也不认为有神,所以说话自高。

第九节“他们的口亵渎上天,他们的舌毁谤全地。”这正如法老对摩西所说的话一样,他说:“耶和华是谁,使我听他的话,容以色列人去呢?我不认识耶和华,也不容以色列人去”(出埃及记五章二节)。恶人对神的态度正像约伯所说:“他们对神说:离开我们罢!我们不愿晓得你的道”(约伯记廿章十四节),这就是恶人对神的态度。他们不觉得神是全能的。总有一天要在神面前交帐,神也必向他们讨他们对神骄傲的罪。尼布甲尼撒王对但以理的三位朋友也有这同样的态度。他认为除了他以外,没有任何权势能够救人脱离他。他曾说:若有人不肯敬拜他所立的像,“必立时扔在烈火的窑中,有何神能救你们脱离我手呢?”(但以理书三章十五节)这正是世界不认识神的那一些王的态度。终久神也必向他算帐。结果尼布甲尼撒王也承认天上神,知道他是有权柄的。到世界末日敌基督出现的时候,他也要夸大用口说狂傲的话,藐视至高者——神。在启示录第十三章中有兽代表这敌基督的。这里记载说:“兽就开口向神说亵渎的话,亵渎神的名”(启示录十三章六节)。他虽然用各样狂傲的话亵渎神,但是终久神要将他制服。人的舌头虽然小,但是所说的话,所影响的事是非常的大。并且恶人所说狂傲的话,必受神的惩治。诗篇五十二篇第四、五节也说:“诡诈的舌头啊!你爱说一切毁灭的话,神也要毁灭你直到永远;他要把你拿去。”这些用舌头诽谤神的人,终久必要止息。因为将来有一个时候,万口都要承认主耶稣基督为主。

第十节“所以神的民归到这里,喝尽了满杯的苦水。”本节在其它方言本里的翻译有些不同。但是这一节是接着上面的话,所以这一节的意思大概是这样;因为狂傲的人治理民众,当然人民就要归到他们的名下。他们是顺从权柄的人。因为有恶人掌权,众人就喝尽了满杯的苦水,这是自然的道理。现在有不良不好的政治。我们也看到恶人政权之下的民众受欺压。民众的叹息日夜的达到神耳中。终久有一天神要替那些受压制的人伸冤。他要止住那些肆口骄傲亵渎他的人。因恶人掌权,神的百姓也实在喝尽了苦杯。在德国希特勒的霸道之下,神的选民以色列人受了极大的痛苦。据人统计有六百万犹太人被他治死,这是何等的凄惨。但是希特勒虽然那样骄傲狂妄,说谎话,但神已经让他归他的地方去了。神的民虽然喝尽了恶人的苦杯,到了时候神也必将咒诅刑罚的杯给那些逼迫他们的人喝。神给他们苦杯喝的时候,他们无法推诿,无法拒绝。

第十一至十二节“他们说,神怎能晓得;至高者岂有知识呢?看哪,这就是恶人;他们既是常享安逸,财宝便加增。”。

这正是诗篇五十三篇第一节所说:“愚顽人心里说,没有神。”他既然认为没有神,当然他们就可以放纵情欲,任意妄为了。即使他们认为有神,他们也以为这位神是不关心世人的。他们认为神是不理会世人的,诗篇十篇十一节说:“他心里说,神竟忘记了;他掩面,永不观看。”心中既然有这样的思想,当然就可以随从自己的意思放纵情欲了。他们并不知道神的眼睛遍察全地,不单是看人外貌,也是看透人的内心。神知道一切,就是黑夜白日在他面前都是一样的。神注意人一切的行为,终久有一天要向他算帐。诗篇四十四篇廿一节说:“他晓得人心里的隐秘。”神是知道一切的,所以人应当向他存敬畏的心。那敬畏神的人,是常常知道神看顾他,并知道他的一切。正如诗篇一三九篇一至五节所说的一样:“耶和华阿,你已经鉴察我;我坐下,我起来,你都晓得;你从远处知道我的意念。我行路,我躺卧,你都细察。你也深知我一切所行的。耶和华阿,我舌头上的话,你没有一句不知道的。你在我前后环绕我,按手在我身上。”惟有信徒知道神是知道他一切,这是极安慰的知识。但这却是恶人所怕,所不要的,他宁愿神不顾念他,不照顾他。那些恶人以为自己的财宝增加了,就万事顺利了,不需要神了。这是何等可怜,何等可惜。

第十三节“我实在徒然洁净了我的心,徒然洗手表明无辜。”诗人在开始时说:“神实在恩待以色列那些清心的人。”但是他看恶人心中无神,反而兴旺,为什么还要手洁心清呢?好像觉得他一切虔诚的动作都是徒然的了。洁心洗手的效果不一定是现在出现。我们手洁心清才能够登耶和华的山(诗篇廿四篇十节)。得蒙赦罪的、心里洗净了的,有将来的盼望,并且有现在神亲近的大安慰。

第十四至十六节“因为我终日遭灾难,每早晨受惩治,我要这样讲,这就是以奸诈待你的众子。我思索怎能明白这事,眼看实系为难。”诗人的心中仍旧为这一件大事争战,他总是弄不清楚为什么恶人要兴旺,这一个问题成了他心中极痛苦的争战。今日我们作基督徒的,当然知道所走的天路乃是背十字架的道路。信徒现在和主耶稣一同受苦,将来才可以得着荣耀;现在是背十字架的时候,将来才是得冠冕之时。我们若与他一同受苦,就必要和他一同作王。我们今天可以知道这一切,但在主耶稣未降生未受难以前的信徒,他们因为没有主耶稣的教训,没有新的真理,他们的心是何等的痛苦!第十五节诗人说,他如果要讲这些怀疑的话,就一定会引导神的众民犯罪,所以他说:“我若说我要这样讲,这就是以奸诈待你的众子。”当然事情还没有了结,问题还没有解决,所以不能将自己的疑惑透露出来。如果讲自己的疑惑,只能叫别人吃亏,只能影响别人产生疑惑,在信仰的路上跌倒退步。最好是不要吐露自己的疑惑,要把它放在心中,在祷告中告诉神。等到神借着圣灵赐给我们相当的安慰,我们才可以把我们所信的所知道的透露出来,这样才可以帮助别人。第十六节讲到要明白这一切的真意,或者了解这一切,是极难的事情。“眼看实系为难”这六个字在英文本的翻译是 too painful for me。当然还没有了解、还没有解决这问题的时候,这一切思想在人心中酝酿、实在是一件痛苦的事,甚至差不多叫人心灵爆炸起来。这种心灵的争战,能够叫人精神上受极大的痛苦。今天许多青年的信徒受现代科学思想的影响,也有同样的争战。他们内心实在是痛苦。有许多学生,尤其是大学生,有这样心灵的争战。我们怎样能够得胜和彻底解决这样的争战呢?只有自己切切的追求亲近神。许多思想上的问题,或者可以说根本就是信仰上的问题,如果我们能够彻底的相信神并且爱他。这些脑筋思想上的问题.就自然迎刃而解了。总而言之,这些心灵上的问题是一个顺不顺从神的问题。我们心里顺从神,从心里爱他,这一切的问题就解决了。

第十七节“等我进了神的圣所,思想他们的结局。”这句话是本篇的转折点。从前诗人所讲的话还可以看出他是在争战当中。但是他到了神的殿里,看见了神的荣耀,又从神那一方面看见恶人的结局,他就明白了。有许多的事情只有在圣所里面才能解决的。有许多的事情是要看了事情的终结怎样才能够明白。如果没有将来,死后没有审判,没有天堂,当然会觉得有许多的事情不公道。但当我们知道死后神还要与人算账。等到善人得荣耀、恶人受刑罚的时候,这样,许多的事情就解决、就明白了。有一个很出名的故事,也可以说是一篇神话,它说:有一个修道士,因为不明白神待人的方法,就预备出门,观察世界,以求找到一个答案。当他走在路上的时候,有打扮得像人的天使,和他同行。这一个天使告诉他:他是神所派的一位天使,要来开导他。他们头一夜住在一位很虔诚的人家里。他们在那里谈到天堂和荣耀之神,在那里也享尽了主人的款待。第二天早晨这一位天使在离开的时候,竟把那位虔诚之人的金杯拿走了,第二夜,他们又住在一个很虔诚的人家里,那个人也是照样的迎接款待他们。但在他们离开以前,这一个同伴把主人家的一个婴孩杀了。这一个婴孩是那主人最亲爱的独生儿子。到了第三晚,他们又在另一家蒙了款待。这人有一个看来好像很忠心的仆人。那人告诉他们这一个仆人怎样忠心,怎样服事他。到了第二天早晨,这一个仆人就送他们一段路,正欢送他们过一道桥的时候,这一位天使突然把那仆人推下桥去,掉在河里淹死了。到末了的一晚上,他们来到一个很恶的人家里,他们并没有得到什么招待。但是,第二天早晨,那天使竟将头一天拿来的金杯,送给他。这事之后,那天使就问这一位修道士说:“明白这些事情吗?”他回答说:“我真莫明其妙,为什么你要如此的对待那些虔诚的人。他们那样款待我们,你却这样的报答他们。反而到末了一个很恶的人家里,你却用金杯酬谢他。”那天使说:“我要告诉你,我行事的意思和秘诀,我们所到的头一家,虽然那一个人很虔诚,但这金杯是他每天早晨都用的。他每天喝那么大杯酒,一定会影响他的生活、他的道德,所以我给他拿去,使他可以作一个有节制的人,不再那样过分的饮酒。第二家的主人原本是一个好的人,用很多的时间祷告退修等候神。他对穷人很慷慨。可惜他并没有儿子。自从他得了一个儿子很高兴,很爱他,并且用了许多的时间与他玩耍,甚至于耽搁了他灵修的工夫,也很少周济穷人。恐怕他现在只顾积蓄钱财为他儿子之用,所以我将小孩子拿去,让他能专心更好的服事神。关于那个仆人,我将他推下桥去,是因为他准备第二夜杀他的主人。关于那一个恶人,我将金杯送给他,是因为他将来一定没有什么可享受的,他也没有天堂的盼望,所以我就将那杯赐给他,让他仍旧享受现在的娱乐。正如圣经所说:“让那污秽的人仍旧污秽吧。”这篇神话,当然是有它的教训,我们也可以看出神一点也不偏待人。总而言之要看事情的结局,要知道神引导他儿女的目的。诗人因为“进了神的圣所,思想他的结局”,所以他就明白了。

第十八至廿一节“你实在把他们安在滑地,使他们掉在沉沦之中。他们转眼之间,成了何等的荒凉,他们被惊恐灭尽了。人睡醒了怎样看梦,主阿!你醒了,也必照样轻看他们影像。因而我心里发酸,肺腑被刺。”这几节是论到诗人进到神的面前,看见了神的计划,知道恶人结局之后,他就后悔自己的愚昧,后悔自己不该怀疑神的爱。当时他心里的感觉就如同肺腑被刺,有东西扎心一般。在他觉悟以后,不再贪图他们临时的福气。恶人的生活如同一场梦,过去了就是虚空又虚空。

第廿二节“我这样愚昧无知,在你面前如畜类一般。”原文“畜类”两个字是一个很恶的兽;一种难以形容其残暴的大野兽。这就是形容最狠的言语。诗人实在是明白过来,现在觉得自己过去的思想多么愚拙。圣灵光照我们,他叫我们知道我们过去的思想是何等的愚拙,叫我们得着神的眼光,神的思想和神的看法。

第廿三节“然而我常与你同在;你搀着我的右手。”诗人不单只在圣所里面看见了神的计划和恶人的结局,他也很亲密的亲近神。他不单看见神的荣耀,而且感觉神实在摸着了他。“你搀着我的右手”,还有比这更稳当的事情吗?神拉我们的手走这幽暗的世界,就一定可以稳妥的走过去。有神搀着我们的手,我们就可以经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他与我们同在。我们信主的人,在各样经验中已经尝了神救恩的滋味,并且亲自体验了与神亲近是何等的宝贵。神没有答允我们凡事顺利,没有艰苦。但是他答应过我们在各样的痛苦当中要与我们同在。赞美感谢他的名。

第廿四节“你要以你的训言引导我,以后必接我到荣耀里。”这正是有始有终的生活。今生有他引导我们,来生也接我们到他荣耀里。主耶稣离开门徒的时候,他说:“我就必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我在那里,叫你们也在那里。”信徒最大的盼望就是与主同在。这样的盼望能够使我们在任何的环境之中有安慰,盼望也不至于羞愧。

第廿五节“除你以外在天上我有谁呢?除你以外,在地上我也没有所爱慕的。”天上地上只有他为至宝,只有他为我们一切的一切。世上一切的艰苦,都不算什么,因为这一位保惠师来与我们同在,安慰我们。天堂若没有主耶稣在那里,虽有美满的福气,各样的快乐,都不能满足我们的心意。事实天堂里的快乐都是由主耶稣而来,所以信徒常常说:“有主同在就是天堂。”那么世界有主耶稣同在,就变成天堂,天堂里有主与我们同在,那才真正是天堂了。

第廿六节“我的肉体,和我的心肠衰残;但神是我心里的力量。又是我的福分,直到永远。”十八世纪中国传福音的先锋当中有一位郭师立先生,这一位多才的人,在香港曾有极大的工作。他离开世界之后,就安葬在香港跑马地旁边的一个山堆里面。在他的墓碑上刻着这节圣经:诗篇七三篇廿六节。这是何等宝贝的见证。主耶稣当然一直到永远都是我们的福分,这福分不但不能被夺去,且能够园满更丰富的赐给我们。虽然我们的外体可以毁坏,身体可以朽烂,但是神所赐给我们的福分要存到永远。哈巴谷先知得享神自己的伟大,就说:“虽然无花果树不发旺,葡萄树不结果,橄榄树也不效力,田地不出粮食,圈中绝了羊,棚内也没有牛;然而我要因耶和华欢欣,因救我的神喜乐。主耶和华是我的力量;他使我的脚决如母鹿的蹄;又使我“稳行在高处”(哈巴谷书三章十七至十九节)。信徒有了神便心满意足。有了主就样样都满足,什么都不缺少了。

许多信徒向神天天祷告祈求要东西,但是还没有得到真的秘诀,没有尝到真的滋味,那就是神自己愿意作我们一切。信徒对神有这样的感觉,才真正享受他的福气和快乐。神是我们的福分,这是何等大的福分!何等大的福杯!大卫说他的福杯满溢。

第廿七节“远离你的,必要死亡;凡离弃你行邪淫的,你都灭绝了。”这正是信徒的反面,恶人的祸。他们的分,是何等的痛苦。

第廿八节“但我亲近神是与我有益;我以主耶和华为我的避难所,好叫我述说你一切的作为。”信徒亲近了神,和他一同藏在那避难所里面,在那里他所关心的不是自己的福气,乃是注意神所作的一切事情。我们作信徒的实在自己作不到什么事,我们心中最重要的最关心的,就是神自己所作的事情。他让我们来看他行事。惟有他是行奇事的神。让我们观察他奇妙的作为吧!

── 包忠杰《诗篇批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