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七十四篇

 

第七十四篇(伊于胡底)

一、题目:仇敌逼迫选民神却为王

二、作者:亚萨篇中之一,作者不明

三、大纲:

l、求神纪念(一至三节)。

2、敌人在圣所行恶(四至九节)

3、求神毁灭仇敌(十至十一节)

4、神历代为王(十二至十七节)

5、求神起来为自己伸诉(十八至廿三节)

四、中心节:

“神自古以来为我的王,在地上施行拯救。”(十二节)

五、小引:

本篇的内容与诗篇七十九篇相仿,都提到耶路撒冷被仇敌毁坏,其中所提到仇敌是如何凶恶,可能是记载关于巴比伦的军队制服耶路撒冷的时候。如果是论到那时,犹太遭遇惨败,圣经有更详细关于彼时的痛苦。正如耶利米书5213~17;王下2410~14259;代下369~10;尼13213。神的选民每次遭遇失败,总是他们远离神,如代下3615~20所说。神的选民不单是一次受外国的压迫,他们一次又一次忘记神,违背他的命令,神便让别的国来压制他们。公元前一百七十年有叙利亚王安提亚用最残暴的手段攻克了犹太人。公元七十年提多将军杀了许多犹太人。并将许多犹太人钉在十字架上,直到现代有希特勒用空前没有的霸道杀了六百多万犹太人。这样看来,如此的诗篇是犹太人,一又一次哭哭啼啼的向神吟咏。信徒应与犹太人表同情,并希望他们的灾难都过去了。但是照着圣经中的预言,我们知道他们还有最后更加大的痛苦,就是末日主要拯救他们的时候,他们要忍受不可想象的灾难。主耶稣在那时要向他们显现,拯救他们。本篇中诗人向神呼唤,说明仇敌一切的残暴,他的目的是希望神要快快设法伸手来拯救他们。他求救的理由有几样:(一)神是有能力的。(二)神曾行过大事。(三)神在自然界随时行奇能。末了他终不会忘记他自己的约,并仇敌如何辱骂他,神一定要为自己伸冤。圣徒历世以来在痛苦中坚信不疑,可以随时作为现在还活着的信徒之安慰。本篇虽然有悲哀,但是没有埋怨。虽然向神发出问题,却没有向神失望。

六、详解:

第一节“神阿,你为何永远丢弃我们呢?你为何向你草场的羊发怒如烟冒出呢?”信徒向神多次多方发生问题,也不算希奇,因为神自己知道他怎样对待他的儿女。他不必随时将对待信徒的原因告诉他们。信徒应当认神的旨意是高过他们的意念,他所作的完全是出于爱心。所以信徒最好相信神的计划必定是好的。信徒也当省察自己是否有些地方得罪了神,所以神才惩罚他。如果良心无愧还是遭遇痛苦,这就是管教和锻练,无非使信徒的信心,爱心可以增长。所以神说,让信徒受痛苦不是报应,就是管教。诗人在本节中看神好像永远丢弃”,其实神绝不会“永远丢弃”那倚靠他的人。在痛苦当中总感觉光阴过得特别慢,所以诗人感觉他的痛苦好像永远。信徒与神相离当然感觉极其痛苦,自己以为神丢弃他了,这是最伤心的事。诗人称自己为神“草场的羊”。众畜类当中,没有像羊那样无法自卫,随时要倚赖牧人的眷顾。

第二节“求你纪念你古时所得来的会众,就是你所赎作你产业支派的;并纪念你向来所居住的锡安山。”最理想的祷告就是在神面向他求关于他自己的荣耀得以彰显。这样的祷告神一定会听的。本节中有三样诗人所求的都是为神自己所求:(一)愿神纪念他古时得来的会众。(二)这会众他素来作自己产业的(申命记九章廿九节)。(三)求神纪念他素来居住的锡安。我们祷告的时候,如能将我们的心愿与神的旨意相契,就必定蒙神垂听。

第三节“求你举步去看那日久荒凉之地,仇敌在圣所中所行的一切恶事。”诗人求神“举步”好像以为神或者坐下,或者睡着了。诗篇四十四篇二十三节说:“主阿,求你睡醒,为何尽睡呢?”其实神不会睡觉的,他也不打盹(诗篇一二一篇三至四节)。他既然没有睡觉为何不纪念他的百姓呢?为什么不关心圣所中所行为的一切恶呢?他果然不关心他的百姓吗?绝对不然,神行事有一定的时候,他等着让患难作为熬炼的工作,等着他的百姓诚恳的悔改。

第四节“你的敌人在你会中吼叫;他们竖立了自己的旗号。”诗人仍旧是以为神发昏,“你”的敌人在“你”的会中吼叫,并不是为自己伤心祷告。这些敌人进到圣所中,废弃神的记号,他们要犹太人取消他们特别的记号,要他们吃猪肉,干犯安息日,废除割礼。这些记号在犹太人眼中是最神圣最宝贝的。今日教会当中许多信徒废弃了基督徒的记号,与外人完全相同了。他们甚至以耶稣的十字架为耻,这正是“竖立了自己的旗为记号”。我们切不可不纪念主耶稣自己的话,“把我和我的道当作可耻的,人子在他父的荣耀里,同圣天使降临的时候,也要把那人当作可耻。”(马可八章卅八节)

第五至八节“他们好像人扬起斧子,砍伐林中的树。圣所中一切雕刻的,他们现在用斧子锤子打坏了。他们用火焚烧你的圣所,亵渎你名的居所;拆毁到地。他们心里说,我们要尽行毁灭,他们遍地把神的会所都烧毁了。”恶人多次这样毁灭敬拜神的地方、圣殿、犹太人的会堂,或者是基督徒的礼拜堂,总是污辱神的生命。这里诗人仍旧从神那方面来求,他所伤心的事是恶人“亵渎你名的居所”。他们“把神的会所都烧毁了。”他所希奇的就是神为何不顾念呢?现代的教会有人将礼拜堂毁坏,或作其它的用处。但是神好像漠不关心。神当然是一位忌邪的神,但是他所注重的是人心中爱他、敬他。物质的圣殿或礼拜堂在他眼中并不怎样宝贝,他所要的就是人从心中爱他。正如古时的约柜被非利士人掳去,神也好像不注意。他所注意的是他的百姓不敬畏他。

第九节“我们不见我们的旗帜;不再有先知:我们内中也没有人知道这灾祸要到几时呢?”神的百姓失掉他们的特性,与外邦人同化了,这是一件最可惜的事情。当以色列人要求立一个王的时候,他们的目的是要与外邦人一样。信徒失掉了他们的特性,就如同盐失了味一样,变为完全无用了。他们没有先知,也没有明白的人,这就是道德堕落的现象(撒母耳记上三章一节;阿摩司书八章十一节;弥迦书三章六节)。主耶稣指责当日的人,说他们不能分辨这时候的神迹(马太十六章三节)。神向亲近他的人在暗中启示他自己的旨意(阿摩司书三章七节;创世记十八章十七至十八节)。

第十节“神阿,敌人辱骂要到几时呢?仇敌亵渎你的名,要到永远吗?”因为神有怜悯,不肯立刻报应那些亵渎他名的人。他们竟觉得神不理会他们的恶,必不刑罚。义人看见却认为神太迟延了,甚至恐怕神永不追讨他们的罪。照人看来,神的忍耐是会用不尽的,但是不然,神必报应那些藐视、辱骂他的人。人的忍耐当然不能与神的忍耐相比,所以认为神永不追讨恶人的罪。“光阴”按人看是很慢的,尤其是受侮辱的时候,正像在病痛之中,感觉光阴过得非常之慢。人绝不可轻看神丰富的忍耐,因为他忍耐的目的是叫人悔改(罗马书二章四节)。那些受恶人压迫的信徒和一些为主名被杀之人的灵魂终日向神喊着说:“圣洁真实的主阿,你不审判住在地上的人,替我们伸流血的冤要到几时呢?”(启示录六章四节)恶人虽然辱骂、亵渎神的名,那些虔诚爱他的人必时时称颂、荣耀他的名。本篇中有四次提到亵渎、辱骂主的名。

第十一节“你为什么缩回你的右手;求你从怀中伸出来,毁灭他们。”神为什么不立刻毁灭反对他的人?这是许多人所问的问题,这问题并不是神没有能力毁灭他们,只是迟早的问题。主耶稣的门徒因为一班人不接待他们就问耶稣说:“你要我们吩咐火从天上降下来,烧灭他们,像以利亚所作的吗?”(路加九章五十四节)主耶稣当时就责备他们说:“人子来不是要灭人的性命,是要救人的性命”(路加九章五十六节)。主耶稣有慈悲,有忍耐,是盼望人要悔改。但是许多恶人因为不立刻受报,就更加犯罪作恶了。这正是所罗门说:“因为断定罪名,不立刻施刑,所以世人满心作恶”(传道书八章十一节)。神若有人的性情,就早已从怀中伸出手来毁灭了恶人。

第十二节“神自古以来为我的王,在地上施行拯救。”本节英文译本RSV.有yet字开始,诗人好像说,虽然人反对神,他们的罪恶滔天,神还是“自古以来为我的王”。就是恶人兴旺,神不立刻向他们发怒,神还是掌权。虽然恶人兴旺,神还是“在地上施行拯救”。不但如此,神还利用恶人与魔权来成就他的旨意。历史的大奥秘就是神怎样能够让万事顺从他的旨意。

第十三至十四节“你曾用能力将海分开,将水中大鱼的头打破。你曾砸碎鳄鱼的头,把它给旷野的禽兽为食物。”这两节是描写以色列人过红海的大奇事。是否也能指太初神造这世界以前的那个世界,是否现在考古家所发现的那些化石的怪兽也不敢说了。圣经中屡次把世界比方洋海,信徒活在这样狂风大浪的海中也有许多邪魔,怪兽惊吓他们,但是神会砸碎他们的头。神为海洋立了界线,他们不能越过神的管辖。

第十五至十七节“你曾分裂盘石,水便成了溪河,你使长流的江河干了。白昼属你,黑夜也属你;亮光和日头,是你所预备的。地的一切疆界,是你所立的;夏天和冬天,是你所定的。”万物都在神的掌握之中,他能叫盘石流水,能叫河流干旱,日夜都属神。虽然人能预测气候,但是只有神能够规定天气。以利亚到了时候求神,神就赐大雨。但是时候还未到,他所饮的小溪都干了。天气的干旱和下雨都是同样为这位神所管辖的。

第十八、廿一节“耶和华阿,仇敌辱骂、愚顽民亵渎了你的名,求你纪念这事。求你起来为自己神诉;要纪念愚顽人怎样终日辱骂你。”诗人在本篇是与神面对面交谈祈求,他最少用了卅三个“你”字。可见他是迫切与神谈话。诗人求神不要忘记恶人的侮辱,当然神是不会忘记的。到了算账的时候,“一天之内,他的灾殃要一齐来到,就是死亡、悲哀、饥荒,他又要被火烧尽了;因为审判他的主神大有能力”(启示录十八章八节)。愚顽人虽说没有神,但终久神要从怀中伸出他的手来刑罚恶人。到那时神自己要起来为自己伸诉,没有人能反对他。“以口中的杖击打世界;以嘴里的气杀戮恶人。”

第十九节“不要将你班鸠的性命交给野兽,不要永远忘记你困苦人的性命。”斑鸠与野兽怎能相比呢?一个是怎样的软弱,那个是怎样的凶猛。但是班鸠能够往空中飞去,脱离野兽的残暴。信徒虽然软弱无力,神却给他们一个脱离危险的秘诀。那些等候神的人“必从新得力,他们必如鹰展翅上腾”(以赛亚书四十章卅一节)。主耶稣也曾说过,“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这是何等危险的事情。但是羊有一位有力量的牧人,必为保守他们拚命到底。

第廿节“求你顾念所立的约;因为地上黑暗之处,都满了强暴的居所。”凭着神的约来向他祈求,乃是理想的祷告,神所应许的他必成就,他的约乃是他的旨意。这样,照着他的旨意祈求,就必蒙父神的喜欢。

第廿一节“不要叫受欺压的人蒙羞回去;要叫困苦穷乏的人赞美你的名。”神是随时顾念受欺压的人,主耶稣自己来也是应验以赛亚先知的话说:“他用膏膏我,叫我传福音给贫穷的人;差遣我报告被掳的得释放,瞎眼的得看见,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路加四章十八节)。信徒也当尽管放心,因为主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罗马书十二章十九节)。

第廿三节“不要忘记你敌人的声音;那起来敌你之人的喧哗时常上升。”本篇中有四次向神祈求他纪念。就是(一)锡安。(二)(三)有两次求神纪念恶人的辱骂。(四)求神纪念他的约。这都是神自然愿意纪念,而且不会忘记的。到了廿三节诗人就求神不要忘记仇敌的声音。他接着就说:“人的喧哗时常上升。”恶人既然这样做,就自然不让神忘记了。

── 包忠杰《诗篇批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