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七十五篇

 

第七十五篇(黜陟幽明)

一、题目:称颂神而斥责骄傲人

二、作者:不明

三、大纲:

l、称颂神(一节)

2、神向骄傲人报告他必行审判(二至五节)

3、惟有神使人降卑或升高(六至七节)

4、警戒恶人并歌颂神(八至九节)

5、义人必被高举(十节)

四、中心节:

“谁有神断定;他使这人降卑,使那人升高。”(七节)

五、小引:

诗篇七十四篇结束得很偶然,并且带着失败的口吻。多数的诗篇不是这样的结束,总是以胜利、快乐的字句结束的。为了补救这样的缺点,就有七十五篇紧接着七十四篇。七十四篇好像以信心仰望神的胜利,但是七十五篇是已经得胜了。有一班解经家认为此篇是指着希西家王的时候,亚述的军队攻耶路撒冷,有神亲自赐给他们胜利时所写的(历代志下卅二章一至廿三节),本篇与七十六篇也有连带的关系。有许多诗篇是三篇因连带关系而排在一起。有人以为此篇是大卫登基为王的时候写的。

六、详解:

第一节“神阿、我们称谢你,我们称谢你,因为你的名相近;人都述说你奇妙的作为。”作神的选民实在有福气,他们的神绝对与他们同在。他们的营内有会幕有神在当中。以色列到了迦南地在耶路撒冷有圣殿,耶和华住在其中。申命记四章七节说:“那一大国的人有神与他们相近,像耶和华我们的神,在我们求告他的时候与我们相近呢?”这样的民真是有福气,以色列人从来就是神的见证人,除了以色列人之外,其它的国家都是拜假神的。以色列实在是有福气的国民,不单以色列人有福气,到了新约的时代,保惠师(圣灵)来了,神不单居住在国内,神与爱他的人更近一步,就是神自己借着圣灵居住在圣徒心中,真是何等的近呢!信徒若常常亲近主就避免有任何的罪。到了任何的困难,苦景都可以随时向神呼吁,神实在是我们随时的帮助”。我们无论处在任何的环境,走到任何地方,都可知道有神与我们同在。就是乘飞机至三、四万尺的高空,或乘潜艇沉到海底,都有神同在。我们的神实在是一位亲近人的神。

第二节“我到了所定的日期,必按正直施行审判。”神作事有定时,因为他是有计划的神。我们从圣经的创世记至启示录便晓得神作事有次序,有规定的时间。创造世界,选召以色列人作他的见证人,弥赛亚的显现,教会成立,将来主耶稣回来,恶人受报应都有时候。万事都要顺从神的旨意,天国来临也有时候。“我心里说,神必审判义人和恶人;因为在那里,各样事务,一切工作,都有定时”(传道书三章十七节)。“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神给人得救的机会也有时候,我们若不趁着这个机会接受主耶稣,以后就再没有机会了。信徒为主工作也是有机会及有时间的。我们现在活着的时光正是末世传福音的世代,也是预言主耶稣快再回来的时候。我们信徒们看着神的时间表,知道过去已经照着神的计划成就了,同时将来必照着他的计划成就。而且将信徒们带进他永远的计划书里,叫我们在他的工作上有份,也叫我们在他的计划里有责任。这是何等重要的事情啊!愿我们每一位不忽视神所托付我们的工作,尽我们的本份,并且欢喜盼望等候主,实行他所计划的结局。到那时就完全与神同在,永远与他同享福气。到那时就再不算时日,永永远远不再分昼夜了。

第三节“地和其上的居民,都消化了;我曾立了地的柱子。”马丁路德的德文译本与中文有些不同,若果从德文翻成中文则是“地和住在其中的都震动,但我保守地的柱子坚固。”现在的社会可以被摇动,万事都可以摇动,但是神的柱子,他要保守稳固。什么是神的柱子呢?就是神的本性和公义。神自己绝不会更改的。现今虽然有恶人掌权,他们行事虽有霸道,然而他们的时候也要过去,“切切仰望神的日子来到;在那日被火烧就消化了,有形质的都要被烈火熔化。但我们照他的应许盼望新天地,有义居在其中”(彼得后书三章十二至十三节)。虽然一切有形体的都要熔化及过去。但神的“柱子”即神的公义、慈爱是永不会破坏,永远存在。

(讨论:‘地的柱子’指何而言,目前众说纷纭。然而,圣经说,奥秘的事是属耶和华,因此,目前不明白的事,宁可放一放,不可随便套入‘灵然’的解法。把‘地的柱子’说成是‘神的柱子’,进一步引申为神的本性和公义,这种解法似乎欠妥。)

第四节“我对狂傲人说,不要行事狂傲。对凶恶人说,不要举角。”这里是对狂傲人说的话。他的断定是“不要行事狂傲”。永远存在的真神向软弱无力,属肉的人说不要骄傲、“不要行事狂傲”。这是很聪明的警告。神若向人说“我今天要你的灵魂”,他还有什么办法呢?他毫无办法拒绝神。他今日有气息在鼻孔里,明天归尘土,生命就完结了。人有什么可骄傲的呢?实在没有可骄傲的。“不要举角”这四个字就是不要以为你有势力,权柄。人实在没有什么力量。

第五节“不要把你们的角高举:不要挺着颈项说话。”“挺着颈项说话”乃是傲慢、固执的表现。人以为自己有大权柄,有大势力,但终归失望。哈曼很骄傲.他所做的木架本是要挂末底改,结果哈曼却自己吊在上面。许多骄傲的人为自己做木架,终久自己害了自己。神对以色列人一次又一次的不满意,乃是因为以色列人向神硬着颈项。“耶和华对摩西说,我看这百姓真是硬着颈项的百姓”(出埃及记卅二章九节)。这正是摩西所耽心的事情,“因为我知道你们是悖逆的,是硬着颈项的,我今日还活着与你们同在,你们尚且悖逆耶和华,何况我死后呢?”(申命记卅一章廿七节)  神一次又一次的帮着先知警戒以色列人,要他们顺从神。因为他们的心还没有改变,所以总是违背,反抗神。“现在不要像你们列祖硬着颈项,只要归顺耶和华,进入他的圣所.就是永远成圣的居所;又要事奉耶和华你们的神,好使他的烈怒转离你们”(历代志下卅章八节)。以色列人因为心里刚硬,颈项硬着.就被神咒诅。他们被抛弃,甚至国也灭亡了,人民分散在全世界。但是神用新的方法,借着圣灵的感动,在新约时代,叫人被圣灵感动而心变温和,能够作神顺从的儿女。这是神新的制度.新的办法.将来有一天神还要再一次转向以色列人,他要赐给他们一个肉心,使他们真正的顺从他。到那时他们看见主耶稣就要抱头大哭,承认自己的罪。那时神要眷顾他们,作他们的王,引进他们的福气,那就是千禧年的起头。

第六至七节“因为高举非从东,非从西,也非从南而来。惟有神断定;他使这人降卑,使那人升高。”神在人中间是审判者,人的升高与降卑完全在乎神。“诸天必表明他的公义;因为神是施行审判”(诗篇五十篇六节)。“人必说,义人诚然有善报;在地上果有施行判断的神”(诗篇五十八篇十一节)。谦卑信徒之见证乃像诗人所说:“他从灰尘里抬举贫寒人,从粪堆中提拔穷乏人。使他们与王子同坐,就是与本国的王子同坐”(诗篇一百一十三篇七至八节)。许许多多的信徒可以见证神的救恩临到他们身上,将他们从罪恶的深渊中提拔起来,让他们与神的众子同坐,让他们成为尊贵的子民。这是何等宝贝的经历呢!这就是救恩,也是福气。神不但是叫人升高和降卑的那位,他还是在人类当中掌管一切权柄的神。或者有人以为只有教会是属神的。其实不然,一切人类都在神的掌管之下,“我必召北方的众族,虽然他那时不承认神,不接受神,但他所作的是神所安排的,所以信徒们应该凡事放心,因为神是掌管一切权柄的。他是统管世界的,这不是说人类都成就神的美意,但是人类都在他的权柄之下,将来有一天万膝都要向他跪拜,万口都要向他承认,魔鬼要被捆绑扔在无底坑中。到那时,凡人类,宇宙的一切都要绝对实行他的美意。”

第八节“耶和华手里有杯;其中的酒起沫;杯内满了搀杂的酒;他倒出来;地上的恶人必都喝这酒的渣滓,而且喝尽。”在神的手中有两种杯,“我要举起救恩的杯,称扬耶和华的名”(诗篇一百一十六篇十三节)。这一方面是说他有救恩的杯,那一方面是说他咒诅、审判、刑罚的杯。救恩的杯是非常的宝贝,”我的福杯满溢”(诗篇二十三篇五节)。这是信徒从神手中领受恩惠的杯。这杯实在是美满的福气,那么这杯有多大呢?“耶和华是我的产业,是我杯中的分;我所得的你为我持守”(诗篇十六篇五节)。既然他是我们的福分,这杯就是最大的杯,足够我们使用,并且满足我们的心愿。但是神另外一个杯却是苦杯,也是一个痛苦、咒诅的杯。“他要向恶人密布网罗;有烈火、硫磺、热风,作他们杯中的分”(诗篇十一篇六节)。这样审判的硫磺火湖是咒诅到极点了,启示录十六章十九节说,神向世界,反对神的社会,就是名为巴比伦的大城,如此说“那大城裂为三段,列国的城也都倒塌了;神也想起巴比伦大城来,要把那盛自己烈怒的酒杯递给他。”这酒杯就是神的审判、咒诅和忿怒。这忿怒和咒诅的杯恶人不单是喝一点,而是将酒中的渣滓都要喝光。读者们!现在是恩典的时代,是要人认罪悔改的时候,是人可以换掉咒诅的杯来举起救恩之杯的时候。如果人不肯的话,到了那时候就不得不去拿咒诅的杯。人若不肯悔改,这杯是免不了,不能不喝的。“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对我如此说,你从我手中接这杯忿怒的酒,使我所差遣你去各国的民喝。他们喝了就要东倒西歪,并要发狂,因我使刀剑临到他们中间”(耶利米书二十五章十五至十六节)。这样看来,现今一切的战争不过是神倒给人喝的苦杯。我们应该知道仇敌来攻打一个国家,乃是因为人拒绝、背叛神。所以神让他们受这样的刑罚。在这样苦杯当中,人应当悔改,觉悟归向神。神的众先知传咒诅的信息,从神手中拿这个杯给违背神的人喝,这就是先知耶利米说的话:“我就从耶和华手中接了这杯,给耶和华所差遣我去各国的民喝”(耶利米书二十五章十七节)。这样的工作是非常困难的,也是我们今日做传道人所不愿意作的。但是我们受了神的托付,一面传福音的信息,也有一个责任向人民传咒诅、刑罚的信息,希望他们知道这样的结果就悔改归向神,将那苦杯挪去来领受救恩的杯。当主耶稣快上十字架的时候,从父神手中所领受了一个杯。在客西马尼园祷告时,求神将这杯从他手中挪去,那杯是什么呢?那是一切罪人所当喝的杯,但他为我们在十字架上喝尽了。因为他肯喝那苦杯,我们才能喝救恩的杯。请看马太二十六章二十七,三十九,四十二节,主耶稣在客西马尼国,在痛苦中胜过了,甘心愿意喝这杯。主耶稣亲自说:“我父所给我的那杯,我怎可不喝呢?(约翰十八章十一节)凡顺从敌基督的,不顺从福音的人,必喝神大怒的酒(参启示录十四章十至十一节)。“这人也必喝神大怒的酒,此酒斟在神忿怒的杯中纯一不杂;他要在圣天使和羔羊面前,在火与硫磺之中受痛苦;他受痛苦的烟往上冒,直到永永远远;那些拜兽像受牠名之印记的,昼夜不得安宁。”恶人怎样给人尝了苦杯,自己也必领受苦杯,“他怎样待人,也要怎样待他,按他所行的加倍的报应他;用他调酒的杯,加倍的调给他喝”(启示录十八章六节)。我们既然知道这样的痛苦结局,就当如何的努力警戒恶人认罪悔改,将这咒诅的杯换为神快乐救恩的杯。

第九节“但我要宣扬,直到永远;我要歌颂雅各的神。”蒙了恩的人满口充满了感谢赞美,信徒到了天堂是永不止息的赞美永远不感觉疲倦与愁烦,因为神的赞美是那样的快乐,信徒又是那样的高兴,因蒙了神的恩惠,得了神自己的福气。

第十节“恶人一切的角,我要砍断;惟有义人的角,必被高举。”本节用“角”是代表权柄,权势或势力。”

── 包忠杰《诗篇批注》